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小心怀孕了该怎么办 随着马车的颠簸进入更深小说

之后的两天切原同学已经对仁王的恐惧已经发展到了绕开他身边五米范围距离而行的程度。只要是在社团活动,不管是谁和他讲话,他都要死死盯着来人的脸看上半天,好确定是不是仁王变装来骗他。要不是碍于真田副部长,恐怕他还会伸手去揪脸来增加安全系数。至于他的鞋子,书包,网球拍,喝水的杯子,更是恨不得锁进保险柜,就怕身上整人道具层出不穷的仁王给他加点料。

面对此种情况,作为公认的切原保姆,桑原同学无奈的找到仁王:“我说,教训一下他是可以,不过他都快要神经崩溃了,这样下去不太好吧。真的出了什么事,影响到比赛和训练,真田会火冒三丈。”

仁王无辜的摊手:“我什么都没做,只不过偶尔有空的时候就对着他笑一笑。这可是前辈在表达对后辈的亲切爱护之意,赤也那家伙自己胡思乱想,那有什么办法。”

桑原黑线,欺诈师同学你的整人功力又升级了,已经到了不需要动手也能吓得人半死的境界,还是说,切原实在是上当太多,已经生出后遗症来?对不起,赤也,不要说我不帮你,实在是......你太没用了。

虽然成功的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在外赫赫有名的立海大的赤眼切原吓到不敢靠近,其实仁王并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好心情。因为他看到上田真的在帮赤也做作业。说是做作业也不大贴切,准确的形容是帮他讲解英文才对。他们俩倒是和乐融融一派同学和睦的景象,都是切原那家伙,想要找人帮忙做英语作业自己去就好了,非要打着他仁王雅治的名号。这样一来,自己不就莫名其妙的欠下她一个人情了吗?

“仁王前辈,我今天也有好好帮切原同学补习英语哟!”

现在相遇的打招呼已经固定为这一句了,看着上田一脸“我很厉害吧我帮上忙了吧快点夸奖我”的星星眼表情,仁王就觉得头大。拜托,同学,你这么做会让别人以为是我授意你去帮赤也的。我可是一点关系都不想和你扯上。

事实证明,不管是三流学校还是一流高中,人类对八卦的天性都是一模一样的。这才短短几天,流言的最新版本已经从“仁王英雄救美,学妹暗自倾心”演变为“无情学长冷漠相对,悲恋学妹费心讨好”。同班男生们看他的眼神已经从羡慕上升到了嫉妒——居然让这么一个少见的混血小学妹为你使出浑身解数讨好,连一个社团的学弟也沾了光,天天可以和她一起做作业。仁王,你不就是长得帅一点吗?可恶,还是现在世道变了,女生们都喜欢这种满嘴不着调做事吊儿郎当的类型。

仁王很想大呼冤枉,怎么就没人记着切原和上田是同班同学,在老师的安排下帮助一下同学也很应该,为什么大家一个个都死盯着他不放了?

“嗯,这个很简单,人类的双眼都是从来只看着自己愿意看到的东西。所以,他们只认为切原同学是因为和你一个社团才得到上田同学的亲近。”一切罪恶的起源青木推着眼镜一本正经的解释着。

“谢谢你的解释,不过我有问过你这个问题吗?”

“哎呀,就因为我写了那篇报道让上田同学引起了全校关注,你就对我记恨上了?真是心胸狭窄的男人。”

“如果没有把无辜的路人牵涉在里面,你要喜欢,来一个二十四小时全场跟踪纪实我都没意见。”仁王没好气的说。

“哼,可悲的男人。少女乃是世界上最美丽的生物,纯洁闪亮一如山谷里楚楚动人的百合花。让世人见识到她们隐藏的美,就是我神圣的任务和工作。尤其是像可爱的小茉莉,简直是完美的艺术品,同时具有西方于东方的美,啊,那双蓝色的眼睛,上帝就是为了她才创造出蓝这种颜色啊!被这样的少女深深的仰慕着,你还有什么不满足?”这番话从面无表情的青木嘴里说出来,怎么看怎么觉得诡异。

“第一,她没有深深的仰慕我,纯粹只是出于一种稚鸟心态,第二,我不觉得她和楚楚动人的百合花有什么联系,第三,同学两年我第一次发现你的大脑有点不正常。”

青木不以为然,就像仁王是在夸奖她一样:“谢谢你精确的点评。能得到大名鼎鼎立海大欺诈师的称赞,我深感荣幸。”

......世界上如果还有谁能叫仁王也自叹不如,这个人一定就叫做青木直子。

好吧,不对直面现实不是他的习惯,即使心里很不情愿,作为前辈,他还是有必要去对上田说一声谢谢。谁叫那个英语白痴是打着他的名义去求人的。现在才跑去辩解什么“不关我的事,是他擅自决定”,作为一个男人的确也太小家子气了。仁王也不知道为什么很不喜欢去接近上田,即便是她对自己表现得很有好感,有一种敏锐的第六感在提醒他最好不要和这个呆头呆脑的学妹扯上关系,将来一定会后悔。

“算了,只是主动打个招呼说声谢谢而已,这是基本的礼仪问题嘛。”仁王自我开解说,特地选了个人很少的时间叫住了正拿着扫把准备去做清洁的上田。

说起来似乎有点过分,每一次遇见都是上田热情的问好,他好像还没有主动的先出过声,连积极一点的回应都没有,冷淡得有点过了头,一般的女生早就生气了。不过上田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见仁王主动示意她过去,一如既往笑得很灿烂的跑过来。

“前辈,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吗?”

“呃,也没什么事情,只不过想说声谢谢,我们社团那个笨蛋赤也给你添麻烦了,真是不好意思啊。”仁王把手揣进裤子口袋里,以少有的认真态度说。

上田一愣:“啊,那件事没什么,反正每天我也要做作业,一起做没什么的。而且切原同学很好,还热情的借游戏机给我玩呢。日本的游戏真有趣,我还是第一次玩到这种可以拿在手上的游戏机,真好。”

“是吗,那就好........”本来还准备了一大堆话准备说,被她这种干脆利落的态度一下子全部堵回来,似乎也没有必要再多说点什么了。仁王觉得就这么走了好像又不太礼貌,一时间又想不出什么可以继续的话题,两个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站在走廊上。最后还是上田主动开了口。

“前辈,你是不是还有事?平时这种时间不都是去参加社团活动了吗?网球部的部长很严格吧。”

“你怎么知道?”对于一个没有参加任何社团,放学之后不值日立刻回家的人来说,仁王倒是有点好奇。

“是切原同学说的,他经常说到网球部的事情。”上田叹了口气,“社团活动,真好呀,大家似乎都很快乐的样子。”

“你也可以去参加社团啊,很简单,填写一份入社申请书就行了。我想很多社团一定很欢迎你的。”仁王顺着她的话题往下说,根据他的观察,上田虽然很受欢迎,好像却没交到什么亲密朋友的样子,除开那些献殷勤的男生,很多时候她都是一个人行动,难道是还没有适应新的环境?

上田摇了摇头:“谢谢前辈,社团.......可能不太适合我。”

“好吧,要是你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帮你介绍一下。”对他人的事情一向没有什么兴趣追问,仁王觉得今天的目的顺利完成。

“前辈慢走!一路顺风!”上田一个深深的九十度鞠躬。

“喂,我又不是要去远方旅行,用不着这么正式。”对于她这种奇怪的遣词造句,仁王还是不习惯的冒出一身鸡皮疙瘩。

以为和上田的牵扯就到此为止,仁王心情比较好,再加上训练和学习课程日渐加重,他也没什么精神来继续戏弄那个可怜的赤也,放了他一马——其实是再恶作剧下去估计幸村就要来找他谈话了。战战兢兢的切原同学看到警报解除,终于敢比较顺畅的呼吸。说起来他觉得自己真可怜,在网球部的几个正选里,除了文太和桑原,他谁都得罪不起。

不过最近他的作业都完成得不错,也没有看见上课回答不出问题被罚站的景象出现。得知他找了个同班同学帮自己补习,真田颇有微词,觉得不管做什么都要凭借自己的努力才对,最后还是幸村出面说了句公道话。

“好了好了,又能补习又能和可爱的女孩子相处,对赤也来说算是件好事吧。呐,赤也,上田同学可爱吗?”

切原一听立刻把头摇得和拨浪鼓一样:“部长,你饶了我吧!那个女生虽然人不错但是很可怕的!”

“可怕?我听错了吧,你也有说别人可怕的时候。”过路的文太听到了这句话,好奇的跑上来插嘴。

切原一脸“啊,说漏嘴了”的表情,不自然的咳嗽一声:“反、反正我们只是普通的同班同学而已,她完全是看在仁王前辈的面子上才帮我补习的,说实话也就只有英语和数学好一点,她的国文实在是连我都不如,我还帮她补习国文呢!”

“哦,不错嘛赤也,你也有帮人补习的时候啊。”仁王笑眯眯的揉弄着他的头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在他的背后。切原一见到他立刻僵硬了。

“好了好了,别闹了,休息一下,马上还要进行下一轮的练习赛。”

部长大人发了话,众人也收起了玩乐之心,擦汗的擦汗,喝水的喝水。只是仁王有点疑惑,为什么切原会说上田很可怕呢?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