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花写的小说 医生让我躺在

就在苏白慕还在想迷途苍蝇一样转来转去的时候,一个侍卫来“请”她了,她皱了皱眉,看了看那个几乎是拖着她走的侍卫,厌恶地说:“松手!我自己会走。”话音刚落,那个侍卫愣了一下,似乎从未想到以前那个懦弱的、总是被人欺负的四皇子也能有严肃的时候,他还是松开了手,不然一会儿说不定就倒霉了。

走了很久,侍卫停下了,苏白慕也站住,抬头望了望,只见上面挂着一块金匾,上面书写着三个金色的大字——太极殿,不屑地撇撇嘴,浪费,真是太可耻了,能不能让自己把那些个什么的扒下来卖掉--,好吧,其实自己只是喜欢做白日梦而已,现实和理想差得很远,这个自己还是知道的。

迈进大殿,苏白慕立刻感受到了一道道炽热的目光,夹杂着怜悯、嘲笑以及不屑,不过她可无暇理会,看了看坐在最中间的国君,再看看下首那个明显服装有些不同的人,苏白慕断定那个就是尚国使节。没有多想,苏白慕十分“淡定”地说了声:“找我有事嘛?”开什么玩笑,这么多人,亚历山大啊,不过她又不想像古人一样动不动就跪的。虽然说苏白慕是一个很宽容的人,但是她有自己的尊严。

“大胆!竟敢在皇上面前无礼!”一个尖细的声音传出,苏白慕无力地朝天翻白眼,天啊,太监,又见太监。“关你什么事!”毫不客气地骂回去,靠,被一个太监骂了,传出去自己要怎么做人,要是被自己的那些个损友知道了,还不得嘲笑死自己。想到以前的那些朋友,苏白慕不禁有些恍惚,眼中透出了一丝悲伤和落寞。不过眼前的情势显然不会给她什么发呆的机会。

“皇上~”那个太监委屈地转向云国国君,国君皱着眉,显然也十分生气。一拍扶手:“大胆孽子!”苏白慕根本鸟都不想鸟那个名义上的父亲,切,自己的孩子显然被欺负得很惨,说不定还是被饿死的,这个皇帝却是什么都不知道,他怎么配为人父。

原本心里还是十分害怕的苏白慕立刻爆发了:“孽你妹(mei第一声——这是苏白慕的习惯,好吧,其实是我的习惯,望天--)!我就大胆了,你能把我怎么样?”说完,小白就为自己捏了把汗,其实她这也是在赌,这个皇帝怎么会突然把一直被忽略的皇子叫过来呢,显然有什么事必须得自己去办,就凭这一点,她赌了。阿门,希望不要像前世一样每次孤注一掷时都会失败啊!不过话说,吼了一通的苏白慕觉得心里好受多了,果然压力还是要发泄出来才好啊。既然这里没有温暖的父母,那就让这个狗屎般的国君当自己的出气筒吧,骂皇帝,啊,真是不枉此生啊。何况,说不定,死了以后就回家了呢。所以,泼辣一点吧,反而好。反正苏小白是这么想的。(小白同学的大脑构造和作者一样奇特,其实。。)

“你!”云国国君大怒,但是这种情势下他又不好发作。不过这样的话,更加坚定了他要把小白“卖掉”的决心。

不愧是一国之君,还是有点自制力的。他静下心,板着脸对尚国使节道:“使节见笑了,犬子顽劣,不过请放心,他还是可造之才。”

等等等等,苏白慕眨了眨眼,她有没有听错,这个皇帝居然会夸自己是可造之才?有问题,绝对有问题。暗暗为自己捏了把汗,看来有麻烦了啊。不等使节回答,小白赶紧大叫:“开什么玩笑?我?可造之才?”她夸张地指了指自己:“其实我琴棋书画不会,洗衣做饭嫌累,我真的是一无是处。”就在小白上窜下跳的时候,没有注意到使节旁边某位不起眼的人的奇异目光,这人怎么这样,一会落寞,一会暴躁,一会又把自己数落地一无是处?

没错,这位不起眼的人,就是咱们的另一主角——寡妇(--)上官清墨!鼓掌!撒花!总之,她已经对小白产生了那么一小点的兴趣,注意,只是一小点……

皇帝郑重地咳了咳,忽略了小白,面带微笑:“使节,孤的四皇子就在这里了,孤愿意让他入赘!”

入赘?小白惊讶地睁大眼,搞什么飞机啊,自己连恋爱都没谈过呢,怎么已经要入赘了?不要啊!而且,这个皇帝的儿子显然不少,为什么一定要派自己去呢?显然,有危险啊有危险,可是,自己又能怎么办呢?嗤笑一下,入赘就入赘,不是说皇家之人都没有自由的吗,那个入赘对象说不定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呢,与其让别人入赘,还不如自己入赘,起码,还有机会让她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小白果然和我一样善良^-^)。想到这里,苏白慕吐了口气:“我可以答应,但是,有没有人能把对方的资料告诉我一下?”

皇帝似乎也轻松了点,派了个太监,把她带出去,告诉了她一切。

上官清墨,尚国长公主,当今尚国国君的亲姐姐,年方。。二十六。那个太监是很艰难地把这个年龄说出来的,说完就讪讪地看了一眼小白,估计是觉得十八岁的小白和对方差太多了吧,眼中还有一丝怜悯之情。不过作为拥有现代人灵魂的小白倒是没觉得什么,继续听了下去。上官清墨在二十岁那年,嫁给了青梅竹马,少将军季光耀。两年后生下一个女儿,季潇。次年季光耀战死,在权倾朝野的右相李明哲的威逼下,上官清墨不得已改嫁,但是恐怖的是,她在三年内改嫁五次,每次新郎都在洞房之夜暴毙,所以上官清墨被人称为——黑寡妇--,世人风传她是克夫命。说着,小太监眼中的同情之光越发明显。

苏白慕倒是没什么害怕的,她从来不信这种东西,只是觉得那个公主好可怜,某小白的同情心顿时暴涨。神经大条的小白,还是十分怜香惜玉的。转身,握拳,坚定不移地迈进大殿:“尼玛,谁也不能阻挡我入赘的决心!”这声叫喊真的是惊天地泣鬼神,所有人都像看神经病一样地看着她。于是小白华丽丽地囧了,自己这是抽什么风呢。赶紧在灰溜溜逃跑之前,理直气壮地扔下一句:“看什么看,没看过绝世好男人啊!”

这场闹剧以众人的黑线以及伟大的上官清墨的好奇心为结局,over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