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婷被农民工玩酥了 村长开我苞全过程

罗德险些听漏了这句话。小姑娘的声音轻轻软软,又实在是太小。他看过去,大惊失色:托尼家里怎么会有一个小姑娘?难道是他的私生女?

但很快他就推翻了自己的猜想——他发觉小姑娘说的是中文。

“你会说英语吗?”罗德上校问。裴肆柒当然没听懂。两个人大眼对小眼僵持了几秒钟,罗德的视线余光发现了小姑娘脚边的枪。

他立刻猜测出这里发生过什么。“该死,奥巴代亚!”罗德咬牙骂了一句,立即掏出手机给托尼打电话。这一次仅仅等待了几秒钟,电话迅速接通了。

“托尼!……你还好吗?你在哪儿?”

裴肆柒安静站在边上,看着这个陌生男人对着手上的黑色小盒子说话,又开始低下头反复碾动那把枪。她开始觉得无聊了。小玖?她在脑子里喊。你在吗?

[H4-6729任务系统为您服务。]

罗德放下手机,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小姑娘。斯塔克让他帮忙——

帮忙看孩子。

他回味了一下托尼在电话里甜蜜的语气,听起来就像是在说起自己的女儿一样:“她可是我的小精灵!”

他忍不住又瞧了小姑娘一眼。这该不会是托尼和哪个中国变种人春风一度留下的孩子找上门来了吧?

……等会儿,小姑娘脚下被她碾来碾去的东西是把枪吗?

“Kid?”罗德试探着喊了一句。小姑娘和她身边的小鹿同时仰起头看他,两双同样温润湿漉的黑眼睛对着他,瞬间俘获了虽然单身但已有慈父精神的罗德上校的心。他的声音更轻了:“你能把那东西给我吗?”

他指了指裴肆柒脚下的那把枪。

裴肆柒看懂了他的意思。他想要这个东西......但她知道这是一种威力很大的武器——她用暗香盈袖抵挡它时消耗的内力几乎要与抵挡唐门的追命箭持平了。小姑娘不是很能拿得准。她犹豫了一会儿,再次将鹤音捏在手里,一招定醉金陵蓄势待发,才慢慢把枪捡起来递给了他。

“好姑娘。”罗德松了口气。这对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来说可是绝对的危险物品。他把枪收好,小姑娘就在边上乖乖看着他,那目光就如幼鹿一样清澈又无害。她手里又什么都没有拿了。

我想回家。小姑娘抱着白露将侧脸枕在鹿背上悄悄冲系统撒娇,语气委屈得要命。我想回家!见系统不理她,小姑娘扬起尾音在脑子里几乎是喊了一句。没有得到回应。裴肆柒吸了吸鼻子睁开眼,委委屈屈在白露背上蹭了蹭。

我只想找到师姐回家而已呀。裴肆柒委屈地想。

但她其实是有一点预感的。醒来见到的所有东西,高楼大厦,夜里窗外不眠的灯海。小玖说的“二十一世纪美国纽约”。她大概能模糊地猜到一点。就像她小时候,师兄给他讲过的志怪故事。书生赶考误入山林,以为只在里面走了一天。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沧海桑田。

但她就是这样呀。不想面对的她就不去想,好像只要不去想,那些问题就不存在,就会自己悄悄消失一样。小姑娘好像很成熟的样子开始一本正经剖析自己。对,就像是来谷里治病的西域小姐姐讲给她的鸵鸟,面对危险就会把头扎进沙子里装作看不见——她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

还没乐上几秒钟,鲜红的警告就突然在她眼前亮起。[托尼·斯塔克]这个名字变成了深红的粗体,后面跟着的血量显示条几乎只剩下一层血皮,一大串debuff明晃晃挂在下面。

[任务目标托尼·斯塔克即将进入重伤状态。]

罗德上校还没想好要怎么和语言不通的幼年小姑娘好好相处——面前乖乖趴在鹿上的小女孩儿就突然跳了起来。“折枝!”裴肆柒喊了一声。从刚刚就一直瘫在地上装死的青雀立即一拍翅膀飞了起来。它伸展开来的翅羽上缭绕起青色的火焰,雀鸟娇小的身体在火中迅速舒展,转眼间就长成巨大的,浴火的青鸾。小姑娘干脆地跳了上去。在罗德目瞪口呆的注视里,青鸾长唳一声,曲颈撞碎了玻璃,展翅带着小姑娘飞了出去,眨眼间就消失在夜空里。

发生了——什么——事情?

罗德反应过来的时候,只来得及抓住青鸾落下的一片羽毛。他捏着那片羽毛,茫然看向了还留在原地的鹿。

佩珀的手在发抖。她的手悬停在主路旁的鲜红按钮上。在她头上,这个巨大核反应堆的顶端,托尼·斯塔克吊在钢架上朝她喊:“快点按下按钮!”

“你说要等你离开!”佩珀的声音在颤抖,破碎的玻璃划破了她的手背和脸颊,“你会——你会死的!”

又一颗瞄准失败的炸弹在穹顶炸开,冲力让能量枯竭的钢铁装甲摇摇欲坠,现在托尼·斯塔克只能用单手竭力维持自己的平衡。

“Pushit!”

佩珀闭上眼。她咬住牙关,掌心重重拍下了那个鲜红的按钮,然后头也不回地向外冲去。她知道会发生什么,这个核反应堆会在瞬间过载烧毁所有电路,巨大的能量冲击会掀飞,更可能是毁灭上面的所有东西。她会失去他,这个花花公子,富二代,军火商......一个英雄。

但这是托尼·斯塔克的选择。

冲天而起的能量柱瞬间把金红色装甲掀飞了出去。蓝白色的电流挤满了整个视野。斯塔克重重撞在地上,太过剧烈的冲击让他的呼吸骤停了一瞬间。但他还活着。他胸口的反应堆能量不如铁霸王装甲上的那个高,这点在战斗时让他落尽下风的差距此刻却救了他一命。他瘫倒在地上,看着奥巴代亚终于因为他的野心葬送了生命。他想要大笑,但那个笑容在成型前就凝固了——斯塔克眼睁睁看着奥巴代亚,连同他的铁霸王装甲从高处坠落,直直落进了反应堆炉。

哦不。斯塔克在内心痛苦地□□了一句。他当然知道会发生什么,他刚逃过了能量冲击,现在要死在核反应堆爆炸里了。

火和烟翻滚成壮丽的蘑菇云。视网膜里还留着爆炸气流推动的火光向他咆哮而来的残像。

斯塔克感觉自己被春天包围了。他甚至能闻到草木的清香。他的眼前一片黑暗,黑暗里浮动着叶绿色的流光。这味道和光芒都是如此熟悉,他立即想起了他的小精灵。

但他没办法思考,爆炸产生的巨响让他的脑子里充斥着尖锐的耳鸣。不知道过了几秒,亦或是几分钟。他终于能听到一点声音。有人在他耳边轻语,那种暖洋洋的生机再度充盈在他的身体里。

黑暗褪去了。微风拂动羽毛从他脸颊上擦过,有些微的痒。

托尼·斯塔克终于看清。他躺在某种巨大鸟类的翅膀上,被合拢的双翼牢牢护在中间。此刻那双翅膀缓缓展开,抖落层层叠叠的木叶桃花。那并不是真实的花木,它们在落地前纷纷化成氤氲水墨,淡淡地消散了。

小精灵就站在旁边。身上还穿着那件佩珀在她沉睡时为她换上的,粉嫩嫩的公主睡裙。她的手上握着一只长长的毛笔,银骨托起的弯月和流苏间展翅的双燕即便在这样的黑夜里也浮动着月华一般的流光。

“罗德是怎么看孩子的!”斯塔克第一反应,“他就这样让一个小姑娘——单独——跑来了战场!”甚至还穿着睡衣!

“Kid,听着。”他从钢铁装甲中出来,蹲在地上以平视这个小姑娘,伸手搭在她的肩头,同时迅速检查她身上是否有任何伤口,“很感谢你又一次救了我。但是你得知道,你只是一个孩子。孩子是不需要上战场的......”

“托尼!”

佩珀从不远处跑了过来。很难相信一个一向缺乏运动的职场女性是如何踩着高跟鞋跑出这样的速度的:“托尼!你还好吗!”

就像所有电影里的桥段,金发女郎给了英雄一个紧紧的拥抱。“我差点以为——我差点以为你要离开我了。”

裴肆柒的脸色有些苍白。为青鸾套上的暗香盈袖和连续为斯塔克读的治疗技能让她的内力几乎见底。只是在夜里,又被黑发遮掩着才没被发现。小姑娘握着月落乌啼看着那边英雄美人劫后余生深情相拥的戏码,想给自己磕个蓝瓶发现梨绒落绢包没带在身上。

小姑娘慢慢呆了一会儿。她不太喜欢——很不喜欢内力被抽空的感觉。那让她觉得虚弱......毫无安全感,尤其是在这种全然陌生的环境,唯一一个比较熟悉的人,她刚刚为其掏空内力的小胡子还和别人卿卿我我去了。如果不是因为小玖我才不要救你。小姑娘气呼呼地想。但她又清楚地知道无论如何她也是不会放任不管的,因为她是医圣的弟子,又没有师兄“活人不医”的规矩。

可我还是不高兴。小姑娘抿着唇想。青鸾曲下颈子碰了碰小姑娘的面颊,发出一声温柔的低鸣。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