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背上走一步就顶一下 孙老头又长粗

帮会频道的刷屏轰炸,一下子爆进眼帘。

蓝曦臣:欢迎莫玄羽加入云深不知处帮会。

蓝忘机:欢迎莫玄羽加入云深不知处帮会。

蓝启仁:欢迎莫玄羽加入云深不知处帮会。

家训三千条:欢迎莫玄羽加入云深不知处帮会。

裂冰冰冰:欢迎莫玄羽加入云深不知处帮会。

后山的兔美酱:欢迎莫玄羽加入云深不知处帮会。

……

家训三千条:欢迎新人,快来YY2512,蓝家校服等着你!

魏无羡嗷一声倒在桌子上,道:……完了,手滑,我现在退帮还来得及么?

金凌:含光君来了!

魏无羡:嗷……

【二十七】

蓝忘机从神行点御剑而来,在半空中接了个小轻功,稳稳落在魏无羡身前时正是个备战的姿势,看着好似将他护在身后。

魏无羡心里啧啧了两声:蓝忘机的微操是真好。

炮灰A:帮、帮、帮、帮举……含含、含光、光、君………………

炮灰帮主:闭嘴,我不瞎!

蓝忘机:修真统战帮会不得互相仇杀。

炮灰帮主:含光君,你看我们也没打你们云深不知处的小朋友是吧,那个夷陵,他没帮会,所以我们……

蓝忘机:他现在有帮会了。

炮灰帮主愣了愣,转了转视角,往魏无羡那边看过。

——莫玄羽

——云深不知处

炮灰帮主:卧槽,什么时候?!

蓝忘机:还打吗?

炮灰帮主:不、不、不打了,误会误会……哈哈哈……误会……

蓝忘机:那我带人回云深不知处了。

炮灰帮主:好好好!

魏无羡:你好什么好啊?!信不信我打你啊!!!

【二十八】

看着马车队一骑绝尘消失在视线里,魏无羡从桌子上支起脑袋,他觉得现在是不是应该技术性下线了?

系统提示:你收到一条密聊。

蓝忘机:YY2512

频道里也传来蓝思追的声音:飞机票我发公屏了,我先跳YY啦。

魏无羡垂死挣扎:我可以不去么?

金凌凑过来,非常不客气地抢了他的鼠标,点了蓝思追发的飞机票:人家救了我们诶,小舅舅你都不和人说句谢谢,太丢我们□□家的脸了。

魏无羡:卧槽,你小子是江澄附身了吗?等等,别点啊,我勒个去,阿凌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你不能因为我不是你亲舅你就卖我啊啊啊啊啊……

金凌: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

魏无羡看着金凌收拾了电脑,哼着歌往外带狗的样子,问道:你去哪啊?

金凌:回家做作业!

魏无羡觉得他仿佛看到了金凌在关门时露出了一脸【小舅舅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的表情?!

【二十九】

【云深不知处】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似君,谁为不平事?ID:2512

【云深·接待】家训三千条:又有新人加入啦,大家来欢迎新人啦!新人我给你马甲啦,记得改ID格式哟!

魏无羡重新戴上耳麦的时候,听到的是一个软绵绵萌萌哒的声音,瞬间他就忘了刚刚发生了什么强买强卖的交易,愉快地开麦了:大家好啊!

公屏上瞬间刷出一排【欢迎新人,啪啪啪啪啪】间或插了几条【妈呀是个汉子,还是个声音好听的汉子!】【嚯呀少年音!】【我赌十根黄瓜,是受。】

【云深·接待】家训三千条:新人自我介绍一下吧,是什么职业呀?

魏无羡:萌新夷陵瑟瑟发抖!

【云深·萌兔】后山的兔美酱:新人很会卖萌嘛!之前玩PVP还是PVE呀?有没有道侣呀?快点自我介绍!

魏无羡:之前玩PVP,道侣嘛,还没有,姐姐们还想知道什么?三围要报吗?

公屏又炸了,一顺儿的【报报报!】中间插着几句【新人好萌!】【新人你要道侣吗!】【诱受,鉴定完毕】

魏无羡已经很久没有这种被萌妹子环绕的机会了,有种坠入凡尘烟火的错觉,全然忘了之前是谁死活都不想来这个YY了。

然而在他撩得起劲的时候,忽然听到妹子说:噫,新人怎么没声音了?

他转头看了看麦,很好啊,又调了调音,OK啊?

【云深·接待】家训三千条:啊,含光君来了。

魏无羡看了看界面,恍然大悟:卧槽,蓝忘机你又封我麦!

【三十】

系统提示:你已被【云深·含光君】蓝忘机调遣到【静室】频道

听到系统音的魏无羡刚出口的话轻飘飘地断在那里,频道里现在就他和蓝忘机两个人。他觉得按照惯例应该是他先开口,但是他要怎么开口呢?

【含光君,好久不见】?不对,他们有这么熟么?

【含光君,谢谢你刚刚帮忙解围啊】?不是他的戏路。

【含光君,这么多年想不想我啊?我倒是挺挂念你的……】?呸呸呸,这什么胡说八道的口胡!

蓝忘机:魏婴,打22吗?

魏无羡:嗯……嗯?

蓝忘机:我组你了。

魏无羡愣在那里,脑海里浮现的却是三四年前他最后一次见到蓝忘机时的情景。

那天,他站在竞技场门口,遇到了从战场出来的蓝忘机,随手就M了他:含光君啊,和不和我打22啊,温宁盗号之后都没人和我刷币啦!

然而他当时没等到蓝忘机回复就被仇杀刷屏,只能技术性下线了。

耳机里传来蓝忘机又低又磁的声音:魏婴?

魏无羡猛地回过神:啊啊,我在,组了组了。

他匆匆点了确定,仿佛是剧情跳跃了中间三四年的时光空白,就这么简简单单的连上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