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公憩林㛣小说苏月 王爷打了男宠心疼了

他在这间位于教会后面的孤儿院里已经生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产生这么强烈的危机感。

虽然孤儿院的日常运转仍维持在原有水平上,但无论是从工作人员的态度上,还是……

中岛敦记得,一切的变化都是从那天开始的。

大约在半个月前的一天,院长突然宣布今天的日程安排全部取消,所有人可以自行安排时间。

这所孤儿院是由教会资助建立的,所有孩子们每天都有密集的日程安排,包括学习,读经,义务劳动等等。

而就算是假期,因为经常与宗教有关,他们往往会更忙碌,教会总有干不完的活。

所以孩子们对突然多出的一天,真正意义上的休息日兴奋不已。

中岛敦在孤儿院里并没有什么朋友,这并不是因为他性格上的问题,而是因为他已经17岁,等到18岁生日时就该正式离开这里。之前的好友多数已经先一步离开孤儿院,在社会上工作或者学习了。

不过有些遗憾的是,那些中岛敦的朋友们在离开后并没有再回来。中岛敦也试图给他们寄信,或者Email,全都如石沉大海般杳无音信,无一例外。

在目送着一群孩子兴高采烈的出门后,中岛敦反而没什么事可做,就干脆留下帮助打扫整理。

他站在后院里,仰头看着面前的白色建筑。

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在这里度过了十年。

正在感慨间,他眼角瞥到似乎有一辆从未见过的黑色轿车停在了孤儿院门前。

这实在少见,因为前面隔上一条街,就是圣堂教会的所在。这里一向不对公众开放,人迹罕至。

他看到一身神父袍的人下了车,以院长为首的工作人员恭恭敬敬地迎在门口,浩浩荡荡一行人穿过前院走进了建筑里。

他本能一般地快速跑过去,悄悄跟在他们后面。

他给不出这么做的原因,大概只能说是直觉。

他跟着那群人在楼里左拐右拐,看着院长打开了一扇隐蔽的门。

“还有这种东西……”中岛敦大吃一惊,“我在这里这么久都没有发现过。”

眼前即将关闭的门没有给他那么多思考的时间,他咬咬牙,跟了进去。

中岛敦惊讶地看着门后的景象:发出幽微绿光的通路镶嵌在合金板上,随处可见的各式开关按钮,表盘刻度古怪的计时器,一扇又一扇的金属门。

这到底……是什么。

这里面的所有东西都超过了他的往常认知,他心中惊疑不定,为什么这样的高科技会存在于一所孤儿院的地下。

前面的人终于停住了脚步,中岛敦躲在一根柱子后,屏住呼吸看着他们站在一扇巨大金属门前。

院长似乎跟神父说了些什么,神父点点头,院长将手贴在门旁的仪器上。

仪器发出吱吱的声响,随后指示灯由红变绿,金属门缓缓开启。

“啊……”中岛敦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巴,他不确定自己发出的声音有没有被听见。

这其实不能怪他,门后的景象实在太过骇人。

前面一路上中岛敦所惊叹的高科技不过是冰山一角,铁门后面,则是超越了他所有想象的一座巨大工厂。

中岛敦想到教会附近的巨大空地,暗暗心惊。

他站在远处,看不真切,只是觉得像是巨大的动力基底,仪器运转的轰鸣声,闪着各种奇怪光芒的巨大回路。他隐约看见一座巨大水池,连接着无数水管,而水管又导向一个个蛋型的设备。

中岛敦探出半身,想看的更清楚些,里面的人却已经在往外走,吓得他急忙又缩了回去。

一行人走过他的藏身处,中岛敦隐隐听见他们说:

“电池供给的事情不用担心,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开始筹备了。”

神父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倒是他身边站着的娇小少女,推了推眼镜问道:

“等到战争开始时,魔力消耗非常快,后续补给也没有问题吗。”

“请您放心,都准备妥当了。”

等他们走出去一米远,中岛敦才反应过来,赶紧跟上。

“电池”“战争”“魔力”……

这都是些什么啊。

中岛敦觉得自己十八年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受到了挑战。

此后的一个星期,他都一直在思考着这件事,以至于夜不能寐。

他也试图溜过去看看,但只是走到那扇隐蔽的门前而已,他并不能打开那扇门。

在他苦苦思考的时间里,又有两名同伴离开了这里。中岛敦同他们告别时,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告别时,一向严肃的院长也在场,中岛敦总是无端的觉得,院长看向自己的眼神非常让人不舒服。

像是一条冰冷的蛇一样,沿着自己的脊髓往上爬。

-----------------------------------------------------------------------------------------------------------------

“辛苦了,明天见。”

“明天见。”

樋口一叶看着大门的方向,在确定图书馆自动门合上后,直起身,叹了口气。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外面夜幕深重,繁星满天,市立图书馆里除了她已经空无一人。

不知道今天整理完仓库回去又是几点了。

虽然这么想着,樋口一叶脸上却没有丝毫不满,即使工作一天后疲惫的神色怎么也掩盖不住。

她目前正就读于女子大学,文学系第三年。在朋友的介绍下,她在市立图书馆得到了一份图书管理员的职位。

在这工作固然是因为家中还有两个妹妹,需要她来贴补家用。同样也是因为她自小就对图书馆有着浓厚的兴趣。

像所有普通的女孩子一样,一叶从小就喜欢神秘古老的东西,其中古老的书卷更是她的最爱。

这天她像往常一样,戴好手套,走进图书馆的旧书仓库里。

仓库里没有暖气,在秋末时节里格外阴冷,再加上老旧纸张特有的,混着墨香的霉味。

今天她要整理的,是一堆未知。

没人知道这些书来自于什么时期,没人认识书上的文字,没人知道这些书是如何到了图书馆中的。

一叶拿出其中一本看上去还算完好的厚册子,刚一翻开,激起的灰尘就让她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喷嚏。她扫了扫书页上的灰,勉强辨认出上面好像是划了个魔法阵。

魔法阵的旁边有着奇怪文字写成的注释,她不认识。

她又翻了几页,书中画着各种奇怪的符号,文字她也全然不认得。

直到翻到最后一页,看到熟悉的日文时,她才如释重负地长出一口气。

“好像是什么有趣的魔法。”一叶一边仔细辨认着残缺不全的文字,一边下意识地按照上面所描述的,手指在地面上画着魔法阵。

“在此发誓。我是成就世间一切善行之人,我是传达世上一切恶意之人。“

她皱着眉,觉得自己的举动有点傻,但好在此时一个人都没有,她才能红着脸小声继续说下去:

”缠绕汝三大言灵七天,从抑止之轮来吧、天平的守护者”

按照书中所写,这样就是召唤完毕了,可是……

一叶转头看了看四周,月光透过墙上的小窗幽幽地照进来,仓库里一片寂静,沐浴在清凉如水的月色中。

“果然是骗人玩的东西,就说,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魔法。”

话是这么说,她还是觉得有点失望。

一叶扎起已经散开的金发,慢慢站起身来。

封闭的仓库里突然不知从哪里刮来一阵风,吹得所有书页簌簌作响。风越刮越大,书架也被吹得东倒西歪,书册纷纷散落在地。

樋口一叶目瞪口呆,向后退了两步,摔在了地上。

痛……她正揉着撞到的地方,尖锐的刺痛却陡然从右手背传来。

怎么了?她将手伸到眼前,摘下手套。

“这是……”她倒抽一口冷气,右手上突然出现了红色的印记,而且还在逐渐扩大。

她第一反应是大概在哪刮破一道伤口,血流不停。可是她左手在右手手背上蹭了又蹭,都没有一点血沾到,手背上也没有划破的痕迹。

那几道红痕逐渐变成什么奇怪的形状,便不再扩大,微弱的红光也逐渐消失。

一叶依稀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看到过这个图案。

这都是什么事啊……

她抬头看着眼前堆成小山一样的书,心里有种想哭的冲动。

这么乱,不知道要收拾到什么时候才行。

没办法,中国人说,书山有路勤为径。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觉得眼前的书山,好像动了动。

我太累了,看错了吧。她揉了揉眼睛,继续盯着那堆书。

好像真的动了动……几本书从顶端滑了下来。

“这……”她小心翼翼地盯着书堆,慢慢站起身,轻手轻脚地接近。

眼前书堆的缝隙中突然飘散出黑色的细小尘砂,像暗色的光带。

她愣愣地伸手去抓,却什么都抓不到。

下一秒。

眼前黑色的光芒暴起,书堆四分五裂,风声夹杂着书砸在地上的噪音擦过耳畔。

樋口一叶睁大了眼睛,看着站在散落的书中心,灰尘描画的可笑魔法阵中央的人。

那人扶着和服下摆站起身来,黑色光带环绕在身周,樋口看不真切。

“你……”

后脑突然一痛,她失去了意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