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黑色的又粗又上翘h 哥哥解开我的背带裙

天色渐晚,他们这一行人因为有女客的缘故,所以借住在不远处乡镇的几户人家里头,而林昱和展昭他们也是如此。

这个村因这里都是王姓多,所以这里叫做王家村,村长正是一位姓王的老者,已经年逾六十,家中有两个儿子,都已经娶了媳妇,也都建有房子,日子还算是过得去。

他们能够挤出一间院子来,而瑛姑则是去了另外一户人家借住,虽然包拯让村长不要透露他们的身份,也不必多礼,但是村长还是有些战战兢兢的。

做晚饭的时候还特意杀了几只院中养的鸡,“大人,草民家中也没有什么山珍海味,只有这几只鸡值得一尝,几位大人、郎君莫怪。”

一直拉着他衣角的孩子害羞的从他背后伸了个头出来,渴望的看着那桌子上摆着的肉,虽然他们家日子过得去,但是也仅限于不怎么饿肚子,吃一顿肉可是要隔上很久,逢年过节才有的。

“老翁客气了。”包拯坐在主位,表情和善,他也没说拒绝或者是别的,因为他知道他们这一群人倘若是拒绝了这老翁,这老翁一家人就会在接下来这一小段时间之内,辗转反侧,不得安眠,事事担忧。

这不是什么特例,只是人之常情,人总是会对自己上头的人有一点惧怕的心理,怕得罪了上级,惹来灾祸,所以这老翁一直小心翼翼的斟酌着语言。

这么多年来,包拯破案无数,不单单是靠着查证,有时候还要懂得一些人性和人心,才能够洞察事实,查明真相。

有很多事情,他都清楚,只是他不愿意去做罢了。

包拯想到此处,笑了笑,用手招着那孩子过来,塞给他一个鸡腿,“这孩子伶俐可爱,将来一定是一个聪明人,爷爷奖励给你一个鸡腿,吃了快快长大。”

那孩子不敢出去,还是村长推了一把,他才眼睛亮亮的接过鸡腿,嘴巴也甜甜的喊着,“谢谢爷爷。”全然不知道他村长在他后头快要晕过去的样子。

村长出去之后,包拯看了一眼,这围坐在一起都看着他的人,拿起筷子,“吃饭。”

宋慈看了看大家,讪笑,“吃饭吃饭。”

依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赵虎,“吃饭吃饭,肚子早饿得不行了。”

展昭也拿起筷子,对林昱说,“吃饭吧。”

林昱点了点头。

捕头赵:???

在另外一户人家借住的瑛姑持续下线中

在开封府整理卷宗公文的公孙策下线中……

夜晚,当所有人都睡下,篱笆里拴着的狗突然间支棱起耳朵,汪汪汪的朝着一个方向叫着,两个人影打开了门,悄无声息的出去了。

在夜晚,面对两个不算陌生的来客,护寺金光并没有激发自己的保护机制,林昱和展昭顺利的通过外层,来到藏经阁外面。

藏经阁外面依旧有两个武僧在把守着,虽然这两个武僧已经不是白天的那两个,但是他们的武功阶层也同样不低。

不过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还有一个bug,那就是林昱,林昱挥了挥袖子,他们就晕死过去,在倒下的一瞬间,林昱和展昭飞身下去,接住他们,把他们轻轻放在地上。

两个人对视一眼,摸出他们身上的钥匙,开了门进了藏经阁。

白日的时候那一个气窗是日光照射进来,到了夜晚,就是清冷的月光了。

两个人极有默契的一同关上门,然后扇了扇鼻子,白天的时候还不觉得,晚上的时候这里显得极为阴森,似乎世间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一样。

丑时一刻很快就到了,但是没有两人都没有发现什么,他们没看到的是,在不远处,一双眼睛正紧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林昱的感官比较敏锐,回头一看,但是那里只有架子和架子上的经书,他放下手中的书,和展昭眼神交流了一下,挪步往后方去。

快到最后一个书架的时候,他快步两下,闪身过去,却看到了一个淡淡的黑色身影咻的不见了,只能够看到他的残影。

‘这是什么’林昱轻皱起眉头,他盯着那个地方,却只看到从气窗照射进来的清冷月光。

展昭走了过来,“怎么了?”他低声问。

“刚才这里有东西,一个黑影,但是我不知道是什么,一下子就不见了。”林昱慢慢的说。

他话音刚落,那黑影又从气窗那里飘回来了,林昱从刚才就一直在戒备,现在用出术法想要把那个东西定住,但是那个黑影一下子就从他们两人这里穿过,一种冰冰凉凉的气息拂面而来。

这个影子就在这里荡来荡去,仿佛没有实体、没有意识一样,但是展昭却看到它有一双眼睛,那一双眼睛里头懵懵懂懂,看到展昭看着它之后,它也直直的看着展昭。

它并没有伤害他们的意思,反而像是在逗他们玩一样,荡来荡去的。

见此,展昭也试探着询问,“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影子……”它有些僵硬的说,声音沙哑,“帮,帮他,我是他的影子……”它抖了一下,露出一张大家都熟悉的脸,和相国寺主持长得一模一样,只不过比之主持,他面容更显年轻,可能是因为穿着黑袍,看上去有些阴郁的气质。

它细声的恳求展昭和林昱,“帮,帮他……”他有些急的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又因为太过于着急,所以说得不太清楚,甚至想要通过肢体动作表达自己的意思。

只可惜他和林昱的思维是在两个维度,所以林昱看着他的动作一头雾水,“帮你的主人?”

见林昱出声了,他连忙飘低下来,拉拉林昱的衣角,就要往气窗那里飘,“快,快……”

那个气窗恐怕一个小孩子也钻不过去,更不用说林昱了,林昱无奈的指了指藏经阁的大门,说,“我们走那边,你带我们去吧。”

那个影子很开心的点点头,拉着林昱,如果不是他没有什么实在的力气的话,估计就是拖着林昱前进了。

展昭见他们先行一步,自己就在后头收尾,把东西安置好,把钥匙归还原处,就追赶着他们前去。

那两个武僧很快就醒过来了,他们有些警觉的查看身上的钥匙,以及藏经阁里头有没有丢失什么东西或者是有什么人的踪迹,不过很可惜,他们很仔细,但是展昭也是一个隐藏踪迹的高手,他也把痕迹抹得一干二净。

那两个武僧还有些奇怪,怎么自己莫名其妙的晕倒了?

那个影子拖着他们去到了主持的院子,白日里头简朴的院子,现在已经到处都是散落的残破的物品,就如同被人洗劫了一样,整间院子空荡荡的,就连一向侍奉主持的小童都不在此处,也没有人发觉。

那个影子也无措极了,求救的看着林昱,“他,他不见了……”

林昱四下观望这个院子,问那影子,“你能够感知到你家主人的所在吗?”

影子指了指这院子里头关着的房间,“在那里头。”

林昱走上前去,想要伸手推开那一扇门,但是突然间一种针刺的感觉让他缩回了手,一个‘封’字慢慢的从门上浮现出来,然后又隐没下去。

这是被下了术法,林昱用灵力在虚空画了一个金色的符印,打在那‘封’字上,那扇门一下子就被林昱的掌风击开,首先出现的是一个佛龛,上面供奉着的菩萨在这光暗不明的场景之下竟然生出了几分阴森的感觉。

一个披头散发的道人躺倒在蒲团之上,林昱上前翻过身来,发现那面容正是他所见过的那个金道人的,此时他腹部空了一个大洞,死不瞑目。

而这间房间里头除了一张空空如也的床榻,和一张桌子之外就没有什么。

展昭处理完之后,在院子里头看到了这一片狼藉,他眼尖的看到了那被一块木头压着的带血的破布,捡了起来,走进来一看,那破布正是这道人身上衣物缺失的一块。

只是原先说的主持的身影怎么也不见。

影子进去飘荡了一番,脸上那一股焦急之色,反而消失了,林昱感觉到异常,看向展昭,和他目光交流了一番,示意他去找包拯,而林昱在这里稳住这影子。

这么多日来,展昭也算是和他有了不低的默契,点了点头,明白了他的意思,悄然的离去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