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夹得我好舒h 怎样能把她下面摸得想要

在两个孩子都消失在视线中的时候,剑斗罗从马车内走了下来。

宁风致侧过身,问:“剑叔,刚才怎么了?”

剑斗罗道:“那个小女孩,是化形魂兽。”

宁风致目光一变:“化形魂兽?剑叔,你确定?”

剑斗罗瞥了他一眼,自顾自道:“如果不是唐昊非要拦着,阿琉的第九魂环就有着落了。”

一道高大的身影从一边走了出来,淡淡道:“我说了,她是小三的朋友,你不能动她。”

宁风致虽然心中惊讶,也有着相似想法,他和唐昊有交情不错,但是那点看在妻子面子上的交情远远比不上十万年魂兽的价值,比不上儿子能拥有一个十万年魂环重要,只是……宁风致最会做的就是把情绪隐藏起来,这些想法会在唐昊面前表示出来,只笑了笑,道:“你还没有走?”

“我看看小三。”唐昊望着诺丁学院的大门,声音低沉。

“既然这么舍不得,为什么不见他?”宁风致问。

“……我怕见了他,就舍不得走了。”

七宝琉璃宗搭乘的马车,说是马车,其实是用一种飞马魂兽拉载的,速度极快,远是普通马车的百倍。

要知道魂兽都是极高傲的,要它们为人类所驱使,它们宁愿去死,想要驯服它们,其中投入的人力物力不知道多可怕。

可想而知七宝琉璃宗这几架马车的价值有多高。

不过物有所值,凭借着这几架马车,宁风致一行人才能在三天内赶到圣魂村所在地。

唐三第一次乘坐这种马车,虽然觉得很新奇,却没有表现出来,赶路的过程就安安分分地在马车里修炼,让宁风致不止一次感叹唐昊虽然是个不靠谱的,但却生了一个心性极好的好儿子。

“对了。”宁风致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小三,你的武魂是什么?”

唐三回答道:“是蓝银草。”

宁风致怔了怔,表情有些奇异:“原来是蓝银草,不是你爸爸的武魂,可惜了……”

唐三认真道:“我不觉得可惜,老师说过,没有废物的武魂,只有废物的魂师,哪怕是蓝银草,也一定有他的优点。”

宁风致温和地笑了笑:“你说的对,世人对蓝银草武魂偏见很大,不过蓝银草可不是什么废武魂,你的妈妈,就是一位非常出色的蓝银草魂师。”

唐三这两天听到的“妈妈”一词比他过去七年听到的次数都多,忍不住道:“我妈妈她很厉害吗?”

宁风致点了点头:“是的,很厉害。”

妈妈……唐三心中一动,“我不会让爸爸妈妈失望的。”

其实宁风致还是说谎了,如果唐三的武魂真的只是普通的蓝银草,那么他可能真的不放在眼里。

普通的魂师蓝银草,或许不是真的没有一点用,但是武魂品质在那里摆着,注定了它无法发展得比别人好,但是唐三继承的是阿银的武魂,蓝银皇武魂又怎么能和普通蓝银草武魂相提并论?一个是真正的顶尖品质武魂,一个,只是近乎于废物的存在。

宁风致看着唐三,试探道:“小三,你知道你身边那个女孩子是什么身份吗?”

“小舞?”唐三摇了摇头,“我只知道,她好像是孤儿。怎么了吗,宁叔叔?”

“没什么。”宁风致笑了笑,看起来没有一点异样,“只是你的身份特殊,我有些担心别人不怀好意接近你。”

唐三语气肯定:“不会的,我能感觉得到小舞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孩子,不是那种人。”

宁风致道:“你自己心中有数就好。”

原来不清楚吗……看来唐昊真的没有把那只魂兽圈养起来的想法?

“对了小三,我有一对儿女,和你的年纪差不多大,也许你们可以成为好朋友。”宁风致提到自己两个孩子的时候语气都会更温和一点。

“我会的,宁叔叔。”唐三道。

“你已经是十六级魂师了,天赋很好,我们家阿琉比你大两岁,他的天赋也很不错,你们都是好孩子,可以多多交流。不过我那女儿荣荣,她从小就被家里的长辈宠坏了,任性得很,有她哥哥在的时候还好,要是阿琉不在,她能把整个宗门折腾得人仰马翻……”说到这里,宁风致不禁摇了摇头,有些头疼,“她也是个好孩子,只是她要是招惹你,你来和我说或者直接收拾她就是,实在不行,你向阿琉告状,她耍无赖,你只要比她更无赖就好。”

“啊?”唐三有些愕然,然后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这叫他怎么接话?

宁风致笑了笑,不再说女儿:“阿琉比你大两岁,说起来,你妈妈怀着你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里都在七宝琉璃宗生活,你们也算是‘见过面’了。”

唐三愣了一下:“七宝琉璃宗?宁叔叔是七宝琉璃宗的人?”

那个号称天下第一辅助武魂的宗门?

“我是七宝琉璃宗的宗主。”

“宗主……”唐三若有所思,“我好像记得……”

宗主姓宁,一年前他和老师遇到过的那个人也姓宁,老师还称他是“宁少宗主”,莫非,他就是宁叔叔的儿子?

宁风致疑惑道:“怎么了?”

唐三摇了摇头:“没什么。”

是与不是,见到就知道了。

只是爸爸他,居然认识七宝琉璃宗的宗主,而且他们还是朋友。

爸爸到底是什么人呢?

“一只哥哥,两只哥哥,三只哥哥……六百一十二个哥哥、六百一十三个哥哥……”宁荣荣百般无聊地看着紧紧闭合的房间大门,这是她的哥哥宁琉的房间,就在昨天晚上,哥哥有预感他要突破了,所以下令闭了关,宁荣荣第二天早上就在等着,几乎快把院子里的花都给撸完了。

“一万六千四百二十五个哥哥……”

“吱呀~”

轻到几乎听不见的声音传来,宁荣荣立刻神采飞扬起来,转身扑过去:“哥哥!”

“在这里等了多久?”宁琉接住她,却没有让妹妹继续赖在自己身上,而是立即分开了两人的距离。

宁荣荣扁了扁嘴巴,嘟囔一声“臭哥哥”:“也没有多久……”

“以后别再等了。”宁琉精致的脸上神情淡漠,语气却是温和的,“万一哪天我要闭关个三天五天,你也要一直等吗?”

宁荣荣冲他扮了一个鬼脸:“以后都不等你了,臭宁琉!”

宁琉眉梢微动,正想说什么,却听见了一阵清悦的鸟啼声从远处传来,他立刻抬起头,因为住处所在位于整个七宝琉璃宗最高的位置,所以他清楚看见了一群宗门圈养的飞行魂兽从外面飞入了宗门……

“父亲回来了。”宁琉平静道。

“爸爸回来了?”与他不同,宁荣荣的语气瞬间高兴了起来,不等宁琉便迫不及待地离开了这里,“哥哥,快点,我们去见爸爸!”

宁琉才不紧不慢跟了上去。

“爸爸爸爸!你回来了,我想死你了!”宁荣荣搂住宁风致的手臂,语气娇俏,宁风致好笑地拍了拍她的脑袋,道:“爸爸这不是回来了吗?”

其实他们本来也不用花费那么多时间,从七宝琉璃宗到诺丁城一个来回至多需要六天,但为了等唐三放假回去宁风致才在那里逗留了一段时间。

唐三站在宁风致身后,目光落在宁荣荣身上,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和小舞不相上下,这就是宁叔叔的女儿?

看起来不像宁叔叔说的那样子。

就在父女两人亲密的时候,唐三若有所感,看向了宁荣荣的身后。

那是一个看起来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少年,五官精致绝伦却没有任何表情,他的手中握着一把只有骨架的伞,华丽却很是怪异,充满着一种奇特的美丽,那人的步伐不徐不缓,带着一种浑然天成的从容优雅,正向他们走来。

少年在距离宁风致大概四五步的位置停了下来:“父亲。”

宁风致与他对视一眼,颔了颔首。

“爸爸,他是谁啊?”宁荣荣突然指着唐三问道。

唐三收回落在那名少年身上的目光:“我……”

宁风致拍了拍宁荣荣的手:“荣荣,这是你们妈妈好友的孩子,我受他的父亲所托,每年会接他来我们家住上一段时间,你和哥哥要好好和他相处知道吗?小三比你大一些,以后你就叫他一声三哥吧。”

宁琉这才将目光投向了唐三。

宁荣荣一边好奇地打量唐三,一边继续问道:“妈妈的好友?爸爸,我以前怎么没有听你说起来过?”

宁风致好笑道:“我和你一个小孩子说这些做什么?”

宁荣荣立刻嘟起嘴巴:“我不是小孩子了!”

唐三插不进他们的谈话,也不想插进去,便只能和看过来的宁琉默默对视,后者的目光很平静,仿佛根本不认识他,唐三不确定对方是真的不记得他了还是当做不认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