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婚老公蜜蜜宠 女朋友被上司干了

“是,皇上。”

胤禩坐在胤禛下手趁着这功夫打量着众人的神情,着实有趣,这么些人在一起可真是不常见啊,特别是这些格格阿哥的平常也很少聚在一起。

令妃坐在了弘历右侧,与皇后比肩,神态自然无比,但是其他几位贵妃的脸色可不怎么好看,只是当着弘历的面也不好发作。

而皇后坐在左侧见那小燕子与永琪在桌上说说笑笑好不放肆,嘴角是忍了又忍,才将规矩二字憋在肚子里。

“小燕子,食不言寝不语,快坐好!”令妃看着其他格格都在那儿乖乖坐着,终于是忍不住出声了,同时心里也埋怨五阿哥,自己的位置不坐反而跑到格格这边坐着,也不怕被别人看出他的心思来。

“哈哈,无妨,今日都是自家人,不用如此拘束。”弘历笑着说道。

“皇阿玛说的对,令妃娘娘,这么多人就要热热闹闹的吃饭那才有意思呢。”小燕子单脚踏上椅子,手舞足蹈,“以前我在大杂院的时候小虎子他们吃饭那就是打仗啊,你要是慢点就没饭吃啦!”

大杂院?胤禩有些不解于是看向胤禛,若是没记错的话小燕子的娘夏雨荷应该在济南也算是大户人家,怎么会住在大杂院?

显然其他人也是觉得奇怪,纷纷看向小燕子。

弘历满脸心疼的看着小燕子,问道,“小燕子你怎么住在那种地方,你们娘俩这些年受了不少苦啊!”

“没有,我是……”小燕子这才发现自己刚才说漏了嘴,“我刚来京城的时候没有住的地方,所以就住在大杂院了。”说着小燕子心虚的把脚放下,安分坐好。

“委屈你了小燕子。”弘历面带愧疚,永琪听了小燕子的话也是一脸心疼。

“皇上,如今小燕子已经认祖归宗,您也不用太自责了。”令妃这朵解语花适时的安慰道。

弘历虽然被这个解释给说服了,但是胤禩和胤禛却是不好欺骗的,心里头对这个还珠格格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

发生了这么一出,小燕子接下来倒是安静了许多,一顿晚宴也算是平平静静的用完了,看的弘历还以为小燕子是又想起了伤心事,所以才会如此安静。

“永瑆,这下你可是猜错了。”走在回去的路上,胤禩笑道。

“我倒是宁愿自己猜错了啊!”胤禛叹道。

弘历是什么样的人,胤禛可谓是最了解的,以往还是阿哥的时候便是,喜欢上什么了那就是往死里宠,若是一旦不感兴趣了弃之如敝屣那都是正常的。现在看他对小燕子喜欢的这个劲儿,还不是要什么给什么,再加上令妃在一旁撺掇着,指不定做出什么昏头的事情来。

夜晚,胤禛躺在床上,心中却想着事情,已经是深夜了还没有睡意,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胤禛从床上爬起,将衣服穿好,走了出去。

避开了巡逻的侍卫,胤禛顺着熟悉的小路来到一处普通的偏殿,皇宫这几年虽是改动颇多但是这里却还是以前的模样,一点没变。胤禛慢慢的走进院子,这里和其他的建筑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却是大有玄机,地上厚厚的灰尘和角落里的蜘蛛网显示这里已经很久没人来了,胤禛心中不知是愤怒还是悲哀。

走到书桌,胤禛熟练的在桌下摸索了一会,身后的书架便慢慢的移开,露出的是黑漆漆的入口。胤禛不紧不慢的走进去,是一处暗室,皇宫之中有暗室是很正常的,只是这暗室却是和外面一样落满灰尘,同样也是许久没有人来过的样子。

胤禛也不惊讶,早在看见外面的景色时他便猜到了,随手打开一间房,那样东西还是静静的躺在哪里,没有动过。上前将那东西拿走,胤禛并没有多做停留,快步离开这座宫殿回了自己的住所,才将那东西放在等下细细观察。

灯火照着这东西有些黯淡,但是却不难看出是一块令牌,缺了一半的令牌。摩挲着那平滑整齐的切口,上面一个“禛”字被切口一分为二,却还是能证明其主人的身份。

弘历这些年来还真是安于享乐啊!胤禛冷笑,这粘杆处的牌子就这样闲置,是觉得这天下已经太平了么,还是说这皇位没有人能夺走?胤禛本来只是碰碰运气,谁知道弘历那个小子却是真的没有继承粘杆处,难怪这些年被令妃骗的团团转。

将令牌收好,胤禛想着再给弘历这小子一次机会,若是再这么不着调,可别怪他心狠!

与此同时,皇宫外头一个黑影在空中一闪而过,便消失在一处豪华大宅里头。

“王爷,刚刚有人进了宜阁殿!”

“哦,是皇兄的人么?”

“是……十一阿哥。”黑衣人有些犹豫,虽然是大晚上的,但是凭借这月光,黑衣人也将胤禛的脸给记了下来,“那人确实很像十一阿哥,身形也差不多。”

“十一?”弘昼有些震惊,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是十一阿哥永瑆,确定是永瑆没错?”

“奴才没有看错。”

弘昼看对方那么肯定,有些摸不着头脑。“你回去吧,以后注意多多观察那个永瑆。”

大半夜的听了这么个消息,弘昼一宿没有睡好觉,心里不断的猜测着,不会是皇兄支使的吧,只是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没见着皇兄有什么动静啊,怎么突然就将粘杆处的牌子给拿回去了,难道是想要对付他?

弘昼这么一想可是吓了一脑门子的汗,但是随即又想到弘历这段时间心思一直放在那个刚进宫的格格身上,怎么会突然想起他呢?弘昼有些混乱,怎么想也想不出来,只好等着看自己留在皇宫的人手还有什么消息传出来再做应对!

再说皇宫这边,胤禛虽然昨天晚上没有多少时间休息,可是第二日还是按时起床,照例的打了一套拳法,才向胤禩的住处走去,只是刚进院子就看见福康安在那儿站着,一天的好心情顿时消散不少。

“十一阿哥,早啊。”福康安见着胤禛还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也看不出来对方的心情,上前就去打招呼。

“恩。”胤禛喉头发出一个音节做回应,福康安则是习惯了,若是哪一天十一阿哥突然对他好起来那才奇怪。

“永璂正在里面洗漱,待会就出来。”福康安说着,理所当然的没有得到回应。

福康安耸耸肩,闭上嘴。

“永瑆。”胤禩打开门,就看见两人站在自己的门外,于是回以微笑。

“走吧。”胤禛说道。

福康安撇嘴跟在胤禩后头,果然十一阿哥只有对永璂才能吐出那么一两句话。不过看两人的背影很般配啊!福康安心里冒出这么一句话,于是被深深的震惊了,他刚才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个,是睡眠不足么,果然是吧!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