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腿校花的思卉 续 特种兵首长太大了进不去小说

朝仓义景好生招待这号称是将军继承人的足利义昭,却绝口不提上京的问题,明显仅仅是把他当做一个门面的装饰。在这种情况下,为了这而吃了那么多苦甚至还改了个名字的足利义昭还能继续等下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于是在朝仓家负责接待他的明智光秀自告奋勇做使者,前来拜访声名鹊起的织田信长。

九代眯着眼睛从远处瞭望一番,遥遥的看见两个人影正对坐,身旁带着一众人

她放下了搭在额前的手。

“看得见吗?”笑面青江问。

“当然看得见,我的地可不是白种的。”

这话惹得笑面青江笑起来,揶揄道:“你现在倒不生气了。”

刚开始被逼着种地的时候,得知是笑面青江的主意,九代气的一个月不理他,生生是对他视而不见,笑面青江耐心的和她道歉也没用,只好好心的帮她找了一个偏僻的水池,可以让她可以方便的洗一下身上的脏污,结果这种好意却被理解为了嘲笑,让九代拿着刀追着他敲头,最后还蹭了他一身的泥污。

想到几年前的事情,九代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撇过头去,“要不是阿市,我才不要理你。”

是的,最后还是阿市出面,好声好气的安抚她。

笑面青江抿着唇,只顾笑。

明智光秀是个很聪明的人,他利用足利义昭将军继承人的身份帮着他讨了不少的好处,更是好好地商定了帮助足利义昭上京的时间,最后要求如果朝仓义景得知了足利义昭准备离开朝仓家前往织田家,织田信长必须要保证足利义昭的安全。

这些全部被织田信长爽快地答应下来,他甚至觉得对面坐着的使者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人才,在商讨完各种事项之后,他盛情邀请明智光秀来织田家做家臣。

面对这样的邀请,明智光秀没有立刻的推脱,只是笑笑,表示会好好考虑考虑。

这种反应……竹中重治坐在一旁,一双眼睛在明智光秀的脸上来回扫量,毫不遮掩的审视。虽说是年纪尚轻,竹中重治也算是见过不少人,但明智光秀的城府不浅,仅凭一时半会的交谈还不足以让他理解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只能说明智光秀确实是一个有野心的人。这种野心在织田信长的家臣中并不少见,甚至织田信长本身也就具有着这种魅力,不甘平庸,势必要出人头地。

人大概都是这样的吧,想要使劲的向上爬。竹中重治微不可见的叹了一口气,不期然的想到了那个付丧神,那么干净纯粹的眼神,很难在人的身上看到啊。像他这样企图通过隐居来寻找平静的内心的人,不也还是失败了吗?

这么想着,他稍微偏了偏视线,就看到了离得不远的地方站着的两个身影,一个穿着明艳的红裙,正是他方才在心里想着的,另一个……

趁着九代转过头去看在下人的看护下跑出来玩耍的孩子,笑面青江冷冷地看了一眼竹中重治,随即不带一丝停顿的掠过他,将视线重新投到织田信长身上。

“啊咧,他要走了吗?”九代转回头来,就看到明智光秀行礼,站起了身,一副准备离开的样子,不由愣住。

“是啊,毕竟只是一个使者,又不能在这里停留太长时间的吧。”笑面青江笑眯眯的回答,“不过看样子殿下护送足利义昭上京的事情算是谈妥了。”

“啊,那就太好了!”九代双手一合,指尖抵着下巴,弯起暗红色的眼眸笑起来,“看来殿下天下布武的梦想马上就要实现了呢!”

“你看起来很期待?”笑面青江扫了她一眼。

“为什么不期待呢?”听到笑面青江这么平淡的回答,九代眨眨眼睛,“这可是殿下。如果能统一天下,一定会感到很荣耀的吧。”

究竟有什么好期待的呢?又不是自己夺得天下,他们只是旁观而已。笑面青江在心里暗暗想到,不过这样的话他明智的没有在九代面前说出来。

也不等他说出来,九代突然转移了话题:“话说,半兵卫要搬出了织田家呀。”

半兵卫……

“毕竟只是因为没有府宅而暂时居住在殿下这里。现在住处已经修好了,再这么居住下去,也不太好交代呢。”

九代托着脸颊想想,就跳下了树,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你去哪?”笑面青江低头问她。

“去向半兵卫道个别呀。”九代回身回答他,即便已经倒过来,脚下还不停的走着,“怎么说也帮了我的忙,都要走了不好好道个别吗?”

长谷部和他叮嘱过她的话都被忘到哪里去了!笑面青江扶额,同样跳下树快步追过去。

“他又不是要离开织田家了,有什么可道别的。”

“住到别的地方了嘛。”

“长谷部对你说过的话你忘了吗?”

“呃……?什么话?”九代疑惑的看他一眼。

“不要离他太近啊……”

听到这样的话,九代一怔,“他?半兵卫吗?为什么?”

笑面青江还没来得及回答,变故却突然生起。

像是被墨染了一样,刚才还晴朗的天空突然变得乌沉沉的,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乌云布满了天空,几声雷鸣闷闷的在天空炸裂开来,几道蓝紫色的闪电在其中显得格外刺眼。

“诶……?”九代抬头,“是要下雨了吗?”

黑的像是能滴出墨汁的云在不断地翻涌,九代冷不丁的打了个哆嗦,像是被什么东西盯上了一样,冰冷粘腻的感觉在皮肤上蔓延,九代停下脚步,狐疑的扫了周围一圈,却没有发现任何东西。

“怎么了?”笑面青江看她的样子,也皱起了眉。

收回了视线,九代摇摇头,“没什么,应该是我感觉错了。”

希望是这样吧?

话音未落,就听到前门的位置有人高声呼喊:“有刺客!”

刺客?

此时已经离门口不太远,听到的不仅是刀剑碰撞的声音,更有着像是野兽的咆哮,加上被锁链缠绕的刀上隐隐散发出幽冷的蓝光,在这种天色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的诡异。

这哪里像是刺客?简直像是暗堕的妖怪。

九代和笑面青江对视一眼,快步跑去大门的地方。那里已经是一片混乱,狼狈的只能躲避逃跑的人,抽出随身携带的刀剑战斗的,想要跑到织田信长身边保护殿下的,以及敌方那些与其说是人,倒不如说是骨架的怪物们。

“这是……什么?”

九代看到穿插在其中,穿着奇特却手持锋锐的刀剑与那些敌人作战的人,蹙起了眉头,这些面孔……她为什么会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但是混乱的场面容不得她想太多,她快步上前将同样手持刀想要与对方抗衡的竹中重治扑倒在一边,下一秒他刚刚还站着的地方被短刀扑了个空。显然,如果竹中重治还站在那里,死亡是必然的结果。

“多谢了。”竹中重治咳了两声,捂着不小心撞到的胳膊,站起来,而救起他的人已经将身后背着的太刀抽出,背对着他迎上了刚刚想要杀死他的半人半蛛的怪物。

这场战斗来的莫名其妙,结束的更是莫名其妙。不说那些突然冒出来的帮助他们杀死敌人的人,单是会惶恐的避开他们,还会杀死和自己长的差不多,仅仅是因为周身的颜色不一样的敌人就已经足够让人摸不着头脑。

幸运的是,织田家受伤的人不算太多。不幸的是,明智光秀就位列受伤最重的人之一。而因为这意外的受伤,他不得不在织田家稍微留上一段时间,而预计好的护送足利义昭上京的时间也被迫向后拖到第二年的九月。

“嘶……好痛!”九代抽了口冷气,下意识的躲了一下,却被宗三按在原地动弹不得。

宗三冷着一张脸,用市姬的房里留下的绷带和药为九代包扎,一手压着她的胳膊,另一只手缠绕绷带,“那还凑什么热闹,人类的事和你有关吗?”

被教训的只能低着头的九代皱着脸,“遇险的是殿下啊,如果是长谷部的话,肯定也不会置之不理的吧。”

“你救的人是竹中重治!”被扯到的长谷部瞪了她一眼。

“啊啊,那也是殿下的家臣嘛!万一他死了,殿下就少了一个家臣嘛!”九代小声的反驳。

“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啊!宗三轻一点!”

好不容易挨到包扎完毕,九代苦着脸看着胳膊上被抱的严严实实的伤口,和他们说了一声,独自一人向市姬的房间走去。

夜深人静之时,没有丝毫的风,快要凋零的树叶了无生气的吊在枝干上,暗淡的月光将它们的影子投射到地上,但除了零零散散的树叶影子,另外一块黑影也同样被投射下来。

九代呼出口气。

“幸好是明年……万一被阿市看见了,大概又要担心地念叨了吧?”

正说着,眼前突然彻底黑下来。

微凉的触感告诉她这应该是一只手。

被遮住眼睛的情况下其他的感觉都被极大的提高,温热的呼吸打在耳畔,激起一片鸡皮疙瘩,又一只手抚摸着脖子,原本轻柔的力度在察觉到她想要挣脱的动作后却猛地掐住她,九代想要反抗却诡异的动弹不得,只能在难受的窒息感中任凭那人贴在她的脸边,低沉好听的声音轻轻的笑。

“为什么,要救那个男人呢?”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