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开门松下纱荣子在线 惩罚 不许流出来

关于拳击场的后续,那个倒霉的男人四肢全断,紧急抢救之后,不得不去医院修养。顺理成章的,带走雪莉的任务留给了同来的毛帽女。

“病毒猎人,桑比卡·诺顿。”

桑比卡拉下一只手套,同雪莉握了握,指节呈现不正常的苍白。比起男伴隐隐抗拒,试图压制雪莉的态度,她则无所谓多了。

雪莉觉得自己有点喜欢她。

这和西索带给她的感觉不同,桑比卡的气宛如一颗舒展的大树,隐含生机,却没有任何攻击性。正因如此,雪莉扔开沾血的枪后,两人很快达成“尽快任务,尽快分开”的共识。

这次的委托方是卡金帝国的一位大佬,那个明面上是议会制的国家,实际上仍由国王和他麾下的贵族把控全局。

雪莉一点也不好奇为什么大佬手下出现疫情,不召集全国所有医生,反而封锁消息,请猎人来解决。

钱够就行。

盘山公路上,一辆越野车正在飞驰。左边是巍峨大山,右边却是此起彼伏的海浪,几乎大过了发动机的声音。

“卡金东部沿海都是崎岖山脉,很多小村庄都是几个月才出来购置一批物资。因此,当政府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有三个村子全部被感染,预计387人。”

桑比卡敲了下键盘,然后把笔记本屏幕转向雪莉。卫星地图不断放大,穿过山峦和丛林,甚少看见砖瓦的村庄聚落,几乎看得清瘫在泥地上人的表情。

或是尸体。

“中间的村子在海拔1350米的地方,另外两个相隔不远,运气好的话,我们今天就能跑完。”

雪莉视线从一身军味的司机身上抽回来,问道:“这病有多难治?”

“无解。”桑比卡垂下眼睑。

“嗯哼?”

“我们的任务是找到传染源。”桑比卡隔着口罩看不清表情,只是指了指后备箱,“然后用特制隔离箱把它带出来。”

雪莉意味不明的笑了声。

越野车在海拔1000米的地方就停了下来,前方还有路,却被岗哨拦断。桑比卡掏出自己的猎人证,受过检查后才被放行。

雪莉手撑在玻璃上,看着外面密不透风,连成长廊的不透明帐篷。到处都是持枪站立的人,不知他们警戒什么,带着一股惶恐的紧张感。

最后车在最大的一个帐篷前停下来,消毒,隔离,再给她们穿上一身防护服。

“真该庆幸没有疫苗吗?”雪莉敲了敲眼前的玻璃罩。

“这意味着你上山死亡几率提升50%。”桑比卡顿了顿,“先遣部队已经死了27个调查员,你,我……还有临时雇佣的其他猎人,是最后一批进村庄的人。”她的声音经过无线电变调,有种不在乎生死的疏离感,“这次也失败的话,这里就会被彻底隔离销毁。”

雪莉眯起了眼睛。

啊,也是,他们总是这么干。没什么是一颗导弹解决不了的,如果没有,那就再加一颗[贫者的蔷薇]。

蚁王不就是这样吗。

桑比卡没察觉她有些奇怪的态度,走出帐篷,通过无线电特定的频道召集其他队员在空地集合。雪莉跟在后面,目光从陆续过来,看不清脸的隔离服队员身上扫过。

玻璃头盔并不影响她对气的感知。卡金大佬果然大手笔,每个队友给她的感觉都不亚于揍敌客管家培训班的在读二年生,换算成戒尼,雇佣他们的费用可不便宜。

五十分之一个伊尔迷,也许是五十分之二个,算了,最左边算六十分之一个西索,第二个算四十分之一个,七十分之三个……一个?

最右边的,相当于一个西索呢❤

那人将近一米九的身高,哪怕站在人堆里,穿着同一款的隔离服,也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更何况,战过一场还上过床的男人,她怎么会认不出来。

对方侧头,冲她摇了摇手。

知道她会在这,又会泄密的人只有伊尔迷。雪莉舌头舔过唇边,带着挥之不去的恶意。大哥,你到底想干什么?

因为穿着隔离服不方便开车,一行人沿着狭窄的石子路,徒步前往最近的村庄。脚下的长靴也是特制的,坚硬厚底。踩上无人打理的枯枝,发出簌簌的响声,反而把四周衬的更像寂静坟场。

这点路程不算太远,但未知才是最可怕的。他们甚至连鸟叫都听不到,只看得到一些奇怪的粗绳横在地上。有个没及时断开频道语音的队员,不小心碰到绳子,那声嘀咕都带着不可名状的惶恐。

唯独西索……

不知道是她先入为主,还是他本来就这样,脚步之轻快,哪怕穿着防护服,他也给人一种自己是来郊游看热闹的感觉。

西索回头。

反光的头盔里面,他似乎正肆无忌惮看着她。

现在可不是相认的好时候,雪莉收回视线,注意到桑比卡的脚步越来越慢。眼看依稀见到村庄边缘,她反而停下来,声音是难得的严肃,“再说一次,各组不要脱队,不要关掉摄像头,感觉不对立即回去。”

猎人大多都是人际交往废,不过他们的实力也强,大多时候一个人存活也可以。但现在,桑比卡手下还有几个无照猎人呢。

桑比卡不是金,雪莉深知这一点,哪怕出现再小的意外,这个队伍都会报废。她勾了勾手,前面的西索就放慢脚步,走到一块。

两人默契的目送其他人拨开树藤,往村庄小路走,他们却打算干点别的事。

雪莉冲西索做了个“有危险”的手势,几只之前一直攀在她脚底的蚂蚁爬下来,往周围散去。

西索则来回走了两步,将气黏上前方两颗树干,形成一张隐形大网。

桑比卡通过无线电,在公共频道提醒他们不要掉队:“你们两个。”

但就在同时,雪莉神色一凝。

她失去了对那几只爬到树下,藏匿草丛蚂蚁的控制。而它们传递回来的情绪,就像……醉酒。

晕晕乎乎,如登极乐。

那种感觉简直像病毒一样,雪莉迅速断开同它们的感官共享,猛的看向那棵树。几根粗绳垂吊在树枝上,似乎突然有风经过,让其晃动着,周遭仿佛一下活了起来。

雪莉抬起手。

一只蚂蚁的身体鼓起,起伏,如同颗正在充气的皮球。

鼓到极限!

炸裂!

沾着她独有的,侵蚀气息的碎肉飘散到空中,又粘在树干和绳子上。

那种感觉消失了。

雪莉轻轻舒了口气。这些博弈就发生在短短几秒,桑比卡这个战五渣的后勤系猎人看不出所以然,只是谨慎的问:“你碰到了什么?”

雪莉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但她肯定,这里有的绝对不是什么传染病。她朝桑比卡伸手,语速加快,“过来。”

桑比卡还在迟疑,但就在她前面,半只脚已经踏进入村泥泞小路的队员突然狂笑起来。

无线电频道里。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除了他们三个,其他队员的笑全混在一起。仿佛只有那是活着的意义,他们笑到咳血,也要继续咳嗽着,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桑比卡试图去抓那个背对着她,肩膀颤抖的队员。

只是一下。

对方就倒在了地上,透过龟裂的玻璃罩,里面那张脸干枯犹如枯木。尤其是对方还在笑着,嘴角那不自然的抽搐,跟头顶那些扭曲的绳结一模一样。

桑比卡深呼一口气,“2组,4组,立刻退回来。”

无人回复,只有笑声。

“收到回话!”

“2组!4组!”

桑比卡的气凝成一道虚影,冲她点了点头,飞向村庄又很快飞回她身体里。得到分|身的记忆,她瞳孔缩了缩,“可恶。”

雪莉没管她,环视四周,只知道隔离服里自己的呼吸快了很多。这种情况下,隔离服虽然能带来安全感,也减弱甚至隔绝了她对外界的感知。

那种被盯上的感觉,飘忽不定,甚至不知道对方在哪。她往右挪了挪,确保自己视线死角在西索可控范围内,开口对桑比卡道:“我们先回去。”

“可是——”

“有个感染体也能交差。”雪莉指了指离他们最近的倒霉鬼,桑比卡还在犹豫,她却扯住西索,转身直接就走。

桑比卡呆愣。

西索回头,冲着她的方向,手指轻佻的敲了敲头罩。那具尸体被无形的绳索牵引,在地面拖曳,越过她前行。

“雪莉说要带上它呢❤”

西索声音尤带笑意,目光却警戒的从左至右,打量那些仿佛从静态图挣脱出来,宛如活物般涌向他们的树绳。

雪莉全神贯注盯着前方,倒是把后方放心留给了他。

她知道他在。

她也知道,不认真战斗前,他不会让自己死掉。

对方应该也是这样想。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