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忍不住使劲捏胸 孩子还是老公重要

“……”

看见自己的女儿如此沉默,心中自是有数。讲实话,毫不意外的感觉,简直就像是在计算之中,根本就不会谈意外这个词。

“知道吗?当我从亦风口中得知小策这些年的变化,一开始我是不肯相信的……”

苏岚一点点的挪开自己的位置,最后坐在苏小舞旁边,明明在笑却察觉不出来笑意。

“后来他故意没有阻拦小策提出比武的念头,他担心我们会败给小策和那个狼耳少年所以故意提出要让你和小策比,结果来看真的没错。”

自嘲似的说道,玄亦风之前就有提及过玄策的实力变化,只不过自己和苏武并不相信。那次比武中,玄亦风故意让红豆只是辅助而不直接出手,就是要看玄策的实力,没想到差点打残流云,要不是双打的小舞及时出手那一记反旋腿完全足以重创,而且最后还有强到难以形容的魔剑。一个人实力的蜕变往往象征相应的心灵强大,仅仅体术就如此强大,若是身上的法力血脉并没有被封,想来现在会比任何人都出色这一点苏岚认同。

“他变了,不像幼时那般纯真羞涩也不会再谈不切实际的梦想,舍弃我所认识的故人继承给他的东西……”

苏岚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是那么分明悲伤,表情不由得凝重起来。回忆总是那么久远,那么美好,总是容易和现实偏离。回忆中的两个人笑容深深刺痛苏岚的内心,前者是死去无法改变的事实,后者则是被这迂腐的制度迫害。

“那样的小策,简直就像是掉进阴影的深渊再也没有爬出来过……认识到弱小保护不了想要保护的人。”

“就是那样,我才想成为策的盾和剑保护他……”

——————————

§

“抛开不提为何又找来我们的问题,诗音姐和鸠叔怎么也在这里?”

我再次来到这个令我不爽的『净心阁』,三楼的位置,首先看见比较显眼的刺客单膝跪地恭恭敬敬朝向那个男人,以及窗台比较显眼的绿发美女。

“少爷,您长高了许多……”

“好见外的话呀鸠叔,喊我策就好不需要使用敬语。”

刺客面罩下发出沙哑嗓音,让我不禁笑笑感觉奇怪。

“家常晚点属下「代行者」可以慢慢跟您聊,家主有事需要找您商量。”

我猛然换换刚才半开玩笑的语气和态度,换作一种看待仇人的态度看向家主办公桌上端坐的男人。

“不知道家主大人有何贵干?”

被我提及的男人,面不改色只是一个劲的批阅文件。

“喊来我这个五年零三天没有见过的儿子叙叙旧不可以吗?”

面前的男人沉寂许久,缓缓开口。听不出来一丝作为人父所带的语调,外人看来恐怕我和他绝非父子。

“家主说笑了,若不是这次事情和玄策也有关联,玄策完全可以不回玄家与家主叙旧。”

面对这种意料之中的事情,玄亦风并没有惊讶的瞪大眼睛,只是默默地从口袋中掏出一支香烟叼着,并未点火。

“你今年几岁了?”

“……我姐大我5岁,会算吗?”

本来玄策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一个作为父母的人怎么可能不记得孩子的名字,转念一想换种方法回答。

“听说你在半妖阵营只是一个情报管理员?”

我听过以后不做声,言语本身没有问题,只是在别人耳中比较像带有酸意的讽刺。

“前辈叫来南御有什么事情吗?”

南御原来在一旁拿起几本书看看,听见这对父子的对话真是严重感觉自己的普通话等级证书白考了,强行插入主题。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