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黑人高潮了10次 玩了朋友妈妈

-41-

如果未来一直在司身边的话,他一定是与现在截然不同的模样。

但事实却是,未来已经处于医生认定的临床脑死亡状态,苏醒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就现代科技来说,是没办法完全治愈的,只能期待奇迹。

可这个世界上的奇迹又有多少呢?未来能等到那一天吗?

谁也说不准。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才好,司应该也不想听那种毫无意义的话。大众媒体将他塑造成一个坚毅刚强的战斗机器,司不希望妹妹的事情被他人当作谈资,便将这弱点隐藏起来,从来不主动去提。

CCU的探视时间很短,我们沉默着离开病房,把安静的空间还给未来。

房门合上。

我们走进电梯,司站在左前方,按下了一楼的按钮。

“司,我不是出于好奇才打探你的隐私,我只是希望你不要一个人承担。”我小幅度地扯了扯他的袖子,“如果冒犯了,我向你道歉。”

“我知道。”他直视前方,光滑的金属门反射出两个模糊的人影,电梯厢空间狭小,淡淡的回音在耳边缭绕。“但我担心你会说出‘这么点钱,我帮你一起付了’这样的话。嗯,我并不需要。”

“……”我无法反驳,因为这完全可能!

我和司都是名人,这么做确实很有可能被媒体挖出来,并且冠上桃色新闻的名号,捕风捉影地大肆宣扬……类似于包.养之类。我的名声也就算了,我不需要名声,但万一给他甚至莉莉安带来不好的影响,那真是罪过。

说起来我一开始也打算包.养千空来着,毕竟凡是能用钱解决的都不是事。这算什么,富婆的本能反应吗。

我突然觉得有钱也没什么用,先被千空拒绝,又被司拒绝,根本无法发挥它应有的价值!

夜晚打车不太方便,所以我们是一路走回去的,有这么个高大的保镖在,根本没人敢靠近。

靠近居民区那条街道时,我远远地看见莉莉安站在家门口等。她招了招手,跑过来搂住我的脖子,姿态亲昵。“晚上好,你是隔壁的司吧?谢谢你送我们家克丽丝回来!”

他颔首:“这是我应该做的。”

“再见。”我向司道别,在他转身时,又小声地补充了一句,“那个,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把我们看作你的家人……我会和你一起等待未来睡醒的。”

司短暂地愣了一下,然后扬起唇角,眉眼柔和。“嗯,好。”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不经意间消融。

我松了口气,露出了连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舒缓的神态。

这样就好。有我们在这里,所以,希望他以后不会再产生孤身一人的感觉。

司一走远,莉莉安就开始捏我的脸,拉扯得五官都变形了,“好哇,克丽丝,这又是什么情况?!”

我含糊不清地应答:“就是你看到的那样,纯亲情关系!!轻点,轻点,我绝对不会成为人渣的,你要相信我啊——”

被莉莉安误解我真是冤枉得过分。

从小到大除了千空我就没对别的人动心过,我也认真地思考过理由,然后推测自己是只喜欢那种IQ三百五的变态,总之必须要比我强才行。因为我兴趣太多变了,涉猎区域特别广泛,如果接受速度不够快,没有办法一起研究最新课题的话,很快就会被我遗忘在脑后。

这么一说,还真是只有千空才可以啊。

-42-

千空出院之后,我们把火箭的残骸拆解掉,用部分零件改造出了第二版,命名为senku二号。二号采用帅气简洁的白色涂装,依旧搭载着四名旅客,一飞冲天,异常顺利。这次摄像头记录下来的终于不再是灾害现场,可喜可贺。

虽然比较粗糙,但这样就等于完成他载人航天的愿望了。

顺带一提,我一直把他的挑战放在心上,所以想要不带赌注地重新比赛一回。比较倒霉的是,下一轮竞赛居然是数学——我的脑壳不禁隐隐作痛。要知道千空可是连1430840385×7893269521(备注:这串数字为脸滚键盘,毫无意义)都能快速心算出来的人型计算机,之前我为什么敢去招惹他,都是梁静茹给的勇气。

撤掉滤镜之后,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呢!

说是这么说,但我还是认真地复习了。人嘛,总要有点希望。

结果考试当天,我从头到尾做完整张卷子,头一抬,发现千空位置上又没人了——这混蛋早就交卷走了,根本不检查,自信简直溢出屏幕!而且他交卷的理由不是刚好做完,而是考试规定只剩三十分钟时才能交!

我好悲伤.jpg

结束铃打响,我跟着其他考生一起走出教室。千空坐在一楼大厅刷手机顺便等我,他翘起二郎腿,靠着椅背,在一群愁眉苦脸的考生中显得特别轻松,特别悠闲。

突然觉得仔细检查一遍的自己简直像个傻子。我太难了,真的。

我把文具袋往长椅角落一扔,伸手环住他的腰,埋头吸了一口,“不想动。要不你背我回去吧。”

动是不想动了,心情又不好,只有吸葱才能维持生命这样子。当不了第一,但我可以当第一的女人啊,本质是一样的……个屁!

公共场合,周围人流量还算大,有几个考生认出了我,悄悄拿手机出来拍照。

千空伸手帮我把卫衣后的帽子扣上,恰好挡住脸。那些人什么也没拍着,只能郁闷地走了。

“这么多人在看耶。”

“看就看吧,谁敢在网上乱发,我顺着网线过去跟他单挑。”只要不涉及底线,比如蹲家门口之类的,我都懒得去管他们,反正被偷拍也不是一次两次,“上一回,就算你赴约了,我也根本赢不了……变成现在这样,反而有种投机取巧的感觉。”

我居然卑劣地庆幸,还好那个意外发生了,让我能再靠近他一点。

我对这样的自己感到很羞愧。

“没有差别。”没想到千空语出惊人,“要输也很麻烦,我不想再被炸第二次了。这种事我本来不打算告诉你的。”

“?!!!”

我震惊不已,这个人刚才是不是说了什么很过分的话?!

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当时镜头里他和大树站得同样近,大树一根头发丝都没伤到,他却直接进了医院,根本就是没躲。

输的同时还得照顾对手的自尊,世界上还有更消极避战的人吗,没有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