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成绩掀裙子打屁股 再深一点,啊,花心

作者有话要说:迟到了。。。困得眼睛要睁不开了,少的内容周末会多更出来安迪下班回家没多久,就被楼道里的吵闹声惊到,她从监控里看到一男一女正神色不善地敲2202的门,一旁还跟着物业的工作人员,在安抚那对男女。她回放监控录像,发现邱莹莹已经回来,但一直躲在屋里不敢出声。

担心小姑娘惹了麻烦,安迪开门假装围观,从那一男一女的话中知晓了始末——2202卫生间漏水,渗透到了楼下2102,住户便找了上来。

见邱莹莹没有出来正面交锋,安迪稍稍放心,想了想,又发信息将眼下的情况简要地转述给苏哲。

【看样子得转持久战,小关差不多该回来了,正好能碰上他们,我尽量拦住她让她别撞枪口上。】

*

苏哲接到信息的时候,正在家里和自家太后斗智斗勇,自从前几天无奈之下向小姑姑漏了口风,萧太后就跟打了鸡血似的,一天三顿的连环夺命call,中心内容只有一个——儿!媳!妇!

在明修栈道——追问当事人,暗度陈仓——旁敲侧击知情嫌疑人(包括但不仅限于关雎尔),接连失利后,萧太后恼羞成怒,下达了最后通牒:要么老实回家交代,要么就等着她亲自去他公司和住处围追堵截!

胳膊拧不过大腿,再加上还有个夫纲不振的老苏子在旁“助纣为虐”,小哲子只得谨遵太后懿旨回宫觐见。

“你说你,以前十几岁的时候还敢顶风作案跟人家女孩子牵小手呢,怎么这些年该谈婚论嫁了反倒没动静了?”萧堇抓着把鸡毛掸子将桌子敲得啪啪响,“你以前在部队的时候,说自己工作性质特殊,不想拖累人家女孩子,行,我信了你的邪,我儿子思想觉悟高,我这当妈的不能拖后腿,咱再耐心等几年,等你退守后方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可后来呢?你直接退役了,和那地方彻底没关系了,人整个安逸了,是该考虑个人问题了吧?你又开始推三阻四忽悠我!你老实说,这次是不是又糊弄我和你小姑了?什么心上人,要真有那么个女孩子,你藏那么严实干什么?还是说……不是女孩子?”

老太太突然语出惊人,苏哲一口茶差点喷出来,呛得直咳嗽。

“我这几年就觉得不对劲了,你上了军校刚一年就和女朋友分手了,从那以后就没见你再跟哪个女孩子关系亲密过,你们那军校,还有部队里,简直就是个和尚窝,我听网上说……”

“妈!妈!”苏哲听她越说越离谱,哭笑不得地阻止她继续开脑洞,“您少玩点微博,跟我爸似的玩玩朋友圈研究研究养生就挺好的。”

苏·躺枪帝·爸爸:我玩朋友圈怎么了!

安迪的信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送达的,苏哲简直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妈,关关遇到麻烦了,她租的房子洗手间漏水,被楼下的住户找上门了,我先过去看看啊!”说着就要往外跑。

“站住!”萧堇放下鸡毛掸子,“我跟你一块过去,你今天别想轻易过关!”

苏哲一个头两个大,“妈,我这回真没骗你,我真有喜欢的人了,性别女!”

萧堇半信半疑地看着他,“真有了?那你干嘛藏着掖着,连对方什么情况都不肯跟我说?”

苏哲张张嘴,却不知道该如何跟她解释。

“她的情况有些特殊,但是个特别好的女孩,我是真心想和她在一起。”话说得很显苍白,但他的神色格外认真,“等时机成熟了,我一定把所有事都告诉你,好不好?”

萧堇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还有点酸酸的,只能妥协道:“你从小就有主意,认定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行了,妈不逼你了,你去吧。”

“妈,”苏哲上前抱抱她,“谢谢!”

*

解决完2202漏水的事时已经快要晚上九点了,几个人都没顾得上吃晚饭,

苏哲便打算下去买两个披萨。

“一起去吗?”他扭头邀请安迪道。

安迪点头应道:“好啊。”

披萨店就在小区附近,两个人一路走着闲聊,回来的时候碰巧看到樊胜美和送她回来的王柏川,安迪正想上前打个招呼,被苏哲一把拉住了,“别打扰他们了,我们先上去吧。”

尽管两只手一触即分,安迪依然感到像被什么烫了一下,但见苏哲神色如常的样子,她也只觉得是自己不习惯与人肢体接触的怪癖发作,却没发现,在她视线之外的地方,有人忍不住握了握空荡荡的手心。

把披萨送上去,苏哲没跟着三个女孩子一起,而是提着自己那份上楼回了2301。

吃完饭,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后,Facebook上安迪的消息已经发过来有一会儿了,说的是他走后樊胜美回到22楼,就2202漏水一事表露出来的态度,而通过这件事,安迪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樊胜美如此谙熟人情世故,却至今仍只混了个中游荡荡。

【樊小妹太可惜了,缺乏担当永远都是一个员工最致命的短板,如果她一直意识不到这一点,她的上司是不会重用她的。】

【脚上的泡都是自己走的,就像她住在合租房里却在她那个同学面前表现得像是有房一族,而她那个同学同样也隐瞒了自己租车的事实,他们在某种程度上都是一类人,无所谓对错,只是都有着自己不足为外人道的无奈罢了,但这种无奈之举很有可能在未来的哪一天就成了矛盾爆发的导.火.索。】

【所以你是不看好樊小妹和她的王同学吗?】

【如果他们能在日后的磨合中接受、包容彼此最真实的样子,那也不失为一对佳偶。】

安迪久久凝视着这句话,不可自已地联想到了自己,她最真实的样子,会有可能得到接受和包容吗?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