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停电跟新同学教室里做 宝贝在阳台上做

7.

次日,你来到了广场,在屏幕上观看实时转播的画面。

周围有些奇奇怪怪的人,但你并不在意,你的目光全都集中在王也对铁马骝那一场。但你当你眼看着铁马骝一路通臂拳、通臂金刚打下去,却丝毫没有伤到王也一星半点,甚至反倒让对方摸清了底细时,你“……”

“……你这不仅仅是通臂拳吧。”王也摔了摔手腕,慢悠悠说道。

他应是受了内伤未愈……又或者是天生懒骨头。

你观察得出结论,并且觉得两者兼有。

铁马骝洋洋得意:“算你识货,我这通臂金刚可不是你太极云手能对付的!”

镜头正好给到这里,你读出对方的唇语,刷的一下黑了脸。

为什么,为什么总是会有这样的猪队友?究竟是谁给的这煞笔自信!

即使存在偏见,你也不得不承认以王也的太极水准,在同辈之中已难出其右者。连对手的底细都不知道,还想要赢?!

你艴然不悦,现在只能希望,你留下的后手还能有用。

果然,摸清铁马骝底细的王也一翻先前四两拨千斤的力道,直接硬碰硬了起来。

战局霎时扭转。

观战台上的诸葛青轻呵一声,讲解开来:“……阴阳交汇刚柔并济,才能成为太极。太极劲,乃是一种能变化出千万种劲力的功夫。”

粘连黏随,四劲齐发。

败局已定!

但你的眼睛一眨不眨,你想起昨天晚上的对话。

你通过附近的人加上了铁马骝的微信。

——“铁马骝,你明天想要赢吗?”

——“什、什么?你是谁?”

你没有理他。因为你知道以对方的本事,绝不可能打败王也,所以你放弃了原本的打算。但是就算这样,你也不想让王也赢得太轻松。

太极的意圆满,但王也的招式却未必没有破绽。

——“你可以赢,只要你听我的话,明天在近身时,给他一指。”

你把你改好的一夜速成异人改良版六脉神剑——食指商阳剑篇发过去。

对方回了个神经病,并把你删了,但你知道他一定会忍不住打开了你的洗脑文包。

……

为什么是商阳剑呢?因为它灵活多变,尤其是对于初学者来说,当然是最习惯出食指。只要铁马骝忍不住看了,就一定会记住、忍不住修炼。他当然不会随便用一个陌生人传来的法门对敌,除非别无他选。而此刻,他会发现,除了商阳指,他再没有其他选择。

纵然不会输,也要让你吃些苦头,最好受点伤。你如此想到,王也只怕怎么也料不到,铁马骝还会有这样一手吧,正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想到你改良过后的商阳剑之威力,你不由期待到,也许还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桀桀桀!

而场下也已到了关键时刻。

——是的,就是此刻!

铁马骝怒吼一声:“千!斤!坠!金!钟!罩!!”

“………………………………”

“………………”

“………”

艹,垃圾

8.

你不想再去看王也大杀四方的打脸场景,于是克制着怒火拂袖而去。但走了两步,你很快你发现有人并行,你侧首。

对方叼着根烟,敞着黑西装,内里是一件白衬衫,自带落拓熟男气息,他搭讪道:“小姐,你也是来观战罗天大醮的吗?”

你微微一笑,极自然地说道:“是呀,过来看看。”

“哈哈,既然都是异人界的人,那要不留个联系方式。”他抛个媚眼,显然暧昧。

你目光轻轻掠过与他一道的那三个人,不欲惹人注意,于是全盘接收:“当然可以。”

你用手背撩了撩自己耳后的长发,盈盈一笑。和对方加了微信后,在其他几个屏幕又驻步看了两圈后,才离开。

张楚岚看着你远去的背影,轻轻皱了皱眉。

徐三警戒道:“有什么问题吗?”

张楚岚摆摆手:“没有没有,就是觉得哪里怪怪的,而且怎么感觉有点眼熟。”

徐四赞叹道:“确实怪大的。”

徐三、张楚岚:“……”

但已经离开的你并不知道发生的一切,更没有想到撞上了主角光环下的神秘第六感。

你心中的怒火无处宣泄,你满腔的愤懑如山洪暴发。

千言万语只能化作一句——

“没有用的废物。”

你狠狠骂道。

——来自《反派经典语录》第005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