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少妇吃饭来一炮 宫口没开就人工破羊水

4月下旬,韩国公布了《最佳出价》的定档期,《老手》那边也举行了发布会,以及小半年她陆续参演的一下小角色,看得人不由感叹:这个夏天,是属于富江的啊

彼时富江正在日本的公寓,她手中抓着《人间失格》,目光穿过淡青色的天空,仿佛要看清在日轮遮挡下暗淡的星子

菅田将晖靠在她旁边,挑选下一部作品的剧本

“富江为什么看《人间失格》”

富江把脑袋挪到菅田将晖腿上,他修长的指尖,轻柔的拂过长发,像一阵风,有实体的风

因为跟我很像,她想

虽然嘴上说着对世界对自己失望,但是在偶然瞥见一点鲜艳的颜色又会不由自主的想,好像也还是有美好的东西存在的,那就再等等吧,再努力的活下去吧

“因为要丰富一下自己的内心世界嘛”她说

在太宰治那里,生命是那么轻,又是那么重。

“什么啊?”菅田将晖失笑“你可别丰富了”

现在他都看不懂她,再丰富起来还得了吗?

太宰治说,总是我表现出什么样子,人们就传言我是什么样子。我装阔,他们说我有钱。我装骗子,他们就说我是骗子。我故作冷淡,大家就觉得我是无情的人。可是当我痛苦万分,她们却觉得我无病呻吟,这又是为什么呢?

富江眯着眼去看菅田将晖,他此时显得格外温柔的猫眼,长出点胡渣的脸,还有唇边若有似无的微笑

“将晖,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呢?”

什么样的人?

虽然很多人说她太漂亮,让人有距离感和不真实感

——总是没有太多情绪的样子,觉得有点可怕

——好像是不好接近的人,很傲慢

——年轻漂亮,恃才傲物的演员

有很多类似的这样的评价

不是不真实的,是有温暖的血肉之躯的人。会撒娇也会有温柔的一面。会无理由的发脾气也有体贴得让人受宠若惊的时候。她的脸也会出油也会冒痘,也会在试衣镜前皱着眉头捏捏多出来的肉。

就是,很普通,很普通的,漂亮女孩

“富江,是孤独的人。温柔又孤独的人”

她是一座孤岛,他想当将孤岛环抱的海水

好像很不自量力吧

“是吗”富江握住男人的手,缥缈的黑色眼睛里揉碎了万千星光

“夸都不会夸,真是笨蛋啊将晖”

你对我的百般注解和识读,

构不成万分之一的我,

确是一览无余的你自己

“诶?!怎么这样?”

“呐,好吧,其实你超可爱超漂亮,还很有才华.....”

她仰着头,看他叽里呱啦的夸她,轻轻将自己埋进他怀里

我是很坏的人

所以,以后看到我的痛苦的话,你就认为我是在无病呻吟吧

不要对我期待,不要对我同情,不要陷入我

她的世界是电影院,只有电影播放期间,才会有光和喧嚣。其他时候,只有一片黑漆漆的沉默

“你说,如果有一天能量不够,我会被以什么方式清除?”

有一次她自言自语的问手上的小圆环

没有人回答

15年5月份,权志龙率领bigbang时隔几年后宣布强势回归,公布的小专《M》里两首单曲分别登上各大榜单1.2位——这次可就是真的,狼来了。歌谣界即将再次被bigbang统治,富江也回到了韩国醉生梦死的补课,冷眼看着能量一点一点变少

菅田将晖,已经到极限了

但她懒得去想之后的结果,懒得去找下一个人

她心里充斥着戾气和愤怒,将她变成一只火焰玫瑰

仅仅半年,菅田将晖已经最大限度的给予了他能给的。可惜,情感值达到最高阈值的一个必然结果,就是只能往下走,能量会越来越少

她越来越少在乎去在乎那个曾经让她充满动力的东西,好像得过且过就行。其实,完全不行

能量越低,她内心的屏障就越薄弱,离原本的自己就越远——无能为力的死局

“你说人为了活下去,能做到什么程度?”

刘亚仁盯着她苍白纤细的手指间握着的装着琥珀色液体的杯子,有点头痛

“别喝了”一瓶威士忌被她生生干完了,刘亚仁在旁边看得都怕

“《老手》出了预告片,被人发现我们在一起又有得说道了”

富江懒洋洋的笑“不会”

她是那么笃定,以至于刘亚仁有些惊了“你背后....?”

富江之前消息压得那么实,肯定是有人的。只是最近这孩子各种爆料实在多,圈里也有些猜测——如果是家里压的,最近怎么没有动静,任她绯闻满天飞?如果不是家里,那.....

刘亚仁不禁脑中蹦了个想法:包养??不会吧?

老实说这种事圈里还是挺常见的,更别说富江这张脸,一点都不安全。不过他冷眼瞧着,要想包这孩子,那可不容易啊

富江差点被酒呛到:“呀,你在想什么呢?!”

富江这个人吧,也真的勇。能量见底了还能面不改色拿出来用——就为了可能会出的她根本不在意的绯闻

“算了,被爆就爆”刘亚仁也抿了口酒,反正他确实无所谓,只是站在最近绯闻满天的富江立场说话而已——本人都不在意,他还有什么说的

——你说人死的时候什么感觉?

——我哪知道,我又没死过

黑发美人盯着摇晃的琥珀色液体“很痛”

利刃划开皮肤,真的很痛。但血液从细细的管子,从身体喷出去的瞬间,是没有痛感的,只有一种麻木的,宣泄的快乐。

“我有点怕痛”她喃喃自语“希望不是会痛的方式”

刘亚仁再次拧眉“前两个月刚成年的人,说什么死不死的?”

人总要未雨绸缪嘛,她笑笑,举杯跟他相碰

越想越不对,盯着人走进黑夜里。敏感的刘演员还是觉得不能这么放任下去

他摁开手机,拨通那个从来没拨过的电话

“前辈您好,我.......”

富江躺在浴缸里发呆,一个冬天过去她又捂白了一点,此时盯着手腕上淡青色的血管若有所思

后悔,就非常后悔

当时系统走的怎么没问问那个清理方式是什么?

如果很痛的话,还不如她在完全异变前就自己把自己结果了

她盯着清澈的浴缸水,开始考虑把自己淹死的可能性

淹死的人好像很丑,还是不要了

怎么死比较好看?又无痛?

她爬起来去拿手机,认认真真开始搜索

西八,什么时候她富江还要开始自己找无痛死法了

她刚点进网页,只来得及看到大剂量麻醉几个字,还没等仔细端详,门铃声就响了

裹了个浴袍她湿淋淋的往外走,从猫眼看到人时还有点呆

“嗯?大叔?”

穿着白t带着帽子的孔刘站在门外,目光沉沉的从对方此刻的穿着上扫过

浴袍,湿淋淋的头发,腿上还有水迹,光着脚

他满心担忧暂时放下了一点,心情却依旧不太好

“去浴室擦干净再出来”

富江在对方严厉的目光下莫名有点心虚,乖乖回浴室擦干了穿好睡衣才慢慢晃出来

结果一出来看见孔刘端正的坐在沙发上,面前还摆着没熄屏的手机

哦豁

“我们可以好好谈谈吗?”

完蛋

谈能谈,但绝不是以这么个方式谈

富江破罐子破摔,凑过去还有胆子撒娇“好吧,谈吧,但是我头发还没干”

孔刘本来一肚子火,愣是要被气笑了,帮她吹头发时心情竟然诡异的冷静了不少

到底为什么呢?以他三十多年的阅历也实在很难想象富江心藏死志

年纪轻轻,虽然之前父母双亡,但过去好几年了,她明显也走出来了

她现在有自己的朋友,自己喜欢的人。《未名》好多人都夸奖她,粉丝群体又壮大不少。事业情场都春风得意。刘亚仁跟他说时他是真的很难相信

“不知道前辈你信不信,但我总觉得有点不好的预感。人会那么突然而平静的提起死亡吗?”他们圈子的人什么病都有,大家对这个的感知还是比较敏感的。刘亚仁就是觉得不对劲——即使没有任何原因,他还是觉得有必要通知一位富江足够亲近又足够成熟和理智的朋友,额,姑且算是朋友吧。

偏偏他来,还看到这孩子搜索的,什么无痛又好看的死法,真的又气又笑,怎么死了还那么在乎漂亮呢?

“你死了就什么都没了,也听不见大家评论你的死相,死得漂亮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青白冷冰一块肉,等着人把她烧成灰

“那也不行”富江低头玩自己的手指,白皙的指尖被无意识揪得红通通的“我漂漂亮亮的活着,当然也要漂漂亮亮的死”

孔刘放下吹风机,捋捋小姑娘的长发,她低着头,他看不见她的表情

男人蹲下来,温厚的掌心托着那张小脸往上抬

小姑娘漂亮的黑眼睛湿漉漉红彤彤一片,她咬着嘴唇,像一只蔫头蔫脑的落水小狗

“我要漂漂亮亮的死”

孔刘长叹口气“为什么不活着呢?漂亮的活着?”

为什么,因为好累

不是有多么离不开菅田将晖,而是对这无望的长路感到望而生畏

每一次都是这样

在情绪巅峰时分手,寻找下一个猎物,再周而复始

她没办法,她没有选择。异化的话状态会更加糟糕,而克制自己寻找下一个可以食用的能量又让她感到更疲惫

我,是什么机器人吗?

她想到系统跟她说“你能做到,你是富江啊”

她心里的委屈和怒火又要漫出来

她也有充满留念的时候,也会不舍,也会痛

怎么能忘记呢?郑基石背着她满客厅走的哄她睡觉

朴宰范眼里湿漉漉的那片汪洋

她回应不了太阳,只能呆站在原地看他升起时洒下的灿烂光辉

她握不住热烈的情愫,永远在要在情绪的最高潮若无其事的抽身后退

她不想要

变成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变成一个他们生命中终将忘却的路人

她喃喃着:“我要漂漂亮亮的死去”

可她的灵魂在呐喊:我想活下去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