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熟mu俱乐部全 总裁强势抢婚 萌宝暖妻入怀

黄药师瞥她一眼,没好气道:“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蓉儿那丫头,定是连整套家底都兜了给你。哼。”

莫愁笑眯眯:“蓉儿是提过一句,但并没说及具体名号,说是没得您允许暂时不能相告。我只猜到了灵药堂,却没想到阅古轩也是您的产业……”

黄药师面色微缓,从怀里掏出一本小册子扔给她:“这是各分店负责人名录,联络暗语都给我好好记住了。尤其是阅古轩。”

莫愁心内一暖,端端正正行了个礼:“谢谢您。”这何止是一本册子,这是黄药师在中土多年经营的消息网络、人才库存以及财富体系。说白了,这才是东海桃花岛得以傲立天下的本钱和底气。

从她来到这个武侠世界开始,莫愁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书里面这些武林人士似乎都天然有钱,他们的钱自何处来?郭靖的钱财来自成吉思汗的赐予,丐帮或许真是靠着乞讨求生,那全真派道士每天的花销来自何处?裘千仞的铁掌帮又是靠什么维持?欧阳锋的白驼山庄呢?还有黄药师,他隐居多年不事生产,即算是靠着早年的积累,可他那早年的积累又是怎么积累起来的?

见到陆乘风的归云庄后,她似乎多少窥到了一点门路。而桃花岛选婿的三道试题,更是让她有了隐约的猜想。

西毒的蛇皇解毒丹固然是不传之秘,但青蛇解毒丸却是西苑药局的招牌药品之一。庞大的白驼山庄会不会就是靠着这门生意立足于西域的呢?甚至……欧阳克身边带了那么多的女人,欧阳家会不会也涉足了妓院赌场人口买卖这些灰色行当?

反过来再想黄药师,有些事就明朗了。他名号药师,在制药一途上天分奇高,这样唾手可得的生意为何不做?大宋排名第一的灵药堂有一款三清丹颇受追捧,搞不好就是九花玉露丸的粗糙简化版……他又擅烹饪,想要称霸餐饮行业也不难……

初时她看书,也奇怪黄药师为何会答应欧阳家的求婚。现在看来,真不光是因为武功上两家门当户对,也因为商业联姻符合两家的利益吧。当然,前提是黄药师相信欧阳克对黄蓉是真心的,又确实没有更好的选择……

“我只是看不惯你什么事都跑去求丐帮,倒好像我多小气似的。”黄药师冷着张脸,平平道,“放着自己家好好的资源不用,你这是等着我来求你么?”

这大帽子扣的……莫愁无奈求饶,连连作揖:“不不不,绝不是这个意思。是我没想到这层,是我考虑不周……”

“罢了。”黄药师挥挥手,站起身,“真不知道蓉儿瞧上了你哪点,笨成这样。”

莫愁轻咳一声,又是深深一揖:“多谢岳父大人信任。”

开玩笑,全副家当都给了,不就是傲娇点嘛,这样的岳父大人可以得满分!

经过丐帮和桃花岛双重消息传送,李莫愁单挑裘千仞的消息很快传遍大江南北。

说来也逗,在一般江湖人士认知里,李莫愁的知名度远高过裘千仞。

赤焰仙子李莫愁,人艳如火,美得惊心动魄!擅使一柄快剑,在金国中京众目睽睽之下高手环绕之中,将那作恶多端武功高强的千手人屠彭连虎斩于剑下,全身而退毫发未伤!金国一路通缉,美人却销声匿迹,曾令多少人扼腕叹息,未能一睹风姿啊!

而裘千仞……裘千仞是谁?

临安醉仙楼二楼,靠窗坐着的长衫老者捋了捋花白胡须,对着那一双双热切的眼睛嘿然一笑:“裘千仞……你们可曾听过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

众人本是聚精会神等着他下文,听到这儿都有些泄气。邻桌的刀疤汉子拍桌道:“那些不都是传说中的人么。谁知道真假!”

“可不是么。就说那全真教,传得神乎其神,可那下山的小道长,武功虽高,也不过比我们强上一些罢了。”说话的人是个漫不经心的瘦子,一边说一边把~玩着手上的金钱镖,“连带陆少庄主,我们三人合力才堪堪跟参仙老怪打成个平手……”

有人望着那暗暗沉沉的金钱镖悚然而惊,声音小得几乎听不清:“唐门唐九变……”

“他说的是全真三代首席弟子尹志平!还有嘉兴陆家庄少庄主陆展元!年初他们三人撞到参仙老怪拿人做药引,那一场混战哟……”有人跟同伴咬耳朵。

议论声慢慢平息下来时,大家看那瘦子的眼神都变了,有钦佩的,有厌恶的,更多的人撇开了眼不敢再看,唯恐被那瘦子注意到自己。

“那丘处机丘道长呢?这总听说过吧。”长衫老者微笑摇头,呷了口酒。

“潜行千里雪夜刺杀王道乾!”刀疤汉子兴奋起来,高声叫道,“丘道长那是响当当的硬汉子!”

“全真七子确实武功高强。”说话的还是拿蔫蔫的瘦子唐九变,手里的金钱镖也还在滴溜溜地转,“丘道长曾跟家父比过武,三招即胜。”

一片压低了声的惊叹。唐九变他爹可是唐门现在排名第一的唐八扬,那一手“漫洒星河”真真是闻者色变!

“丘处机比你爹强许多。他徒弟尹志平却只比你强一点。”那老者喟然叹道,“全真派还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

唐九变面色寒了寒:“您是说那中神通……”

“中神通王重阳是丘处机的师父,也是全真派的创始人。他的功夫出神入化,恐怕你祖父在他手上也是一触即败。”

众人皆是哗然。众所周知,唐七挥是唐门创始以来的最强者,五十年前曾连挑少林武当等多个顶级门派,可谓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他创下的绝技“七杀”唐门至今无人能融会贯通。

这样的人,竟然会一招即败?

许多人都摇摇头撤了,这老头说话荒诞不经,听他作甚?

唐九变却默默坐了一会儿,低声道:“您还没说这裘千仞究竟是何许人。”

“裘千仞啊……”老者瞧也不瞧他,自顾自饮酒,“湘西有个亦正亦邪神秘兮兮的铁掌帮,你可知道?”

唐九变微微变色,点头道:“听家父提起过。”

“裘千仞便是那铁掌帮的帮主。功夫么,据说跟那五绝差不多,当年华山论剑他说是有事推掉了,所以具体谁强谁弱也说不清楚。”老者将杯中残酒一饮而尽,站起身来摇摇晃晃往外走,“可惜了,可惜了……”

唐九变攥着金钱镖的手心出了汗,黏糊糊的。他发了会儿呆,结了账往外走,蹬鞍上马直奔嘉兴而去。

十一月初五。辰州城外人头密布,擂台被围得水泄不通。看热闹的人群里热烈讨论着“赤焰仙子”究竟好看成什么样子,弄得这场比试倒好像是美女展示会似的。似乎没有人担心结果。

当然,例外也不是没有。

踏出旅店门,莫愁摇头微笑:“多谢少庄主提醒,我心里自有打算,请勿再多言。”

长身玉立的少年腰挎短刀,心急如焚地劝道:“莫愁,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你这根本就是以卵击石……”

莫愁叹口气,道:“少庄主,终南山上救你不过是机缘巧合,你千里迢迢赶来此地劝阻已是尽了心力。裘千仞我非杀不可,若你再不让开,我只好点你穴~道了。”

少年一怔之下还待再说,胁下已被人迅速点了穴。几乎与此同时,一把清亮悦耳的嗓音含笑道:“跟他啰嗦了太久,再不走可就要晚了。”

莫愁不回身也知道是谁捣鬼,心下无奈又好笑,只得匆匆对着陆展元行了个礼:“我代蓉儿陪个不是,她年少爱开玩笑,还请少庄主不要见怪。”说罢伸手要替陆展元解开穴~道,却又被黄蓉抢了先。

陆展元虽然着急,也知道自己绝非二女对手,根本不可能阻拦得了人家,只得追在二人身后,倒是没有再开言。

他身边却也跟着个女子,正是最好的年纪,看着柔柔弱弱的,腰间却也悬着长剑:“陆大哥,你已经尽力了。不要怪责自己,好么?”

陆展元叹一口气,道:“沅君,难为你这么远跟过来。只是莫愁是我救命恩人,我怎么能眼睁睁看她去送死?”

何沅君心中不愉,面上却是半点不露。她与陆展元相识相恋,却有两大障碍横在眼前。一个是她义父,一个便是这位救过陆展元的李莫愁。何九变到庄上报信,说是李莫愁没有胜机。陆展元闻言大惊,抛下庄上许多事情,竟连衣服都不及换,一路快马加鞭赶到此地,只为拦住他这心心念念的李姑娘。

哼,莫愁,莫愁,叫人叫得那般亲热,可曾顾过她的感受?但她很明白,这种时候醋不能乱吃,发脾气只会把人往那边推。忍住,何沅君,忍住。她对自己说,反正今天那李莫愁就要一意孤行去送死了。你嫉妒一个死人做什么呢?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