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奶大舒服经常摸 寂寞儿媳钻我被窝里

难以相信脑中那个满目心伤,独自弹唱着桃夭的青年,是身旁威仪万千,刚果睿智的润玉,瑶光双目离开祈愿牌,侧头想要再看润玉,耳畔却在此时传来子熙欣喜地呼唤:“宫上!陛下!你们来了!”视线偏转,瑶光看向前方,只见身着婚服的子熙牵着盛装打扮的邝露,携青丘几大长老及天界各族道贺仙神迎面走来。越走越近,不时与子熙对看,满面柔情的邝露身后临空显现九尾天狐,瑶光脑中白光瞬息扩散,覆盖整个灵识神海。霎时,所有该忘的、不该忘的,如走马灯般一一浮现。

……“姐,寰宇还有一次大劫!这次应劫的,不再是任何一界生灵或几个种族,而是包含你我在内的灭世劫!所以,姐!明真再一次算计了你!明真刚刚给你种下的青莲印,直接连着明真的心脏,只要姐控制不住自己,明真便会心痛如绞!但凡姐不愿给下界生灵一线生机,妄动灭世,明真就会陨落于众生之前!”心脏钝痛,瑶光心唤明真:“明真!为何我只看到穿天链击穿你的肩胛,却没留意你藏于眼底锥心的痛,刺骨的悲?”

……“我在问你,为什么不告诉我,邝露就是青瑛!…暗示?你何时给我暗示?…后来呢?我与你共用一颗心以后呢?贬斥邝露之时,为何你提都没提?…不明白自己为何提都没提?…因为你不在乎!不在乎我的心,不在乎我的情,所以你不提!说不定你还庆幸!庆幸我情丝不在,庆幸天魔再也入不了我的心,颠覆不了这个尔虞我诈的世界!…你说你找我,是傻瓜的行为?那么我呢?…手脚不听使唤!喉咙不听使唤!眼睛不听使唤!甚至心都不听使唤!眼睁睁看着青瑛,在我面前牵起别的男子,和我说,她要与别人生死相依!我没抢!没怒!没心!没肺!当着亲友的面应承她好!好?好什么?我思念了两千年的人,爱上了别人!我最应该做的是举起斩仙,把她夺回来,而不是说好!可我答好了!竟然答好了!…为什么我会答好,全是因为你!因为你这个世界上最高明的小偷!偷了我的眼!偷了我的手脚!偷了我的声音!偷了我的心!我却无知无觉,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里!”痛裂神魂,瑶光再也拿不住手中的祈愿牌。只听啪嗒一声,祈愿牌坠落在地。

应声转头,润玉看到瑶光鬓边密汗和失血脸颊,急忙伸手一扶。不想,瑶光手背经脉如电流窜行,膨胀鼓起,惊愕瞳底,润玉急急放开双手。一样发现瑶光异状的丹朱,见润玉如触电一般撤离双手,疾走一步,掺住瑶光。

刷!刷!刷!高密度流窜触感从掌心传来,丹朱垂目一看,瑶光手背如毒物侵蚀满是鼓泡,眼目一抬,忧急连呼:“天尊!天尊?”

听到丹朱急切呼唤,子熙与众人跑步上前,一看瑶光手背大惊失色。忧上眉梢,子熙朝瑶光急唤:“宫上?宫上?我是子熙!你能听到我吗?”不想众人陷入恐慌,瑶光集中意念想要强行压下裂魂诅咒。

看到瑶光半合眼瞳闪过一缕强硬光芒,润玉转向子熙,快速开口:“子熙!快!运转真元,助瑶光平息裂魂旧患!”听到瑶光正在承受裂魂,子熙似真还假难以相信,但看瑶光双手又不能不信,不再迟疑,连忙运转大周天,调动体内真元输送瑶光。

屏住呼吸,润玉盯看瑶光面色变化,不一会儿,见瑶光眉头松开一点点,深邃双目释放光华,旋身移至子熙身后,调起体内灵力传给子熙。心领神会,子熙同步转化润玉灵力输给瑶光。

渐渐的,瑶光双手鼓泡在众人眼前一个一个消退,面色也慢慢不再煞白一片。裂魂之痛到达可承受的临界点,瑶光缓缓张开眼帘,迎视众人关怀眼神。深吸一口气,瑶光撑起身体,柔声赔礼:“本尊大意,一路行来,未多加留意体内旧患,平添大家忧恐,实在不该!”半膝一礼,瑶光抬头看眼天色,再次开口:“还好吉时未过!否则,本尊无颜再入青丘!”

邝露一听,上前两步,扶住瑶光,不赞同的说道:“天尊说哪里话!只要天尊与陛下出席我与子熙的婚礼,无论时辰为何,对我和子熙来说,都是良辰吉时!”再看瑶光脸色,邝露语调再柔:“天尊可还有哪里觉得不适?万请说出,切勿隐瞒!”

笑意上脸,瑶光摇了摇头:“本尊当真无碍了,邝露!”对视邝露柔善双目,瑶光柔声再语:“邝露!你与子熙大婚,不仅是天界的喜事,也是神界的喜事,万不能因本尊一人有所耽误!”翻手转到邝露手臂下方,瑶光将邝露牵到子熙身前:“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室宜家!子熙,袭人桃香儿正在无声催促,要你莫要错过良辰,误了韶光!”说罢,伸手把邝露交给子熙。对上瑶光不容反对的神色,子熙牵起邝露。

笑容加深,瑶光转看润玉。瞳色黑如珍珠,润玉望着瑶光步步趋近,行至瑶光身侧,拉开三尺之距,转向子熙接口说道:“瑶光说得对!子熙,莫要错过你与邝露的良辰,青莲帝君与太巳夫妇正在大殿等你们盟定三生!”左右看了看瑶光、润玉,子熙颔首一点,牵着邝露转身回走。

见子熙与邝露并肩携行,没有回头,瑶光心内一安,五指一亮,挥出一道清风,带起无数桃花。明白瑶光扬起桃花是为赐福子熙与邝露,润玉不迟一秒挥动衣袖。

顿时,桃花满天,洋洋洒洒充斥在子熙与邝露前行的道路上,拂过二人衣摆,触落二人肩头。看向对方,子熙与邝露微微偏头,眼角余光瞥到瑶光、润玉隔着三尺之距同步向前……

铛!铛!铛!狐王殿钟鼓九响,子熙与邝露站立盘古神像前,问心盟誓:“今子熙(邝露)倾心缔约!愿灼灼桃花时见,卜下年瓜绵绵,立成白首之约,得天地共证之盟,载明三生!望创世天尊明鉴!”话音一落,盘古神像心房处闪亮红光,一颗通红心形玉石予以飞出,裂成两半人形玉佩,挂在子熙与邝露腰间。笑颜面朝对方,子熙与邝露进行大婚第二项,接连拜了太巳夫妇、青莲、瑶光和润玉,又在众人祝福下,挽臂饮了合衾酒。掌声雷动,青丘狐族相继起舞。欢歌一夜,子熙与邝露在一众仙神的祝福里完成大婚……

清晨,润玉调配好加有忘川的狐族清酒走出寝室,转道瑶光休憩之地推门而入。不见瑶光,润玉眸光一闪,转往后山桃林……

一步一步向上,需要数人合抱的参天桃树渐露全貌。稍稍停顿,瑶光拭去额间细汗,举步再行。数息,瑶光走至桃树下方,临空触摸已没有桌椅与七弦琴的方位,连咳出声。

“天尊!”担忧之声从身后传来,瑶光回眸一看,邝露手执雪白大氅站立三步开外。见瑶光发间带露,邝露眉娥紧蹙,三步并作一步贴近瑶光,展开大氅,披上瑶光肩头,“天尊!青丘晨曦,寒露较重,不宜天尊出外行走!还请天尊与邝露下山,服用驱寒汤药!”

看了看邝露身后,瑶光不见子熙,柔声将心头猜测问出:“邝露!你是随本尊出来的?”点了点头,邝露拉起瑶光就要下山。巍然不动,瑶光一瞬不瞬看着邝露。

拉不走瑶光,邝露正面瑶光:“天尊!青丘的桃树,遍布每方土地!天尊若要观赏,在山下便可!”再对瑶光如炬视线,邝露飞身摘下一支桃花,递了出去:“天尊!独为邝露绽放的怡人桃花,邝露已贴心珍藏!这支为天尊独香的桃花,还请天尊莫要为了过往,把它遗落!否则,灼灼桃花独自神伤之下,会默默藏于这万千桃枝之中,无声凋零!那样,天尊即负了这桃花,也负了自己!”接过桃花,瑶光低头俯看,红硕花朵映出润玉清俊脸庞。

心动情动,爱而不得的诅咒蜂拥喷发,情殇流入神魂,瑶光心血喷出。一时间,桃花如染了蚀骨腐心的剧毒,眨眼变黑,化为粉末随风飘散。看到此景,瑶光瞳孔放大,两手轻颤。

“天尊!”忧声再起,邝露伸手预扶,瑶光双耳却在这时动了动。不能再留,瑶光对邝露说了声对不起,挥手除去邝露前刻记忆,将她倚靠树干,再强开空间隧道,消失青丘。

紧接着,润玉旋身出现,见邝露闭目靠于树干,瞬移到邝露身侧俯身查看。反复确认邝露只是被消除了一刻记忆,润玉稍稍放松紧绷心神,联系子熙。

没过一个呼吸,子熙现身润玉身旁。将邝露交给子熙,润玉环顾四周找寻瑶光,没多久,就被地上一个似烈火焚烧的黑点儿吸引心神。一步跨至,润玉触摸黑点儿周围地表,双目放出实质光芒,挥动衣袖消失子熙视野。

注目黑点,子熙骇然在心,毫不犹豫联系太上道尊。得知瑶光不仅步入寂灭,还情殇入魂,太上道尊腾身而起,交代子熙莫将所见说予他人,抬步与元始天尊、通天教主急急出了紫霄宫…

感知到润玉紧追气息,瑶光一再施法,神魂愈发不稳。行至一空旷山谷,视线已变得模糊,脏腑亦如干锅熬汤。

强撑意志,瑶光再辩方向,体内沸腾血脉再度上喉,反应不及,瑶光落下一滴鲜血。呲啦!地面一片焦灼。秀眉紧蹙,瑶光唤出繁星紫纱遮挡口鼻,五指刚闪,四周出现道道金光。

连转脚步,瑶光看清金光构成,眼如利刃,再听轻盈脚步,翻然转身。“瑶光!你不能再施空间穿梭了!”面朝瑶光,润玉肃正开口。

微移繁星紫纱,瑶光张口问道:“你见过他?”

“没有!”知道瑶光所问是谁,润玉矢口否认。

目眼更利,瑶光肯定出声:“你见过!不仅见过,他还对你说了许多!不然,你也不会如此专精明真才会的流光天笼!”怒上眉梢,瑶光哑声脱口:“他害了明真还不够!如今为了活下去,还要你成为下一个我!下一个明真!我不会让他再活下去!不会!”全身紫光亮起,瑶光平展双手,念起法则无相篇章。

“瑶光!”急切呼唤,润玉瞬移瑶光面前,施展清心凝神诀,“瑶光!冷静下来!我不会成为下一个你,下一个明真!他得逞不了!”

满目疮痍,瑶光连声反驳:“他得逞了!他得逞了!在你说出下界轮转,亲历一亿三千两百圣尊劫时,就已经得逞了!”泪水滑落,瑶光无觉再道:“他清楚你不会选择第二条路,于是将他保命的术法毫无保留地传给你,让你能追上我,困住我!即使我有什么决绝举动,有你在,我也会顾忌!停手!”冷笑一下,瑶光心智不在,聚拢体内混沌灵力,决绝出口:“他高看了自己,低估了我!就算我悟不了无相之境,也可拖着他共赴黄泉,永困九幽!”

望着瑶光愈发沉浸情殇,没有丝毫清醒的模样,润玉心急如焚,连换法诀,试图将瑶光唤醒。可情殇入魂的瑶光,耳中只有明心放肆的大笑。

几个呼吸后,瑶光周身紫光逐渐变黑,润玉瞳孔一凝,唤出玄水控水旗就要分裂神魂,进入瑶光灵识神海。千钧一发,六道金光骤降身旁,冥河老祖挥动浮尘将盛开的彼岸花打入瑶光眉心,佛道五圣与润玉一起净化瑶光神魂。

一个时辰后,瑶光眼目变清,倒在了润玉怀里……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