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乱人伦在线播放 女扮男装之冷漠少主

阿弥多却面不改色虽然被钉在树上但是却仍然像是感觉不到痛苦的样子,面带笑容。

“你在笑什么,‘暗师’阿弥多。居然敢来只身一人刺杀我,你的胆子也真的不小。”串丸紧了紧手上连着长刀缝针的钢丝。

“没什么,我只是对于你的那把刀很感兴趣罢了。”阿弥多伸出一只没有被控制住的手摸摸刺穿了他肩膀的针状长刀。

嗯……冰凉凉的……很舒服……

切断了痛觉神经的志村藻对此感到十分满意。要不——到时候就把这把忍刀给拿来?

不同于志村藻对上阿弥多时候的艰难,这一回对上串丸可是信心慢慢。对付依靠疼痛和钢丝来限制敌人活动的串丸,志村藻完全切断了阿弥多的痛觉感应。至于钢丝?要知道阿弥多的身体里面可有一个和那个差不多的东西呢。

“你特地消灭掉别人那又如何呢?反正你也照样要……死…”串丸嚣张的声音戛然而止。面具下的脸扭曲的不成样子。

只见阿弥多面不改色的就着肩膀上的长刀缝针向串丸走去。刀刃刺入□□的声音一向是串丸杀戒时候的享受,现在却让他无比的心颤。

开玩笑的吧!这种东西!!!

鲜血顺着钢丝一滴一滴的落到地上,配合着阿弥多的笑脸诡异无比。志村藻的本体抓着钢丝用力的一拉,钢丝划破手掌,串丸也被拉了过来。

“雷遁·伪暗!”

眼见着刺目的雷光靠近,串丸唯一的选择就是放开手上的钢丝。不过对于忍刀七人众来说,拿走他们的刀就和拿走他们的生命没有什么两样,串丸自然也没有松手。

串丸扯着钢丝向旁边躲去,成功把志村藻也拉了个踉跄。于是两个人就变成了奇怪的扯来扯去。

志村藻眉头微皱,钢丝已经深深的嵌入了阿弥多的手掌,照这样僵持下去这只手可撑不了多久就会被隔断。

黑色的线条像是有生命一般从手掌的伤口中涌出。当然了,事实上它们也确实拥有生命。

可以自己分裂的地怨虞现在已经几乎占据了阿弥多的大半个身体,志村藻也在这段时间里和这些黑色的丝线“混熟”了,可以简单的控制它们。

对面的串丸明显没有遇见过角都,就算遇见过也没法把志村藻的地怨虞和角都的联系起来。看见这些东西明显的慌了手脚。

趁着串丸慌忙的时候志村藻猛地一扯,将串丸拉到身前,一只手比出手枪的姿势递上了串丸的头。

“你……你是!!”这种标志性的忍术动作让串丸一下子猜出了志村藻的家族:“鬼灯!”

“BiGang——”模仿着枪响,一滴水珠从志村藻的手指上缓缓的凝聚了出来。看似毫无威力的从志村藻的手指上滴了下来。

一瞬间,血花四溅。

放开了脑袋被贯穿的串丸,志村藻小心翼翼的蹲了下来,目瞪口呆的看着地上一个深深的小洞。

这是鬼灯一族的招牌忍术——水遁·水铁炮,能称为招牌忍术的东西怎么会简单。志村藻也是最近才练成了这个忍术,这是第一次使用出来。

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强的穿透力。看来笔记上说,所谓的“穿透性最强的忍术之一”的称号并不是白说的。

木叶——

还只是一个下忍的迈克戴做着日常的抓抓猫的任务,突然若有所感的抬头。

“突然感觉有什么事情发生过了呢。……欸!猫咪!别跑!”

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志村藻抱着自己的那把战利品乐呵呵的傻笑。开开心心的回去找美冥姐了。

“你说什么!!?”志村藻“啪”的一声拍在赵美冥的桌子上,神色狰狞。长刀缝针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刚刚简单的包扎了一下的手掌渗出的鲜血一下子染红了绷带。

“你说鬼鲛为了任务杀死了一队暗部!?不可能!那个家伙虽然总是有一大堆计划,但是杀死同伴这种东西绝对不可能在他的计划里!!肯定是有人在陷害!!”

“你先冷静一点,阿弥多。”在认识阿弥多几乎一年的时间里赵美冥第一次看见这个家伙如此狰狞的神色。赵美冥深深叹了口气,揉了揉太阳穴:“冷静一点,阿弥多。这件事情已经被矢仓那边传播开去了,我们也没有办法压下来……”而且,那确实是真的。

回答赵美冥的是重重的关门声和志村藻远去的背影。

雾忍暗部宿舍——

志村藻站在鬼鲛的房间门口疯狂的敲门。不是志村藻小题大做,知道旗木卡卡西父亲——旗木茂朔的死法的志村藻深知舆论的可怕。

再加上鬼鲛看似冷淡实际上却极其负责,曾经还为了保护同伴杀死了上任忍刀七人众之一的西瓜山河豚鬼。也为此受到了上一代忍刀七人众的排挤。

那种下雨天会特地走在前面利用自己高大的身材帮人挡雨的家伙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多,但是原本只是抱着一种好奇而去接触鬼鲛的志村藻在和鬼鲛有了一段时间的相处之后渐渐发现。

这个蓝色皮肤、看上去特别吓人的大家伙实际上性格真的很不错。那个家伙很会照顾人,任务中也总是主动接下最强大的敌人或是最危险的事。

敲了半天门的志村藻无奈的发现鬼鲛似乎不在,只好在门口焦急的等待。

大鲨鱼……

就在志村藻几乎等不下去的时候,鬼鲛终于托着一把巨大的鲛肌回来了。志村藻赶紧迎了上去:“大鲨鱼,听说你为了任务杀掉了同伴?!这是怎么回事?我不相信。”

告诉我真相,我肯定会帮你的。

鬼鲛低头看向阿弥多,蓝色的鱼脸让常人根本无法辨别表情:“啊,那确实是我做的。”

别人看不出,但是精通和各种海洋动物沟通的志村藻又怎么会错过鬼鲛脸上的痛苦和自责。

“……大鲨鱼……”志村藻拍上鬼鲛的肩膀,满脸担忧。

“好了,阿弥多。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鬼鲛冷淡的推开志村藻,走进了他自己的宿舍。

该死的。

志村藻的脸色很黑,心情差到爆炸。

很好……矢仓,你等着。我倒要看看失去了最后一把忍刀的你怎么和我们抗衡。看矢仓的动作估计是想要把大鲨鱼逼到叛逃。

虽然理智上志村藻知道,像鬼鲛这样强大的忍者离开雾忍对于木叶来说实际上是一件好事,但是……

志村藻缠满绷带的手紧紧的握牢手上的长刀缝针,绷带的颜色愈加的深重起来。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