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h纯爱小说 把女朋友压在窗户

吊小小定睛一看——是庄珍珍。

擦!

她抿着嘴收回电击器,平静的问庄珍珍:“怎么是你?”

庄珍珍矜持的笑笑,目光之中露出一抹暖昧:“那么,你以为会是谁?”

吊小小不动声色的退后一步,对于这个动动手就能让她魂飞魄散的修真大能,能不得罪最好还是不要得罪。

“你怎么来了?”吊小小一边把庄珍珍让进门,一边有意无意的朝门外瞅了瞅。

门外没人。

庄珍珍慵懒而优雅的微微一笑做早了椅子上不客气地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然后嫌弃地发现里面都是凉水:“从明末一杯热水吗?很渴啊!”

吊小小疑惑的打量对方一眼自从初中毕业之后,这个女生就经常隔三差五的来黏着他,他也不知是为了什么。

不过这名实力远远超出自己的女主同学,还没有直接利益冲突的情况下,他还是乐意敷衍一下的。

我要他去烧水的空当,庄珍珍非常迅速的抬起手指在刚才的那个杯子底部画了一个法阵,。

而后庄珍珍微微眯起眼睛,静静的等待吊小小把开水端过来。

正在烧水的吊小小突然打了个冷战,一股不祥的预感爬上她的后脑勺。

这第六感来的突如其来又莫名其妙……

想了想,吊小小拿出一个柠檬切两半,把汁水挤进白水里,又额外往里面倒了一些白醋,这才把水倒在杯子里给端了出去。

庄珍珍微笑着看吊小小把两个水杯倒半满,在吊小小和她自己一人一杯端起来的时候,才状似无意的问:“你一直自己住?”

正要喝水的吊小小一愣,以她多年的攻略经验,立马就品出庄珍珍说话意有所指——说实在的,她们真不算多熟,性情并不相投,就庄珍珍单方面好几次主动贴过来,所以吊小小心里难免有些嘀咕。

“有时同学也会来住,”吊小小笑眯眯的回答,“有时我也回宿舍住,怎么啦?”

庄珍珍脸上的笑意加深,似乎确定了什么决定了什么的样子,食指缓缓的在她那杯水的口边一抹——

一股滔天巨浪从小小的水杯里磅礴而出,瞬间化为水龙席卷吊小小,顷刻就把她整个人包裹在一片漫无边际的汪洋大海里。

“……擦!”吊小小面无表情的瞅着庄珍珍,开启平心静气力场力图让对方平静下来,“庄珍珍你发什么疯?”

此刻,她们所在的房间已经消失不见,现在她陷在了一望无际的水波中,无形的水龙困着她的四肢,只让她在水面上露出个头。

庄珍珍凌空漂浮在水面上,面无表情的低头俯视吊小小:“你可能不知道,我是一个修真者……但这里不是修□□。”

用看疯子一样的眼光看着她的吊小小嘴角抽搐:“所以你就发疯了吗?”

“你身上有一件可以快速增长我境界的东西,”庄珍珍眼睛里都要放出光来,“给我!我需要它——”

泡在水里的吊小小几乎被气的笑了:“你看上了就是你的?那是什么狗屁逻辑!”

“你的那件宝物可以让我心神宁静,”庄珍珍凶狠的说,“我必须要得到它——”

随着庄珍珍发狠,吊小小所在的海洋咆哮起来,吊小小决定自己像是跌进了滚筒洗衣机,被浪头搅得头昏眼花简直想吐。

——真是失策啊,吊小小苦逼无比的想,原来庄珍珍看上了她的平心静气力场……

吊小小诚恳的告诉庄珍珍:“你就是把我neng死,也拿不到那件宝物,不如放开我,我可以让你经常用一用它。”

庄珍珍对此提议不屑一顾:“我想要的,从来就得弄到手!挡我者死——”

擦,从修□□来的主儿莫非都是冷血蛇精病?!

刚才还想以理服人的吊小小现在闭嘴了,反正一个攻略者在攻略成功之前,除了宇宙大神没人能要她的命。

耗着吧。

她这种态度估计真正惹恼了庄珍珍,庄珍珍冷然的说:“来之前我已经探查过了,这个时间段没人会来找你,你就是失踪了也没人发现……你想失踪吗?”

吊小小的反应是:用眼神死命鄙视她。

“你说你来之前探查过?”突然想起了什么,吊小小不可思议的问,“难道是你在锁着门的情况下潜入我的屋子?”

庄珍珍一愣,却没有否认。

吊小小感觉特别膈应:“一个堂堂金丹期的修真者,居然做出尾.行这种鬼祟的事,你不觉得掉价么?”

庄珍珍又是一愣:“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

吊小小撇嘴:“多新鲜!你对任何人不假辞色却唯独对我多方刺探,其实是因为我的超能力吧?”

庄珍珍更愣了:“你的……超能力?”

“让人平心静气,就是我的超能力,”吊小小大大咧咧的说,“你要找的就是这个吧?可惜它无法从我身上剥离呢——所以你的态度最好干净点,我可以考虑在心情好的情况下施舍你几次平心静气的超能力~”

这态度吊的不要不要的,以庄珍珍的脾气当场就气炸了。

“施舍?”庄珍珍的笑意冷的像冰碴子,“就算没法夺走你的这种超能力,我也可以把你拘禁起来,想什么时候用你就什么时候用你!”

噗,吊小小笑场了:“喂你这只百合怪,你这么鬼.畜你娘知道么?”

咔嚓一道雷电在吊小小的头顶炸裂,已经有点不耐烦的庄珍珍面色一沉,指尖凝聚了几道雷电就要打向吊小小。

而就在吊小小话音刚落庄珍珍杀机四起之时,一个爽朗慵懒的男子声音响彻这片海洋:“拘.禁吊小小?你特么好大的胆子!我都没有这么做,你怎么敢?!”

下一秒,庄珍珍突然面色骤白,吊小小只觉眼前一花,就又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而庄珍珍已经昏倒在她刚才坐着的椅子上,在她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面带浅笑的青年男子慵懒的向着吊小小打了个招呼:“嗨~”

吊小小:……

吊小小一楞,讶然问:“你是谁?”

刚才还笑的春风拂面一脸荡漾的男子同样愣住,笑意biu的一下就没了,像被浇了热水的积雪,只留下一滩浅浅的痕迹。

“我是谁?!你认不出我是谁?!”该男冷冷的说,“……算了。我就是一邻居,刚才听你这里动静不对撞门进来的。再贱!”

说着,人家气势十足的把手里的东西扔过来,diao气满满的走了。

吊小小接过一看,恰是庄珍珍进门前她拿在手里后来又大意丢一边的电,击,器。

而庄珍珍脖子后面已经出现一大片雷击纹,至今昏迷未醒。

……所以……是一发电击就收拾掉一只拥有强大法力的金丹期大能了麽?!

这太令人不可思议了!

吊小小简直无法脑补出那位『邻居』是怎么在一片惊涛骇浪中准确击中庄珍珍的……也有可能中招的仅限她自己的意识,其实她屋里还是现实世界?

所以『邻居』才能一进门就看见电击器进而击中专心对付她的邪门女庄珍珍?

是这样的吗?

是这样的吧!

丢开神转折的『邻居』,吊小小不怀好意的摸着下巴看向椅子里的庄珍珍。

你丫敢谋财害命,就得有承担受害者怒火报复的觉悟……

那么,是让庄珍珍走火入魔,还是陷入情劫好呢?

两样都需要费点劲额。

于是吊小小眯起眼睛,渐渐的想起了一个人——重生女配苏菲。

这个苏菲也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这辈子醒过来之后,就心心念念的非要剥夺人家女主脚的权利,不管什么东西都要争赢。

而庄珍珍因为自身实力过于强大,除了在学习上,几乎根本就没有在意过苏菲。

所以苏菲同学从来都是愤愤不平的对庄珍珍。

吊小小一给她打电话,两个人一拍即合,苏菲说两个小时之后会坐高铁到达,她恳求吊小小务必看住庄珍珍不让那丫跑了,她说他有一套绝妙的对付这种非人类的办法。

吊小小放下电话之后就作出掩卷沉思状:到底是什么样的刻骨仇恨,才让上辈子的女主和女配这样斗得死去活来呢?简直相爱相杀的不要不要的!

不过就算是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跟他这个过客攻略者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管它。

同样令吊小小没有想到的是,她随随便便从网络上购买的这个防狼电击器居然威力不小,一个金丹期的修士在挨了一下之后昏迷时间竟长达一小时多。

而她为了避免人家醒过来再找麻烦,十分恶意的每隔半个小时就用防狼电击器补充一下效果。

导致庄珍珍脖子后面的雷击纹面积越来越大,颜色也越来越深,看起来好不吓人。

吊小小默默为她点蜡:谁让这都是你自找的呢?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