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含精肉臀迎合 从后面进趴着像狗一样

一位身着单薄的火红色衣袍的男子站在一片白雪皑皑的平野上看着四周,“冰封森林如果不冷那就不叫冰封森林了,更何况是极北之地呢。”

在男子旁边还站着一位奶白色长发的少年,少年也裹着厚重的棉袄,双手放在嘴边哈着气开口:“烙烬哥,我们现在要往哪儿走啊?”

烙烬抬手指了指前面不远处的一座巨大的雪山开口:“喏,看到前面那座最高的雪山了吗?我们要去的地方就是那里。”

洛祺看着那个方向,水蓝色的双眼早已经恢复成鎏金色,看着那座雪山,洛祺脸上露出了一丝的震惊,“这极北之地居然还有一座火山?!”

马红俊瞪大了双眼看着他们,“啥?火山?!这大雪封天的地方居然还有火山?!”

烙烬点了点头开口:“没错,天雪火山山顶,就是我们这次的最终目的地。”

马红俊看了看那座火山,吞了口口水开口:“这……这座山应该有几千米高吧……”

烙烬鄙视的看着马红俊,“几千米?”

马红俊看着烙烬,紧张的开口:“不……不对吗?”

洛祺站在一旁开口向马红俊解释道:“天雪火山,传说中是唯一的雪中火山,此火山的熔浆比其他火山群里的熔浆温度要高上上万度,是一座活火山,其高度为万米,因此天雪火山也被称之为万米火山。”

马红俊看着那座有万米的雪山,崩溃的开口:“万……万米……那我们要爬多久啊……”

洛祺耸了耸肩开口:“我又没爬过,谁知道呢?”

烙烬抬腿往那座万米火山脚下走去,“行了小胖子,没时间给我们耗了,我们该走了。”

马红俊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便抬腿跟上,洛祺则是很好奇这万米火山顶是什么样的,也一并跟了上去。

走到火山山脚下三个人抬头看着火山的高度,一个个的都震惊了。

洛祺抬着头看着眼前的火山,感叹的说道:“别说,还真是高啊,不愧是万米火山……”

马红俊抖着腿开口:“小七,你别说了,你越说我觉得我的腿抖得越快。”

洛祺看着马红俊,然后又看向烙烬开口:“烙烬哥,你爬过这火山吗?”

“没有。”烙烬毫不犹豫的说了两个字。

……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洛祺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叹了一口气开口:“算了,我们开始往上爬吧。”

马红俊眼抽的看着烙烬,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认命的往上爬。

三个人才往上爬了百米之远,爬到一个平地,马红俊直接倒在上面不起来了,“妈啊,我们爬了多高了啊?”

洛祺一屁股坐在他的旁边开口:“才百米呢,连十分之一都没有。”

“啥?十分之一都没有?在这么下去我不是被累死就是被冻死。”

烙烬直接弄了一个火红色的花苞递给洛祺开口:“小胖子,难道你不会控制你的魂力给自己的身体加热的吗?正好在这里可以练习一下你控火的能力。”

洛祺接过烙烬递给他的花苞,直接放在脸侧蹭了蹭,“现在暖和多了。”

马红俊蹭的坐起来凝聚着自己的火焰,“说的也对。”

就这样,三人在这冰封森林里面生活了快半年之久了。

马红俊咬了一口手上的肉,“什么时候才能到山顶啊!都看了半年的白色了,我都快忘了其他的颜色了!”

烙烬半眯着眼睛看着他,“难道我穿的衣服是白色的?”

马红俊看着烙烬,连忙否认,然后拿起火面上靠着的肉递给他开口:“不!我什么都没说,吃东西吗?”

烙烬凝视了马红俊一会儿,然后才伸手接过他手上的肉不在理他一口一口的吃着。

马红俊松了一口气,咬了一口肉,然后偷偷瞄着烙烬的侧脸,不肯挪眼。

洛祺嘴抽的看着马红俊,然后悄悄地挪了过去凑在他的耳朵边开口:“好看吗?”

“好看……吓!”马红俊下意识的点着头,随后察觉到不对劲转过头,便看见洛祺凑在他耳边的脸。

马红俊捂着自己的心脏痛苦的开口:“小七,别突然凑到我身边啊,差点吓死我了。”

洛祺耸了耸肩开口:“是你自己没发现,能怪我咯?”

马红俊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那你也别吓唬人啊。”

洛祺对他眨巴了几下眼睛,然后他们头顶上突然掉了一堆的积雪下来,直接把他们的火给扑灭了。

马红俊疑惑的蹲下看着火堆上的积雪,“这是咋回事?”

洛祺也很疑惑,然后抬起头,只见天上有一个黑影往下掉,“胖子,你看天上是不是有什么要掉下来了?”

马红俊顺势往头上看,只见那个黑影越来越大,随后马红俊双瞳紧缩,直接拉着洛祺躲到了一边。

‘碰——’

幸好马红俊拉着人闪得快,要不然直接就会被人压住然后埋在雪堆里面。

洛祺拿了一根树枝戳了戳一身雪白从天上掉下来的人,“不会是死了吧,谁这么倒霉啊。”

‘轰——’

一声巨响,地面上的雪就像是浪一样直接往洛祺他们那个方向覆盖而来。

“小……小七……”马红俊瞪大了双眼指着他们对面的雪浪。

“干啥……”洛祺疑惑的看着马红俊,随后看着突然阴暗下来的天空才往后一看。

……

“妈呀!胖子去!是时候见证你的控火能力修炼到哪个地步了!”洛祺瞬间来到马红俊的身后,抬腿就往他屁股上一踢。

马红俊还没反应过来就直接被人踢到前面,“啥?”然后转头看着越来越近的雪浪,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算了,豁出去了!”

随后双手渐渐浮现出红色的光芒,没过多久,他的双手就被显眼的火焰给覆盖,然后双手往前转了一个圈,随后火被他控制,那一个圈直接变成了一个火盾。

随后那雪浪直接扑向了马红俊,火与雪的碰撞,两者相互抵消,马红俊看着鲜艳的红色越来越淡时,又开始把火凝聚起来,就这样一直凝聚,不一会儿雪便没了,只不过……

“噗!哈哈哈哈!”洛祺看着浑身湿透了的马红俊很不厚道的笑了。

马红俊看着快笑趴下的洛祺,恼怒的吼道:“笑什么笑啊!这只是失误!失误!”

烙烬从另一边山上的道路上走过来疑惑的开口:“怎么这么吵?发生什么事了?”

但看到笑的只差没在地上打滚的洛祺时便看向马红俊,看着他浑身湿透,身后飘着黑气时十分很不道德笑了。

马红俊转头看着在笑的烙烬,一脸郁闷的蹲在一边画圈圈。

烙烬干咳了一声看向洛祺开口:“咳嗯!小洛祺,这是怎么会事?”

洛祺缓了缓,然后抬手擦掉笑出来的眼泪开口:“啊,是这样的,刚刚本来我们是坐在火堆旁的,然后头顶上掉了一堆积雪下来把我们的火给扑灭了,随后紧接着又掉下来一个人,没过多久好像又有一个什么东西从上边掉下来,把地上的这些积雪弄的跟海浪一样直接朝我们扑,然后我就让胖子用火挡住,结果没想到雪是融化了,但是融化后的水却没有被蒸发掉,随后就是你看到的模样了。”

马红俊听了洛祺的话后直接跳起来大声吼道:“这只是个失误!失误!”

“噗!”

马红俊看向烙烬,只见他低着头,右手握拳放在嘴边,肩膀一抖一抖的,很明显就是在笑。

随后马红俊头顶瞬间出现乌云,又继续蹲下来在雪地上画着圈圈,“肯定是嫌弃我了……嫌弃我了……”

洛祺眼抽的看着马红俊,抬手扶额开口:“喂喂喂!胖子你不把你这身湿衣服烘干吗?感冒了怎么办?我们这雪山才走了十分之四呢,连一半都没有,你要是感冒了,又要拖延时间,很麻烦的好不好!”

烙烬停止了笑声,点着头开口:“嗯,的确是该把衣服烘干,毕竟照顾人什么的还是挺麻烦的。”

马红俊听到烙烬的话后简直就是晴天霹雳,烘干了衣服后继续蹲在一边的雪地上画着圈圈,“被觉得麻烦了……麻烦了……麻烦了……”

洛祺不忍直视的捂住了自己的脸,然后走到那个雪浪的发源地,只见那个地方啥都没有,洛祺仔细看了看,随后便知道这个应该是一道魂技的攻击,只不过从上面到下面……

随后洛祺便转头看向他们原本的火堆处趴着的那个人。

走上去再次拿起树枝戳了戳,见人没反应就直接把人翻了个面。

看到这个人的脸时洛祺瞪大了双眼,“喂喂喂!二哥!别不是死了吧!胖子快过来!这人是二哥啊!”

马红俊听到洛祺的声音时直接跳了起来,立马走了上去,看着躺着的人真的是奥斯卡后瞬间慌乱了。

烙烬走了过去抬手往他头上一拍开口:“慌啥慌,先把人抬进洞里,然后重新点燃一堆火,最后在熬点热汤就行了。”

马红俊捂着脑袋可怜巴巴的看着烙烬,但是却非常听话的照做了。

洛祺看着他们两表示不想说话,你问我他们是啥关系?哈?我咋会知道?自从烙烬为马红俊炼化邪火之后他两一见面就是这个样子,谁会知道那个时候他们发生了啥事啊?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