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小叔子舔地死去活来 丞昊abo顶开软肉

原本一个小时的培训,因为有了郝濛的存在而变得有趣,于是刘教官把一个小时的培训又延长了一个小时,女生们因此学习到了更多的知识。

结束了培训,郝濛边和刘佳慧聊着天边走回了宿舍楼,直到要会宿舍了,两个人这才分开。

郝濛开心的不得了,他感觉刘佳慧是喜欢自己的,而且可以肯定绝不是闺蜜的那种喜欢。

看来自己的爱情终于要有机会在大学的生活中绽放。

郝濛回到宿舍,此时大家正围坐在电视旁看着电视里播放的战争电影,他们每个人都对电影中的情节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围绕着每一个情节,他们都要展开激烈的讨论,丝毫没有注意到培训回来的郝濛。

可算是没事了,郝濛摘下了戴了一天的帽子,被他在早上胡乱塞进帽子里的头发像是弹簧一样立即弹了出来。

现在的大学军训已经和往年不同了,往年的军训几乎是和新兵入伍的军事训练几乎划等号,高体能的军事训练使得不少的学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甚至在其他学校军训的时候发生了学生猝死的事件。

所以从今年开始便取消了不少的项目,其中就包括了紧急集合,五公里越野和负重跑,其他的训练科目多多少少的也减轻了一些。

从杂物包里拿出自己的洗漱用品,来到外面的公用洗漱间简单的刷牙洗脸之后回到宿舍,郝濛看见大家还在围着电视热火朝天的讨论着刚才的电影,心中一阵窃喜,他们看电视,那就没时间来看自己了。

他放好洗漱用品,小心翼翼的爬上了上铺,金属床架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让他有点害怕,直到坐在床铺上,他还是有点担心这个床会塌下来。

脱下外套挂在床边,他摸了摸体恤衫里面的绷带,不禁叹了口气,欧阳曦说好自己在开学前会回来,可现在都军训了,她还是了无影讯,说话真是没有信用,以后再也不信她的话了。

绷带固着自己的胸一天了,也该让自己轻松一下了,他偷偷看了看下面的四个人,没一个注意他的,甚至可能已经忘记了他的存在。

郝濛不敢把整个绷带都解下来,那明天早上缠绷带的时候就会有被发现的风险,他只是稍微放松了一点,那也感觉轻松了许多,他满意的点了点头,按照这样,自己就能轻松的渡过这恐怖的军训了。

郝濛无聊的躺在床上,又忽然想起了刘嘉慧,心中感到甜蜜的同时,还想起了自己还没有看医学知识,这些知识是他和刘佳慧之间唯一的羁绊。

想着,郝濛偷偷的爬起来,把自己挂在床边的杂物包拉到床上,从里面掏出手机,又摸到了那个赤血珠手串,想起白天自己说要对它和扇子不离不弃的话,他把手串拿出来戴在手上,也不知道自己戴着手串会不会被教官说,反正先戴着,要是教官不让,再放到口袋里就好。

又把扇子放在枕头边,把杂物包挂在床头上。

郝濛趴在床上,开始在手机上翻看着医学资料,他必须要懂得更多,只有这样,他才会继续在刘嘉慧的心中保持着高大的形象。

一直看到了半夜,郝濛实在是困得受不了了,才昏昏入睡。

朦朦胧胧,好像听见了有好多人在喊叫的声音,郝濛翻个身,缓缓的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又身处在古代一个宫殿中,这里和之前梦中的宫殿极为相似,不同的是自己躺在宫殿中央的一张硕大无比的床上。

从床上起来,那怒吼声从巨大的窗外传来。

他身披轻纱,遮挡着自己诱人的胴体,光着脚,缓缓的走到窗前,却不见吼声从何处传来。

“夫人。”有人在郝濛的身后轻声叫着。

郝濛转过身,看见一个同样身穿纱衣的女子微着身子站在不远处低着头“大王已出兵去了。”

出兵?

没等郝濛张口多问,忽然间,他听见远处又传来了军号的声音。

这军号听起来好耳熟啊!

“起床了!起床了!”

啊?!

郝濛猛地睁开眼睛,宫殿转眼间就变成了宿舍,原来自己又是在做梦,怎么总是能梦到这些稀奇古怪的梦呢?

他缓缓的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又抓了抓头发。

“起床了!整理内务!”白展鹏已经穿好了衣服,整理好内务,站在宿舍的中央拍着手催促大家起床。

郝濛半睁着眼睛,熟练的从杂物包里拿出一个头绳把头发扎好,这头绳本来是用作不时之需,可迷糊着的他完全忘记的一干二净。

穿着作训短裤和体恤衫爬下了梯子的一半,站在那里没用几下就把床弄得干干净净。

爬下梯子时,顺便拿起衣服,坐在下铺慢条斯理地穿起了裤子,那双诱人的雪白的腿,宽大的体能蓝色短裤也挡不住他圆润有型的臀部,再向上,纤细白嫩的小蛮腰,再往上……体恤太大了,看不出什么,可那柔软的白颈部和可爱的小脸……

刚刚进入青春期的鼎盛时期的众人顿时感到血脉喷张,他们的身体微微颤抖着,激动着。

郝濛微微转过身,发现正看着自己流鼻血的众人,连一本正经的白展鹏也满脸通红,鼻血就要流出来的感觉,他的心里咯噔一下,顿时清醒了过来。

完了!被发现了!

他慌忙搂住自己的胸部侧过身,心里十分害怕:“你……你们干什么?!”实在是太尴尬了,就这样还怎么念大学啊!

“你……”一个男生用手擦了擦自己的鼻子“你是男的嘛?”

一听到这话,郝濛觉得他们可能发现的不是自己的胸部,那他们干嘛这样子啊!

“你说的不是废话嘛!我不是男生怎么可能和你们住一个寝室?”郝濛说着,侧着身子急忙穿上裤子,赶紧把衣服穿上。

“不是,你这身材也太恐怖了吧,你这哪里像个男的啊!”另一个男生也擦了擦鼻子,他的眼睛一直盯着郝濛的大腿再也离不开。

“怎么滴!没见过没肌肉的啊!你还没有呢!我说你像娘们儿了吗!”郝濛双手叉腰,瞪大眼睛冲着他大喊。

“不是那个意思!”男生慌忙的摆着手“我只是……”

“只是什么啊!”郝濛狠狠地瞪着他们。

“对不起啊……”五个人无话可说,只好赔礼道歉了。

“哼!真是的!”郝濛说着话的时候,小心脏砰砰的狂跳着,没想到能这么顺利,他赶紧拿起自己的洗漱用品跑出去洗脸去,再找个机会把绷带弄紧。

郝濛离开了宿舍,五个人这才松了口气。

“我的天,这一大早上的,也太刺激了吧?”

“这容易犯错误啊!”那个一直盯着郝濛大腿的男生擦了擦自己的鼻子。

“我靠,你这口味有点重啊!”其他的人用鄙视的眼神看着他。

“不是……我这是开玩笑呢!”男生赶紧解释。

“哎!不用解释!解释就是掩饰!”

“我……”

郝濛直接跑到厕所里关上了隔间的门,这才松了口气,赶忙解开衣服,重新把绷带弄好,又检查了一下,确定没问题,他才从厕所里出来。

来到洗漱间,站在水池边刷牙,他一边刷一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昨天晚上有点松懈,才导致了今天的事情发生,明天一定要早点睡,早上早点起来,可不能像今天这样了。

早上还要有检查内务的活,郝濛简单的洗了把脸就回到宿舍去拿夹本,临走前还不忘白那几个人一眼。

检查内务,其实主要是检查卫生,郝濛住在宿舍楼的三楼,他要检查的是三楼和二楼的男生宿舍。

三楼的第一间就是自己现在住的宿舍,很干净,也没有什么垃圾之类的,估计其他的宿舍也差不多吧?

怀着这样的心情,郝濛敲开了第二间的门,此时,大家基本上也都起了床,不是正在穿外套,就是已经穿好了衣服在洗漱。

第二个房间里,微微有一点味道,不过还可以算说得过去,郝濛并没有记上一笔,而是告诉他们一定要注意卫生。

可是这第三间……一推开门,郝濛哭的心都要有了。

那可不是一般的臭,站在宿舍的中央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一阵迷糊,不停的反着胃。

他一手捂着嘴,一手指着窗户,可看到此时的窗户已经大开时,顿时有了绝望的感觉。

几个男生看着郝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赶紧穿上了鞋。

郝濛对他们几个人能住在这样的宿舍里感动十分的钦佩,这地方被他们弄得如同地狱一样,在这里睡一夜直不如死了算了,这样的事情绝不能姑息!

郝濛在夹本上狠狠的记上一笔。

天!几乎……每个宿舍里多多少少都会有点气味,有的是汗味,有的是狐臭味,甚至还有人带方便面吃完了之后没有扔,结果一夜之后馊了的味,可最多的还是袜子的臭味。

好不容易终于检查完了,郝濛没有回楼上,而是直接跑到外面去呼吸新鲜空气。

站在楼门口,郝濛深吸口气,这味实在太难闻了,一想到每天早上都要享受一下这样的味道,这感觉直是欲哭无泪。

这时,大家开始陆续的从宿舍楼里走出来在门口集合,准备吃饭了。

看着他们,郝濛觉得自己现在还能闻到他们脚上的味道,想到这里,不禁又感到一阵恶心。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