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要我一起陪两个老外 轻点好疼你的太大了h

原地与距离。——题记

事实证明,越前这个网球部的一年级正选还是十分只得信赖的。险胜了冰帝之后,有了一段不短的时间可以休养生息,再接再厉。

“山本医生。”敲门得到回应后,幸村推开骨科诊疗室的门,温和的对这在办公桌后面看到来人有些惊讶的山本询问,“很冒昧的打扰了,我想问一下之前手冢君的手臂怎么样了?”

“是后辈麽。”瞧见幸村点头,山本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抽出边上的病例档案扫了几眼后递给了幸村,“真是胡闹的孩子,之前明明恢复得不错也叮嘱过了,现在弄成这样…如果想继续打网球,恐怕还是出国做进一步治疗比较好。”

大致翻看了一番后,幸村合上病例递还给山本的同时优雅的鞠躬致谢:“我明白了,谢谢山本前辈。”

“幸村君。”收好病例的山本突兀的抬头叫住了告辞以后转身开门正向外走的幸村,“去美国进修的事情你真的不考虑一下麽,你的导师和我聊起的时候一直觉得很可惜呢。”

“很抱歉让导师失望了。”幸村回过身面对山本,礼貌却坚定,“一年…我还不打算离开日本这么久。”

“精市。”

刚关上骨科诊室的门,幸村就看见站在不远处扬手向他打招呼的柳,淡然的微笑示意,“莲二。”

“一年太久了麽…”柳站在原地将左手上的文件夹顺势换回到右手,“让我不自觉的想起我们国三的时候,你也是相同决定…那么,后悔过麽?”

“我想有更多有趣的病人供你研究,不要总是记录些奇怪的东西,莲二。”幸村将双手插近白色大褂的口袋抬腿向前走,和柳擦身而过,“现在我需要回办公要给弦一郎发封邮件,他可以毫不松懈的把他那位乱来侄子扔出日本了。”

“看来弦一郎可以补偿一下当年没有把你扔出去的夙愿了。”柳不以为意的转身跟在幸村身后,“就这样呆在原地真的好麽?其实有时候,离得太近反而看不清哦。”

“莲二。”幸村停住脚步转身看向柳,“我记得你的办公室不在这个方向?”

“……我去厕所。”

“那么。”幸村半眯起紫罗兰色的眼,“需要我帮你拿文件夹麽?”

“咳…不了,不麻烦你了。”柳毫不犹豫的倒退几步,打开身侧安全通道的门,“我比较想去楼下。”

=====

不知道是突发奇想还是怎的,大石聚集了网球部的正选们去附近的山上看日出。在新干线上花费了不短的时间,就这月光爬上山。只是为了朝阳穿破云层瞬间,金色的光芒从地平线上蔓延开来,一切都美得不可方物。

不二庆幸自己向来有随身携带相机的习惯,无论绚丽的景色还是网球部的成员们,照片是留下时间的最好方法。不二在设定好相机的自拍模式跑向伙伴们的时候,心里感慨着今年青学的称霸全国可不是说说而已。

下山的路上,不二掉在所有人的最后,悄悄的用手掩住打个哈欠,良好的生物钟导致现在异常的困倦,默默盘算着回程的车上还能补个眠,看了看依旧活力四射的大猫和两个二年级的学弟,不二心想不知道乾有没有带些乾汁出来。

不二不自觉的眨眨眼,压下因为渴睡而出现的眼泪,算算时间,回去应该还来得及煮一壶咖啡和精市一起吃早餐,只是…不二抬头看看走在最前面的背影…有些疑惑,不过反正在学校的时间多的是,现在该想想…嗯…今天的早餐会是什么呢。

=====

“呐,手冢。”不二一边腹诽着一个上午的课都好无趣一边推开天台的门,毫不意外的看见站在铁丝网边上俯视校园的手冢。

“不二。”手冢侧转身冲不二点了点头,“有事?”

“手冢决定去德国了?”不二走到手冢身边,盘膝坐下后透过铁丝网看到了青学繁茂的樱花林,“好远呢。”

“是的。”手冢毫不惊讶于不二消息的来源,“网球部就要拜托你和大石了。”

“站这么高我可是会头晕的。”不二依旧是不以为意的微笑,“呐,手冢,我有些迷惑。”

“什么。”手冢的声音是不变的冷然。

“手冢很喜欢网球吧,将来甚至可以踏上职业网坛,那么为什么和迹部君比赛的时候那么的…不惜一切?”不二微微歪头,观察着手冢冰山样的表情。

“那个时候,想的只有胜利。”手冢思索了一下,无论是为了青学还是为了什么,当时心里想得…只有胜利。

“哪怕是万劫不复?”不二睁开冰蓝的眸子,一时间也分不清自己特地来找手冢究竟想要探究些什么。

“不二。”手冢微微有些皱起眉,“你的用词太严重了。”

“啊,抱歉。”不二站起身恢复到惯常眉眼弯弯,顺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手冢你打算什么时候宣布要去德国的消息?”

“今天部活结束的时候。”

“嗯,现在就不打扰你了。”不二走到天台门边拉开门的时候停顿了一下,转过头对手冢笑道,“到时候我也会表现的惊讶一点的。”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