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子文学校卫生间分娩 干我,操我

白鸦的记忆中断在之前的接触到无尽寒冷之前。

等到醒来,自己已经躺在某位少女的腿上了。

“你是什么人?”白鸦问道。

虽然白鸦知道这个少女估计是从那个奇怪的蓝色晶体里蹦出来的,但是他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因为这一切都来的太过于诡异,不但一直追逐他的怪物莫名其妙的死掉,现在又从一个石头里蹦出一只超可爱的少女,这奇怪的事今天遇到的格外多。

“朕并非人类.朕乃灵魂武器NO.TR22号——镰型灵武神白雪。”少女嘴里吐出冰冷而机械的语言介绍自己,不过这个介绍让白鸦听的是云里雾里不明所以。

“什么灵魂器?那是什么?”白鸦完全被这种强悍的词汇给震住了,他居然遇见了一个自称朕的非人类少女!

“级别不足查阅权限限制中。”神白雪机械式地回答了白鸦的问题。

白鸦问出了自己最想问的:“那个,是你呼唤我的吗?”

“朕于最大可呼唤范围内.向拥有朕资质之所有生命体发出呼唤信号.汝为首个同朕接触之生命体。”

神白雪见白鸦没有再躺回来的意思,她就自己拍了拍裙子站了起来。

白鸦此时的唯一心思就是,自己今天是不是真的狗便运当头。

“问汝.愿为朕之主否?”

神白雪凑到白鸦的跟前,用纯净到能够照出白鸦脸庞的红色瞳孔盯着他的眼睛。

虽然神白雪脸上没什么表情,但白鸦发现,这个少女的头顶上还有一撮翘起来像镰刀一样的呆毛,这个呆毛会跟随她说话一起不断弹动。

“当然必须一定可以!”白鸦没有其他的选择,从直觉来看答应下来是最好的回答方式。

再说,让一个纯洁可爱的少女叫“主人”,简直就是每个男人的梦想嘛!

“不过,这个少女不太正常罢了。”白鸦心里悄悄地想着,嘴上却问道:“那,能不能说明一下我昏迷时候的事情呢?”

白鸦现在很想知道的是他晕倒之后那个凶残怪物是怎样莫名其妙死掉的事情。

他不认为这个少女能够肉搏打赢这么一个全身凶器的怪物,估计也就是神白雪使用了什么超能力或者魔法等等超现实现象将那只逆兽击杀的。

“唔?”

他还在等那神白雪的答案呢,就被一双小手揪住衣领。

白鸦突然发现眼前的这个少女似乎力大无穷,他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就被神白雪钩住了脖子。

然后就见她迅速地凑了上来。

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唔啊,你干什么!”虽然嘴上严厉的质问,但实际上是不爽少女太快离开,他居然什么感觉都没有就这么完了。

“此为建立契约合法性之必要程式.虽在此前汝就与朕建立契合条约.但为了固化彼此间之羁绊.此程式必须实行。”

神白雪的话刚刚说完,白鸦的大脑里就有空洞而机械的声音响起。

“天级灵魂武器——神白雪使用契约成立。灵纹权限调整中,全额使用权开启,灵量回路分析中。生命存在构架更改完毕。神白雪LV.ZERO——‘死神的约定’完全使用权获得。LV.1——‘洞悉’习得可能。魂力抽调计算,完毕。”

“这是什么啊,灵纹使用权,魂力?这些是啥玩意!”白鸦脑袋里面又出现了原来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词汇,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的白鸦只能求助于刚认自己为主的少女。

“灵纹为参加灵武战争之证.拥有灵纹之主便与朕生死相连.命运与共。”

白鸦发现了不对劲之处:“等等……你说灵武战争?那是什么?”

他虽然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但听“战争”这个词汇也知道不太对劲!

现在的常识来看,全世界还算是比较和平的。

那些骚乱地域距离白鸦的生活所在可谓十万八千里远,国内就算有人是龙肝豹胆敢闹事,那也是被人民警察叔叔当场灭杀的份,战争之说可谓无稽之谈……

“级别不足查阅权限限制中。”神白雪一句,就把白鸦的问题给打发了。

“那到底要多少级别才能查啊!”

“朕并非负责解说杂项之杂鱼灵武.朕仅为歼灭一切阻挡前方路途生命体之用。”神白雪被白鸦问的厌烦了,她头上的呆毛也形象地立起来,一抖一抖的。

即使是这样,她还是面无表情,好似机械一般毫无感情的阐述着。

白鸦问了半天也没得到什么确切的信息也就作罢了,但是又一个最大的问题浮上心头。

这个少女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武器,那么她是如何战斗的呢?

这个问题出口,她倒是没什么不耐烦的样子。

她向白鸦伸出自己的小手,然后道,“握朕之手。”

不明所以的白鸦下意识地伸出自己的左手,突然他发现自己的左手完全和自己原本的不同。

那是皮肤光滑细腻柔弱无骨的“玉手”,不要说跟自己原来那一巴掌老茧的比,就是跟那些娇贵的大小姐比来也不逞多让。

而那个玉手手背上,手背上面的纹身已经不是之前用画纸贴起来的杂牌纹身,而是一种相当概念的抽象画,一只身上缠绕着黑白纹路毒蛇的白色乌鸦。

线条与颜色构成很简单,但盯着看上一会,就能感觉到乌鸦与蛇都活了一般,有种莫名的气息散发而出。

“怎么?”萝莉看白鸦看着自己的左手发呆,不由地问道。

“我的手怎么变样了?”白鸦举起自己的右手,发现自己的右手食指比无名指要短,但是这个变样的左手却是食指比无名指长一些。而且自己的右手也有一个像是条形码的纹身,条形码的下面是一个数值——9.1!

“此为朕之手。”小萝莉把自己的手恍了恍,白鸦看出来自己的左手只是比她的大上一圈,其余的任何地方都长得一模一样。

就连那个纹身花纹都是一样的。

见到白鸦又要发问,小萝莉终于在他问之前告诉白鸦,“因为主触碰封印晶体,左手于封印所噬,朕便将己手接于主身。”

“这个是你的手?”

白鸦一脸的不可思议,半月前还好好的旷课打工混日子,今天怎么就变成了诡异的世界了呢!

如果不是肩膀在隐隐作痛,白鸦还真以为这是在做梦。

说起肩膀,白鸦也注意到自己肩膀上的箭针也不见了,也没有箭孔。

神白雪伸手牵着那只不知该算谁的手,然后拿下了自己额头上的缎带。

在她的额头正中央上有着一条粉红色的细小裂缝,猛然间那条裂缝张开来,里面是一颗如同蛇眼般的眼珠!

那颗眼珠似乎不受控制一般四处乱转,发出咕咕噜噜的细微声音。

看着那如同二郎神一样的,散发着妖冶气息的天眼,白鸦不由的张大了嘴。

随后神白雪整个人都开始发出淡淡的光芒,以额头上的天眼为中心,她的身体化成了万千光丝,紧接着光丝纠缠汇集,最后在白鸦的手中凝结成一把巨大的兵刃。

他手中一重,单手差点把持不住,只得双手将其抬起。

那是一把超出白鸦身高的巨大镰刀,三尺多长的银色锋刃在灯光的侧照下泛起妖艳的光华。弯月般的锋刃之后是平衡刀刃的巨大钝斧,连接刃与斧的顶端,则是半米多长的锋利枪刃。

精炼的白金一直包裹了镰杆前方近三尺,余下的部分才露出镰杆的钢铁白灰色。在神白雪额头的天瞳被放大了几倍,就算在镰刀上也是咕噜咕噜地转着,好像在告诉别人,这凶器是活的!

这把巨大的镰刀仿佛一位耐不住寂寞的白色死神,随时等待着收割别人的生命。

白鸦艰难地用双手抬起自己的武器咽了一口吐沫,这个就是刚刚那个黑衣冷面的少女吗?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