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不听话攻就打 重生之军院小公主

“你还知道回来啊,再晚一点我都要叫人去找你了。”

因为去时全程的注意力都在那个不知名的女性身上,对于道路的记忆一点也没有。等紫摸索着下山,再从林子里回到城中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在城门之下,自己熟识的身影在那里站着。

于是回到家后就少不了自己这位“丈夫”的数落。

“嗯......遇到了不可言说的事情,怎么说呢,遇见鬼了?”

“你可别指望我会信这骗小孩子的借口。你去城外做什么去了?”

“也是呐,就算是幽幽子也不会轻易相信呢。不过我真的是遇到了一位不可思议的人物呢,这里长着角!”

八云紫说着,用双手在脑袋两旁比划着。

“最近的西行寺周边可不安宁,听说北蛮的侵略已经到这里附近了。虽然之前的计划中有训练秘密的部队,但是要是爆发真正的战争的话,他们的作用仅胜于无。我正准备着和邻国谈谈这件事。而且民间的话,因为战争即将爆发的传言传的沸沸扬扬,秩序也有些维持不住了。这个时候还在城外瞎转的话,真的会出事情也说不定。”

“看起来情况不一般呢......”

察觉到幽幽子严肃的表情,八云紫也是跟着紧张起来。

“嘛,这毕竟只是个传言,而且就算战争真的来了,我们两个在这里烦恼也无济于事吧。就当做是明天战争就突然爆发,今天好好地活着吧!就算出现什么情况,我也会好好地保护紫的。”

幽幽子突然改口,对紫说着漂亮的话来。

————既然是你的命运的话,我能给的忠告就只有趁现在好好地活着了。

八云紫的脑海中浮出白天所见的怪人说的话语,有一种自己已经被命运盯上的感觉。

“嗯,说的也是呢。”

“啊啊,严肃的话题就到此为止。紫,你饿了没。”

“听你这么一问,确实,我从早上吃的甜点开始就没有进过食了。”

“那么我叫侍女把今晚的晚餐端上来吧。我也和你一样,早饭之后就没有进过食了,真期待晚饭啊。”

看着深紫色长发的女孩悠闲自在地把双手背在脑后,朝着门外走去,八云紫陷入了思考。

幽幽子的话今天是没有特别地的应酬的吧,为什么会和我一样早饭之后没有吃饭?

难道和我一样也遇到了不可思议的人?

再怎么说也不可能吧,那就是幽幽子又在背着我承受着什么?

紫开始皱起眉头,匆匆地跟上幽幽子前往餐厅的步伐。

晚饭过后,幽幽子瞄准紫日常的阅读时间对紫说着要不要去城中散散步,紫当然回绝了。

嗯,那你慢慢品味书中的世界吧。

丢下这样一句话,幽幽子就从两个人的房间中出去了。

紫从微微拉开的门向外望着幽幽子离去的方向,那根本不是出去本家前往城中的道路,而是通向幽幽子一向讨厌的家族会室。

“抱歉,幽幽子。我也是,要稍微利用一下你的信任了。”

放下手中已经阅读完毕的书籍,紫向着家族中侍者的居室走去。

如果是平时的话,紫会保持着自己好歹也是私人讲师的身份会和幽幽子一起阅读书籍,一直以来都是配合着她的速度阅读。但是如果是紫一个人的话,就会出现过目不忘一目十行的情况。

在饭后休息的时间内就已经完成了本日的阅读目标,紫在后夜中有着大把时间自由活动。

之所以前往侍者的居所是因为侍者的目光更加贴近平民同时也更真实,能够很好地把握到现在的情况。

但是并不排除侍者都已经接收到幽幽子的某种通知,但是还是先询问再说。

“紫小姐,晚上好。”

在开满桂花的石子路上碰见了一直服侍两人住行的小苏,对方见到紫,马上鞠躬致意。

“晚上好,小苏。”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现在应该是紫小姐的阅读时间吧?这个时间去往侍者的住所是有什么事情吗?”

果然,就算是小苏也不应该知道只有两人才知道的阅读时间,幽幽子一定是对自己过于保护了。看这样子,自己的行踪在这之后一定会被汇报给幽幽子的。

不过也无妨,到时候和她说明白话就好了。

“嗯,有点呢。就问你吧,小苏,现在的外头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在原来的村中就算紫对于这种事情没有兴趣但也还是会路旁的闲谈中知道或多或少的情报。而到了西行寺之后,紫发现自己虽然不用愁着吃喝穿住,但是相对应的,自己所能够决定的事情也变得少了。

这样下去不就又和普通的女性一样了吗?

明明是作为幽幽子的妻子却做着和凡民一样的事情,这不是有点不符合两人的常理啊。

“外头的情况?紫小姐,我不是很懂你的意思。”

“我是说关于北蛮即将入侵西行寺领地的事,这个传言是确切的吗?”

“没有哦,爆发战争的事只是民间的口谈而已。真实的情况是北蛮的领地比起往年要往南方偏近而已,还没有任何即将发动战争的势头。不过南方的诸国对此都有所忌惮,正在商量着对策。关于这方面的事情我想幽幽子大人会解决的,紫小姐大可安心。”

“幽幽子会解决吗,这样。嗯,谢谢你小苏,我知道了。”

谢过侍女之后,紫朝着本家之外的方向走去。

“恕我得罪,请问紫小姐是要去往什么地方?”

“刚才幽幽子说要去城中散步,方前我回绝了,不过现在想一起去。”

“不介意的话请让我同行。”

“不用不用,现在的时间是侍女好不容易才有的休息时间吧,而且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一个人就可以了。还是说,我去找幽幽子会让你有什么困扰的事情吗?”

“不,没这回事。”

看着小苏顺势低下头去,紫微微一笑,朝着城中的方向走去。

问一般的居民可能得到的答案还是相同的,得去找那种奔波于各种城市中的旅人或者商客才行。因为不管城的主人是谁,对于他们来说都是无所谓的。只要有能够维持自己生计的活干,有可以养活妻儿的生意可谈就够了。

相对的,他们对于世界的局势看的更加清晰,更加容易反映出现在情况的真相。

紫有时会为自己的聪明想法而感到自负,这一次也是如此。

在出了本家之后,完全没有在意自己已经被锁定了的事实。

“本来北蛮的实力就是单个南方国家无法抗衡的,虽然我们的综合实力能够和他们不相上下,但是我们推崇的是文德治国的方针,在战争上是在不能与之抗衡啊。和我们相邻的诸国似乎都在以我们为诱饵,试图让我们和北蛮拼个你死我活,然后他们再站出来维护所谓的正义。”

“这帮精明鬼真是活用了各种有利条件啊。如果换做他们的领土是最接近北方的话还会做出同样的决定吗?”

“我方和对方所差的兵力是多少?”

“我军可以作战的人数是十万,对方有足足三十万的兵力。如果只有十五万的话,凭借着地形的优势还能够守住西行寺。但是事实是不可改变的。”

“交涉的可能呢?”

“北方似乎是闹了饥荒,不得已才发动战争,但是如果将我们的粮食给予对方的话,人民的下场和战争爆发的情况只会更坏。因此交涉不能。”

北方的春旱导致的蝗虫灾害在今年尤其的严重,这场战争的势头早在大宴开始后不久就产生了。当初让紫一个人回村中实际上是想要一个人解决这个事件,而且要是当时北蛮就开始发动战争的话,紫的老家离西行寺有着很长的一段距离,可能也不会被波及。

虽然对于自己能够在战争中活下来抱有一定的信心,但是在那之后幽幽子就不能够再作为幽幽子活着,而紫听到西行寺覆灭的消息后一定也会伤心欲绝吧。

如果怎么样选择都只能留下悲伤的话,那两人的时间多一分也是弥足珍贵的。

仅仅离开西行寺三天,和西行妖的联系就出现了不稳定的现象,是因为在这之前使用力量太多了吗。

幽幽子注视着自己看起来比常人更要苍白透明的手心,皱起了眉头。

不管怎么样,至少紫,我一定要保护好。

其他人的话,只能先说声对不起了。作为西行寺的家主,有的时候还是会感到与常人无异的无力。

“解散本家吧。”

“诶?!幽幽子大人,你说什么?”

“现在的局势也是有目共睹的,在北蛮面前,没有盟友的帮助下仅仅依靠我们根本做不到什么。与其在这里谋划奇迹的发生概率,不如尽早将移民迁徙计划落实下去,没有必要让所有人都为了西行寺而死。”

“那您呢?”

“我?嘛,虽然说解散了,但是我好歹也是家主,当然是要留在这里咯。关于防守西行寺的事情我希望在这个会室中是最后一次谈及,在接下来为数不多的时间中,更多的是谈论居民去留的问题。”

幽幽子笑着说完,率先走出了议事厅,众人在她的脸上没有看见所谓的对战争的恐惧和不安,有的,只是对某种事情释然的轻松。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