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美妇系列 胯下挺进 侠女

“我可不这么认为啊!”夏尔躺在床上说道,“这已经不算人类的,什么都感觉不到只会让人疯狂的而已。”

“那是呢……”塞巴斯蒂安失笑道,“要是少爷变成这样了,你就没法品味最喜爱的甜食了呢!”

“吵死了!塞巴斯蒂安!”

“是我失言了,那么,我换个说法吧。”塞巴斯蒂安问道,“您现在是否对爱德华少爷有所改观了呢?”

对此,夏尔没有吭声。

塞巴斯蒂安继续说道:“难怪他年纪轻轻就有着这么厉害的能力,就是因为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经历过地狱呢……不觉得跟少爷你很像吗?”

“别拿我跟他做比较,塞巴斯蒂安!”夏尔瞪着他道,“我跟他是完全不一样的!”

“啊,确实。因为少爷你要走的是复仇之路啊!”塞巴斯蒂安露出了恶魔般的笑容说道,“你毫不犹豫的背对着太阳往黑暗的道路前行;而爱德华少爷则是朝着阳光奔跑着,虽然造成这样的情况完全是因为他们自己的原因。”

说着,塞巴斯蒂安发出了愉悦的笑声:“居然会想让死者复活,人类这种生物果然很有趣。对吧,少爷?”

夏尔还是没有吭声。这时,塞巴斯蒂安问道:“少爷,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夏尔很清楚他会问什么。

“如果少爷你也懂得炼金术的话,你是不是也会尝试人体炼成呢?”

许久,夏尔说道:“这种假设性的问题有意义吗?不管怎么说,人死是不可能复生的。我没有打算去缅怀死者,我只会想着怎样去向夺取了我的东西的那群人进行报复!为此,塞巴斯蒂安!!”

夏尔盯着这位一身黑的恶魔执事命令道:“在我的目的实现之前,你就是我的棋子!唯独你,绝对不能背叛我!”

塞巴斯蒂安笑了,他跪了下去,抬起了夏尔的手亲吻了下去。

“yes,mylord!”

英国的某个角落里躺着几个尸体,而在尸体的旁边,两人人影非常显眼。

“到现在为止,总算回收得差不多了。”

一个身材高挑,戴着眼镜,一副标准上班族的青年手里拿着一把高剪枝和一个本子似乎在记录着什么。

这时,另一边,一个一身红艳的同样戴着眼镜的青年手持着电锯高兴的凑过来撒娇道:“威廉!反正工作都做完了,我们一起去哪里约会吧?”

“给我滚远点。”被称为威廉的上班族男子冰冷的说道。

“啊,讨厌,威廉你总是这么冷酷……啊啊,你要去哪里啊?”

见到无视自己准备离开的威廉,一身红的男子大喊着。只见威廉冷冷的说道:“格雷尔!我们不是来玩的!最近突然出现异常多的死者,而且,每个死者都是被什么东西给啃食掉的景象。不仅如此……”

威廉看了看四周,皱着眉头道:“这弥漫着奇怪气息的感觉……不管哪一个都要好好调查一下才行!为此还特地要我加班过来,还好死不死跟你搭档……”

到最后变成念念碎了。反而被称为“格雷尔”的红发青年高兴的说道:“人家知道啦!但是有机会跟威廉你一起出差,人家可是超高兴的啊!”

说着,格雷尔准备抱住威廉,结果却被他用高剪枝给推开了。

“快点给我干活,我是绝不接受无薪加班的!”威廉如此说道。

夜晚很快就过去了。

这天早晨,塞巴斯蒂安早早的就在车站里守候了。

直到看见一名有着长长的金发的少女,塞巴斯蒂安才微笑着走上前。

“请问是温莉小姐吗?”

温莉看着他问道:“我是,请问你是……”

“你好,我是凡多姆海威的执事,目前爱德华和阿尔冯斯少爷都在我家少爷的宅邸暂住着。由于目前爱德华少爷不适宜过来迎接你,因此由我来代替。”塞巴斯蒂安微笑着说道。

温莉很快便放下了警惕,笑着道:“那么,麻烦你了!”

“是……”微笑着的塞巴斯蒂安突然感觉到什么异样的气息,猛地转过了头。

那个方向,乘客人来人往。

温莉停下了脚步问道:“怎么了吗?”

犹豫片刻,塞巴斯蒂安收起了不安的表情微笑道:“不,没什么了。我们走吧,温莉小姐。”

这边他们刚离开,那边的人群里便走出了一个金发的中年男子。

“唉,做了这么久的车,好累啊!肚子好饿啊!”中年男子疲惫的说着。

顿了一下,男子抬头看天。

“还是先去找老朋友吧……”

说着,男子便拖着疲惫的身影离开了车站。

坐上马车,没过太久他们便回到了宅邸。

“少爷,温莉小姐带到了。”

厅房内,坐在长椅上的夏尔点了点头。只见塞巴斯蒂安的后面探出了一个金发的可爱少女。

“爱德,我来了!”温莉高兴的说道。

爱德华与阿尔冯斯用白布包裹着残缺的部分,一脸僵硬的与温莉打招呼。

“哟,温莉……”

塞巴斯蒂安回到夏尔的身边。

“还想着修理技师的女人会长怎样,看上去很柔弱啊!”夏尔无趣的说道。

塞巴斯蒂安点头道:“确实呢!不过奇怪的是为什么爱德华和阿尔冯斯少爷会感到这么害怕的样子呢?”

这时,没有注意到一旁两主仆的对话,温莉苦笑着靠近爱德华说道:“真是的,明明让你好好保管机械铠的!这次又哪里坏掉啦?”

诶?好像心情不错啊!

这么想着的爱德华赔笑着从身后拿出了白布包裹着的零碎铁块,笑着说道:“那个……全部碎得七零八落了!”

刹那间,温莉的笑容冻结在那里。

下一秒,夏尔颤抖着看着躺在自己身旁的血肉模糊的物体以及温莉手中的带血的扳手。

而阿尔冯斯更是泪奔的看着自己的血肉模糊而不得不打着马赛克的哥哥。

“阿尔……”

颤抖着的阿尔冯斯立即喊道:“是!!真是对不起!!!”

夏尔和塞巴斯蒂安沉默了。

“啊,果然人不可貌相啊!”

“确实呢,明明都有了伊丽莎白小姐的经验了,我们还是这样先入为主……”

俗话说,白天不要说人。

这边,塞巴斯蒂安刚提到,那边,伊丽莎白便出现了。

“夏尔,我来找你玩了!”

推开门,除了夏尔和塞巴斯蒂安外,还有血肉模糊的爱德华、正因为恐惧而颤抖着的阿尔冯斯以及一个没见过的长长的金色直发女孩。

伊丽莎白瞪大了眼睛看着温莉。温莉被这个热情过头的视线弄得很不好意思,于是问道:“那个,怎、怎么了?”

“嗯……长长的头发、戴着耳环、很可爱……”伊丽莎白露出了大大的笑脸问道,“你就是爱德华君的未婚妻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原本变成马赛克的爱德华强制苏醒过来猛地冲上前满脸通红发烫的大喊道:“才不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倒是温莉,在一开始吓了一下后很快便恢复了冷静。

她笑着说道:“不是啦,我是爱德华的技师,负责修理他机械铠的。”

“没错没错!!!”爱德华还在一边喊着,“她只是我的技师而已!不要乱说啊!!!”

“而且……”温莉继续笑着说道,“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上比我还矮的男人呢?”

刹那间,爱德华宛如灵魂被抽走一般整个人干枯的看向温莉。

旁边,阿尔冯斯、夏尔还有塞巴斯蒂安都露出了同情的眼神看着爱德华。

干枯的爱德华倒了下去,嘴里还在小小声的反抗着。

“……不要用身高的标准来衡量男人啊……”

只可惜,爱德华来自灵魂深处的呐喊根本没法传到温莉的耳里。

这边的她已经与伊丽莎白友好的交谈了起来。

“我是伊丽莎白,是夏尔的未婚妻!”

“啊,你是贵族小姐啊!长得好可爱啊!真好,那不是每天都可以吃美味的点心,穿漂亮的衣服了吗?”

“是的!不过温莉小姐也很漂亮啊!我想一定也很适合穿可爱的衣服!对了,到我家里开茶会怎么样?”

“好哦!我一直都很希望能像贵族小姐那样开一次茶会呢!”

“嗯,那我们走吧!!”

于是,两名同样可爱、活泼的少女就这样手牵手离开了。

而爱德华依然处于干枯状态,嘴里念念有词:

“不要用身高来衡量一个男人的价值啊……”

刹那间,阿尔冯斯更加觉得自己的哥哥可怜了。

伊丽莎白的家里,品尝着美味的红茶和点心,温莉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每天都可以吃这么好吃的点心,伊丽莎白你真是幸福啊!而且……”温莉环顾了这个房间。不仅大而且华丽,更重要的是到处都非常可爱,温莉露出了羡慕的表情,“真是羡慕你啊!我的房间都是很小的!而且也很乱……”

“温莉也喜欢可爱的东西吗?”伊丽莎白问道。

“喜欢哦!不过啊最喜欢的还是机械!!”温莉兴奋的说道。

伊丽莎白听了瞪圆了眼睛:“机械?一点都不可爱!!”

闻言,温莉笑了。

“虽然不可爱,不过啊对我来讲却是非常重要的呢!”温莉微微笑着说道,“爱德华他……因为一些事情失去了手脚,因此装上了机械铠。我啊……没什么可以帮他们的,唯独这方面我可以帮忙……”

“诶……”伊丽莎白露出了感兴趣的笑容看着温莉,温莉感觉到自己可能有点失言,立即又说道,“不过,当然我本身也是对机械很感兴趣啦!而且我奶奶也是机械铠技师!所以……”

“温莉!”伊丽莎白高兴的问道,“你是不是喜欢爱德华君?”

温莉脸红了,慌张的说道:“怎、你怎么这么问啊?”

“女人的直觉!!”伊丽莎白笑着说道,“不用隐瞒了,我是知道的哦!因为我也是有着自己喜欢的人啊!”

那一刻,温莉似乎被感染一般,轻轻的笑了。

“啊……很久之前,不知不觉的居然就喜欢上了……”

“我也是哦,不知道什么时候呢,就喜欢上了夏尔……”伊丽莎白握住了温莉的手,笑着道,“不过啊,男人都是专注事业的,总是会把我们放一边!我们也就只好静静的等待呢!”

听到这里,温莉苦笑了一下:“啊,是呢……不过……”

“一直呆在家里的男人不是很无聊吗?”温莉笑着如此表示。

愣了一下,伊丽莎白也笑了:“啊,你说的没错!!”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