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尿在你子宫里 红酒灌我下面小说

“这里..面.....是什....么?”弥赛亚睁着大大的眼睛问着。

“.....总之....交给公爵就行...”他看向弥赛亚,那庄严,沉重的面孔中包含着多种情绪,他把双手放在大腿上,坐直。

“答应我,在公爵打开之前不要打开它,以神之名。”他将左手放在胸前,微微低下头。

“嗯...以..神..之....名”弥赛亚也学着金的模样,小手放于胸前,就像是约定的成立被神明见证般。

这时一个金色的身影降临在这车厢内,她如同神祇般,却带着些许可怜的眼神注视着弥赛亚。

【被污染的生灵,愿你摆脱邪魔】【星语】

她在弥赛亚的瓷娃娃般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弥赛亚显然对这一举动感到错愕,然后复杂的闪电纹路在他们的头顶上出现。

“我,来见证你们的约定,不要背弃它,诚信是最值得被人们所拥有的。”然后这道身影便化为光辉消逝而去,在弥赛亚没注意到的手臂上,那印记中隐隐显现的白色纹路变得更加明显...

在这晴空万里的早晨,几个商户打开了自家的店门,有人开始擦拭起门前的玻璃,似是想让窗前的展示品显得更加闪耀迷人好吸引顾客光顾,还有开始装饰起自家店面的,早晨柔和的阳光照在路面上,路上的人们带着幸福的微笑,一切都显得那么祥和。

一辆马车行驶在这美好的街道上行驶着,一切都那么美好,仿佛处于梦境之中,仿佛奥菲特在‘域’的保护下完全变了样,还是表面的美好,内心依旧肮脏呢?幽暗的巷道中传来少女的呼救声和男人的怒吼声,道路上的行人依旧自顾自地走着,只是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就能无视一切吗?

弥赛亚看着这窗外的景色,对人们的冷漠感到愤恨,对他人的遭受感到不忍,她带着些渴求的眼神看着金,指着外面那条巷道。

金有些无奈地看了看她,想着也要讨好这小主子,他就顺势肯首同意,通知车夫先将车停下,将车门打开,然后转头对她说“记住,不是每一个人都会经历这么幸运的一天的。”带着一种感叹的口吻说着。

“我....明...白了,一会...就..回来。”弥赛亚理解时间的紧迫,所以她立刻下车,避开稀疏麻木的人群,走向那深幽的巷道中。

“不要再叫了,没有人会来救你的,放弃吧,不如好好享受。”随着弥赛亚一步步走入巷道,那粗鄙带有恶意的声音越来越大,少女的求救声越来越小,也许是没有力气挣扎而绝望。

那大汉正着手于眼前的少女并没有注意到那小小的弥赛亚已经走到他的面前,“奥菲特中也有这样的人吗?”弥赛亚看着这如同野兽一般想发泄自己兽欲的大汉,眉毛不禁翘了起来,眼神中带着种蔑视,嘴角微微下扬。

大汉停下手中的动作,缓缓站了起来,露出身上那狼虎纹身和浑身的肌肉,那少女已经有些意识不清,不过还只是被撕下一些布料没什么大碍,“小姑娘,你来这也是想和叔叔一起来吗?叔叔很大方的,你也可以和姐姐一起的。”

弥赛亚露出了小朋友般标志性的笑容,“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吧,虫虱。”

那大汉收起脸上的笑容,“看来你要试试吗?小朋友,口气很大啊!”他身上的肌肉被绷紧,如同发疯的野牛般冲向弥赛亚。

【断罪】

她只是将手掌伸向前方,大汉的速度慢了下来,突然如同断线的风筝倒在那粗糙的地面上,口中喘着粗气,眼中一片赤红,双手抱着脑袋,发疯般地尖叫,“啊!!这是什么!!这是地狱的业火,好炽热,好想死,谁快来杀了我,我不想接受这种折磨了。”

“死亡不过是对你们这种人的仁慈罢了,在这样的状态下度过余生吧。”【深渊语】弥赛亚在路过他时突然抓起他的脑袋在他耳边轻语,仿佛是对这人的最终审判,然后将他如同垃圾般扔在一边。

她轻轻地将一瓶红色药水洒在那少女身上,并把一件女式外套披在她身上,“还能起来吗?”弥赛亚无视那依旧在尖叫的大汉,将手伸向那有些昏迷不清的少女。

“嗯,嗯..”那少女还有些迷茫,她那被泪水充满的双眼看向弥赛亚,“谢谢!谢谢!”她显得有些激动。

“恩赐总是难以来临的,以后小心这种情况,毕竟迟到的公正可不能称之为正义。”弥赛亚的小脸摆出严肃的表情,然后转身离开了这个巷道。

“谢谢你!我以后会努力自己面对的。”那少女也是鼓起心中的勇气喊了出来,握紧了那条外套。

弥赛亚没有回头只是嘴角微微露出微笑,坐上了马车。

“感觉怎么样?虽然这种人很少了,但在奥菲特依旧存在,毕竟这里原本也是血池的一部分。”金看着弥赛亚,平静地对她说。

“果..然还..是..难...以接..受..”她摇了摇头,无奈地看着那些街道上的人群。

“这个世界总是难以维持平衡,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它正在走向灭亡吧。”

“?”

“抱歉我说远了,接着谈论关于公爵的事吧。”见金不想说这件事,弥赛亚也就不多说了......

一群穿着大披风斗篷的人冲进这幽深的巷道,他们只看见一个发疯的大汉和一个正披着外套有些狼狈的少女。

尼泊尔看着手中雷达中那又变得细小的光点,走向那位少女“请问你有见过什么邪魔在这路过吗?就是让那个人发疯的怪物。”他顺便指了指那个大汉。

“没...没有。”她有些胆小地说道。

“是吗?那好吧。”尼泊尔有些失望地说道,之前和这次两次都检查到了,可是那怪物好像有智慧一般只是在进食时使用让他们根本捕捉不到,他无法想象“祸患”拥有智慧会怎么样,只能寄希望于早些找到它。

*

马车停在那金色的大门前,巨大的拱门之外,是一片开阔的碧绿草坪和一方无限高远的湛蓝天空草坡起伏着向两边延伸,中间一条宽阔整洁的甬道,通向前面的金色宫殿,粗略估计占地可能至少有几百平方米,还不算上那广大的草坪和花园。

弥赛亚拿着那小小的黑盒子,呆呆地望着前方,嘴巴张得有些大,金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跟上他,弥赛亚缓过神来,立刻迈着细碎的步伐跟上金,路上遇到一些贵族也在和他打招呼,她只是走在旁边并没有多说话。

“邀请函,谢谢。”那身穿西服的管家打扮的人看见金他们鞠了一躬然后伸出了手。

“自然。”他将两张黑色镶嵌着宝石的卡片递给那位管家。

“谢谢,公爵大人已经在里面等候了,请进吧,盖茨先生和弥赛亚小姐。”他为他们打开了那扇厚重而高大的大门,视线内尽是金碧辉煌之景,已经到了不可言语的程度,没有太多词汇能来表达这一宏观场景。

金带着她穿过一些贵族在交谈的大厅,走上黑玉扶手的楼梯,左转后打开一扇朴实,没有任何装饰的木门,嘎吱嘎吱的声音随着木门的打开响起,显示着它在这间宫殿中存在的悠久。

“你们好啊,吾友盖茨·金和弥赛亚小姐,看来是有什么礼物要给我吗?”浮士德坐在一把木椅上,面带微笑,脸上带着些细密的皱纹,但这更是岁月为他的智慧所做的修饰。

“好久不见了,老友,自从我做起这事后我们就没怎么聊过了,现在是第一次呢。”金也带着笑容。

“你不打算介绍一下这位小女孩吗?”浮士德把手上的书合起,放在一旁的桌上,站了起来。

“啊,她是.....”

“弥赛亚·伊塔卡不是吗?”此时一个高大身影从书架旁走了出来,手中的那根手杖和第一次见面一样,那灰白的头发和血色的眼瞳让弥赛亚无法忘记,她的脸色变得阴沉下来,咬牙切齿地从牙齿间挤出那几个字“路卡·萨英希克!”

“你们都已经认识了吗?”浮士德有些惊奇地问道,但依旧保持着沉着的脸色。

“哈哈,我和这小姑娘可是老相识了,就是她不怎么喜欢我就是了。”路卡拿着手杖敲了敲那棕色的地毯,发出爽朗的笑声。

..-..-...---.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