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省委书记的艳 浴室体育生被强制榨精

XXXIII薇薇芙娜公主

“哥哥,你快看呀,那就是公主诶,好漂亮啊。”

“吃饭的时候不要聊天。”

明亮华丽的宴会厅,所有被邀请的客人被安排在一张巨大的“U”字形长桌的外侧坐好,座位当然是按照家族分配的,三大贵族的位置距离端坐首位王室一家最近,所以坐在艾瑞尔旁边的克蕾雅非常兴奋地一边偷偷戳着艾瑞尔的胳膊一边看着坐在薩尔兰王西奥罗那边的薇薇芙娜公主……搞得专心品尝菜品的艾瑞尔同学不胜其烦。

“哥哥你看嘛,自己的未婚妻都不关注咯?”克蕾雅不满地嘟起了嘴。

“我有妹妹就够了,还要什么未婚妻。”

艾瑞尔说完立刻瞟了克蕾雅一眼,果不其然这家伙瞬间脸红不说话了,看来这招有效。

“殿下,好像很多人都在看着这边的样子……”这时坐在艾瑞尔另一边的斯沃德轻声提醒道。

“这种事情还要你提醒啊?我就是不知道该看哪里才装做专心品尝菜品的啊……”

艾瑞尔叹了口气,放下银制的餐具。从入席开始虽然所有人都有说有笑的喝着酒彼此交谈,但是几乎都会偷偷往阿尔夏家的席位这边看两眼,搞得艾瑞尔也是非常不知所措,当然至少表面上他还是很淡定自若的样子。

这也难怪,艾瑞尔是第一次作为三大贵族之一的炎之阿尔夏家家主出席这种场合,又是刚刚在可瓦迪亚战役得胜的战场英雄,引人关注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不过艾瑞尔还记得迪斯的话,像他这种新贵切记不能太过张扬,温文尔雅、彬彬有礼就好。就拿可瓦迪亚战役来说,虽然获得了胜利,但那本质上可是未经王国许可的阿尔夏领擅自宣战的战争,要是有人想给他加个罪名,只要权势够大那就是在元老院会议上一句话的事情。所以尽量还是不要轻易得罪人的好。

“各位!感谢大家再次为了薩尔兰的未来不远千里齐聚一堂,孤先敬各位一杯了!”

这时西奥罗站了起来,长长的金边红底国王袍随着他起身的动作发出沙沙的柔滑声音。所有人都举杯站起,齐声说着祝福国王或者薩尔兰王国的客套话……艾瑞尔当然也不例外,趁此机会他看了看国王一家,两位打扮华贵的王妃分别站在他旁边,连笑容都显得非常正式,王妃旁边是两位不认识的王子,估计是她们各自的儿子吧,再两边艾瑞尔才看到了西蒂和那位薇薇芙娜公主。

看到公主那一刻艾瑞尔同学小小地懵逼了,这……只能说卡梅的情报好像挺准的呢?这么漂亮的未婚妻请再来一打!

“这次只是以我个人名义举办的晚宴,为大家接风洗尘,诸位请随意吧。”

西奥罗坐下之后拍了拍掌,很快宴会厅之外进来一队如花似玉的舞女,在长桌围绕的区域翩翩起舞,音乐也随即响起。不过这音乐当然是“人力”的,真要说起来和什么高档歌厅舞厅的立体环绕音响还是没法比,嘛,不过也就是个情趣了。

这个时候贵族们就开始自由起来了,连声音都比刚才大了许多,离开座位找人攀谈的也不是没有。一般来说这样是不合礼法的,只有领主在自家城堡里举行的私人宴会才会这么自由,不过薩尔兰王并不是死板的人,大家也就见怪不怪了。

“艾瑞尔大公,请。”

身后的侍女刚刚斟满自己的酒杯,就有人过来敬他了,搞得艾瑞尔连忙“哦哦”的两声一饮而尽。回过神来再看面前这人,艾瑞尔不免吃了一惊,这正是刚刚在王妃旁边的一位王子。

“我是齐农·兰德维·薩尔兰,王国的第二王子。久仰艾瑞尔大公威名,可瓦迪亚一战真是再振阿尔夏家雄风啊!”齐农王子一脸钦佩的笑着,栗色的微卷头发配上棱角分明的脸,倒还是有几分风度翩翩的王子范儿。

“运气而已,言过了。”

艾瑞尔淡淡的笑了笑,说实在的他是不想提可瓦迪亚的事情的,毕竟这来之不易的胜利连是好是坏都还不清楚呢……

“这是哪里的话!大公今后必然又是一代将星,纵观整个薩尔隆军界,哪里还找得出您这样的年轻英豪?”

“这您就太抬举我了,听说法莫提家的长子不也是一位骁将吗?我在可瓦迪亚还多亏他照顾了呢。”艾瑞尔客气地回答。击败马纳公国援军的法莫提家军队实际指挥官是索恩这件事,他还是有听说的。

“您说的是索恩阁下吧,的确也是骁将……”齐农王子凑近了点儿,小声在艾瑞尔耳边说:“不过听人说似乎是有勇无谋,和他父亲比起来还差得远呢。”

“我和我父亲也差得远呢。”

艾瑞尔心里实在想笑了,的确贬低下别人的竞争者可以让人有好感,不过真要把他和索恩摆在一起让这个王子来选,他还说不定要选谁呢,之所以说这种话大概只是法莫提家是中立态度异常坚定罢了。想到这一点艾瑞尔想笑想得憋都憋不住,这虚伪得未免也太明目张胆了一点……

“大公真是谦虚,像你这样谦虚而又有才能的年轻人,这个王国可是找不到太多啦。再这么下去,薩尔兰快要成老头子们的天下了。”

听齐农说着,艾瑞尔只是敷衍地点了点头。嗯嗯,这次是先把把自己拉到同一阵线内么,但是你没听过那句话么,所谓“少壮派误国”呀。

“大公要是有那个想法的话,我们完全可以合作来在这个国家扬名立万!无论是军队还是元老院的认可我都可以帮你弄到手,大公只管在战场上驰骋就是了。”齐农微微一笑,轻声说着,连声音都变得有磁性起来。

“嗯,我考虑考虑。”

“这样啊,那大公有想法了的话,我在第二王子府随时恭候。”艾瑞尔的回答让齐农脸上有些失望之色,不过他大概还是懂得欲速则不达的道理,知趣地离开了。

“虽说在尔虞我诈的权贵圈子里混了这么久,但骨子里还是很直白的嘛……”艾瑞尔端着空杯自言自语着,不一会儿侍女又来为他斟上了酒。

“哥哥觉得那个第二王子怎么样?”

“克蕾雅觉得呢?”

“我、我啊……”克蕾雅应该是没想到艾瑞尔会问她的意见,小手衬着头想了一会儿说:“不知道,不过,有种讨厌的感觉,总觉得他像是在谈生意的商人一样。还是奸商,嗯。”

“哥哥会答应他和他合作吗?”克蕾雅又有些担心地看着艾瑞尔问道。

“克蕾雅不喜欢那就没办法了呢。”艾瑞尔故作无奈地摊了摊手,还长叹了一口气。

“真、真是的……哥哥是笨蛋么!”

看着克蕾雅俏脸微红地背过身去,艾瑞尔只是轻笑着抿了一口红酒。这是亚美利亚产的高级货,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忽然有些怀念和西蒂在米加耶特喝到吐的那种廉价麦酒了。

“哎哟,这不是大名鼎鼎的艾瑞尔公爵么?”

又来啊……正当艾瑞尔这么想着转过头的时候,他却被来者吓了一跳。斯沃德已经立刻单膝跪地行骑士礼了,克蕾雅也轻轻拈起裙子微蹲行礼。值得他们这样做的,当然没有别人,正是薩尔兰王国的国王西奥罗。

“陛下。”艾瑞尔也连忙屈身行礼,不过他也是没想到国王会亲自来见自己。

“哎哎,不用如此多礼。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儿,薇薇芙娜公主,也就是你的未婚妻了。”

西奥罗礼节性地挽着自己的女儿,一身白色华丽晚礼服的薇薇芙娜公主。公主殿下也欠身向艾瑞尔行礼,不过一直是微微低着头,没有直视王国的公爵。这样一半是出于礼貌,一半大概……是害羞吧?

“公主殿下贵安。”

“怎么样?我的女儿漂亮吧,给你当未婚妻也没亏待你吧?”

“如此美丽的女士,在下当然是不胜荣幸,承蒙陛下恩典,这真是阿尔夏家的福分。”

装逼谁不会啊,不过艾瑞尔自己都有点不相信这特么居然是十几天前还在抗议婚约的离家出走状态的自己嘴里说出来的话。果然纯真的人类是已经没办法在这世界生存了啊……

“你这小子还很会说话嘛!至少这点比你那老爹招人喜欢多啦!”西奥罗不知不觉提起了凯撒,顿时笑容就消失了,忍不住叹息着拍了拍艾瑞尔的肩膀。

“凯撒那个男人,倒也是个敢作敢当的人,他在的时候,薩尔兰王国很多事情都是仰仗着他的。不过,我希望你以后也能成长为让王国仰仗的男人,这样,阿尔夏家的荣光也能延续了。”

“陛下教诲,晚辈铭记在心。”

“唉,这些都不提了!说点开心的,你和薇薇的事嘛,趁这次就找个日子在沙瑞耶办了吧?”西奥罗看着艾瑞尔笑了起来,笑得艾瑞尔同学是浑身汗毛倒竖……而一边的薇薇芙娜公主也微红着脸,头低得更深了,手也抓紧了裙子。

“这、这个……陛下还是容我考虑一下?”

不行不行,这个逼不能装下去啊,刹住刹住!

“诶?你小子,这么漂亮又贤惠的未婚妻难道还不想早点领回家啊?”西奥罗露出诧异的神色来,这当然是装的。聪明如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艾瑞尔离家出走的原因是什么……

“不、不是,这个主要最近家族事务实在繁忙,还有很多……未处理妥当的事情,阿尔夏家可能还没准备好举办一次风光的婚礼呢。”

这谎撒的……要是真的婚礼敲定的话,迪斯和普拉还不大显身手啊,他们可是早就摩拳擦掌了……

看着西奥罗都有点不信的样子,无奈艾瑞尔只好求助地看向克蕾雅。克蕾雅也点了点头,好像是明白了艾瑞尔同学的意思,这让经常得罪妹妹的某人实在是非常欣慰。

“陛下,我家哥哥是笨蛋所以不用理他,这么漂亮的姐姐要来阿尔夏家的话,当然婚礼越早越好啦~”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