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文 超w 总裁肚子里有孩子呢慢一点

既然扮作了柳生,他就暂时打算做一个完美的绅士。

这除了要维持一种矜持又优雅的姿态外,还要表现出柳生本人时常会不自觉流露吅出的一种疏离又冷漠的态度。除此之外,其实也没有脱吅下负重的仁王在那之余也要把自己的实力暂时压吅制在和柳生持平的状态。

控吅制着球速和力度的结果,就是场面上,这场比赛是势均力敌的。

斜对角球,底线截击,对角抽击,反手削球……

在场面上,破吅解了仁王和柳生的遮挡视线和时间差招数的大石和菊丸渐渐适应了立海大两人表现出来的快节奏。

毫无顾忌在后场发挥着自己进攻力的大石,和意外有着密不透风一面的用精神力控吅制着比赛的前场的菊丸。

“哦哦,打回去了!”

“呜哇,我们青学完全掌握着主动权嘛!”

“黄金组合连呼吸的频率都是一致的!这样下去一定能赢!”

在这样的声音中,乾推了推眼镜:“不,柳生还没使出那一招。”

“什么?”欢呼着的一年生组合疑惑地转过头问。

正在这个时候,觉得时间差不多了的仁王,抬手使出了镭射光束的弱化版。说是弱化版,同样是因为刻意控吅制了球速和力度,也是为了给对面的黄金组合留下一个明显的破绽——让敌人在希望中狠狠感到绝望,不是一个很棒的剧本吗?

欺诈师的表演,才刚刚开始呢。

他微不可觉地勾了勾嘴角,在平光镜片之下的眼睛,冷静的吓人又带着惑人的狡猾的意味。

他放下了手,不再维持镭射光束的经典姿吅势,也没怎么理会场对面完全没来得及接球的大石和菊丸。“认真点吧,仁王吅君。”他这么说道。

柳生转过头和他对了一个眼神,彼此心照不宣。

这一个弱化版的镭射光束让大石和菊丸愣在当场:好快!

完全……完全追不上!

他们看了一眼对面在打出这球以后平静地各回各位,好像这样的绝招不算什么的立海大二人组……

不,不行!

一定要追上!

这种轨迹……能看到的!

然而,执着于破招的大石和菊丸,已经陷入了仁王所布置下的第一重陷阱。

仁王的镭射光束固然是弱化版,也专门把球速和力度维持在了不及柳生的程度,但在现在的黄金组合看来,这样的击球,已经算得上是一击必杀的招数了。

在进攻和防守的间隙交错使出镭射光束的仁王,已经把大石和菊丸的节奏弄得一团糟。

看着对面乱吅了节奏的大石和菊丸,他抱着胳膊轻轻颔首:“来打一场精彩的比赛吧……黄金组合。”

这种看似温和的语句中不可忽视的轻视让大石和菊丸不约而同地咬住了后槽牙:可恶!

“Gamewonby立海大,1-1!”

“Gamewonby立海大,2-1!”

在丢掉两局后,坚持用快球回击的大石和菊丸,在旁观的青学其余人担忧的目光中,突然对视着笑了起来。

“英二……比我想象的要慢呢。”大石叉着腰说。

而菊丸回首眨了眨眼:“嗯,多亏了你,我的眼睛渐渐适应了。”

这样对话的意思……

难道是……?!

大石故意维持着这样乱七八糟的节奏,就是在等菊丸适应吗?!

“大石前辈,好可怕啊……”这样说着的一年生组合,看着场内的两人终于回击了镭射光束,兴吅奋地叫起来:“哦哦,好吅棒,这种时候还是大石前辈靠得住!”

“看见了吗?!这才是黄金组合!”

“Gamewonby青学,2-2!”

“噗哩。”网前的柳生回过身来冲着仁王摆了摆手,“看起来,你的镭射光束也不怎么样嘛。”

“是吗。”仁王推了推眼镜。

“!他们这是内讧了吗?”青学的一年生组合不解地看着这一幕。

而立海的休息区,则是另外一幅场面:

“又来了。”丸井恢复了不少体力,他正端着早上比赛前在路上的蛋糕店买的杯装蛋糕,手里拿着小叉子:“用言语贬低对方再狠狠地作弄对方已经变成他们的日常了是吗?”

“从资料上看无法反驳。”柳在一边耸了耸肩,“而且,他们到了这个地步不但没有绝交反而感情越来越好也是一件稀奇的事。”

“是因为扯平了吗?”丸井叉了一块蛋糕塞吅进嘴里,“就像是去年合宿,仁王居然把柳生摆出了那样的姿吅势还让我们和他合照,最后还把那些照片留在柳生手吅机的相册里顺便还设置了屏保……到了这个程度柳生都没生气呢。”

“毕竟之前柳生把仁王弄到迎新会上唱歌去了嘛。”幸村也加入了这个话题,“而且后来他不是在仁王喂猫的时候叫来了分管风纪的老吅师吗?”

“所以是扯平了没错。”丸井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还有,他们两个在学校里相互cos的时候做的那些事啊,啧啧啧。还真没看出来柳生原来是这种人啊。”

“人不可貌相。”柳淡淡道,“柳生那家伙本来就表里不一的很。”

“呵呵,莲二你是在记仇吗?”幸村笑了起来,“为了帮切原补习的事?”

“诶?和我有关吗?”听着前辈们对话的切原茫然地抬起头来,“我怎么了?”

“不,没什么。”柳伸出手揉了揉切原的后脑勺,“我们只是在说,柳生明明能把仁王扮演的很好,今天却表现的这么浮夸是为什么。”

“说的也对啊。”切原眨了眨眼:“今天真是好容易就可以看出前辈们变装了呢,是为什么呢?”

“仁王的安排吧?”幸村伸出手捂住了嘴唇,“真是期待呢。”

“仁王他们准备玩到什么时候!”看着2-2的比分有些不满的真田皱起眉来,“比分也未免太难看了!”

“别着急呐,弦一郎。”幸村拢了拢自己的外套,“就快了。毕竟,仁王可不是有耐心的人呐。”

正如幸村所说,在看到青学的两人已经摆出澳大利亚阵型后,仁王自觉自己给他们的甜头已经够多了。那么……

他在柳生身后轻轻喊了一声:“仁王吅君。”

“噗哩?”还在装腔作势的柳生回过头来,了然地点了点头。

于是——

咻~咚!

完全没追到网球的菊丸和大石又一次愣在当场:这……这是……镭射光束?!

为什么仁王也会镭射光束?!

不,不不不,那家伙本来就会别人的招数。应该说,为什么仁王的镭射光束,比柳生的,要快那么多?!

“也该让你们看看什么是真正的镭射光束了。”仁王走到网前,一边摘下假发(虽然他不需要假发也能扮演,不过节省精神力消耗也是应该做的事)一边夹吅着网球拍看着摆出了镭射光束姿吅势的柳生:“忍了很久了吧?柳生?”

“等……等等!为什么柳生叫仁王‘柳生’?!”

“难道……”

“啊!是他们县大赛时用过的那个!身份互换吗?!什么时候?!”

这才想起来仁王和柳生还有这一招的大石和菊丸惊讶地看着一直在网前完美(?)扮演着仁王的柳生直起身摘下了假发,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眼镜戴上:“托你的福,玩的还算开心。”

“噗~”仁王笑出声来,“看他们的表情,没想到绅士是这样的人吧?”

“哦?”柳生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和袜子,侧过头对着还没回过神来的大石和菊丸道:“不好意思,大概让你们感到困惑了?”

“到刚才为止,都是我们的表演而已。”柳生淡淡转过身,走步间带着独有的优雅味道:“希望你们看得开心。”

表……表演?!

难道……一直到刚才,用出镭射光束又被他们破吅解,再用更快的镭射光束反击,也只是表演而已?!

这一切,都在他们的预料中吗?!

是的,这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仁王回归了前场,他含吅着笑意看着场对面显得有些慌张的菊丸:别让我失望呐,再表现出一点特别的东西吧。否则,就一点意思也没有了。

噗哩。

“Gamewonby立海大,3-2!”

“Gamewonby立海大,4-2!”

完全被骗的大石和菊丸在交换场地时懊恼地站在龙崎教练身前:“没想到竟然被他们骗了!”

“能打出镭射光束的柳生,和将镭射光束打的相差无几的仁王,确实是很强的实力。”龙崎教练严肃道,“但是,你们打算就这样结束比赛吗?”

“哎呀……‘双打拥有着无限的可能性’,这句话,是谁告诉我的来着?”

她站起身来拍了拍大石和菊丸的肩膀:“那个阵型,现在不用,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于是,交换场地之后,柳生惊讶地发现,走上场地的青学的两个人,身上的气势变得完全不同了。

在几天前经历过什么叫做精神力攻击,又感受过被引导着用精神力进行比赛的柳生惊讶于那两人身上变得徒然不同的精神力的强度。

他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前面仁王的背影:你已经连这个都预料到了吗……

球场上的欺诈师……真高兴我们是搭档,以及,真期待我们变成对手的那一天啊。

啪!

网球落地!

大石和菊丸奔跑了起来。

“黄金组合想要干什么?!”

“负责进攻的菊丸和负责防守的大石交换了阵型?!”

在旁观者们惊讶地以为青学这是要放弃时,这种阵型超乎寻常的优点已经体现了出来:由防守专吅家大石为轴心,再让菊丸用出精神分吅身守在后场。从距离对方最近的地方判断状况,瞬间传递信号,由大石来进攻。还因此,封杀了柳生的镭射光束。

这就是所谓的——

大石领域。

“15-0”

“30-0”

“干得不错嘛,鸡蛋头。”在前场的仁王直起身,对这个招数有一点点的怀念:前世U17时他和大石临时搭档对决那对高中生双胞胎时,大石就凭着大石领域而守在前场。那时的大石领域可比现在要成熟多了。

“废话少说!我们一定会反超比分的!”大石握紧了球拍,“毕竟,双打可是有着无限的可能性呢!”

“噗哩,你们打的很开心嘛。”仁王伸手捏住了辫子,“虽然不好意思,但是……可不能让别人以为,我们连面对你们,都打的捉襟见肘的呐。”

“况且,‘双打有无限的可能性’这一点,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样的啊。”

仁王敛起笑容,眼神徒然变得凌厉起来,他对着不明所以的大石和菊丸沉声道:“你们应该感到荣幸呢。这一招,可是我们,第一次在正式比赛中用出来呢。”

这一招?

……什么招数?

大石突然觉得心跳的快了起来,一种不好的预感让他手心渗出了汗水。他看着仁王转了转球拍的拍柄

随着这样的动作,庞大的精神力从他身上涌吅出。

与此同时,在后场的柳生推了推眼镜,心领神会地控吅制起自己的精神力,回想起那天晚上比赛时打的状态和感觉,和之后练习时找到的方法:摒弃杂念,心里只想着,要赢!要用,最干脆利落的方式,赢下比赛!

精神力涌动的痕迹从他们身上燃起,类似于无我境界的白光从两人的身上由淡转浓,渐渐连接在了一起。

“这……这是什么?!”

“他们身上为什么出现了白光?!是无我境界?!”

“双打怎么可能一起出现无我境界!”

“不……这个是……”

“同调?!”龙崎教练简直不敢相信她看到了什么。她震吅惊地站起身来往前走了两步,“这是同调吗?!”

如果真的是同调,那两个人,难道已经可以自如地控吅制同调的状态了吗?!

那么,这场比赛难道从一开始就……?!

“不好意思了,我们,已经玩够了。”仁王勾起唇角。极度的兴吅奋让他忍不住舔吅了舔嘴唇,“现在,就让你们看看,你们和我们的差距,到底有多大吧!”

用出了同调之后,仁王和柳生之间开始了一场流畅的攻守转换的比赛。

本就是全场型选手甚至更擅长后场一些的仁王,和虽然总是站在后场但其实是个前场攻击型选手的柳生,在互换身份时已经得到认证的两人的交换前后场的实力,毫无顾忌地在场上展现了。

大石和菊丸惊讶地发现,大石领域渐渐失去了作用:

当菊丸自信已经看清了在后场的柳生的动作时,飞快交换攻守方之后,换到后场的仁王发起的攻击往往让人防不胜防;反过来也是一样的。拿下了伪装,重新回归绅士的柳生在前场展现出的攻击力,超乎青学所有人的想象。

“等……等等……”乾疯狂地翻着自己的笔记本,“不对啊!柳生怎么会是前场攻击型选手?!在他出场的双打比赛中,百分之八十二是作为后卫,就算作为前锋和单打出战,他也是策应和布局居多啊?!”

就在不远处的立海大休息区看到这一幕的柳不露痕迹笑了笑:

绅士的本质就是如此让人难以捉摸的一个人。

策应?!布局?!

会这么做,只是因为柳生是个推理发烧友,喜欢这么打而已。

当绅士完全被激发了斗志,或者完全玩的兴起,那么,他本性里攻击性十足的一面就会展现出来。

要知道专精于高尔夫的柳生,在手臂的力量和控球力,还有对时机的掌控上,有着无与伦比的优势。

当他把这样的优势完全表现出来——

“Gamewonby立海大,5-2!”

“好……好厉害……”青学的一年生组合没反应过来地看着比分。

短短几分钟,还不到五分钟吧?这一局就已经输掉了。

明明一开始,有着2分的优势啊……?

绝对……绝对不可以就这样认输!

菊丸来不及擦汗,他看着对面正在击掌的仁王和柳生:我绝不接受!

这样的觉吅悟当然引起了新一轮的抗争,然而,就算使出了“菊丸火箭炮”,他的速度不被仁王看在眼里。

以现在的实力差,就算不用出同调,仁王和柳生也可以获胜。

在这样的时间点使出同调,还为此特意让了两局给对面青学的组合的原因是:仁王前世和柳生号称“无敌双打”却被他人看做是不如黄金组合的搭档这种事,绝对不能再一次发生了!

从一开始,就该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实力差!

无力吗?

感到不可置信吗?

在知道自己的落后,和追回比分的希望,归根到底都是对手的安排,自己一举一动都在对手的预料之下,是什么感觉?

当对手突然发挥出真正的实力,你徒然发现,双方的实力隔着一道巨大的鸿沟——

是绝望吗?

这种感觉?

“真可怕呢,两位前辈。”场边的切原低声喃喃道,“完全,完全把青学那两个人玩吅弄于鼓掌之间呢。”

“Gamewonby立海大,6-2!”

输了啊……

真的,一点赢的可能也没有了……

在最后,甚至无法集中精神,这样的感觉……

在短短几分钟内迅速输掉了比赛的青学二人组,满脸沮丧地站到网前做赛后礼仪时,迟疑地看着对面的仁王和柳生。

这时候他们才注意到,刚刚那一场比赛粗吅粗算来也持续了二十几分钟,可与他们满身大汗形成鲜明对比的,立海大的两个人,轻吅松地像是只是散了散步。

六吅月的天气了,临近正午,却只是一层薄汗吗……

大石眼尖,看到了两人手上的负重:“你们,连负重都没有摘掉吗?!”

刚才明明听到立海大那边说要摘负重的!

“噗哩。”仁王勾着嘴角摆了摆手,“反正也没有摘掉负重的必要嘛。”

“什么啊!”菊丸瞪着他,“你们是一直没有认真吗?!”难道真的把他们耍着玩吗?!

“唔?”仁王歪了歪头,“我们很认真的嘛。”

“什么?!”大石疑惑地皱起了眉。

柳生在旁边轻哼了一声,推了推眼镜:“如果感到心里不舒服,只要全部归咎于仁王吅君就好了。这场比赛要怎么打,可完全是由他来决定的。”

“别说的好像你没有参与一样。”仁王嗤笑道,“你自己不也玩的很开心吗?”

“喂——”菊丸不满地鼓吅起了腮帮子。

仁王看着他这副样子实在有一种伸出手戳上他的脸的冲动。掩饰性地笑了笑,他夹吅着网球拍伸出手指指着青学的两人:“总之,让你们开心了2局,我已经很仁慈了,不是吗?”

他说完就转身往立海的休息区方向走去,徒留在原地怒气上扬的大石和菊丸。

“你说什么?!”

“总之,这就是仁王吅君的网球了。‘球场上的欺诈师’,就是这样。”柳生接道。他对着大石和菊丸点了点头:“多谢指教,再见。(Adios)”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