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抬腿摩擦 丫鬟肚兜乳

“诶?不动手吗?就凭刚刚的距离,元素法师是躲不开你的拳头的。”佐伊露出失望的表情,“没能看一出好戏,真是遗憾。”

“呼……”

哈特吐出一口浊气,压抑住在心底翻涌的怒火。

“算了吧,冲动是魔鬼,没有校内契约的保护,真的动手揍他,最后吃亏的说不定还是我自己。”

哈特用意念回应佐伊,接着露出笑容,伸手拍了拍安德鲁的肩膀,用幸灾乐祸地语气说:“你也真是惨啊,居然和那种傲慢的家伙牵扯上关系。”

安德鲁嘴角抽搐,一把将哈特放在他肩膀的手拍掉,近乎抓狂地抱怨:“傲慢的是你吧,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梦想是成为魔神,自己是未来的魔神?口若悬河也该有个限度,全部都是你的错!”

哈特耐心听完安德鲁的一通抱怨,神色平静地看着他。

“呼……呼……”

安德鲁宣泄完心中压抑的感情,双眼变得通红,呼吸仍旧短促,胸膛起伏不定。

“成为魔神,是我的梦想。”哈特坚定地说,“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毫不动摇地大声说出我的梦想。”

安德鲁愣愣地看着他,最后露出一抹苦笑,无奈地摇了摇头,说:“没有错,你果然是傲慢本身啊,连自身究竟多么傲慢都未曾理解的傲慢,呵呵呵……跟你这种家伙究竟还有什么好说的。”

“你越不说,我越无法懂吧。”哈特语气平淡地说。

“我已经搞不懂,你究竟是真蠢还是假蠢了。”安德鲁说,“魔神,可是魔道的巅峰,哪怕强如德维特,也没有胆量将魔神挂在嘴边,这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更需要一种不自量力的愚蠢。德维特说的没错,你就是没有自知之明的狂妄。”

“这算什么?”哈特歪着脑袋,实在无法理解。

“呵呵呵,我能够理解哦。”佐伊轻笑着说,“毫无自知之明,将魔神挂在嘴边的废柴哈特,伤害到了那群没有胆量的天才们的自尊心吧。连盖亚大陆第一魔道学府的顶尖学生,也不敢妄言成为魔神,却在没有天赋的E班学生口中听到。如果仅仅只是嘲笑,反倒是不在意的表现,既然那个讨人厌的小鬼,是以王座为目标,肯定无法容忍自尊遭受践踏吧。”

佐伊一边解释一边点头如捣蒜,其实她这位魔神本尊,才是听哈特扬言要成为魔神最多次的存在,偏偏她又能看破哈特的天赋极限,除了啼笑皆非以外便是无可奈何,所以相当理解这群年轻人的想法。

“你们还真是麻烦啊……”哈特不解地挠了挠后脑勺,“钻研魔道却不以魔神为目标,这样才比较奇怪吧,那还不如放弃魔法。”

“呃……哈特,少说两句吧,你会被当成恶魔的。”

佐伊发现安德鲁的眼神变化,估计他连生撕了哈特的心都有了。

“抱歉,我不想再和你说话。”安德鲁摆了摆手,想要远离哈特。

“别啊,我们也算不打不相识,你昨天还说过,要为我解释校内的生存法则,校内契约的用法都没来得及说不是吗?求关照啊首席同学。”哈特不依不饶地缠着安德鲁。

“没有关照!”

“冤有头债有主,昨天你昏迷后,我可没找你那两位跟班的麻烦,你对我的找茬,我也已经用两拳回敬了,德维特对我的嘲笑与侮辱,我迟早也会予以回击。你就多少告诉我点德维特的情报吧。”

“闪开啊,莫挨老子!”

安德鲁想要甩开哈特,但是他这样的正统元素法师,哪里能在纯力气的较量上胜过哈特。

佐伊在一旁满头黑线,心说为什么纠缠男生的时候就那么卖力啊?多给我去和女生打情骂俏啊!

安德鲁本不想理会哈特,可是哈特却伸手对他释放魔法,与对战时感受到的凶暴魔力不同,此时感受到的魔力像是滋润万物的细雨,为他红肿的脸颊带去丝丝舒爽的凉意。

“战斗魔法当中有强化自愈能力的术式,改编自治愈魔法,我触类旁通,也学了一点点治愈魔法的皮毛,当然也只会这一点皮毛。”哈特用温和的语气说,“我刚刚用的是微创治愈魔法,对活血化瘀消肿,多少应该能起作用。”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既然哈特抛出善意,安德鲁自然也无法再以冷漠相待,只能勉为其难答应向他提供情报。

昨日黄昏还在魔竞馆对决的两人,今日早晨却已经并肩坐在草坪之上。

“……这是契约纸,那栋校舍的前厅就有兑换平台,付钱就能买到。”安德鲁从袖口抽出一张契约,“契约纸上的固有条款是学生会用来保护学生安危的,若是违背固有条款,契约就得不到激活。其余条款,可以在空白处设定,双方同意就好,当然,如果设定的条款过激,得不到学院承认的话,契约也是无法激活的。我已经不需要了,这张就送你吧。”

哈特在安德鲁手中接过契约纸,看了看上方的魔法文,然后继续问:“为什么要帮德维特?看的出来,你们的关系并不好。”

“嗯,并不是朋友,我是南境贵族出身,德维特则是西境大国,维斯普西联邦某位军火商大佬的儿子,本来是缺少共同语言的。”

安德鲁抱着膝盖,缩着肩膀,整个人蜷缩成一团,虽然昨天他极力在哈特面前装出趾高气扬的模样,可是哈特看得出来,他和E班的其他学生没太大区别,骨子里流淌着苦闷和自卑。

“和我这样的废物不同,德维特的天赋,在元素分院全体学生当中也是拔尖的存在,他是二年1班的首席,也是黎明结社下一任领袖的有力竞争者。”

“他居然也是首席,怪不得那么嚣张。”哈特说,“但是,黎明结社是什么?”

“黎明结社就是学生社团,志同道合的学生们,聚集在一起研究某个或某类课题,这样的小团体可以在学生会登记成立。”安德鲁说,“黎明结社是元素分院的王牌社团,不仅仅是历史悠久,拥有大量优秀成员,而且在漫长的岁月里,黎明结社的领袖,一直都是元素分院最强的学生。”

“哦豁,原来如此,你说德维特会是黎明结社领袖的有力竞争者,也就是说一年后,他会是元素分院最强宝座的有力竞争者,对吧?”

哈特挑了挑眉,他发现自己确实小看了德维特,心说不愧是将目光投向王座的男人,没有顶尖的实力,确实不会有那种藐视一切的傲慢。

“没错。”安德鲁点了点头,“我虽然是E班首席,但归根结底,也是身在没有希望的E班,就算你侥幸赢我一次,也断然没可能赢过1班的首席德维特。”

“我赢你可不是侥幸,那是我实力的冰山一角。”哈特纠正他的说辞。

“唉……输的人是我,菜的人也是我,随你怎么说吧。”安德鲁轻声叹息,然后将话题继续下去,“你知道E班的学生,为什么明明没有天赋,也还是要考进元素分院吗?”

“我才来第二天,确实没想过那么有深度的问题。”哈特诚实地说。

“因为可以镀金。”安德鲁直接抛出答案,“在魔法界,说圣灵魔导院毕业的学生,占据着半壁江山也不为过,就连现任魔法协会会长,年轻时也是以元素分院首席的身份毕业。光是在圣灵魔导院进修的历程,就能为你的魔法师生涯镀上一层令人眼红的光辉,有这层光辉在,也就没人会在意你的天赋,也没人会深究你的实力。”

“嗯嗯,确实有几分道理。”

哈特点了点头,他能够想象那种场景,魔法师们聚会的时候,其中一人报上圣灵魔导院毕业生的身份,顿时吸引全场的崇敬目光,享受学院带给他的隐形优越感。

“可我来到圣灵魔导院,不仅仅是想要镀金,我还想要积累人脉。我想进黎明结社,在元素分院最强的传统社团中,去和很有可能是未来最顶级的一批元素法师交好。”

安德鲁抬起头,仰望着蓝天白云,他的眼神悠远,语气平静,向略微陌生的哈特吐露心声,不知为何令他感到放松。

“为此,我必须要讨好德维特,他答应过我,只要按他说得做,等他成为黎明结社领袖之后,就能将我带进黎明结社。身为海因里希家族的长子,我的天赋却并不出众,等我未来掌控家族之时,迟早会需要一股外部力量,来支持我的权势。”

“为了未来……吗?”哈特低头沉吟,没想到展开的话题,比他想象中要沉重。

“想笑就笑吧,只是为了这种无聊的理由,我就来找你麻烦。露西说得对,我的所作所为,根本就是在辱没我的姓氏。”安德鲁再度低垂下头颅。

“老实说,像你这样能够清晰看见未来的方向,并且按部就班朝着目标前进的家伙,我完全讨厌不起来啊。”

哈特抬起头,露出一个清爽的笑容,对他竖起大拇指,用眼神给予鼓励。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