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行挺进她体内视频 重生甜心萌萌哒冷少求抱抱

周泽楷远远的就看见一个靠在站牌的身影,那人穿着红色的套头衫带着帽子此时正手指在手机上快速的划动不知道在干嘛。

看着那双手上下翻舞的样子,周泽楷的脑中忽然出现了一句诗,“一双十指玉纤纤,不是风流物不拈”。

他笑了一下,走上前轻轻的拍了拍那人。

“学长”他出声道。

燕逍福一边收起手机一边抬头看着来人“小周啊,来啦”

“嗯”周泽楷点了点头,他的手心此时已微微有些濡湿了,他在紧张。

迟钝的燕逍福并没有发现他的紧张,他看着周泽楷皱起了眉头,吓得周泽楷还以为自己做了什么惹人生气的事。

谁知道燕逍福只是埋怨的看了他一眼,“你怎么穿的这么薄?”这一眼看的周泽楷的尾椎骨一阵发麻,明明是埋怨的眼神却因为身高差的原因硬生生被做成了嗔怪。

周泽楷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下一秒,他就觉得有什么温暖的东西贴上了他的皮肤。

他低头看了一眼,燕逍福此时正踮着脚尖极其艰难的给周泽楷围围巾,看见周泽楷看了过来燕逍福顺势拉了一下他的领子,本意是想让他弯下腰没想到燕逍福低估了自己的手劲。

燕逍福和周泽楷大眼瞪小眼,他俩都有些发愣。燕逍福是没想到自己手劲这么大,周泽楷是没想到他俩离得这么近……近到周泽楷再往前一点点就可以吻到燕逍福的唇了。

还是燕逍福最先回过神,他的脸肉眼可见的变得通红。

这踏马要怎么解释!!!我本来只是想让他弯下腰的啊啊啊啊!!!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了!!!他看见犹豫的周泽楷突觉不妙……这小子不会以为我是想kiss他的吧!!!

燕逍福想死的心都有了,脸红的都可以煎蛋了“那个……我……”燕逍福清了清嗓子。

“啾”的一声,感觉到脸上那温热的触感燕逍福眨了眨眼,他的思维忽然变得很缓慢。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周泽楷已经趁着他愣神的功夫重新围好了围巾。

顺带一提,他俩围一个围巾。

自己这是被周泽楷亲了……周泽楷亲了……亲了……脸爆红的燕逍福一团浆糊的脑袋里循环着这句话,他没能看到安安稳稳走在前方的周泽楷红了的耳垂和他俩十指相扣的手。

只有飘落的雪和围巾两头一晃一晃的Q版一枪穿云和Q版的日月神教见证了一切。

……

“你不下去了?”叶修看着盘腿坐在床上的燕逍福,燕逍福摇了摇头,点了下鼠标。

从那天回来燕逍福就一直这个要死不活的样子,叶修她们也问过什么也没从燕逍福的嘴里问出来,他们也就放弃了。

这拓麻要怎么告诉你们!!!我说我被联盟第一脸调戏了你们信吗!!!!!燕逍福很心累他不想说话……不过那天的小周好帅啊……唇色也好好看就像苹果一样让人忍不住啃一口……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的燕逍福捂上了爆红的脸颊。

woc!!!快住脑!!本教主的血槽要空了!!!

叶修一脸冷淡的看着抽风的燕逍福,他都习惯燕逍福这两天时不时的抽风了/冷漠.jpg

……

楼下的声音有点大,即使隔着一层天花板也能听到下面人潮涌动的声音,显得格外的热闹。

燕逍福操纵着手里的鼠标,生生的把嘴里的棒棒糖咬碎了一个角。

“哎,不是,你当初不也跟着去了吗?怎么没被围啊?”燕逍福忽然转头看向了叶修,叶修耸耸肩,“我是个拎包的,没人注意我吗。”

卧槽。

这哥你们都不注意,楼下的那堆慕名而来的骚年和记者们,你们一天天都干嘛来着。

不过叶修的脸从来都没在屏幕上出现过,

关注度当然比不上上了台露面了的陈果三人。

观众们当然也都不是傻子,坚定的相信红衣小哥就是叶秋的人还是少数的,毕竟那两场比赛的风格一看就不是一个人,主办方事后也承认了当时去后台的人有两个,一个就是之前上过台的红衣服小哥,另一个却没人注意到长什么样子,甚至就连当初去请人的后台人员都记不清了。

当然以叶修的样子,能让人一眼就记下来也是个难事,所以这哥依旧潇潇洒洒的在网吧里当他的小网管,端茶倒水开机子,与一回来就被众人围上的陈果,唐柔和燕逍福不同。

犹记得当叶修他们回到兴欣网吧时,有些个熟客望着他们的目光就像是看着什么英雄似的。

都是荣耀粉,当然会收看全明星周末了,第二天活动上露脸的三人,可是让大家意外了一番。这种身边的人出现在屏幕上的感觉,挺神奇的。

先别提四人竟然跟传说当中的叶秋扯上了关系,单单说这四人中身份神秘却异常吸引人目光的燕逍福,他穿着自己那身衣服出现在网吧里的那一刻就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然后燕逍福在楼下收了没到半个小时的钱,就彻底被人群给淹没了。

“啊……这个是你的咖啡……不要挤啊都挤洒了……”

燕逍福艰难的从人群的黑洞中伸出一只举着咖啡的胳膊,网吧另一端的陈果则心安理得地接受着大家的膜拜,即使刚从八千米的高空下来,她的热情还是丝毫未减,立刻和网吧里相识的一些聊到一起去了。

“唐美眉好厉害啊居然可以打赢职业选手……”其实大家也非常关注唐柔来着。普通玩家的心思可没唐柔那么夸张,能赢了职业选手一局,大家就已经觉得很了不起了。

唐柔在一旁笑着不说话,对所有前来的人都是这样,也不说什么多余的话,毕竟这些人当中有相当一部分目的不纯的,所以她就干脆采取了这种方式。

“哎,叶修你在这呢,快下去值会班,这会忙不过来了,小燕儿你也下去值班去,你都不知道你来的那段时间连对面街上吃麻辣烫的人都过来了,生意可好了。”陈果匆匆忙忙的上了楼,看到了屋子里的燕逍福和叶修。

“我靠就算现在生意也很好啊。”燕逍福无语的看着陈果,楼下的嗡嗡声是她在二楼有史以来听过最大的声音,他都不敢想象一楼是个什么音量。

“哎呀总有人往二楼跑,我让小陈他们搬了个凳子在楼梯口守着才好了点。”陈果也没在意燕逍福的吐槽,拿了东西就出去了,叶修也跟在陈果的身后走了出去。

燕逍福看着又变的空无一人的房间,默默地看着电脑上的网页。之前说过观众们都不是傻子,实际上他们不仅不傻,反而猴奸猴奸的。这才过了一天,网上就铺天盖地的多了一堆对于全明星赛上红衣小哥身份的大推测。

有某些推测……它纯粹是胡说的,但是有某些推测……它拓麻竟然说对了。

燕逍福默默地用着陈果的号偷窥她加的某个聊天群,那里面正在讨论的话题正是目前某个非常火热的话题。

“是不是啊?我看网上好多种说法啊。”群里的一个人说到。

“网上有好多都特别扯,不说别的,那个红衣服小哥要真是叶秋,那他俱乐部肯定就不会把他藏那么久……绑也得把他绑出去,想想就太扯了。”

“那谁啊?真是教主?”

“不知道啊,不是说黑木涯那里有两个妹子特别肯定的说就是教主吗,消息最开始也是从那传出来的。”

“我昨天翻来覆去的听了好多好多遍……最后我可以负责任的说那两段音频的声音相似度绝逼有百分之九十。”群中忽然有一个叫做“含荑”的妹子以特别肯定的说到。

这一句话的威力是巨大的,宛如一颗核弹投入了地面。

“……那估计就没错了。”

群里其他几个正在讨论的妹子默默地说到,然后以淡然的表情看着含荑妹子在群里发了一篇三千字考证文,考证文的内容从语音的升降调开始一直写到某些发音的细节,没有一丝差错,里面还包括一堆看不懂但是觉得好厉害的专业词汇。

看完足以让人……毛骨悚然。

“……”燕逍福认得这个姑娘,主要是这名姑娘给他留下的记忆太深刻了。

这个姑娘……是喻文洲的死忠粉,不同与一般的死忠粉,这个姑娘有个十分令人毛骨悚然的特性,那就是考据帝。

当年,这个姑娘写了一份关于喻文洲喜欢的食物口味的帖子,现在还挂在某个贴吧里,被奉做神物。

燕逍福某天无意中点进去研读了一下,觉得这姑娘可能不光拥有考据帝的特征,可能同时还拥有着……跟踪狂的特征。

这都是小事情,总之这是个十分神奇的姑娘……神奇到所有人都对着这姑娘写的文章顶头膜拜。

含荑又在群里说:“我特意找了学音乐的人来听的,那个红衣服小哥说话的时候其实一直压着嗓子,但是比赛前喊的那句‘剁了他’的时候没太注意,一不小心就把本声露出来一点,我找了好几个人听都说是他……”

“哎,你这么一说我再听就听出来了。”群里有妹子赶紧去找了音频听,听完后在群里说到,“声音差别这么大啊,就像小攻和小受一样。”

“正常,这声音这么磁性,一听就是专门练过的,肯定在比赛场上用的是伪声,我说怎么采访的时候一直不说话呢,不过能伪成这样也真不容易……”

“再不容易不还是被你们听出来了……”燕逍福看着聊天记录,摸了摸下巴。他没想到自己那一句“剁了他”暴露了自己的声线,要怪只能怪当时说的太激昂澎湃了。

他关了聊天窗口,看了看网上的帖子,果然有不少证实他就是日月神教的帖子被写了出来,不过这些人倒不是通过声音来辨别的,而是通过倒数第二场的战斗方式分辨出来的。

一样的预判功力,一样的职业,同一个人是不太会在战斗风格上发生改变的,更何况是这么显眼的风格。

不过这些推论都只是在网上流传着,没有任何一家职业战队跳出来承认。

为什么?

因为叶秋。

至今为止还没有露面的叶秋,不要忘了那个红衣小哥跟那个“疑似叶秋”的人是一起去后台的。

完了,当间谍的愿望是彻彻底底废了啊。

燕逍福靠在床头,模模糊糊的想,好像……最近陈果正在撺掇着建公会?

是这几天的事?还是过些时日来着?燕逍福这几天都沉浸在周泽楷的美颜里,压根儿都没关心过这些事……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