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啊好烫撑满了YD受 邻居的夫妇交换完整版

鉴于陈维砳对付爽空前未有的态度,实则上给了付爽一记沉重打击,连日来,她望见陈维砳扭头就走。可该来的躲不掉,省高校篮球锦标赛就在眼前,付爽和拉拉队队员在训练室化好团体妆后,裹着羽绒服一一排好队上大巴车。

大巴车上,篮球部的队员们已经各个入座,全都竖着耳朵在听教练吩咐,拉拉队上来后,教练的声才暂停,让她们找位子坐。

周佳佳拉付爽往后坐,付爽瞧见陆余在对她招手,边上就是陈维砳,若无其事地望着她。

她看到他那张脸,就能想到他说的那句别多管闲事,从周佳佳手里抽出了胳膊,就近坐在了前排,教练隔壁。

没人和付爽坐,大家纷纷坐好后,司机师傅才开车出发。

陆余招着的手尴尬地收了回来,摸着后脑勺:“付爽这是怎么了?”

陈维砳也不知道。

陆余冥思苦想,以前他两见到总会打声招呼,不笑的次数更是沧海一粟,难道是他摆架子多了,让人家感觉他猜不透了?还是她身体不适?

陆余掏手机给付爽发了一条微信。

付爽靠在软背上休息,耳机里的音乐声中多了提示音,掏出来瞧。

【你身体不舒服?】

付爽挠挠额头,回过去。

【没有。】

陆余看过一个段子,女生说不要,那就是要,说没有,那就是有,说好,那就是不好,说不好,那一定是不好。

照这种情况来看,付爽一定身体不舒服。

陆余跟陈维砳耳语:“你家严亦芸身体不舒服的时候,你怎么哄啊?”

陈维砳闭目养神间,突然听见陆余问话,立马睁了眼睛瞧着他。

陈维砳抿抿嘴,给他支招:“多喝热水。”

陆余总感觉这是陷阱,不过还是给付爽发了过去。

付爽看到后,心内摇头,回了一句谢谢后,不再搭理陆余。

陆余看着这句谢谢,心想完了,拖拖拉拉这么久也没摊牌,她不会对他失望了吧?可是她明明就对他有意思,弄不好是在生气。

陆余正想问陈维砳生气了怎么哄,陈维砳就被教练叫走了。

陈维砳敞着外套走过去,视线靠近,付爽的身影就在余光里,头上戴着羽绒服帽子,他坐在付爽旁边的座位上,胳膊撑腿上听教练跟他说话。

付爽闭着眼睛听音乐,感觉到有人坐了过来,掀了下帽檐去看,发现是陈维砳,转眼又扭了回来,把音乐声调大了些。

教练和陈维砳细说一会比赛的事项,陈维砳头脑灵活,临场应变能力强,教练在队里最喜欢的就是他。

陈维砳听得好好的,突然听见了音乐声,教练说完后,他回头一瞧,付爽手里的手机果然插了耳机线。

付爽沉浸在摇滚音乐里,忽然声音弱了一半下去,她撇头望,自己左耳的耳机在陈维砳手中抓着。

陈维砳瞧着她亮晶晶的眼睛:“你身体不舒服?”

付爽想他大概是看见了陆余和她的聊天,摇摇头,她分明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身体不适。

陈维砳把耳机递给她:“太吵了,调低点。”

这句太吵了杀伤力不亚于多管闲事,里里外外透露着付爽的狗拿耗子行为,以及制造噪音的嫌疑,在陈维砳眼里,她现在一无是处,可能连她的呼吸都让他生理不适,

她按捺自己的脾气,拿回耳机调小了音量,又扭了头,彻底看着窗外移动的街道,不再注意他。

陈维砳也摸不清她这情绪,可能是大姨妈来了?心情不好摇滚音乐还能解压?他第一见到摇滚乐塞耳里开到最大的,也不怕耳朵受不住。

南城市中心体育馆,各大赛区的代表学校已抵达就位,正在进行角逐决赛阶段。

馆内座无虚席,基本上都是这次参赛队自带的亲友团,每个人手上都有大大小小的横幅。

付爽和队员进馆内时,已经有拉拉队在热身,馆内的气氛被拉拉队调动,热闹喧天。

比赛分五天才能结束,决赛阶段的队伍有8支,分两组进行单循环,南体比赛的时间就在4点,距离开场不足半小时。

前两支队伍刚比赛完,正在候场区,付爽瞧过去,教练在和对方的教练打招呼,球员之间似乎都相识,私下里没有很仇敌的气氛。

先前在馆内热身的拉拉队伍是南师的拉拉队,她们结束后,距离开场仅剩十分钟,黄然去了工作人员那一趟,回来后拍拍手示意大家起身。

在篮球赛场,篮球队员没有上场前,拉拉队成了篮球场上最为瞩目的焦点,她们的存在有为比赛助威呐喊,更大的作用是不让篮球赛馆冷落下来。

除了球员和拉拉队员,坐在观众席上的观众们都裹着大衣羽绒服,付爽脱下羽绒服那刻,汗毛竖起,她摸了摸,紧跟在队伍里小跑去了赛场中央。

黄然为这次比赛设计了好几种新舞,所以上场时,她手里拿了一枚篮球顶在指间转圈,花式转球吸引了台上的观众,瞬间口哨声一片。付爽望去,是南体的亲友团,表演力超群。

篮球向上一抛,黄然优雅转了一个圈,下一位紧接着跟上来从背部滚动篮球,一个接力一个,只见篮球像长了腿似的攀岩在拉拉队员的肩背之上,起伏着波浪。

付爽接到球后,用力向上一抛,待篮球落下,从她的指尖沿着肩骨滚动到另一处指尖抱住,再小跑在球场之上,朝篮框的方向奔去,一跃而跳,精准的投进篮筐之中。

看台上一片拍手哄闹,而赛场上的拉拉队已经重新整合队伍,在瞬息变换的音乐中,从腰间抽出丝带缠于腕间,改变舞蹈风格,加入了高踢腿动作,一时间,馆内中心只见一溜溜大长腿和反向遨游在空中的丝带。

南体和南师的球员队伍已经准备入场,入口那,陈维砳插腰看着场上飘逸青春的拉拉队员们,目光停在付爽身上。先前瞧见她投篮成功,他还有被惊到,这会看她精气神十足地扭动着身躯,活灵活现,不像半点身体不适的模样。

陆余突然靠过来,胳膊搭在他肩头,舔着唇紧盯着一处:“陈维砳,等南体这场决赛打赢了,我就开始追付爽。”

陈维砳扭了肩,陆余胳膊顺势掉了下来,再次望向赛场中心,付爽小跑在队伍最后下了场,裙摆飘动之处,摄人心魄。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