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吃女人双乳免费看视频 别用硬硬的东西顶我

老天爷还是很给面子的,一连续晴了五六天,勤劳的村民早起晚归终于在最后一天将所有的粮食都晒好装筐收进了仓房,最让村民们高兴地就是今天的粮食产量明显比去年多了许多,这样等他们将一半的粮食上交之后,还剩下不少,也就意味着可以卖到的银子就更多了,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这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更兴奋的了吗?不过也有几家懒惰的人家,兄弟几人互相推搡着让对方去干活,结果等雨哗啦啦的下了下来才知道着急,急忙忙的去地里抢收,也不过抢收回来一半而已,再加上上交的粮食,也许下半年一家人的吃用都成问题。

自从林有才出了那些事后,也不再在城里带着了,退了之前王氏为了他安心读书而特意租的小院子,一家人搬回了林家村来。当然,林有才是不同意的,住惯了繁华的县城,谁还想回到破旧的乡下啊,所以他就去求王氏,王氏其实心里也存了些疙瘩,她为了林有才读书的事真的花了很多银子,之前唐泽娶林小时给的十两银子已经花完了,她本还想找林有福夫妻,但还没开口就被小王氏堵了回来,林有福夫妻现在心里门儿清,林有才的事就是个无底洞,他们可不会那么好心用自己的银子去贴补别人。无奈之下,王氏只好让林有才回来了,她跟林有才说,反正明年的院试还早,就先在家里看书也是一样的,但她这话也只是骗骗自己罢了,现在谁还相信林有才可以考上秀才啊,就连李桂花也放弃了,她现在一心放在自己的两个孩子身上,那还管林有才怎样?

这次夏收不就是吗,因为王氏还在,两兄弟也没有分家,总共有八亩的田地,三亩水田,五亩旱田,林有福仗着在春耕的时候林有才没有回来干活的理由,让他去收五亩旱田的粮食,要不然最后粮食卖的银子就多分自己两成,这哪能答应啊,所以兄弟两谁都不让步,谁也不下田干活,最后是王氏实在心急,喊着两媳妇亲自下地去收粮食,可怜王氏也五十多岁的人了,临老却还要做这样的重活,气的她边干活边喊“作孽”,就这样也没能在大雨到来之前全部收完,看着地里的粮食被雨水淋湿,王氏仿佛看到一堆堆白花花的银子在自己眼前飞过,当场就气晕了过去。

林家的闹剧,唐泽当然不理会,帮着张青家收完了粮食后,唐泽就收到了村长的消息,紧挨着林家村的桃花村有人要卖地,因为卖的地不是小数目,暂时还没人能应下来。说起桃花村,虽然和林家村仅仅隔着一条桃花河,但却比林家村富裕了好几倍,桃花村还有专门的村学,是以前从桃花村考走的一个老举人办的,而且只收本村的孩子,让周围村子的人既生气又无奈。

而这次要卖地的就是这位老举人的儿子,老举人虽然学问不错,但他儿子可是半点没继承,却被逼着读书考科举,现在老举人一朝去世,他儿子就坐不住了,想卖了家里的十几亩地,拿了钱去做生意,反正是不想再回这花村了。

虽然十几亩地离唐泽做地主的想法还很远,不过他也不会放弃这难得的机会,回去和林小商量了一下,就拿着银子和村长直接去了桃花村。

老举人的儿子叫赵志远,虽然被他老爹取了这么个志向远大的名字,但他本人却只想开间小铺子清闲生活,所以见了唐泽是来买地的,也没有多刁难,和平常价一样,水田五两一亩,旱田四两一亩,唐泽事先问过村长,知道这就是这里的地价,也没有反对。待赵志远带唐泽去地里看了一圈之后,两人就当场敲定了协议。在两村村长的见证下,唐泽把60两银子交给赵志远后,赵志远也把八亩水田、五亩旱田的地契给了唐泽,但单单这样还不行,还需要去县衙过个明路才行,所以唐泽又坐上赵家的牛车,直接去了县城,等到一切弄完之后,天边都挂满了绚烂的晚霞。

谢绝了村长的挽留,将在县里买好的礼品送到村长家后,唐泽就怀揣着薄薄的一张地契高兴地回家了。

“阿泽?!回来啦!快点洗手,面条我已经揉好了,今晚我们吃酸菜面吧”看到唐泽回来,林小高兴的放下手中的活计,迎了上去。

“酸菜面啊?好,等等我就去洗手,小小先来看看这是什么?”唐泽一听到酸菜面,嘴角就不自觉的一抽,自从林小怀孕后就特别嗜酸,唐泽特意去买的酸梅子他一天能吃一小坛,看得唐泽牙都快酸掉了。张青知道后,还特别高兴的念叨着“酸儿辣女”,将自家腌的酸白菜送了好几坛过来,那几天唐泽真的是吃的苦不堪言,现在月份大了,林小才好一点点,但依然没有断了对酸菜的喜好,尤其天气一热,大晚上的就想吃点酸菜开开胃。一开始唐泽也是双手赞同的,但止不住天天吃啊,所以听到今晚又吃酸菜面,唐泽笑了笑,赶紧转移了话题。

“地契?!阿泽,我们现在有地啦?!”在唐泽的精心教导下,林小当然能认得地契上的字,一看到自己家现在有了十几亩地,林小都开心的抱住了唐泽的胳膊,惊喜得问道。

“是啊,小小开心吗?以后我们还会有更多的地的。”唐泽抱了抱兴奋的林小,防止他不小心跌倒。

“阿泽好厉害!正好现在夏收结束,我们可以将地翻整一下,种下粮食,到秋天的时候就可以收到自己种的粮食了!”林小仰着脸看着唐泽,慢慢的和他说着自己的想法,相比第一次遇见的那个令人心疼的瘦弱少年,林小的改变唐泽是乐成其见的。

“家里的事就交给小小来办,不过这也要你生过小包子之后再说,现在给我乖乖去休息,晚饭我来做就好了。”

“阿泽,我来做晚饭吧,邱大夫不是也说让我多动动吗?”林小抱着唐泽不愿撒手,瞪着一双又大又圆的眼睛看着唐泽,眼中的祈求十分明显。

“乖乖坐着,等吃过了我再陪你散散步。”唐泽可不会轻易妥协,即使是自家萌萌哒的夫郎也不好商量。

最终,唐泽还是妥协了,晚上一如既往的吃完了一大碗的酸菜面,酸的他喝了好几杯水,半夜的时候还要跑好几趟茅房。

既然田地已经有了,自然是准备耕种了,趁着大家伙现在刚收完粮食,还比较闲,唐泽拜托林有根找了五个强壮的汉子,以一天四十文钱、不包午饭的条件,雇他们将那十几亩田翻整一下,还花了一两银子从每户村民那里都买了些水稻苗,刚刚凑够了五亩,剩下的三亩水田的稻苗是唐泽用异能直接催生了种子得到的,这样紧赶慢赶的,终于在八月初将全部的水田弄好了。剩余的五亩旱田唐泽准备先种一亩花生,还有一亩红薯,主要是唐泽馋了烤红薯和炒花生的味道了,其余他要仿制现代的大棚技术,用来种草药,后院的地太少,还是全用来种蔬菜就好。

忙完了夏收,唐泽才惊觉秋闱的日子已经那么近了,林诚已经问过了唐泽,准备过了八月十五号就出发,从这里到齐州要两天的路程,到时正好赶上二十六号的考试。

不过,唐泽盯着林小已经大的和西瓜一样的肚子,心里担忧不已。他是知道古代生孩子的风险有多大,而且林小还是个双儿,生的时候就更艰辛了,唐泽害怕自己走的这段时间林小万一发生什么意外怎么办,所以他在犹豫是否放弃这次秋闱?

林小看着这段时间唐泽老是盯着自己的肚子一副担忧的样子,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虽然他心里的害怕不比唐泽少,但他不能自私的不让唐泽走,错过了这次,又要等三年,谁知这三年时间又会发生什么?林小不能拿唐泽的前途赌。

八月十五,本是一家团聚的高兴日子,却因为明天唐泽的离开而变得伤感,晚上的时候,两人靠坐在一起,在院子里欣赏着在现代难得见到的满月。

“阿泽,你不用担心我的,现在才八月份,我一定可以等你回来再生小包子的,你只要安心去考试,到时小包子就有了一个举人爹了。”林小靠在唐泽身上,用手轻轻抚平唐泽皱起的眉头。

“小小,我,我一考完就立马回来,你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保护我们的小包子。”

“好。我一定会保护好包子的,就算我死了也要,唔~”林小刚这样说,就被唐泽狠狠打了下额头,痛的他叫了出来。

“小小,你要是不怕我再娶个小双儿回来虐待包子,你就死给我看!”唐泽说的凶狠,吓得林小立马捂住嘴巴,死死的盯着唐泽,眼泪都快出来了。

“知道自己错了就好,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唐泽亲了亲林小的眼睛,语气温和了不少,但林小还是心有余悸,一直到睡觉的时候还紧紧抱着唐泽的手,生怕他去娶了别人,他可知道唐泽现在有多讨那些姑娘双儿喜欢,不过他是绝对不会让的。

睡梦中的林小狠狠咬了牙,嘟哝道。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