人妻乳奶水 忘不了前任只有两种原因

这住处当然不可能是元素自己挑的。

这个小区位置很偏,前临大海,后靠矮山,说好听点是环境清幽,说不好听,就是鸟不拉屎。大概也只有人少的地方才适合各位有钱有势的大佬金屋藏娇。

而元素最讨厌的就是冷清。

相比于这种高档小区,实际上她更喜欢哪种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筒子楼,细细瘦瘦的一栋,临街的地方开着两页小窗,一大早起来,打开窗探头一瞧,临街边上早就摆满一整条街的小菜担子,有各种时应蔬菜,菜叶上还挂着晶莹的水珠。

于是下楼,沿街内侧走到街口,拐进道路旁的小巷子里,在一阵勺碗碰撞的叮咚声中坐下,要一碗热腾腾,香喷喷的花生汤,切一盘黄澄澄,酥脆脆的油条,再上点包子或是烧卖什么的,一天就在这样的烟火气息里开始了。

元素格外喜爱这样的接地气的生活气息。似乎只有浸润在这样的气息里,这个世界才会逐渐变得可爱与真实起来。

一年前,元素还住在市中心一条还未改造的旧街上,每次蒋真真开车去接她都要抱怨:“你这边街道忒窄了吧。”然后便开始千方百计地劝元素换个高档点的地方住。

元素自然不肯。结果愚人节的那天,鹿城会长殷其姝的贴身秘书宋夭突然上门,亮出会长大人的亲手书函,分外客气地“请”她换个地方居住。

“是这样的。”宋夭堵在门口,抬手摸了摸左耳上的黑曜石耳钉,“会长有意要培养一批新的反【次元走私】的禁卫队,你入会快两年了,会长暗中观察,觉得你各方面的综合能力很不错。怎么样,你有没有意向?”

说完似是怕元素拒绝,立刻抛出钓鱼的钩子:“你可能不知道,会长上任的时间并不长,担任会长一职的几年来,因为委员会和办事处的双重施压,一直都没有机会培养一批得用的人手。这次新训的禁卫队,就算是会长在培养心腹了。”

他说着又摸了下耳钉,“你看,左右副会长的职位一直空悬至今,然而会中事务越来越庞冗,过不了多久,办事处和委员会肯定要将任命左右副会长的事情再度提上议程。关于人选名单的拟定,会长是有一半的决定权的。”

“比起外人,他肯定更愿意让有能力的心腹成为自己的左臂右膀,你说是不是?”

元素权衡了一下,就返身进入室内开始打包行李。不到日落,从搬家公司喊了辆车,跟随宋夭一起搬进了珊瑚小区。

到了那以后,元素才发现殷其姝这次打算培养的“心腹”一共五人,三男两女。三个男人住在同一栋楼里,她和另外一个女猎人住在另一栋楼里,邻居,阳台中间就隔了道墙壁。

元素其实很不能理解这位会长大人的脑回路。你说,你把两个女猎人安排到“二奶集中营”也就算了,你把另外三个人高马大的汉子也放到这里算怎么回事?

这个问题,元素一直没有机会从殷其姝本人那个问个答案。因为自从入住了珊瑚小区之后,宋夭什么也没再多说一句,就消失了。要不是每个月定期有人帮他们交了房租和物业,元素简直要以为这位会长大人是心血来潮,耍着他们好玩的了。

后来元素琢磨了大半个礼拜,终于想明白了。大概这位素未谋面的会长大人虽然看好他们,却还不确定他们是否值得信任,所以便把他们集中到一起,打算在不进行任何干预的情况下考察考察他们的日常状态。

——只是这都快一年了,还不给个准话,考核期未免也太长了些——

要不是这里的物业态度周到,她早就想搬走了。

说到她那栋楼的物业,元素就忍不住要竖起拇指夸赞一句:身高腿长颜好,脾气软和没得挑。

这大半夜的被元素拍门叫起来,不仅半点怨言都没有,还不住地嘘寒问暖。

元素进屋后,靠在门边轻轻地说道:“谢谢你啊,这么大半夜的把你吵醒了。你要不要进来喝点东西再走?”

她说话时语气油腻腻,甜丝丝,跟融化的太妃糖似的,把个年轻的物业小哥唬得满脸通红,连连摆手道:“不用谢,不用谢,我先走了。”

进电梯前左脚绊右脚,险些扑个狗`吃`屎。

元素调戏了小哥一把,心情大好。哼着歌关门进屋,把灯都打开,在卧室和厨房的门窗上都挂上一枚铜铃后,才走向阳台,打算把门关起来,挂上最后一枚铜铃,完成结界布置。

手才碰到移动玻璃门,一只白底黄纹的大胖猫忽然越过墙头,稳稳地落到栏杆上,开口说起人话来。

“喂,昨晚去哪了,怎么没回来过夜?”

这语气,跟小尖椒一样,透着股呛眼睛的辣味儿。一听就知道是她的邻居明秀琪,异能是将自身意识叠加到各种哺乳动物身上。

元素走过去,手伸到大胖猫的下巴下头,在脖子里搔了几下,噗嗤一声笑道:“怎么啦?我昨晚没回来,你一个人在家空虚寂寞冷了吗?”

那只猫被她一碰,整只猫都炸了,尾巴直成钢鞭一样,嗖地一声,复又跃上墙头,低哑地喵了几声,厉斥道:“你别跟我在这儿妖里妖气的,我又不是百合!”

元素眨了眨眼睛,继续逗她:“没关系呀,我是不就好了。我就喜欢你这样耿直的girl怎么办?”

“你别想转移注意力。我问你,你没事在家里布什么结界?”

元素笑眯眯地:“我待会要做一些事,怕动静太大吵到你嘛。”

大胖猫黑着脸,问:“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非得布了结界才能做?”

元素变魔术一般把背在身后的右手伸出来,亮出手里一直拿着的子弹型男士内裤——内裤是刚刚物业小哥回卧室找钥匙的时候,顺手从他阳台上顺来的。就等着这时候派上用场了。

元素促狭地笑了两声,压低声音道:“我今天带了个帅哥回来,打算干点脖子以下不可描写的事情……”

“裤子刚扒下来,箭都在弦上了,我突然想起来你还在家,怕吵到你,所以……”

那大胖猫果然又炸了一回,尖叫了一声“不要脸”,跳回去了。

元素无奈地耸了耸肩。

她这不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嘛。虽然殷会长没在她的房子里安装监控什么的,可他给自己安排的这个邻居,真是比监控还要厉害。整得她在家里都干不了坏事。

元素合上门,在门把手上挂上铜铃,把所有的窗帘门帘都拉上后,屋子里便陷入绝对的寂静当中。外头那些轻微的噪声瞬间如同潮汐消退。

元素转到书房里,取下书架上摆放的铜皮小箱,打开,从里头取出一条细细长长的鞭子,握在手里甩了几下,这才回到客厅里,把茶几移到一旁,腾出一片较为宽敞的空地。

她打开随身空间,探头看了一眼,那只人形饕餮还躺在病床上,闭着眼,俊美的面容里透出几分纯净的稚气。倒不是因为长得像孩子,只是这张面容看上去十分纯洁无害,莫名令人联想起早年的一部电影《薰衣草》里头,金城武的天使扮相。

元素看他像是睡熟了,便把病床拉出来,提起鞭子的手柄戳了戳他的脸。

又捏了一把,皮肤细滑,嫩得像是能掐出水来,连毛孔小得几乎没有。元素心情大好,屈起手指在对方高挺的鼻梁上刮了一下,用《两只老虎》的调子哼起来:“小小饕餮,小小饕餮,两个亿,两个亿。明天就卖出去,明天就卖出去,赚翻了,赚翻了……”

没等她单曲循环,再来一遍,躺在病床的人,长而浓密的睫毛轻轻眨了两下,一双清澈水亮的蓝色眼眸倏然映入眼帘。

元素愣了一秒,立刻双手撑在病床两侧,俯下身去,与他四目相对,精神力牢牢地锁定了他。

“喂,听不懂我说话,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对方直直地望着她的眼睛,缓缓地点了点头。

“来,我们来试试你的发声器官,看看能不能发出跟人类一样的声音。我发一个音,你跟着我,好吗?”

他点了点头,神情很是乖顺。

元素心里觉得有点不对。记载里的饕餮一向以凶暴闻名,哪怕这只饕餮被她用精神力催眠了,也不应该如此柔顺才对。

难道这只是变异种?

元素想起在试管里看到的兽形,一身白毛银甲,跟她以前看到的的确很不一样。

“来,啊——”

他张了张口:“啊——”

“哦——”

“哦——”

“额——”

“额——”

“元素。”

“元素。”

发音顺溜,连音调都学得一模一样。

元素大喜,她以前见过的饕餮大都很蠢,连叫声都很难听,同类间的交流基本靠吼和撒尿(就像狗一样),这样聪明的饕餮还真是少见,一只鹦鹉学舌的天才啊这是。

元素摸着下巴琢磨起来:难道是因为这只饕餮还未成年,所以可塑性比较强?还是因为饕餮的人形态和兽形态不一样呢?

她正思考着,冷不防就被抱住腰身。她手一抖,差点一鞭子抽下去,幸亏刹住了。

这只饕餮抱住她的腰身,将脸贴在她的小腹间蹭了几下,抬起头来仰视她,重复道:“啊,哦,额,元素。”

这一脸讨赏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元素极度怀疑,要是他的人形状态有尾巴的话,此刻一定摇得十分欢实。

不过这只饕餮看起来很依赖她的样子。元素一时没能想出因从何来。想不通的事情,就应该暂时放下。不,其实是不得不放下,因为她现在另有一件大事要干——这只饕餮身上一股鱼腥味,太特么臭了。

她把人扯开,拉着他的手,道:“下床。”带你去洗澡。

对方就乖乖从床上起来。脚底板碰到冰冷的瓷砖地,踩实了,高大修长的身躯慢慢立起来,在身前的地上投下一片暗影,将元素娇小的身躯完全罩住了。

元素正打算扯他去浴室,忽听“噗”的一声,那面缠在他腰间的红色天鹅绒桌布直直掉了下来。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