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抱着我在图书馆做 老师你屁股后面好紧

卡洛斯算算年头,她貌似已经为这个国家的皇室服侍了四百多年了,从她领悟到“雷神”开始就一直在保护那些皇帝,被她给“送”走的也有四五个了,要不是那约定,她也许早就离开了。

“帝国高于一切,皇帝凌驾于所有人”这个思想已经贯彻了卡洛斯的大脑,她不是个死板的人,但却被这段话框的死死的,她不能逾越这个规定,这是她活下去的寄托。

可当那个红发虎娃子闯进她的视野中的时候,她居然感觉到一道光照进了那个密封的空间里,发霉的墙壁长出了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这令她兴奋着。

她也许会改变我的吧?也许吧……

她渴望着,渴望着那个女孩能让她的寄托转移开来,让她不再为一个思想而活,让她成为一个鲜活的人。

但,貌似是她想的太多了,女孩被血族带走了,也许她能把女孩给救出来,但……

她犹豫了,因为帝国的王想让她死,这是君与臣的事,与入后宫完全是两个概念的事,她不能干涉,而最后,她在寄托与希望之间选择了前者。

“对不起,真的十分抱歉。”

微弱的声音显得那么的无力,她太累了,已经不想再做出改变。

心烦意乱,卡洛斯索性不再去想。去逛逛吧,看看好大儿平时的工作环境。

推开木门,从森林里吹来的春风带着一股树木的清香,吐出一口闷气,卡洛斯朝着阶梯走去,站岗的骑士朝着这位矮小的法师鞠了一躬。

泥土上的青草绿油油的,貌似经历过刚刚那场“血雨”长势愈加迅速,它们可不在乎吸收的是什么,它们只是在遵循生物的本能。

路过宽阔的操练场,红十字圣骑士团的骑士们正在里面认真练习着剑术,一阵阵带着血气的吼声从他们嘴里发出,小队的队长们也是严格认真的传授着他们的经验与技巧,一切都是井然有序的,他们就像不知道骑士长已经遇害。可事实是他们比其他任何人都要清楚这件事,甚至恨不得立马提剑冲向血族的领地,但他们不能,他们是骑士也是这个国家的守护者,一旦他们乱了阵脚那一切都来不及了。

卡洛斯看着这一切,嘴角露出欣慰的笑容,通过手下就能知道他们的领袖是个怎么样的人,看来千夜比她想象中还要优秀。

远处的马场内,骑兵们在跑道上御马奔驰着,但隐隐约约能看见俩个奇怪的身影跟在马屁股后面懒懒散散的奔跑着。

也许是什么特别的锻炼方式吧?卡洛斯晃了晃脑袋,慢悠悠的走过……

“骑士先生,就让我们进去吧,我们是帝国报社的记者。”

“是啊,听说骑士长大人失踪,是真的吗?”

“你们不能阻止我们把准确消息公之于众!”

骑士长的帐篷前一群人在喧闹着,每个人的脖子上都挂着一块木牌,刻印着他们的名字与他们所处的报社名称。

“你们算个屁!进来买票了吗?还公之于众老子一巴子抽傻你。”光头暴躁的抽飞那快戳进他鼻孔里的记录宝石,同时还不忘记阻挡这些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记者闯入帐篷内。

“呵,这就是红十字团的素质吗?我们这是为人民服务,你们这么阻拦我们,是想隐藏什么吗?”众记者里,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传出,挑衅意味十足。

“是啊!你们无权阻拦我们!”众人听到后立马附和着叫喊了起来,同时使劲往前冲希望冲破这些骑士组成的防线。

光头勃然大怒,但这些记者实在太多,根本找不到那个阴阳人在哪。

“秃子退回去,我来解决。”正当光头要发作的时候,凯蒙的声音喝止住了他。

“呼,行,你上。”光头烦躁的挠了挠自己的谢顶,就走进了帐篷里。

“请问你是凯蒙先生吗?”一记者问道。

凯蒙点点头,回道:“是的。”

“听说骑士长失踪的时候你在现场,能给我们讲讲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凯蒙平淡的看着在场的记者,慢悠悠的回答道:“我只能告诉你们骑士长的确失踪了,但并没有死亡,其它的我不能多说。”

“呵,我们才不信,刚刚我可是看到好多尸体被运出,你们骑士长一定也好不到哪去,让我们就去看看他的生命火!”阴阳人再次发话。

“TMD,刚刚在里面就听到你个阴阳人在BB了,这种重地是你想进就进的吗?”斯文人装够了,凯蒙直接原地暴起,实力不低的他指着人群里一个戴着黑墨镜的女记者骂了起来。

“让我看看……伞兵报社哪个城的?啊等会就来调查你,我看你黄不黄!”

“啧。”女记者低下头,默默的退出人群。

“哼!”凯蒙鼻孔里喷出一股气,又冲着剩下的记者喊道:“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

人群沉默了一阵后,一个男人弱弱的开口问道:“骑士先生,我听说骑士长大人是被血族给带走了,这件事属实吗?”

凯蒙看了一眼男人,沉默半响后点了点头,看到凯蒙点头了,人群里传来阵阵窃窃声……

“看来骑士长大人凶多吉少呀,以血族那些恶劣的习惯。”

“可不是吗?而且你刚刚是没看到那一车车的尸体,全是被血族给杀的。”

“你说,那些血族会不会把骑士长变成血奴啊?毕竟……”

“哗啦!”

帐篷布帘突然被打开,众人看向从帐篷里走出来的骑士,只见他满脸惊喜与激动。

“凯蒙,快进来看。”

凯蒙皱了皱眉头,急忙走进帐篷,入眼的就是一个跪在地上的大秃子。

“你干嘛?”

光头满脸兴奋的看着凯蒙,说道:“刚刚老大的剑被召唤走了。”

“真的吗?”凯蒙一喜,这说明他们老大暂时还没有生命危险,“但你跪着干嘛?”

光头不屑一笑,道“男儿膝下有黄金,我愿用这黄金换老大健健康康平平安安长命两百岁啊。”

“呵。”凯蒙好笑的摇了摇头,也跟着跪下,冲着那桌上的黑色头盔磕起头来。

“愿女神庇护。”

剩下那个看到他们跪下了也自然跟上。

“俺也一样。”

三人磕着头,并没有发现身后偷拍的记者,于是他们三人圆润的屁股就登上了几天后的报刊头条……

“啊,你还在战斗呀,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呢。”不远处的卡洛斯看着天空,看不见她的眼睛,却能从她那微翘的嘴角看出那丝喜悦。

或许,留点期盼也不错。

…………

(天天凌晨赶稿,迟早死床上)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