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蒙着眼睛 靠近女局长任兰章节

坐在高高的岩石上,脚下的海水冲到岩石上发出“哗哗”的响声。海风柔柔的拂过脸颊,带来点点湿气。神奈川的海,蓝的让人有了心痛的感觉。身旁有人轻声坐下,不用回头,我就知道是谁,那淡淡的百合香味给人清新的味道。眯着眼望过去,看到那带笑的梨涡,还有那双月牙似的双眸。幸村精市,什么时候你才会不这样温柔呢?现在这样的你……会让人无所适从。身后传来阵阵叫喊着声,我的嘴角不自觉就荡起了笑容。

“哇,仁王前辈,你怎么可以抢我的章鱼烧啊?”

“噗哩,切原,我什么时候抢过啊。我明明是征求过章鱼烧的同意的,不信,你问问。”“耶……”

“哈哈……”

我转身托着下巴望着众人,你们总是给我带来笑声,总是这么的与众不同。海水击在岩石上发出好听的旋律,我的手指随着那阵阵海浪不停的跳动着。

“月月。”有人在低呼声。

我笑着抬头,“怎么了?”

“呵呵,没事。”精市温柔的笑着。

“精市,你很爱他们吧,我也是。”

慢慢的那弯笑的眼眸睁开,湛蓝的光芒,可以和神奈川的海水媲美的颜色,如此绚烂。

“月月,总觉得你是如此独特。和别人都不一样。”

“呵呵,我为什么要和别人一样呢?”仰头望天,阳光直直照射下来,射的我的眼前出现一片迷离的色彩。

耳边是呼呼的风声,却犹如是旖旎的小提琴声。多么熟悉的旋律,伸手似乎真的可以触摸得到,祈祷吗?罗伯特曾经拉着这首曲子掉下了眼泪。他抚着我的面庞忧伤的说道,

“ROSA,请你像以往那样坚强的生活吧,你不需要为了谁,特别的去改变你自己。也不需要为了自己的不同而烦恼,你就是你,你不需要去和别人一样。”

罗伯特说这话的时候,似乎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抬眼后,看到的是他的眼眸闪着耀眼的金色。那是我第二次见到那金色的眼眸,一直以来他都隐藏着那色彩,也隐藏着他自己。

“William,你什么时候给我讲故事呢?”罗伯特闪烁着眼眸,那耀眼的金色让我眩晕。“ROSA。”罗伯特小心的把提琴放在桌子上。

“我曾经说过,看着你会让我想起一个人,那个人就是……”

罗伯特转过身来,那金色的光芒更盛了。

“那个人就是我姐姐。大我6岁的姐姐。”

我和罗伯特静静的站在落地窗前,望着窗外明媚的阳光静默着。

“我父母的相遇、相爱都很浪漫。我姐姐出生后给他们带来了很多欢乐,只是随后他们发现一个残酷的现实,我姐姐站不起来。”罗伯特的话语充满了哀伤,让我为之心酸。

“我出生的时候据说周身充满了金色的光芒,大家都说我是一个不一样的孩子。我的发丝是金色的,眼眸也是。父母给我起名,威廉。5岁的时候,家里来了一个高贵的夫人,望着她的时候,我有点害怕。她和我一样拥有金色的发丝,以及金色的眼眸。后来我就被接走,因为那时候我哭闹的厉害,姐姐就陪我一起去了。那位夫人很严厉,似乎不带一丝感情。我们每天在那诺大的庄园中练习着各种乐器,也许是天赋,我对音乐很有感觉,特别是钢琴,所以学的很快。姐姐那个时候除了学小提琴外,格外的喜欢笛子,我们家有只玉笛,是祖辈留下的,我的祖辈是华人。那位夫人每天都会来检查我们的功课,虽然我很怕她,可是有姐姐陪着我,我会很舒心。只是,后来我被单独隔离开来,姐姐也被送回了家。那位夫人亲自指导我的音乐,她对我似乎格外的严厉,那种恐怖的气氛我至今都还记忆犹新。有一天,我突然发现那位夫人居然是我母亲的母亲,也就我外祖母。外祖母一直都不同意我的父母在一起。”罗伯特苦笑着,我分明见到他眼中的痛苦。

“那个时候,她不允许别人接近打扰我,对于她的□□我很反感。姐姐偶尔会偷偷的去看我,我苦恼的问她,‘为什么我不可以和别人一样?’如果我不是这样的发色和眼眸,她就不会把我接走;如果我不是对音乐特别有感觉,她就不会特别的关注我,而把我和姐姐分开;如果我不是那么特殊,我也可以和别人一样,去玩耍,在父母怀里撒娇。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和别人不一样呢?姐姐在一旁抚摸着我的发丝说,

‘多美的颜色啊。你为什么一定要和别人一样呢?我也和别人不一样不是吗?我们应该从另一个角度去看看。’

可是,很多时候……”罗伯特仰头望天,右手撩起发丝,滑动的发丝间有金色的光芒闪耀。

“那个雨后的夜晚,我终于忍受不了逃离了庄园。然而出了庄园,我却无路可走,一个人躲在一个山洞里瑟瑟发抖。当第二天雨停了之后,我才爬出山洞,在半路上我就被人带回了庄园。只是回到庄园我见到了父母的遗体,还有浑身是伤的姐姐。父母和姐姐一起出去寻找我,结果车子出了事故,父母当场死亡。姐姐用那满是血迹的双手,抚摸着我的脸说,

‘你不需要和别人一样,在我们的心中,你的独特是如此美好。你也不需要悲伤,音乐会洗净你的心灵。闭上你的眼睛,用心感受,音乐除了耳朵能够听到,你的手也都可以触摸到那美妙的旋律。你……一定会是最棒的。’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上帝为什么如此不公,姐姐一直是那么善良的人,她一直坚强乐观的活着。努力地为他人着想。可是上帝还是带走了她。”

我的鼻子酸酸的,我本想笑着安慰下罗伯特,却怎么也笑不出来。我只能低下头去,不想让他看到我的难过,那样他会更难受吧。

“喂,部长,小月,快过来呀。”远处的文太不停地招着手。

我也把思绪从回想中拉了回来。我笑着望向精市,正对上那双湛蓝,要让人沉沦的颜色啊。

“走吧。”精市站起身,轻轻拉起我的手,走向众人。

“噗哩,切原,你的手艺真差。”

“啊,仁王前辈,烤肉我最喜欢的。不要呀……”

唔,小海带真可怜,总是被仁王欺负。

“恩,给。”

接过真田手中的烤鱼,我甜甜一笑,“谢谢。”

“我先尝尝。”

“啊,仁王雅治。”伴着我的怒吼,仁王已经啃掉了半条鱼。

今天明明是大家一起出来烧烤的,可是仁王这家伙只动嘴,没动过手,到处抢食啊。

“仁王大混蛋。”我怒视着仁王。

“呵呵,小月,我的给你吧。”文太笑着伸手递给我一串章鱼烧。

“哇,部长,小文太对小月有企图。”

“啊……”文太硬是僵直了手,我的美食啊,直直的掉地上了。

“噗哩,嘻嘻……”仁王这个混蛋。

“仁王雅治,你就是一祸害。”我怒气冲冲的喊道。

“噗哩,什么意思?”呀的,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仁王这一口头禅,现在听来咋这么别扭啊。

“仁王,我和你说哦。咳咳……”我故意咳嗽几声,大家都直直的望着我。

“你和柳生呢,就是俩‘祸害’。”

“咳咳……”柳生噎住了。

“专门祸害人家纯情小姑娘,还有小海带。”

“耶~~啊……”切原的手被烤到了。

“呵呵……”文太和胡狼在偷笑了。

“唔,噗哩,祸害是指这些啊。”

“啊,虽然你是个大祸害,可是我并不希望你改变成和别人一样。如果那样,就不是我欣赏的仁王了。”

我从精市手中接过鱼慢慢啃着。仁王的嘴角弯翘起来,突然我有不好的预感。

“都太松懈了,明天还有比赛,现在给绕着沙滩跑100圈。”一声暴喝。

“耶……”

一片哗然,仁王也是明显一怔。哈哈,真田帮我,我对着仁王扮鬼脸。瞥到一旁的柳,额,怎么和乾有相同的感觉啊,啊,不要又被研究啦。

“太松懈了,给我加快步子。”

今天的真田格外的严厉,比赛的赛程已经过了一大半了,接下去竞争更加激烈。关东大赛的失利,让他一直耿耿于怀吧。然而,

“精市,如果……”我低着脑袋,海风吹着我的发丝在飞舞。

“怎么了,月月?”

“如果决赛的时候是青学和立海大,那我……就不去看了。”

我抬头,看到精市的脸上一闪而过的失神,随后,那带笑的梨涡在次出现,

“恩,没有关系。月月你总是和别人不一样。即使你不去现场,也没有什么。因为那么独特的你一直在我们心中。”

眯笑的眼眸中闪耀着光芒,幸村精市呀……

那天罗伯特最后笑着和我说道:

“ROSA,即使我们和别人不一样,我们也会好好的生活下去,是吧?因为总有那么些人希望我们好。”

“呵呵……”我欢叫着,脱掉鞋袜,向那碧蓝的海水奔去。

美丽的神奈川海呦,在低低的吟唱着什么。你听到我的心声了吗?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上帝创造出的独一无二的,请你祝福他们吧,让他们也一直这么……这么的生活下去吧。生活是福、是祸;是美、是丑;是幸福、是痛苦……都有我们自己去创造,去填放。为什么要和别人一样呢?呵呵……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