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他从背后贯穿了她

李展松紧闭着眼,抚摸着她乌鸦羽毛一般的黑色大卷发:“雅莉姐,我还是觉得很对不起你……”

听他在一年后说出这句话,她总算松了一口气。他会这样说,说明已经想开了。她不想再从旁人口中听说这大孩子得抑郁症的消息。她拍拍他的肩,笑得很豁达:“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别往心上去。”

其实一年前,她真的差点嫁给这个年轻男人。

一直以来姐弟恋在人们心中都是刺激、新鲜又带着些许禁忌的关系。尤其是像她和李展松差距这样大的情侣,在老一辈的人眼里是完全行不通的。可是,他感化了她。他与Dante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他比Dante更像顾希城。那样全心全意毫无心计的付出,在Dante身上已经找不到了。他从来不会掐着时间给她发短信,不会在和她说话前三思而行,不会和她玩暧昧以欲擒故纵,不会隐瞒与她的关系以留下和其他女生发展的机会,不会在和她吃饭时嘴上赞扬她实际留意她身边的美女朋友……总之,一切“成熟男人”的缺点,他都没有。他也有很多年轻人的毛病,例如太黏人、太直接、会为一点小事和她吵架,等等。只是相较外表波澜不惊实际步步惊心的成熟爱情,她更喜欢这样类似于大学校园的恋爱模式。

而且,他并不像很多小男生那样和姐姐在一起只是为了新鲜。他们刚在一起,他就向父母坦白了——他们的矛盾也从那以后开始。在他们约会的时候,他的母亲会打电话过来,也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总会说一些刻薄的话,例如“你还和那个年纪挺大的女明星在一起么”“她比我小不了多少吧”“你是想要第二个妈对吧”。由于他们几乎都是在比较安静的地方约会,手机里的声音往往会一字不漏地传到她耳中。后来他不再当着她的面接母亲的电话了,但每次从他回来后发青的脸色可以看出,他们母子俩又经历了一次大战。随着时间推移,他的母亲似乎看出了自己儿子对这女演员的感情并非玩票性质,于是对他执行了经济封锁。只是没想到,他早已是当红偶像,虽然不能像以前那样挥金如土,但以他的收入还是可以过上相当富裕的生活。他选择了离家出走,在她家住了下来。在他暂居的两个月中,他虽然在经济上没有问题,精神上的问题却很大。

在现在这个社会中,似乎一个家庭越富裕,这个家庭的孩子就越敏感、脆弱又爱逞强。他每天都不开心,经常出去酗酒,半夜在睡梦中抱住她流泪。她看出了他的不快乐,也试着想要劝他回家,他却每次都硬邦邦地转移话题。终于有一个晚上,他向她求婚了。原本这件事需要再三考虑,但在他拿戒指回家前的一个小时,她还在翻看Dante的微博。顾希城自从回了西班牙微博就更新得更少了,零零散散的几条也还是和以前一样只讨论建筑,不提自己的私生活。可是,看着那些毫无感情的冰冷字眼,她却感觉比任何时候都要受伤。所以当男友拿着戒指跪下的时候,她脑中也只闪过一个想法——已经太累了。

他们先拍了一组婚纱照,然后准备登记结婚。随着时间推移,她越来越觉得自己的选择或许并不是正确的。她一直坚信结婚是两个相爱的人终成正果的神圣仪式,而非不快乐之人用以逃离悲伤的道路。如果一个人不开心,那结婚也不会令这个人开心起来。李展松是这样,她也是这样。在他们拍照的阶段,除非摄影师要求,他脸上鲜少有笑容。这样的反应让她想到了那部名为《巴塞罗那的时廊》的电影,这个联想令她感到了恐惧,同时陷入了矛盾。因为她不知道,李展松会不会变成第二个佐伯南。

就在这个时段,李言亲自来找她谈话了。他说:“雅莉,我一直很欣赏你,而且非常open-minded,所以即便我太太让我停掉你们俩的所有通告,或是把你冷藏,我都没有答应。我也不会为了她放弃我旗下最有价值的女演员。所以我向你保证,我不会用任何手段去控制你们的关系。但我也必须告诉你,我的工作性质让阿松从小就缺少父爱,他和我的关系表面上看上去不错,实际上是很陌生的。他很依赖他的母亲,也很听她话。她就这一个儿子,所以对未来媳妇的挑剔程度到了你无法想象的程度。如果你要和阿松在一起,他们以后会连母子都做不成。在决定和他结婚之前,你最好想清楚:你是真的爱他么?你的爱是否足以补偿他为你所做的一切牺牲?”

终于她知道了,他们确实都在逃避。他用结婚来冲淡和母亲绝交的痛苦,她则是用他来逃避顾希城对自己造成的伤害——这样的婚姻,会幸福么?

都说恋爱是一种习惯,当一个人失恋以后,总是会凭借本能去寻找另一个人来弥补这个空缺。新的激情会让你误以为自己已经走出过去,事实是你只不过是把这个人当成上一个人重新爱了一遍。然而,在一起以后,这两个人之间的差异会越来越明显,让你觉得越来越不适应。直到这时你才会恍然大悟,自己从来都没有从上一段感情中走出来过——在经历一段漫长而真诚的爱情过后,没有人可以立即抽身而出。只有让自己保持单身,一个人承受身边少一个人的寂寞,重新适应了单身的生活,才有资格与另一个人重新展开新的故事。

令她意外的是,李展松比她想得要成熟,抑或说,他的承受能力也到了极限。与他促膝长谈一个通宵之后,他抱着她哭了。那之后没多久,他去了美国。而她也调整了心态,打算让自己暂时保持单身,重新坚强起来,重新开始生活,直到Mr.Right出现。

然而,她并没有等来Mr.Right,反而在伤未痊愈的情况下等来了伤她最深的男人。更可怕的是,她重新对他产生了依赖感。

把李展松送走了以后,她开始不可遏制地想念顾希城。她把自己关在黑暗的小房间里,无数次拿起手机想要发短信给他,但每次看到两人几个小时前的短信记录,她又会莫名泄气地把手机扔到房间的角落,然后坐在床头浪费时间。不知道这样的状态究竟要持续多久。这个晚上她睡得很晚。

她并不知道他看见了李展松的到来,所以不知道他也试图发短信给她。

接下来的几天里,他完全没有出现。她绝不可能主动联系他,但他消失后,她除了心烦意乱什么也不能做。他大概是回西班牙忙工作了吧——她如此安慰自己。而她可以撒谎,气候却不能。它就好像是会随着她的心情变化而变化一样,几日里温度都降低了近十度,大雨倾盆下了两夜。这样的天气在夏天很少见,乌云凝重而杂乱,如同黑色的纱悬在夜空下,乍然望去就像是一张向四面扩散的蜘蛛网,即将在下一刻网住城市里的每一栋楼房,每一条街道,每一个庸庸碌碌的行人。

这个雨夜,她在片场赶拍新电影,因为大家都疲惫不堪,导演决定让他们休息半个小时,吃点夜宵。她拿着盒饭坐在一个平房的台阶上,看着雨水犹如房檐的泪珠般滑落。好像有了雨水的衬托,天显得更黑了。他们在郊外几乎完全看不到灯光,呈现在视野中的只有远处漆黑的房堆,它们被雨落涟漪闪烁的河水截断,凹凸不平地蔓延到视野之外。除了片场微弱的灯光,她好像看不到一点明亮。从这里只能隐约看见极远处城市的灯光,隐约勾勒出了黑暗中高大的建筑群轮廓。但是,它们在雨帘中也变得模模糊糊。潮湿冰冷的空气摩擦着皮肤,青草被雨洗出了一丝腥气。在密集而脆弱的雨声中,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把她吓了一跳,导致她接电话时也没注意看名字。

“喂。”

听见这个声音,她几乎要惊呼起来,但还是按捺住情绪只说出了两个字:“希城……”

“我只问你一句话。”

尽管下着大雨,他说的每一个字还是如此清晰。仿佛猜到他会说什么,她听见自己的心跳声逐渐变快,握着手机的手指也变得愈来愈冰凉。在等待他说下一句话的过程中,她坐立了两三次,害怕得几乎把电话挂断,但到底还是没能躲过去。

他压低了声音,像是没有感情一样冷漠地说道:“你还爱我吗?”

“……你在说些什么啊。”她反应很迅速,像是把答案背出来一样,但从说出这句话到之后很长时间,她都只能听见自己的耳膜在突突跳着,脑部神经紧张到完全无法思考。

“回答我。”他命令道。

“这个问题,我们改天再说……我现在还在片场,没时间……”

“有时间解释,就没时间回答是或不是么。”

雨声是沙哑的,和他的声音混在一起,就像上个世纪的电台广播,尽管动听,却总是带着薄薄的、陈旧的忧伤。原本就已经被这个问题弄得坐立难安,他还如此强势,她迫使自己去思考这个自己一直逃避的问题,可脑中出现的全是一段段矛盾的记忆。她终于冷静了一些,一字一句道:“你希望我说什么呢?”

“说实话。”他的语气总算温和了一些。

“实话就是,我不爱你。”

她等了很久,耳边只有碎裂的雨声,那边没有人说话。她又接着说道:“我觉得你真的很有意思,假死十年,回来用新的身份欺骗我……哦对了,和PazCruz结婚的事,你是失忆了还是怎样?经历过这些事,你再如此咄咄逼人,让我重新喜欢你。顾希城,这件事的难度系数会不会太高了?”

他还是没有说话。

她又等了一会儿,脸上挂着虚假的微笑:“现在你还有什么问题要问?”

空气是充满寒意的,好像随时会随着偶然落上肌肤的雨水渗入骨髓。如果不是那边传来了汽车鸣笛的声音,她会以为他早已挂断了电话。自己说的话会不会太重了?她开始感到后悔,但这番话自己早就想告诉他。在主动挂断电话前,她补充了一句:“如果你问我还爱不爱顾希城,我的答案是肯定的。不过,是十年前的顾希城。”

当你决意去伤一个人的时候,自己也注定会受伤。可是,在走向相爱的过程中,还是有那么多人不惜付出伤害自己的代价,会去刺痛那个珍惜自己的人。她的话说得很绝,也料到这番话说出口后很可能就永远失去他了。如此,一边自我安慰长痛不如短痛,一边难过得连呼吸都觉得辛苦。

凌晨时分,天微微亮,但雨没有停。她疲惫地回到家中,在玻璃上摆动的雨刷后看见了那个人的身影。下车后,她连门都忘记关上,就缓缓走到他的面前。

虽然站在房檐下,但看得出来他淋了不少雨,头发和衣服都是湿的。他看上去不开心也不忧伤,脸色苍白如同蜡像,像是通过这个颜色都能察觉他的身体已经冰凉。看见他这个样子,她莫名其妙难过得想要大哭一场。然后,他忽然伸手抱住她,紧紧地。

希城……

我是不是应该原谅你了?是不是该忘记所有你对我做的狠心事?

她这样想着,却完全无法回应他。她终于知道,自己并不是不愿意原谅他,而是不敢。如果再次陷进去,她一定撑不过下一次的失去。与其让自己痛苦,不如不要爱。

可是,当他低下头吻住她的那一刹那,她还是没能准备好内心不去接受。她条件反射地往后缩了一下,同时像是听见了心底某一处碎裂的声音。她抓紧他的衣襟,除了心酸,只能感到前所未有的害怕。

这一天在她的生命中烙下了很深的刻印。后来不论过了多少年,她都不会忘记这一个刹那的感受。她记得他穿过自己长发的冰凉指尖,记得他小心翼翼靠近自己的细微动作,记得他大衣上有潮湿的雨粒——只稍触碰一下,它们就会悄然融入他的呢绒上衣面料中。

他们还是孩子时,她只知道自己非常非常喜欢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却找不到任何依恋的证据。大概当一个人的年纪逐渐变大,就会留意很多孩子不会留意的细节,也会根据这些细节去认定一个人。这一刻变化的、静止的,所有她可以通过眼睛看到的,关于他的一切,都深深烙印在了心中。甚至只是他的呼吸声,都可以唤醒她浑身上下最敏感的神经。

可是,李展松的回归令她瞬间清醒了很多。

她还是推开了他。

他没有防备,又一夜没睡,硬生生地被推得踉跄了一下。

“莉莉。”他握住她的手。

“够了。该说的,我都在电话里说得很清楚。”她长长的卷发盖住了一只眼睛,冷漠地说道,“同样的事实我不想再重复第二次。”

有很长时间他都没有说话,只是怔忪地看着她。

我们为什么总是一次又一次重复着会令自己后悔的错误呢?这到底是只考虑自己利益的自私,还是过度怜惜自己的自保?不知道自己的原则究竟在哪里,不知道该怎样走下去。希望能毫无负担地生活,却害怕他再不像从前那样紧握自己的手。

最终,那只手还是松开了。失去了这个人的温度,手掌很快被冰凉的雨水淋湿。这样的温度好像随着流淌到了心里,让整颗心也变成一片空落落的苍白世界。

她看见他对自己轻轻笑了一下,然后转身离去。

他的背影如同春季融化的冬雪,随着犀利的水声融化在雨雾中。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