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交换受不了 流水的玉蛤

三代火影毕竟年事已高,这或许也是大蛇丸之所以疯狂地追求长生不死忍术的原因之一。曾经被誉为火影历代最强的第三代,也终究逃不过生老病死的这个轮回。

第三代火影的葬礼当天,木叶下起了绵绵细雨。

战斗结束的那一天,我并没有随着大蛇丸一起撤退,而是一个人继续偷偷地潜藏在木叶,在阴影中注视着佐助的一举一动。与第三代火影一战,让大蛇丸失去了双手,现在他的情绪肯定不太好,我完全没有必要去撞他的枪口。

当纷杂密集的雨丝落在我身上的时候,我正坐在一棵树的树枝上,透过茂密的枝叶间隙,远远地看着三代火影的葬礼。

向北方眺望的时候,能看到木叶标志性的火影岩。

我所熟悉的木叶火影岩上雕刻了七个人的头像,而现在,只有四个。

距离第七代火影的头像被刻上去,恐怕还有十多年的时间,这十多年,我能做些什么呢?

自从大战那天与卡卡西交谈过后,我总是在思考类似于这种问题。

回到过去以来,我一直在试图进入佐助的生命,因为没有人比我更清楚,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迎接我的未来将是什么。在未来我之所以连将自己的感情公诸于众的机会都没有,除了时机不对以外,还有就是,我和佐助一生都不过是彼此人生里的匆匆过客。

我想要改变它,所以我来到了这里。

而就如同卡卡西所说的那样,我急于求成、莽撞又自我中心,之前的种种,或许除了让佐助对我避之不及以外,根本没有任何其他作用。

我现在要思考的,就是接下来该怎么办。

目前来说,至少有一个好消息。

佐助记得我,并且印象深刻,很难遗忘。相比起来,这多多少少也算是一个进步。

但我想要的远远不止这些。

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扪心自问——

春野樱的身上究竟有什么样的特质?是哪些特质吸引了佐助?为什么佐助偏偏选择了她而不是别人呢?

如果我早点介入佐助的生活、早点与他相熟的话……我的身上是否也拥有能够吸引他的特质呢?

没错,春野樱善良又坚定,同样执着于佐助,也耐得住寂寞一等再等,并且始终相信佐助会回到木叶。作为第五代火影弟子的她,同样拥有强大的实力,除此之外,还有医疗忍者在战斗中必备的冷静自持。

反观自己,我有什么呢?

除了战斗力值得一提之外,我还有什么?

“……”

看来,确实该是时候做出抉择了。

卡卡西说得一点都没错,佐助总有一天会比我更强,那么现在,摆在我面前的就只有两条路——

要么彻底折断佐助的翅膀,让他永远不可能变得比我更强,从而从我身边逃走;要么就是让自己变得更好,用人格的魅力去打动佐助。

我是认真的。

稍稍深挖一下的话,应该还是能从我身上挖掘出人性光辉来的。

在和平的木叶接受过那么多年洗礼的我,不论是在思想觉悟上,还是在身体力行的实践能力上,恐怕都比现在的佐助要高出好几个层次,所以用人性光辉去照耀他,用真情实感去打动他,这一点我还是非常有自信的。

在这里,一定要感谢未来的木叶,感谢未来的第七代火影!

这之后,时光飞逝,转眼就到了那一天——

追寻九尾而来到木叶的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鲛,在木叶外围与卡卡西等人不期而遇,紧接着就交起了手。最终,卡卡西败在了月读的瞳力下,被送回了木叶医院。

而就在那时,佐助得知了鼬回村的消息,立刻追了出去。

我跟在佐助的身后,一路追到了隔壁小镇。

“佐助,好久不见了。”

当我紧随其后赶到时,看到了身穿黑底红云斗篷的两个晓组织成员——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鲛,以及在他们近距离的威压下,露出了可怕表情的漩涡鸣人。

在看到佐助后,鼬只是轻描淡写地打了声招呼。

而站在后方的我,即便看不到佐助此刻的表情,光从他颤抖的背影就能感受到他此时的愤怒。

“真意外,这里还有另外一个拥有写轮眼的小鬼,他是谁?”把大刀鲛肌扛在肩头的干柿鬼鲛问道。

“他是我弟弟。”

“……”

在所有人都对这个事实保持沉默的时候,鸣人突然注意到了紧跟佐助而来的我,他指着我惊讶道:“啊!你不就是音忍的那个!”

然后,鼬和鬼鲛的视线毫不意外地落在了我的身上。

“好久不见了,晓的诸位。”

如果眼前的情景,是能够依靠插科打诨就敷衍过去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那样做,

但显然不是。

当夜夜噩梦的始作俑者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恐怕任谁都无法保持冷静。几乎不需要任何寒暄的时间,佐助的手上就开始闪烁起蓝色的电光,比漏电的电闸里发出劈啪作响的声音更加尖锐,仿佛谁的哀鸣与尖叫似的,雷遁的千鸟在他手中逐渐成形。

这汇聚了强烈恨意的一击,却被鼬轻松化解。

鼬只是抓住了佐助的手,将他的攻击引向了一旁,随后轰鸣乍响,墙壁在瞬间被千鸟所击穿。

现在的鼬和佐助之间的距离太近,近到鼬任何的举动都能让佐助毫无招架之力——意识到这一点后,我立刻展开了行动。瞬身来到佐助身前,挡在他面前的同时,我也抓住了鼬的手。

“你少来碍事!!”鼬倒是没有什么反应,而佐助却冲我怒吼道。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佐助,现在你还不是他的对手。”实力之间的差距根本无需言明,但比起被鼬痛揍一顿让佐助来认识到这一点,还不如由我将这句话挑明,“虽然这是宇智波家的内部矛盾,不过……毕竟我以后也是很有可能会成为宇智波的人。鼬,你不会怪我护着佐助吧?”

“……”鼬不予回应。

而与他同行的鬼鲛却并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我想起来了,你就是被佩恩捡回来的那个小姑娘吧?真没想到你会出现在木叶,不过正好,让我来试试你拥有了三尾之后的水准吧。”

鬼鲛的鲛肌伴随着他落下的话音,直直朝我劈来。

考虑到此时佐助就在我身后,这一击无论如何都不能躲——瞬间从背后窜出的一条三尾的尾巴迎上了鲛肌,挡下一击后,尾巴如离弦之箭一般扑向了不远处的鬼鲛。

“看来你将三尾的力量控制得很好。”鼬如此评价。

我略带嘲讽地回应道:“这还得感谢佩恩。”

闻言,站在我面前的鼬微微叹了口气,与此同时,他眼中的三勾玉急速旋转,最后定格成了万花筒写轮眼。

察觉到鼬终于要开始动真格,我抓紧这最后的空档对佐助说道:“佐助,我的名字叫一条瑞枝,从今天开始,我觉得我们可以重新认识一下。”

以现在的状况来看,对上鼬和鬼鲛两个人,绝对是一场生死之战。

“……”

有没有得到回应这件事,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在我把话说完之后,我立刻把佐助推向了在一旁傻站着的鸣人,对他叮嘱道:“带着佐助赶快离开这里,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想不到你也有逞英雄的时候。”干柿鬼鲛讥笑道。

“不!今天,我一定要在这里杀了你!宇智波鼬!!我就是为了这一天才活到现在的,一直怀着对你的憎恨!我活着,就是为了杀死你!”

佐助愤怒地叫嚣着,眼看他就要挣脱鸣人再次向鼬发起进攻,我索性发动了血继界限,用血鞭将他牢牢捆住,然后再次丢给了鸣人。

“快走,接下来就是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了。”

“你想要保护佐助的目的太明显了。”鼬平静地说着,随后他微微抬了抬眸,用万花筒写轮眼看向我,“你的这个弱点暴露得太明显,佐助的安危受到威胁就让你变得急躁起来,以一敌二你是没有胜算的,一条瑞枝。”

我微垂着眸不直视鼬,同时三尾的尾巴在半空高高扬起,随时戒备着蓄势待发。

“你对我使用月读也没有任何意义,何必浪费你的瞳力和查克拉。”

幻术的强大之处就在于能够击溃人心,令人精神崩溃,再没有战斗之心。但是对于精神强大的人而言,幻术的打击强度其实相当的微弱。

如果对手是我的话,比起幻术,反而是使用体术的效果更好。

“每个人都有致命的弱点,而你的弱点,就是佐助和‘未来’。”

伴随着鼬冷静的声音,我眼前的世界瞬间变了模样。

“!!!”

在如同相片底片般的黑白世界里,空间变为虚无,时间毫无意义,一切由施术者支配——

未来的佐助出现在了我的眼前,他从背后缓缓抽出刀刃,紧接着,附着千鸟的雷之刃刺穿了我的腹部。

接下去的二十四小时,我深刻地体会到了被所爱之人一次次杀死的痛苦。

而当我的意识回到现实世界后,我听到了一道充满自信的声音,“男子汉自来也是不会被女人诱惑的,只会反过来用甜言蜜语把女人迷倒。”

英雄降临。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