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女磨豆腐H文 室友很帅就给他口了

“真伤脑筋啊”发出这声怎么都听不出有伤脑筋的轻快语调的人,一边这么说着一点抬起手,似乎是扶了一下额头。

之所以说“似乎”,是因为在我眼里,只有一个光芒四射的人形。有人的形状,但是手脚之类的细节方面我就不知道了,也许根本没长手指,或者长了十根手指也不一定。至于长相……一团光芒有长相可言吗?

---------------回忆-------------------------

我死了,我知道。

没什么可怨恨的,只是普通的意外事故,也没有什么黑幕,只是普通的刹车失灵。我只是运气太差而已,虽然不甘心又遗憾,但死都死了,也没办法。

当灵魂从身体脱离的时候,我茫然了一会儿,只瞄了一眼自己的尸体就不敢再看了,呕,即使变成鬼魂了,也不代表不怕尸体了,即使那是自己的尸体。

我能感觉到天空传来强大的吸力,有声音一直在对我说“回来吧回来吧回来吧”,这声音直接在我的脑海里回响,让我真想不顾一切立刻向天上飘上去。但是,还不行,我得看看爸爸妈妈,不然,我走的不安心。

我看着父母伤心欲绝,看着妹妹一夕长大,看着事主赔偿了一大笔钱,有了妹妹和这笔钱,父母的晚年应该有保证了。总算觉得安心了点,而这些天过去,天空的吸力也越来越强,那声音已经变成了巨响在我脑海轰鸣,神智越来越弱,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就会神智全失,我想不会太久了。

变成鬼魂才知道,虽然没有传说中的地府黑白无常来接我,但是,灵魂果然是不能在世上存在的啊。

我的人生,结束了……

这是我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飘上天空最后的念头。

------------------转回来---------------------

但是,我现在却又恢复神智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归宿,应该是……旁边的巨大漩涡吧?

我现在的位置,貌似是……宇宙的中心?真不可思议,我现在站在宇宙中!哦,不,应该说我飘在宇宙中心!

没有人告诉过我,但我就是理所当然的知道了:这里是一切生命的发源地,一切生命的终结地,所有灵魂最终的归宿。我应该也被卷进去的,却在最后一秒,被人捞了上来!没错,就是捞,好像捞金鱼一样的把我从千千亿的灵魂洪流中捞了上来!

这……难道我是某某创世神转世?或者我是创世神下凡历练的孩子之类的?

那现在我面前的“这团光”,啊不对太没礼貌了,呃,该怎么称呼?父神……还是母神?

我忐忑不安,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不管怎样,对方和我不是同一级别的生物,这点就是我再蠢也能看的出来。

说是“听”,其实只是作为人时的习惯,他的声音,也是在脑海里直接响起的。

很遗憾,我没有那么显赫的身世。

我的死亡,确实是个意外。一个高层空间的旅行者,为了躲避空间风暴,随意撕裂了障壁进入这个空间,但是一个小小的疏忽,导致了因果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波动。真的只是小小小小的波动,行星没有碎裂,流星没有撞击地球,连火山地震都没爆发,只不过死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类而已,对这世界,半点影响也没有。

我傻了一会儿,回过神来,只能哀叹自己的运气真是太差了,这么小概率的事情竟然被我遇上了。至于哭闹,老实说,我不敢。大概是成为灵魂的关系,对所谓的气场啊气势啊之类的东西感觉非常敏锐,如果说对方像是空中的太阳,我就是地球上海里的一粒沙子,我们的“级别”相差实在太遥远了。就好像人类走在路上,脚下踩死了一只蚂蚁,连点感觉都不会有的,难道还会有人专门去对蚂蚁好好道歉,甚至去补偿蚂蚁?别逗啦。相比之下,旅行者已经是很厚道了,还专门把我捞上来让我当个明白鬼,我唯一能奢望的,就是下辈子能投个好胎了。

“很遗憾,你没法投胎了。因为是随意撕开障壁的,我还从没到过这么低层次的空间,我的力量对这空间而言太强了,而你是因为我的原因被因果排除了,这世界的法则不会再承认你,你回到灵魂流,只能永远待在这里。随着千年万年的时间过去,你会恢复神智,但是只能永远被拘禁在这里。”

永远拘禁,永远神智清醒的被拘禁?千年,万年,永不超生?

我被吓的说不话来,我……我没有做过什么坏事啊,为什么会得到这样的结果!

灵魂无法流泪,也无法腿软昏倒,不然我现在一定是满脸眼泪鼻涕的软倒在地。想要冲上去抱着旅行者的大腿哭,可是本能的畏惧又让我无法行动。

“因为这结局对你太残忍了,我才会出现的。”声音还是那么轻快,我就像听到了天音,只要能脱离这个悲惨处境,就算灵魂消散都是好事了。

“来吧,赌一把命运~”旅行者手一挥,我面前的虚空中就出现了……一个□□?

没错,是□□,分成好几格还写着数字的,我的手中也出现了飞镖。

“由我开始,由我结束,被命运抛弃的可怜人,用自己的手,掌握一次命运吧~”他的声音带着笑意,我不由自主的抬起胳膊,将手中的飞镖狠狠的扔向了□□。

“哈哈,很适合你的能力呢。”看着飞镖刺上的号码,旅行者的波动传来的笑意更加明显,“后会无期了,不幸又幸运的女孩儿~”

旅行者向着我挥挥手,我便猛然间从立足的虚空掉落了下去,坠落的速度如此之快,旅行者瞬间便只剩一个光点。

我大声尖叫着,等一下啊,到底是什么能力我还不知道啊,好歹告诉我一声啊!究竟要坠落到哪里?我……我……到底会怎样啊啊啊!

旅行者看着那小小的光点消失,转头又看向了□□,低低的笑了起来:“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呢?”这个能力,即使经过了无数位面,也仍是他见过的最特殊的能力,看起来,像是“魅惑生物”,但是,只是相像而已。与其说是能力,不如说更像病毒,直接作用于灵魂,只要接触一次,就会染上,随着相处时间增长,感染,侵蚀,同化,对方会彻底成为拥有者的俘虏,从此之后,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都被人掌握。那个苦苦哀求着自己,把这能力从她的灵魂中剥离出来的上一任拥有者,让整个世界为了争夺她,持续了两百年的腥风血雨,直到她寿终正寝,对于她的争夺也没有结束呢。那些已经成为她俘虏的生物们,即使她投胎转世,即使她已经失去能力,也仍然会执着的追寻着她呢。

“撒,祝你好运了。”旅行者这么说着,再一次的划开空间,离开了这个低等的位面。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