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娇乳白嫩娇喘 想你干爹没有

东郊车站大厅……

“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我这辈子再也不会来这种地方了。”乐颜皱了皱眉头。

此时的乐颜已经站在了东郊车站的服务大厅里,向前看去,漆黑一片。与身后的阳光照耀着的温暖的世界相隔两岸,仿佛身处永夜的地府。

“要小心了,里面视野受阻,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一定有隐藏着的丧尸。”乐颜对着依偎在他身旁的乐歌提醒道。

“放心吧,我的鼻子很灵的。看不见也能闻得到。”乐歌笑了笑。

“一定要保持着警惕心。”乐颜一边说着,一边从背包里拿出了一瓶汽油,一个打火机。

他随便找了根木棍,绑了点碎布条,浇上了汽油,制造了一支简易火把。

“大概能燃烧三十到四十五分钟,我们要加快速度了。”乐颜举着火把,拉着乐歌,向着通往地铁站的楼梯走去。

“现在已经彻底看不见里面了。”乐颜和乐歌来到了楼梯口,从楼梯口向里望去一片乌黑,安静的出奇。前面的路还能借助渗透过来的阳光看个大概,现在他们所处的位置就是真正的“明暗分界线”了。

“一定要抓紧我,不要走丢了。”乐颜强调道。

乐歌也很配合,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衣袖。

他点燃了火把,走了下去。

“啪……”刚刚迈开腿,乐颜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

“也太晦气了吧。”

“居然第一步就踩到骨头了。”乐颜看着眼前的带着肉丝的骨头感到有些恶心。

“这么说里面的丧尸少说也得变异有两三个星期了呗?”看着骨头的血迹早已干枯,周围布满了灰尘,白乐颜得出乐此地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生物进出了。

“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他也希望里面没丧尸,但可能性很小。他即将面对的,大概率是饿到极点的狂暴丧尸。

一路向下走去,整个楼梯道里除了乐颜和乐歌的脚步声与不断踩到遗骸,发出了遗骸断裂的声音,并没有任何的声音存在。

“这很不正常。”乐颜的神情凝重了起来。

“就算是白天我们赶路的时候我们依旧可以听到周围建筑物里传出丧尸的吼叫声。而像这样一个天然的巢穴里居然一点丧尸的动静都没有,实在是太反常了。”

乐颜的脚步慢慢放轻,一只手扶着满是干涸血迹的扶手,一只手被乐歌紧紧的抱着。她在这样的环境里害怕是必然的。

可惜现在乐颜不能安慰安慰乐歌,他要仔细去听周围的动静。

“嘻嘻……”

“嘻嘻……”

两声轻笑传入了乐颜的耳朵里。

乐颜突然一激灵,停止了脚步,拉住了乐歌。他闭上了双眼,仔细的听着。乐歌一看乐颜的样子就知道他有新发现了。

“嘻嘻……”

“嘻嘻……”

没错,这是笑声,人类的笑声。

乐颜非常肯定。

丧尸的声音狰狞且撕力竭地。

这个笑声虽沙哑却并不狰狞。

所以这一定是个人类发出的笑声。

正常来说得知还有活人应该开心起来,谁知乐颜的心情更加沉重。

在这种环境里生存下来的人,太诡异了!

他借助火把看到的东西非常血腥,还好没法看到全貌,否则他可能会当场吐出来。

由此可见在这地下里的生存多么恶劣了。

乌龙的是真的有生物在这生存,还是人类,这简直不要太抽象。

“必须去看看。”乐颜寻着声音前去,他已经偏移了原本的路线。

大概下了五六层楼梯,他离声音的来源越来越近。

就连乐歌这狐狸耳都能听的很清楚了。

“就在这地下七层了。”乐颜的心跳慢慢加快,右眼又跳了起来,他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请问有人么?”乐颜试探道。

“请问有没有人?”

“啊!!!”乐歌突然尖叫了一声。

“怎么了?”乐颜被她吓了一跳。

“我闻到了丧尸的气味,就在前面这些房间里的某一间。”乐歌抱着乐颜的胳膊更加用力。

这地下七层是东郊车站的地铁站部门职工办公室所在的一层,他们有很多职工,所以这些房间的数量也有很多。

“能判断出是哪一个房间里么?”乐颜拍了拍乐歌的,安慰了她一下。

“不行,这层味道太刺鼻,分辨不了太清晰。”乐歌摇了摇头。

“但大体位置还是能找到的。”乐歌又补充了一句。

“干得漂亮。”乐颜本来都做好搜查的准备,她这么一说,危险指数大大降低。

“大概,它大概在那片办公室里。”乐歌给他指明了方向。

“这么靠里?”

“嗯。”乐歌很确定。

“在最里面啊……”

火把已经燃烧了十五分钟……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