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胸露出来给人揉玩动态图 老公想要的时候像发疯一样

「嚯!你这是要弄死菜刀啊。」下面的人起哄。

「没事儿,不就highC吗,多high我都给他塞进去。」菜刀一句话大家笑成一团。

成才默默坐在一边,看望高城回来一个月了,他还是没能下定决心。周围的热闹也带动不了他的心情。

许三多坐到成才身边「成才哥,我给你猜个谜语吧。」一口标准的大白牙在灯光不亮的环境下更加明显。

成才点点头。

「大宝在路边看到一块金砖和一块馒头,看了看四下没人,大宝拿走了馒头,这是为什么。」

「因为他很饿。」

「不对,因为,因为大宝是条狗。嘿嘿。」许三多看看成才起伏很小的嘴角,又说「我再给你猜一个,河边有两个美女在洗澡,老张,老张路过,目不斜视的就过去啦,这是为啥?」

「因为老张是条狗。」

「不对,因为,因为老张是瞎子。」

「呵。」成才终于笑了「三呆子,什么谜语啊,又是瞎子又是狗的。」

「嘿嘿,是,是吴哲教给我的,他说我给你猜,你就一定会笑。你看,你笑了。」许三多也裂开嘴傻笑。

成才忽然有点儿抱歉,这段时间因为自己的事他太忽略他的兄弟们了「三呆子,你告诉锄头,下次再说这么冷的笑话,我就不帮他浇花了。」

许三多直对着成才笑。

「请你跳只舞。」

成才抬头一看是袁朗「我,,,,」看着袁朗伸着手站在他面前,成才迟疑了几秒还是把手放到袁朗手中。

袁朗带着成才辗转在舞池,阑珊的灯光,悠扬的曲调。看着成才兴致缺缺,袁朗腾出一只手指戳戳成才的梨涡。

「队长,,,」成才瞥了袁朗一眼看到他正认真的盯着自己,侧目十几秒转过头看着袁朗「队长,你说什么是幸福。」

「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对狗来说骨头就是他的幸福,对生病的人健康就是他的幸福。」袁朗的回答让成才默然「成才,你觉得幸福是什么。」

「我觉得,幸福,就是一对儿过冬的蝴蝶,不管天再冷,地再寒,只要抱在一起也会觉得温暖。」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遵从你的心呢?」

「因为就像队长你说的,幸福对每个人的定义不一样,你眼中的幸福未必也是别人的幸福。」成才眼神黯淡了许多。

「可是至少那两只在一起的蝴蝶心中对幸福的定义是一样的,」

一语惊醒梦中人,成才抬头望着袁朗,眼神里还有些茫然。

「那两只在一起的蝴蝶如果冬天来临有一只飞走了,不管因为什么,结果肯定是两只都被严寒冻死。」袁朗低沉的声音萦绕在成才的耳边,成才只是静静的望着他。

「怎么,忽然发现爱上我了。」袁朗调笑道。

「队长,那对你来说幸福是什么?」

「我的幸福,,,就是你。」缓缓的语速,温热的气息让成才红了脸,但是没有任何调笑的语气倒是没有让成才生气,抬起头看着袁朗「队长,谢谢你,谢谢。」

看着成才红扑扑的脸还认真的向他道谢,不由得想笑,伸手搂住成才的腰,成才第一次没有抗拒没有僵硬,顺势双手搭在袁朗的肩上,两个人悠扬起舞。

远处的吴哲看着这一幕「个烂人,又占我花花的便宜。」说着就要一个箭步冲过去结果被菜刀成功拦下,这时候去打扰队长,锄头会死的很惨的。

高城来到自己在市里买的房子,这是他为自己和成才买的,属于他们的家。站在露台上高城点了一支烟,他履行自己的诺言,他等着成才,虽然不知道他会不会等到好的结果。

「笃笃笃」

高城开门站在门口的竟然是高域,半靠在门框上。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高城回屋高域带门进来。

「我不光知道你在这儿,还知道你的心事儿啊,小城。」高城吐口烟「废话,我都快把咱爸咱妈气死了,你能不知道我的事儿吗。」

「小城,,,,」

「哎,打住啊,你要是来劝我的,告诉你别白费劲了。」高城把烟掐灭。

「我劝你干嘛,成才,,,长得事挺勾人的,我理解你。」高域调笑着。

「我抽你,我!」高城作势起来。

「别别别,我将功赎罪,我给你出个主意,保证让他回到你身边,怎么样。」高域笑的一脸阴险高城有些不信任的盯着他。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