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两个男人同时进去小说学校 女儿小雯的乳汁

夜叉显然被大门处的响动勾起了兴趣,拉着荒川之主跑到了近前,带着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刚刚望见庭院门口处那些无辜却再度变得一片狼藉的花草,就听到顶着一头白色长发,额生鲜红双角的罪魁祸首道:“我名为茨木童子,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前来京都寻找我的友人。”

果然是这一位啊。荒川之主瞥了一眼这个他还算见过几面的妖怪,对方那令人印象深刻的性情,倒是不必担心会认出他来了。不过看夜叉一副想要上前的模样,还是动手拉了拉他的袖子试图阻止,不料此举让前者本就松松垮垮的衣物又落下了一片。

这个时候,沙啦沙啦的声音响起,八百比丘尼拿着占卜之杖走了过来,带着一脸神秘的微笑,虽说轻声询问着眼前的情况,目中却早是一片了然。

“有人上门挑衅,我也只能应战了*。”向来温柔微笑着的阴阳师漂亮的眼睛当中也露出了战意,手中扣了几张符咒,转而对茨木童子道,“你叫做‘茨木童子’是吧。如果我们赢了,你可要好好把事情讲清楚。*”

大妖傲慢的轻笑一声,微微颔首,妖气微微一凝。

“哦,这是要打架了吗?”前来做客的博雅背着弓矢走了过来,露出了兴奋的神情。庭院当中的式神们因为听到响动,也纷纷围了过来。

因为茨木童子看起来破坏力相当强悍,晴明拿出了默默扣紧了手中刚刚绘制好的“守”的符咒,却并没有带式神上场,挥手示意站在附近的大大小小的妖怪先避开战局

茨木童子先是一甩右手处空荡荡的袖子按在了地上,一只紫红色巨大鬼手燃烧着来自地狱的烈焰从地下探出来,再猛地一抓。

还好晴明刚刚用“守”的言灵撑起了结界,勉强撑过了这一次攻击,借机用另一手抛出了好多张“缚”的符咒。茨木童子虽然及时察觉向一侧退了一步,却还是被一张不起眼的符咒贴上了衣角,瞬间被言灵化作的锁链困在了原地。他挥出手中的黑焰击碎了锁链,但也出乎众人意料的收了手,在原地站定。

“虽然只是打算稍稍玩玩而已,但你还是有些实力的嘛,”茨木童子眯着眼睛看向安倍晴明,将之前隐隐现出的轻视神情收敛了不少,“作为人类来说已经算是不错了。”

“所以你到底要做什么嘛……”小小的白狐狸在一旁微微摇着尾巴,刚刚因为两人战斗而炸起的毛在神乐的抚摸之下也渐渐变回了往日的柔顺模样。

茨木童子一直明亮异常的金瞳中隐约掠过一丝复杂,随后声音却又激动了起来:“我不是说了吗……来找像火焰一样的妖怪,酒吞童子。他就是我所追求的极致,位于妖族顶点的男人!我想找到他,然后败在他手上,然后啊,把我这具身体,交给他支配!”

静默在大阴阳师的庭院里蔓延开来。良久,安倍晴明才清咳了一声尝试着缓和突然凝固的空气:“这其中,一定是有些我们不能理解的理由吧。”

茨木童子似乎并不在意他们的神色变化,又用着“头脑聪明冷静”“实力强大”之类的词句称赞了一番他口中的“酒吞童子”之后,才提起酒吞童子前些时日似乎沉迷于一个女子却被拒绝,整天醉酒度日。

“几十天之前我还能找到他醉酒的身影,呵呵,他脆弱的样子也意外的让人心折呢,”茨木童子虽然笑了起来,神情却阴沉的可怕,“之后我的挚友却突然消失了,我一直寻找了这么多天却完全找不到他的踪迹。想到吾友有时候也会到京都游玩,而京都当中,有一位厉害的阴阳师,我就想,他应该能找到我的挚友吧。”

虽然卷入到这种力量强大的妖怪的事情当中显然十分危险,但是想到如果真如茨木童子所猜测的,那位实力更加强悍、同时也显得更加危险的酒吞童子的位置很有可能就在京都,安倍晴明还是答应了帮忙寻找。

“八百比丘尼,你能占卜到酒吞童子的大概位置吗?”他这样问那位笑吟吟的占卜师。

八百比丘尼晃了晃手中的占卜杖,点头道:“虽然说是可以,但还是需要贴身物品呢。不过,如果是茨木童子的话,这个条件应该不是问题吧?”

白发大妖注视她一瞬,突然笑了起来:“呵呵,当然。”

他在怀中找到了在他巨大的鬼手当中显得格外小巧的一枚珠贝,费力的打开之后,里面是一卷火焰一般鲜红的头发。茨木童子小心翼翼的将珠贝递到了八百比丘尼的手中,紧紧盯着她占卜的动作,大有如果这些头发有一点损害就掐死她的意思——虽然这大概并不是会令八百恐惧的事情。

“不在京都之中……在更远的地方呢。不过,这个气息相当的微弱呢,如果不是被什么人可以掩盖了,就是……”占卜师的话被突如其来的黑焰打断了,晴明的结界将茨木童子的攻击拦了下来。

银发的阴阳师对着几乎已经控制不住四散的妖气的大妖道:“茨木童子,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寻找你的朋友酒吞童子吗?气息微弱的话,如果他遇上了什么危险,不抓紧速度的话就来不及了吧。”

“才不可能有什么人类或者妖怪能够威胁到吾友!”茨木童子虽然这样反驳,但还是勉强收敛了杀意,“不过你说得有道理。女人,吾友现在在什么方向?”

“啊呀,似乎是西北方向,爱宕山附近呢。”八百比丘尼闭目自己感受了一番,用手中的占卜杖遥遥的指向京都的西北方向,露出了饶有兴味的神情。茨木童子似乎已近有些等不及了,当先快步向着爱宕山方向走过去,博雅等人紧随其后。

晴明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庭院中的式神,思考了一下此行大概需要经过的地域,带上了抱着蒲公英的萤草,沉吟了一阵又带上了荒川之主和犬神,刚想转身离去的时候,夜叉突然开口:“喂,阴阳师,能不能带上本大爷啊?你这院子里也太闷了点。”

晴明注视着这个自从来到自己的庭院之时就一直在惹是生非的式神,也有些担忧将他留在只余下寥寥几个小妖怪的庭院当中,估计不仅不能照顾家院,可能还会生出祸患。至少这次身边还有那位擅长控水的“荒川之主”,就算夜叉当真做出了什么不妥之事,也不至于到难以控制的地步。

“带你出行倒是可以,不过你要记得不能擅自行动。”阴阳师与妖怪那双浅红色的双眼对视,脸上的微笑一敛,“不然,把你送给别的式神吞噬增加妖力倒是不错。”

“知道啦。”夜叉撇撇嘴,走到了荒川旁边,偷偷用长矛摆弄了一下他的尾巴,银发的“小妖怪”神情未变,一尾水凝结而成的游鱼打了夜叉满脸。

晴明看到这一边的景象,笑容又回到了脸上,微带歉意的对犬神道:“那么,看护家宅就麻烦你了。”

“没问题的,晴明大人。”犬神拔出剑挥舞了一下,站到了大门的一边,目送着一行人离开。

爱宕山其实距离京都繁华的街道并无过于长的距离,虽然队伍当中有着身形玲珑的神乐和仍然显得十分幼小的荒川之主,但还是用了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就到达了。原本风景秀丽的山峰,现在笼罩在一层浓重的阴气之下,显然其中出了什么变故。

“这里有人布下了结界。”晴明用手感触了一下周围流动着的阴气,下了结论。

“哎呀,酒吞童子的气息在这里果然就明显了很多呢,”占卜师这样说着,用手中的木杖轻轻碰触结界的位置,“如果真的是被结界隐藏起来的话,气息微弱也就说得通了呢。”

茨木童子干脆利落的用地狱之手狠狠地捏上了结界,竟然只让结界稍稍产生了一圈裂纹,而非完全碎裂。他冷哼一声,又补上了一团黑焰,结界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就化为了乌有。

“这次可以确定吾友的位置了么?”他终于还是露出了些许焦急的神色,看向八百比丘尼。

孰料这一次占卜师微微皱起来眉头:“啊,方向就在山巅的东侧。不过这次情况可不妙呢。虽然不仅有酒吞童子的气息,妖怪血液的味道也很浓重呢。”

白发大妖不等她说完,已经飞奔上山去了。晴明感受着空中这种可以称之为熟悉的阴气,露出了沉重的神情:“阴界裂缝……”

确实是阴界裂缝那种令人难受的感觉。荒川之主对此也算是熟悉,毕竟当初协助黑晴明的时候,也曾见过那所谓阴之晴明开启的阴界裂缝,其中渗透出的阴气很容易就会使实力低微的小妖怪发狂。他甚至知道这爱宕山山上看守阴界裂缝的妖怪是谁。

不过,对于现在的安倍晴明来说,要与他对抗是否棘手了点?

就算脑子似乎有些不清醒,也毕竟是大天狗啊。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