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白丝麻麻 妩媚吸精把精吸干小说

赵苏漾趁办公室没人,赶紧把邮箱里的新书出版合同打印出来签好字,连同身份证复印件一起装进大信封,填了地址单下楼交给快递员后就匆匆回去。网络还在更新,全稿前天已经写完传给出版公司,每当稿子写完的那一刻她都感觉肩上的担子卸下了,然而又有新的灵感在蠢蠢欲动。

不得不说,这份工作给了她太多的灵感,人性远比她笔下能表达的更复杂和深不可测,就是不知道自己的情商提高没有。

“小赵,资料传过来了!”明鹏进门就吆喝一声。

赵苏漾忙不迭打开页面,辖区侦查所的排查结果出来了,32个司机中符合条件的仅有两人。光是“不抽烟”一项就排除掉好多个,因为要开夜车,抽烟有助提神。

现在,这两名司机的血液样本已经送到了技术处,和受害女子身上残留的J液做比对,相信明天就能确定二人之中谁是连环强.奸.犯。

“排查结果仅剩两人。明天DNA比对出来后,我们就能把嫌疑人逮回来。”赵苏漾发了条信息给岑戈。

一会儿后,岑戈回道:“在比对结果出来之前,何不试着分析一下这二人谁是嫌疑犯当做练习?”

勤奋好学的赵苏漾一拍手,对呀,何不试试看?

朱文、沙小延,这二人的年纪都在35-40岁之间,驾龄都超过十年,已婚,不抽烟,朱文开的是一辆半旧的白色小货车,沙小延则是半旧蓝色小货车,案发那几天均无法说明自己去了哪里,也没人可以证明。从长相上看,两人身高体重差不多,朱文皮肤白,下巴很尖,是个秃头;沙小延较黑,圆脸,眼睛很小。都说“人不可貌相”,从哪里入手呢?

听说秃头的男人性.欲很强呢……赵苏漾摸着下巴想,忽然,她的目光落到这二人的家庭资料上,愣了一会儿后不禁笑了笑,心想,如果没猜错,沙小延就是这几起强.奸.案的嫌疑人。

“应该是这个人。”她偷偷拍了一下沙小延的基本资料,发给岑戈。

岑戈没有全程跟踪这几起案件,此时他又去了常菀的公寓进行二次勘查,正趴在地上检查是否有遗漏的蛛丝马迹,数分钟后回了一句:“拭目以待。”

赵苏漾下班的时候,绕到常菀所住的公寓想碰碰运气,门是虚掩着的,她戴上手套推开门,岑戈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好像在凝神思考着什么。人高腿长的他,坐在低矮沙发上显得有点不协调,余光瞥见有人进来,他抬眼看了一下,见是她,面部凝重的表情缓和许多,又向是想到了什么,看了看钟,挑眉舒口气,似乎在感叹逝者如斯。

“你一个人在这里坐了这么久,起乩成功了么?”赵苏漾在他身边坐下,捧着半边脸歪头看他,双眸一如他初见她时那样清澈灵动,虽不惊艳却有一种耐看的美。

她的思维太过跳跃,岑戈一笑,“但愿某天我能获得这种特异功能。”

赵苏漾眼尖,发现他手边有个用密封袋包好的红色蜡烛,好奇地指着问他:“那是你带来的?”

“这是上次现场勘查遗漏的一个物品。”岑戈用下巴指了一下沙发,“在这底下找到的。”

“打斗时掉进去的吧。”赵苏漾拿起来一看,觉得有些奇怪,又认真看了看。这是一根新蜡烛,尖尖儿上的棉芯还很干净,没有被点燃的迹象。“那晚停电了,找根蜡烛出来点上是人之常情。这根蜡烛没点燃却掉进了沙发底下,说明常菀刚想点蜡烛,凶手就来了。”

“如果是这样——凶手刚进门,他们就发生了打斗,否则,有客人到来,无论熟或不熟,常菀也来得及去点蜡烛。但这里有个疑点……”岑戈拿起蜡烛,“关系一般的朋友在得知对方家中停电后是否还坚持进门做客?常菀是否能以停电为由改约他日?从验尸报告和后续一些化验结果上看,和常菀保持亲密关系的男人至少两名,一是曾良言,二是她腹中胎儿的父亲。凶手和她又是什么关系?如果是胎儿的父亲,为何迫不及待要用强.奸的方式去发生.关系,再将她杀害?”

赵苏漾听着有点晕,这个常菀虽然是个美女,但似乎是个男女关系很混乱的女人。

岑戈停顿了一会儿,接着说:“她的就诊卡最近三个月都没有使用过,衣柜的一个塑料袋里找到几包女性卫生用品,小票没有扔,消费日期是上周某天,这说明她还不知道自己怀孕了。那么,曾良言和孩子的父亲可能也都不知情。我猜想,凶手把常菀拖到浴室去的初衷并不是分尸,而是在掐死她之后见她下身流出许多血,想清洗尸体,同时也洗洗自己身上沾到的血,后来,为了扰乱探员侦查方向,他又翻找财物、试图分尸等等。然而,停电的夜晚一片漆黑,他毫无章法破坏现场的同时又有几分从容。”

“凶手的这种从容从何而来?谁能确定电什么时候就忽然来了?如果是我,杀完人就会赶紧趁没电摸黑逃走。”赵苏漾说完,见岑戈站了起来,向她做了个“跟我来”的手势。

岑戈来到电视柜边,指着柜边说:“上次勘查时,一个充电手电筒掉在这里,电量充足。按照品牌说明书,在电量满格的情况下,它至少可以持续发亮两个小时。常菀既然有手电,为什么选择点蜡烛?”

赵苏漾愣住了。

岑戈又问:“既然要点蜡烛,打火机在哪?”

赵苏漾环视一圈,又进屋找了找,费了好一番功夫终于在厨房一个放啤酒起子和葡萄酒开瓶器的小格子里发现一个陈旧的打火机,上面还有某品牌啤酒的标志,看来是买啤酒时送的。她小心地用纸巾包住打火机,要交给岑戈时他却摆摆手。

“听说曾良言很多年前肺部患过病,已经戒烟很久了。这个打火机恐怕从来没有用过。”岑戈说。

赵苏漾左右看看,点点头,“也是,这里连个烟灰缸都没有。”

“你觉得找充电手电筒容易还是找打火机容易?”

“所以这个蜡烛……”赵苏漾咬着下唇,不知如何思考下去。

岑戈几步上前,握住她的手腕抬起,两人都戴着勘查时的白手套,整齐划一,“这个问题我一直想不通,直到你推门进来,还戴着手套,我想到那几盆倒掉的盆栽,忽然有一个大胆的假设——蜡烛是戴着手套的凶手光明正大带进来的,事后他想在黑暗的房间里找掉落的蜡烛,可惜没找到,就干脆把客厅弄得更乱。”

“一个戴着手套准备杀人却不会被怀疑的人肯定不是男朋友。”赵苏漾明白了他的意思,无奈现在两人离得有点近,她有点窘迫地低下头,“是……电工吗?”

岑戈见她那小媳妇的样子,不禁扬了扬唇角,放开她的手,“不一定是电工,但可以确定的是,凶手并不是常菀的朋友,更不会是孩子的父亲,而是一个她见过、知道其职业的人,可能是某个邻居、水电工、保安等等。他们最清楚停电后小区监控会停止工作,而且能及时走到常菀家并能用最合理的理由骗她开门,杀完人后比普通入室抢劫犯多了几分从容。”

“是啊……”赵苏漾附和道,“忽然停电时,如果电工、保安来敲我家的门,我可能会开的。”

岑戈眼色一厉,转身看住她,“以后除我之外,不准给任何人开门。”

赵苏漾抽了抽眼角,抬杠道:“我爸妈来了也要让他们吃闭门羹是吧?”

岑戈没接她的话,反倒逗她,“说不定以后我不需要敲门。”

脑洞极大又思想跳跃的赵苏漾马上手舞足蹈唱起来:“我家大门常打开,开怀容纳天地~岁月绽放青春笑容,迎接这个日期~”

岑戈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工作状态时不准强吻她。

她摇头晃脑地唱够了,双手叉腰站在门边问:“所以,你认为凶手假装送蜡烛,敲开常菀的门并走了进来,趁她注意力被蜡烛分散,关上门把她给杀了。”

岑戈带上蜡烛,看来是打算结束二次勘查赶回刑侦中心加班,“蜡烛上的指纹需要检测一下。在我看来,保安是凶手的可能性更大。”

“保安!”赵苏漾吓了一跳。

“常菀在你们小区是个‘风云人物’,曾良言那辆车进进出出很受关注,保安最清楚她什么时候独自在家,而电工、邻居等要不对她家是否有男人不了解,要不戴着手套敲门会引人怀疑。在暴雨停电的夜晚,保安挨家挨户送蜡烛,发到你手上时,他说要实验蜡烛是否能点燃让你去找打火机——这个借口能让很多业主忘记危险去配合他。”

“你这么一说,我都不敢出门了。”

岑戈再次强调,“别给陌生人开门就行。”

赵苏漾扑哧一笑,点了点头。

到楼下时,她远远看到三个保安在门口聊天,叹了口气,赶紧回家。岑戈则向保安队长康大安要了一份近一周的排班表,顺便问:“停电那晚,物业是否叫电工过来查看线路?”

康大安答道:“当然有啊,我们这条线一打雷就断电,一处跳闸,处处跳闸,真是要命!”

“会不会有人恶作剧,故意关上电闸?”

康大安摆摆手,“不可能,配电房的钥匙在物业那里,别人开不了的。”

“听说最近几个月小区又是汽车被划,又是遭贼,停电时你们不巡逻吗?”

“上头说让我们每晚巡逻,每个楼道都要检查。”

“你这儿有只虫子……”岑戈说着,很自然地假装从他肩上拈起一个什么东西扔掉,其实是捏了几根他保安制服的长纤维。“你们确实辛苦了。”

康大安翻个白眼,很抵触地说:“我们这么辛苦也不见得涨工资啊,哪里像你们探员¥%#¥%#……”

岑戈耐心地听他喋喋不休,等他说够了,才上车离开小区,一路上眉头微皱,若有所思。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