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雾的光盛宠书包 女朋友总弄湿床单

“以上就是关于这次事件的过程了,有什么要问的嘛?”

黑坐在奏者的对面向他汇报着这次事件的一些细节。

在霜月清醒之后,他们三人稍作休整就离开了[天启]回到了万事屋,而勋爵与他的帮手们全都交由[天启]解决,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以后在罪域之城中永远的看不到他们了。

“唔……还真就上午就解决了啊……”

奏者端起杯子轻抿一口茶水,表情微妙的说道,这才过去了几个小时啊。

“不过干的不错,虽然你没问出克雷顿为什么要去[补偿]周围的店铺……不过就这样吧,反正勋爵那方和我们也没什么关系,只要解决了他们的争斗就好……对了,你说的那个引起争端的魔导器……真的没办法研究吗?”

“唔……怎么和你解释呢?那玩意儿如果是完好的,你拿来研究说不定还能看出点什么,但它上面所刻的魔法阵已经残缺不全了,没有什么回收的意义,毕竟那是个魔法产物而非魔导器,没了魔法阵的载体并没有什么太大价值。”

黑想了想后说道。

“是么……”

奏者沉默下来,他对黑所说的那个能够无视魔法属性的魔力存储石很感兴趣,可要是真如黑所说已经坏掉无法研究,那自己也没必要去找[天启]要东西。

但他真的对那个很感兴趣,现在的魔力存储石大多都是单属性或者多属性,像这种直接无视属性的……

“好了好了你要真想要我以后想办法给你整一个就是了。”

黑瞥了眼一脸纠结的奏者,有些无语的说道。

“真的?但是……”

奏者猛地抬起头看向他,不过他也有一些疑问,因为他此前从来都没听说过有这种能够无视属性的魔力存储石。

“这玩意在以前是很稀有,但也只是稀有,一般都会装在某些高级魔偶或者高级魔导生物之类的玩意儿身上作为[魔力核心],你没听说过应该是因为那些魔偶要么是没遇上,要么是直接被冒险者毁掉了,总之这东西多跑跑遗迹下下本就能搞到。”

黑淡淡地解释道,但其实他的储物袋里就很有几个这玩意儿,甚至还有比这个更酷的东西,不过黑当然不会说出来,他至今都没有认真的去看储物袋里有什么,每一次不经意的一瞥,总会看到些放到现在算是神器的玩意儿。

“高级魔偶之类的[魔力核心]……原来如此……毕竟在地下迷宫那些魔偶都是敌人,魔偶不破坏核心就不会停下……”

奏者又陷入了思考之中,黑就这样一只手撑着腮帮子等他。

“额……咳咳,走神了,我们言归正题……你为什么没有杀了勋爵他们?”

奏者回过神来轻咳一声掩饰尴尬。

“太菜了,懒得动手。”

这话黑还真没吹牛,原以为能打个几回合的勋爵菜的简直没眼看,另外两个就不说了,自己就装作中了精神干扰魔法就屁颠屁颠的来送人头,难道就没想过自己是装作中招的吗?

“额……是……是么……”

奏者本来还以为黑还是有些仁慈所以没杀人,结果……咳咳,看了自己想多了。

“不过这次你做的不错,剩下的克雷顿那方由于[补偿损失]的行为在周围店铺的好感比勋爵要高一些,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在有什么麻烦了。”

掏出一张卡片,奏者将它递给了黑。

“这啥?”

黑接过卡片,上面印着的是依旧是那个坐在王座之上拿着权杖的人,不过卡的另一面是一个魔法印记。

“金币存储卡,里面有十万金币,算是委托的资金,你要注意这里面的钱只能在王国组织的范围内使用。”

“哦哦,懂了懂了。”

黑笑嘻嘻地将卡收入怀中,那动作活像一个财迷,但突然他想起了一件事。

“完蛋,忘记摸装备了!”

黑猛地想起,自己随手解决的那三个B级的储物袋自己好像忘记摸了。

哇,血亏这波。

“你怎么了?”

看着前一秒还笑嘻嘻的黑突然表情悲愤的捂着胸口,奏者表情古怪的看着他。

“没……没啥……之后还有什么事情么?”

“倒是没什么了,委托完成那么也算是结束了,暂时也没什么新的委托……对了。”

奏者突然凑近到黑的身边指着另一边小声问道。

“那是个什么情况?”

黑顺着奏者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霜月双手环胸一脸不爽的坐在靠门楼梯那边的圆桌旁,这个穿着淡蓝色长裙的漂亮女孩翘着个二郎腿,一只胳膊搭在桌子上,手则是撑着腮帮子,那坐姿跟个大爷一样,看起来违和感十足。

“这事儿说来就话长了。”

黑也压低声音小声说道。

“但简略的说就是那个家伙太弱……”

“嗯?”

霜月侧过头看向黑,那充满杀气的眼神吓得他小心肝一颤。

“啊……啊啊!说起来含月在帮左雪做饭,我去瞅一眼。”

奏者快速起身,几步就来到了前台旁的门前,冲黑递来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就开门走了进去。

黑有些惊讶于奏者动作如此的迅速,不过他并不打算逃跑,毕竟他又没有把柄在霜月手上,实力也不比霜月弱,更不有求于她,一个傲娇而已,完全都不带怕的……

“你,过来!”

霜月指了指旁边较远的一个椅子说道。

“好哒~”

黑十分利索的坐了过去,声音那叫一个谄媚。

“喂……”

霜月扭头看向黑,表情有些严肃。

“嗯?在,你说?”

黑点点头回答道。

“你刚刚……是怎么躲过虐心者的精神干扰魔法的?”

霜月没有犹豫的问出了自己所疑惑的问题,她迫切的想知道答案。

就算是带上有些许精神干扰抗性的魔导器,自己依然没法躲过那麻烦的魔法,而黑……明明也中了虐心者的精神干扰魔法,却在下一秒就像个没事人一样瞬间反杀了血刀与虐心者。

“简单来说,就是他的精神干扰魔法等级太低,我不吃这套,所以你以为我好像中招了,但我其实只是为了让他们放松警惕装的而已。”

黑摊摊手,一副轻松的样子。

“就这么简单?”

霜月一脸狐疑的看着黑,就差把[我不信]三个字写脸上了。

“就这么简单哦。”

虽然猜到霜月是想通过自己来学习一些对抗精神系魔法的技能,不过可惜……现在他们还不太熟,黑懒得去费力刷好感。

“哼……是么。”

霜月表情有些失落的趴在桌子上,即便是黑就这么默默地盯着她,她也没有在说话。

“啊……那什么,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我发现你似乎很讨厌男人,对吧?”

看着情绪低沉的霜月,黑无奈地叹了口气问道。

“哈?你想说什么?”

霜月先是一愣,然后警惕地看向黑。

“你在和虐心者战斗时,很容易就被他惹怒,而愤怒本就容易使人失去理智,所以你才没办法好好应对他的精神干扰魔法,可以说就算没有精神干扰魔法,只要他做了那些举动你也会感到愤怒而没法好好思考吧。”

黑没有理会霜月的反应,自顾自继续说道。

“是……是的。”

霜月也冷静了下来,显然她也明白黑是在指出自己的不足。

“我很讨厌男人,这是因为我以前……”

霜月顿住了,她犹豫着要不要告诉黑自己曾经历过的事。

“打住,我不想知道你以前发生了什么,我只是要告诉你:敌人就是敌人,不要因为敌人的性别种族就对他抱有偏见,否则只会做出无法挽回的错误判断。”

“平常你要怎么样都随你,但如果在战斗中大意的话……你的战友可是会被你连累的。”

“我……知道,我也不想这样,但是我……”

霜月的头垂得更低了,就像黑所说的,虐心者仅仅只是稍微表现了一下,自己就控制不住愤怒,如果这次不是黑跟着去了,恐怕她早就在哪里被捉住了,而且还很可能连累了含月。

这个问题霜月其实早就明白了,但她就是不能克制住,在医馆里里格雷的所作所为以及她的过去,都让霜月没办法去相信男性。

“你看,我现在坐的离你这么近,还盯着你看了半天,你不也没事儿么?多习惯习惯,不只是为了你自己,也是为了你的朋友。”

黑挠挠头,这傲娇别自闭了呀,自己就随口说两句而已。

霜月突然抬起头盯着黑,那双蓝色的美眸满是惊讶。

对啊,这个明明才见过几次面的,救过自己一命的家伙,也是个男性,但就和奏者晨星以及自己哥哥那般,却完全不会让自己感到厌恶,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他的眼神并没有一丝的侵略性,但更重要的是……是……是什么?

对啊,自己为什么不讨厌……不!是!很!讨!厌!这个男人呢?

黑也没说话,就这样反盯着霜月,眼神没有半点变化。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似乎是在进行着什么眼神交流一般。

“乖女儿!”

突然,万事屋的门被猛地推开,穿着铠甲的皓月冲了进来。

“!”

霜月瞬间羞红着脸低下头去,双手死死地摁在双腿上,她这时才反应过来刚刚自己在做什么。

比起霜月,黑则是要淡定许多,他扭头看了眼皓月,想了想开口说道:“哟,月骑士大……”

“我的女儿在哪里!”

月骑士大喝一声打断了黑。

“含月现在在帮左雪一起做饭,如果你是来吃午饭的,你就先坐一会吧,如果你是来带她走……”

“砰!”

刚刚还急匆匆的皓月立刻就近找了个椅子直接坐下。

“正好,我饿了。”

皓月一脸[坚毅]的说道。

“不是……你刚刚……”

“我!饿了!”

皓月眼睛里有着光芒在闪耀着,既然含月都能在这里帮忙做饭,就说明她并没有事,那么自己也就没有什么着急的必要了。

“……”

黑有些无语的看着皓月,全然没注意到旁边的霜月正偷偷看着自己,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