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象太长了含不住怎么办啊 一对好软好有弹性

“嗯?”

神曲忽然察觉到了异动,美眸流转着光辉,抓着想要乱动的京墨,扭了扭屁股,一改对南云鹤的策略。

“唉~,还不都是为了威慑别人嘛,我也没办法,哪像南大总裁,一下就有八位貌美如花的水嫩老婆,还不用自己操心的。”

“你什么意思,”南云鹤正为这事儿生气,这女人可就提起来了。

神曲紧紧握着京墨的手,往里挪了挪,“啊呀,要不这样吧,云鹤你都这多内人了,要不……”

“把这位诱人的爷们儿让给我吧,”神曲反楼这京墨的脖子,红唇印在了他的嘴上,快刀斩乱麻,开门见山,直接进入主题。

砰~

南云鹤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站起来把神曲拉到了一边,“这是我的男人,谁都不能染指!”

呃,京墨向远处看了一眼,很是无语,帅男乡,女人冢,从来伊人多傲骨,一遇帅男多气短

“来了。”

南云鹤听到京墨的声音,顺着他的方向看去,果然,四辆红色大切诺基开了过来。

“是你?”南云鹤柳眉皱着,抓起神曲肩膀的带子质问道。

“嘛嘛~,激动什么,”神曲拍了拍南云鹤的手,“我可不喜欢和老家伙打交道,尤其是军方的老太太。”

这是理所当然的,血衣堡作为世界顶级的军工厂,大半的武器销路都是佣兵团,也有一些国家从她那里买武器,而另一部分国家,把佣兵团在其境内作乱的理由归咎到血衣堡,对神曲自然很不友好。

哗~

车门打开,一个老人走了下来,龙精虎猛,这是京墨对其第一眼印象的评价,怎么着也有个百岁。

接着,从最后一辆车里走下来两个男人,那叫一个娇柔,是刚刚在警局被南云鹤踹晕的那个,双眼现在还是红着的。

“云鹤,”老太太走路带风,瞥了一眼穿着破烂衣服的京墨,抬头看着一脸不爽的南云鹤,“为什么不接电话,还有,为什么要伤宁蚕,为什么要退婚。”

一道信息突然在京墨脑海中闪过,为什么总感觉这么熟悉,真就按剧情走了呗,这老太太看不起自己,南云鹤至死不渝,然后自己异军突起,老太太回心转意,;我去你马的吧,槽,真特么不拿劳资当人看。

“老太太,比划比划?”

全场哑然,南老太太的视线落在京墨身上,眼中有数据闪过,“小娃娃,年纪不大,脾气不小,骄傲固然是……”

京墨一把抓住老太太的衣领提到了半空,周围的所有人都摆出了同一种表情,但神曲却是个异类,别提有多开心了,那也是人体构造的限制,不然她的嘴角能扬到天上去。

在楞过之后,老太太怒气上来了,绿色的护罩展开来,本想把京墨给震退,但自己却摔了出去,京墨挑起了眉毛,看着手里的衣服碎片,老太太这么暴脾气的么?

“哇哦~,南老太真性情也,”神曲玩味的看向敞开胸膛,倒在地上的老太太,“豪爽,神曲,佩服!”

现在的宁蚕父子俩连惊带吓的退了几步,连南老太这个A级二星的军方大佬都不是对手,那京墨是由多强。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南老太太从地上爬了起来,看那样子就是怂了,说话的语气都不一样了。

“京墨”

神曲看了一眼不知所措的南云鹤,上前抱住了京墨的腰,“南老太太,墨墨是我的未婚夫呦,下个月结婚,到时候您可要来喝喜酒哦。”

“神曲,你这个贱女人!”南云鹤掰着神曲的手,就像是在和钳子比力气一样,又怕伤了京墨,于是不甘示弱的正面搂上了他的脖子,接着就是一顿猛亲。

“太奶,我必须要娶这个男人,这就是我退婚的唯一理由。”

京墨现在真是爽到不行了,仿佛掉进了棉花堆里,女人的世界真是太好了,特么到底是谁搞出来的,我谢她家一户口本。

南老太太想反驳,可找不到理由,说有钱吧,南云鹤肯定不服,说实力吧,自己又不行,难道真要随了她的心意退婚?那自己的老脸往哪放。

呼~

一阵狂风吹了起来,黑丝长靴,皮短裙性感无比,上身一件短袖衬衣,衣角系在了一起,露出妖娆的嫩腰,随着背后六翼的挥动,金色高马尾摆动着。

是溪,上次和南云鹤起冲突的那个,京墨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次明显是画了妆出来的,黛眉大眼,粉嫩的薄唇动人心弦,颈间的水晶项链闪着五彩光辉,气质瞬间就上去了。

“京墨,女帝要见你。”

连招呼都不打就开口要人,南老太太还是头一次遇到有人不把自己放眼里的人,今天一下就见到两个,太让人生气了。

“不要反抗,你们不是我的对手,我来此只为他一个人,”溪在了解到京墨之前的所作所为后,开始有些佩服他了,能屠杀A级整合体的男人在全世界也找不来第二个。

京墨挠着脸,才想起来这家伙是个天使,“你们的女帝换过没有?”

在京墨的记忆中,勇者时代是存在精灵界和天外界的,而且她们这些生物的寿命都极其悠长,只要不出意外,都是不死的。

“女帝从不更替,伟大的八翼大天使,清,是不败神话,宇宙的神王,”溪说这些话的时候,双目无比炙热,血都要沸腾了。

“好,我们现在就去吧。”

京墨直接答应了下来,他现在非常不想插手南家的事情,看现在的情况,都能把接下要发生的事情猜个大概,还是先让她们一家子缓缓吧。

“墨墨,你……”

京墨捏了捏南云鹤的脸,看着她水嫩的的嘴唇非常想亲一口,“没事,很快就回来了。”

天使的女帝,京墨是认识的,清那是还只是一个天使长,在与魔王最后的决战中,倒是帮了自己不少忙,没想到现在竟然成女帝了。

“那好吧,我等你回来,”南云鹤握着京墨的手看向溪,“如果墨墨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们墨痕,就算不敌,我也要让你们大出血!”

完了完了完了,都这样了还有什么挽回的余地,南老太太快要疯了,京墨她打不过,这个S级二星的天使战神更打不过,下半辈子的脸都在今天提前预支了。

溪没搭理她,说大话的她见多了,还大出血,防御工事你都破不了,而自己一个人就能杀穿联盟,无人敢反。

“那就走吧。”

溪挥动着翅膀飞向了高空,留京墨一个人在地上站着。

“你为何不动?”

京墨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天上那个脑子缺根筋的天使,“我说姐姐啊,你看我有翅膀么?”

“没有,”溪如是答道,歪头的样子傻极了。

“那我有魔法么?”

“没有。”

“演算呢?”

“也没有。”

京墨抓着头发,抵头原地转了一圈,溪那么聪明的一个天使,怎么就选了个傻子当特酿的战神,

“那你特么是让走过去?”

溪才意识到问题的根本,小脸儿红了起来,“凶什么凶。”

小声嘀咕了一句,溪才横抱起京墨飞离了庄园,“区区男人竟敢骂我,信不信我把你扔下去。”

京墨揶揄的搂住了溪紧致的蛮腰,“敢扔我就上了你!”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