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和叔叔啪啪 小店旅馆宾馆叫声

弗雷德又一次走了。

站在学园长室床边的德丽莎,低头看着手上那一张被她视为珍宝的相片,那双原本是充满活力、可爱动人的大眼睛中此时透着的却是无法遮掩的黯淡神光。

在她的人生的起点是在一个巨大的竞技场,不断的无意识的杀戮。

杀戮,杀戮,杀戮,杀戮,杀戮,杀戮,杀戮,杀戮,杀戮,杀戮,杀戮,杀戮…………

只是为了活着……没有理由,没有仇恨的挥舞着手中的战矛……

“不要再打了……”

这是我对最后的一位“自己”说的话,我们都已经都失去了战斗的力气,我唯一的优势只是我还站着,所以我还是对着那个还拼命的挣扎起身想要战斗的“我”喊道。

之后,战斗也的确停止了,爷爷像是赋予胜利者的冠冕一样的给予了我的名字。

“德丽莎·阿波卡利斯”

爷爷看我的眼神永远都是那样的温柔,好像是在看着自己最珍贵的宝物一般。

我也曾认为爷爷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但……为什么?他会认为,生命这么的廉价?

我再也没有亲人,远离爷爷去执行了大量的任务,并且很快的成为天命数十年来唯一的一个S女武神,而之后也遇到了一生的挚友塞西莉亚。

她很强她简直是无敌的存在。

手持[创生之键·深渊白花],纵横战场,无数崩坏兽直接被她轻松解决哪怕是帝王级对于她来说只是稍微麻烦的东西。

她很温柔。

每当她的嘴角出现那一抹恬淡的微笑的时候,就像那雪地中象征着春意的雪莲花。

可是。

为什么?

遇见了那个可恶的齐格飞!那个可恶的家伙,把我的塞西莉亚抢走了!可恶!可恶!可恶!

但我还是去参加了她们的婚礼。

也遇见了他……

“喂,你在哭的话我就把你丢出去了。”

我在礼堂上看着相吻的塞西莉亚和齐格飞,不断的抹着眼泪的时候,一个比我略高的少年走了过来,他的五官透露着一种青涩的柔和,长长的睫毛在那双好看的天蓝色的双眸的交掩下好像也泛着晶莹的冰蓝色,真的就是那种如梦的美少年。

此时的他,皱着眉头看着我,口中不悦地下着逐客令。

我可没有心情去管他,抬手一巴掌把他扇飞了。

“要你管!”

【主线叙事】

弗雷德皱着眉头看着这个不断抹着眼泪,嘴里还总是什么“我的塞西莉亚……”、“齐格飞这个混蛋把他还给我!”、“塞西莉亚是我的……”之类的奇怪话语的人。

真的如果不是看到这个人的形象是小女孩,光听这几句话,估计都要以为她是什么猥琐大叔了。

但毕竟是兄长的婚礼,弗雷德还是出于新郎亲属兼婚礼策划的身份走过去警告道:

“你要是再哭,我就把你丢出去。”

“要你管!”

德丽莎带着破空声的只能粉拳,重重的砸在这个当时还没有比她高出多少的弗雷德的当时还算稚嫩的脸庞上。

弗雷德觉得剧烈的疼痛从脸颊传来,然后两眼一黑,身子想一块被风卷起的布料一般,暂时的脱离了地心引力,最后落进了一旁的花丛里。

[这就是我和和他的第一次照面,没有骑士与公主的邂逅,而在那一会儿,更加没有什么王子遇见仙女之类的奇谈佳话。

我们在之后熟识的期间也没有想过,我们的开始就只有两句不长的对话,甚至就连一个很好的初印象都没有。

这一次相遇的结果是他昏迷了很久,而脸上也是那久久消不去的红肿。

他就是是齐格飞的弟弟——弗雷德·卡斯兰娜。]

“德丽莎,你对弗雷德下手轻点啊,他身子骨很弱的!”得知了弗雷德被德丽莎一拳轰飞昏迷过去之后的齐格飞,急忙推开了亲友们的祝贺,赶来对着德丽莎说道。

而对于当时还不明白弗雷德状况的德丽莎来说。

虽然她和齐格飞打的照面当时还不多,但,凡是看到齐格飞的时候,他的脸上几乎都是带着一种玩世不恭的笑容,所以在这一次,看到齐格飞的眼中却是很少见的一种严厉的警告意味的时候就非常不自在。

德丽莎面对这突如其来带着怒火的齐格飞,明显有点被吓到了,但是回过神之后,还是出于面子成分得考虑,把头别了过去,好像不情愿一样地说道:“好了,好了,我去向他道歉行了吧?”

“这几天还是不要去打搅他了。”齐格飞看到德丽莎还是这样一副不知错误的模样,他的眉头开始逐渐紧紧的皱在了一起,眸子中几分怒气更是开始积郁,“等他可以起来再说吧。”

“我知道了,知道了还不行么?”德丽莎对着齐格飞这个吓人的模样明显觉得不服气,就直接没所谓的跑开了,嘴里还不服气的嘀咕道,“人家都说了会道歉还这么凶。”

“喂,你……”看着那个跑走的德丽莎,齐格飞不悦的喊到,但最后也没有把她给叫住,所以只能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好了,德丽莎也不是故意,你不要为难她了。”婚纱还未换去的塞西莉亚看着怒气未散的齐格飞从一旁劝到。

“唉……”齐格飞深深出了口气,看着一旁新婚的妻子说道:“你不知道,德丽莎下手太没轻重了,弗雷德的身子从小就很弱,根本没有继承卡斯兰娜家族强壮,德丽莎这一拳要是打在我身上最多就痛一会儿,可是对于弗雷德来说已经可以让他几个星期下不来床了。”

“这么严重?”塞西利亚也有点难以置信的说道,毕竟在世人的眼里,卡斯兰娜家族几乎就是物理力量的代名词。

“要不是弗雷德那小子经常勉强自己锻炼,让自己的身体勉强到达平常人的水平,我们今天的婚礼,就要改办成葬礼了。”

“那……德丽莎她……唉——”

塞西莉亚最后也想不出该怎么为自己的这位闺蜜想出怎么解释了,也只好把所有的话语化为一道叹息。

[之后的一周里,我真的再也没有再见到弗雷德。

我每天不断的瞎晃悠,就是希望有一个偶遇,遇到那个家伙,然后对着那个凭借着卡斯兰娜家族强壮的身体已经恢复原状的人,装作不在意的说一句“对不起”之类的。

可是,不论我真的无论怎么去逛都没有办法遇到他。]

“哎呀……烦死了!”

站在一个好像是中庭于后院之间走廊的德丽莎气鼓鼓的抓狂着直跺脚,看向周围陌生的景物,嘴里嘟囔着:

“这里到底是哪里啊!”

卡斯兰娜家族的庄园实在是太大了,要是是抱着闲逛的心理去逛的话,一个星期根本没法弄清楚整体布局,更别说德丽莎本来就心不在焉的瞎转悠。

“这里是……花棚么?”发泄了一阵后德丽莎最后安下心,准备继续往去看看。

因为前面是一座由玻璃盖成的大棚,心中打算着,去里面看看说不定有人可以问下路,所以就走了过去。

德丽莎打开大棚的门,先是探出一个可爱的脑袋打量着花棚内不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然后才放轻脚步地走进了面前巨大的花棚里。

一盆盆百合整齐干净的摆放在花架上,吊兰挂在墙壁上沿着半透明的玻璃墙一路排过去,你可以在这里听到水声,因为这里有一条自带的水循环体系,而在那条自上而下的水流旁是一丛丛娇嫩的绿萝,简直就是一个室内的小型公园。

“谁?”

正当德丽莎因为自己沉浸在这个地方的景色而无法自拔的时候,一个带着询问意味却好像没有什么感情波动的声音传来。

一个白衣的少年,双手捧着一盆百合从德丽莎的视线经过。

德丽莎有点意外地打量着出现在他面前的少年。

银发,碧瞳,脸颊瘦削,一如他的身形,此时他的左脸上还包着一个纱布,但是在这个光线充足的地方加上德丽莎看到只是一个神仙颜值的侧脸还有那个勾人心魄的忧郁眼神。

所以,在德丽莎的眼中这个少年的模样时觉得他就是来自梦中的,就……一如谪仙捧百合,好似白马梦中来。

德丽莎有点害羞的捧住了自己被红霞爬满的小脸蛋,转过身避免面前的人看到她这一副少女怀春的痴相。

等到脸上的红晕缓缓褪去,然后回过身来再看。

却发现那个少年已经不见踪影了。

“你怎么来这了?”那个少年又问。

弗雷德没有离开,而是来到了摆放着百合的花架的另一端,他小心的把怀中的百合放在花架上,随后,拿起剪子修理着百合周围的黄叶,从始至终都没有把视线移到德丽莎的身上。

德丽莎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嘴里吱唔着:

“额……这是因为……那个……”

“迷路了么?”弗雷德将剪子放下,然后走到绿萝丛前面舀起一瓢水倒进浇水壶里,为一丛丛娇的绿萝浇起水来。

“差不多吧……”德丽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家太大了果然还是麻烦多于便利。”弗雷德看着有点扭捏的她,好像是抱怨好像是感叹一样的说了这么一句,之后,将手中的水壶放下,走到一旁,对着在那里扭捏的德丽莎说道,“我没时间带你回别墅那边,你可能要稍微等一下。”

之后又消失在了德丽莎的视野,再出现在德丽莎面前之时,弗雷德已经换上了一个围裙,左手拎着一个桶,右手拿着一个小铲子,随后,又走出了德丽莎的视野。

“等一会儿我哥哥那家伙会过来,你等下,无聊的话可以稍微在这里看看。”

“哦,好。”

德丽莎因为心里还有点对于弗雷德的歉意,所以一时间有点不知怎么接话,然后就下意识的应了一下,便开始在这个花棚里瞎转悠了起来。

这个花棚说小不小,大概也有一个几百平米,可是说大也不大,也不够德丽莎转悠几圈。

“你在这里松土么?”

德丽莎最后还是闲不住的过来找弗雷德说话。

“嗯,是的。”

“你不会养蚯蚓么?”

“想自己来。”

回答,很简单。

“你之前一个星期去哪了啊?”

“拜你所赐,一直躺在床上。”

“额……”德丽莎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战术挠头假笑了一下。

“没事,我已经忘了。”弗雷德语气没有什么变化的说出这么一句,依旧是那样冷冷的模样。

“额……”德丽莎立马转移注意力然后开了个玩笑道,“你的身子骨还挺硬朗的嘛,要是平常人估计还要再躺个几个星期。”

“是么?”弗雷德身体好像不可察觉的凝固了一下,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但依旧是听不出什么变化地说道,“要是可以多躺几个星期,就好了。”

“哈?”德丽莎被这一句莫名的话,有点听不懂的说道,但是看到弗雷德眼中那原本的忧郁中有平添了几分悲戚之后明白她踩雷了,所以又立刻转移话题说道,“你在这松土是为了种什么么?”

“不知道。”弗雷德继续着手中的工作,为德丽莎介绍道,“这块田原本是拿来种草药的,但是在有一天突然不需要,又不想把它荒废,所以我选择每天都过来翻一下。”

“这样啊……”德丽莎好像有点明白了,从这几句话里听出来了。

德丽莎看着一旁专心松土的家伙。

看着他因为她而包扎起来的左脸,她不禁莞尔。

“我蹲在他的旁边,享受着从穹顶照射下来的午后阳光和花棚窗户的传来的微风,那一刻我感受到了一种难以置信的宁静。”

德丽莎就在这一刻的安静中,不知不觉的安静的蹲在弗雷德身边,微微的带着嘴角那美丽的弧度看着弗雷德的侧颜,不论是是内心还是整日不知云云的脑袋都宁静了下来。

她看着他就忍不住笑,不是捧腹,而是恬静的微笑着。

然后……

她站了起来,猛地拍了一下弗雷德肩膀,随后用着得意的语调说道:“那就种点什么东西吧!”

那是一个春天。

弗雷德有点出神的转过头看着那个少女。

少女,沐浴在自穹顶照耀的阳光下,稚气的面容挂着天真烂漫的笑容,却用着宣告者的语气宣布着这一件事。

“那就种点什么吧!”

弗雷德看着她。

一束光好像从他的眼眸中照射进来,照进了他那满是阴霾的心田。

弗雷德有点呆滞地问道:“那种什么?”

“鸢尾花!”德丽莎张开双臂,好像一个已经在拥抱着鸢尾花花海的高洁圣女,她高声说道,“白色鸢尾花,等到盛开的时候,这里就是一片美丽的花海!”

那一刻的德丽莎不知道,在此时弗雷德的眼里,他看道一个影子。

那个影子展开双臂,好像拥抱着花海,那来自天国的光,衬影着她纤细的身形……

弗雷德手中的工作停下来了。

“那我去找一下有没有这个花种。”

“嗯!到时候等这里开满了花,我就扎一个花环戴在头上,所以到时候一定不要忘记叫上我啊!”德丽莎拿起一旁的一个铲子学着弗雷德的样子在田地里翻着褐红的土质。

“哈……哦,知道了。”弗雷德先是意外,然后应合道。

“弗雷德。”齐格飞打开门走了进来喊着自己弟弟的名字,可仔细一看发现在花棚里除了自己的弟弟身边一个身形娇小的女孩。

看着那个不算是陌生的身影,齐格飞有点意外地说道:“哟,德丽莎,你也在啊?”

“齐格飞?”德丽莎有点诧异地看着进来的齐格飞和塞西莉亚,“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早就和弗雷德约好了过来的。”塞西莉亚走上前看着袖口上已经弄得有点泥土的德丽莎,为她一边贴心的帮她拍着身上的泥泞一边问道,“你怎么在这啊?”

“欸……这个……”德丽莎有点不好意的语塞。

“她迷路了。”一旁的弗雷德站起身,帮她说明着情况,然后将手上的手套脱去,对着齐格飞说道,“哥,你先把她送回去吧,我和嫂子在这里准备一下。”

“好,反正我这种大佬粗也做不来。”齐格飞对着弗雷德做了一个“相信可靠的哥哥的模样”,然后对德丽莎说道,“走吧。”

“不用你讲……”德丽莎看着齐格飞这幅贱样就来气,理都不理直接往门口走去。

“你和弗雷德和好了?”走在去别墅的路上时齐格飞向脸上有点怀春模样的德丽莎这么问道。

“嗯……应该吧。”德丽莎回忆了一下刚刚和弗雷德相处的时候心中的宁静。

那样子应该是好好相处的模样吧?她不由得这么想到,想着脸上还流露出了一点微笑。

“看起来有好好道过歉了呢,哈哈。”

“哈哈……”这好像是突如其来的一句让德丽莎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但也是强装得意的笑了一下,貌似得意的说,“是啊,我是谁啊,我可是天命现役S级女武神德丽莎啊,哈哈……(内心OS:完了好像忘了这回事了啊!)”

“是么?这样啊。”齐格飞看得出德丽莎强装的模样,知道只是或许有进展而已,所以说道,“其实别看我这个弟弟平时冷言少语的,其实他的心思是很细腻的,就像那片花田一样,从他在这开始就是他一个人打理的。”

“那片花田?”德丽莎觉得有点奇怪,觉得齐格飞好像不是再说那一片在花棚里的小花田。

齐格飞接着介绍到:“是啊,其实如果从大门走出去你就可以看到一个非常大的花田,大的一眼望不到边际的花田。”

“那么大,他为什么要自己一个人去管?”

“因为,那里埋葬了他太多的回忆了……”

“这样子就扎好了。”塞西莉亚看着手中这一束在弗雷德指挥下由她制成的百合。

五颜六色的花纸中十株百合紧簇在一起,周围还有这不少的绿萝也进行点缀。

“嗯。”弗雷德把原本种百合的盆子收了起来,看着面带微笑的塞西莉亚。

“说起来弗雷德,之前拜托你的事,你……”

“我反对。”弗雷德摇头拒绝。

“为什么啊?”塞西莉亚没有意外地陪笑道,“也不会麻烦你多久的。”

“你学了没有什么用,未来你和兄长还要长期的出任务,根本就没有做家务的机会,那些事情还是交给我来做就好了,没必要再在你们劳累之后多添负担。”

“可是貌似在未来比较长的时间里我都不用出任务了。”塞西莉亚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为什么?”弗雷德不解。

“因为……”塞西莉亚眼神带着祥和的抚过她的小腹。

“哈?”弗雷德脸部抽搐,无奈的捂着脸,咒骂了一句:

“老哥那个种马……”

伦砸:本章5500多字,儿童节快乐啊【眼神暗示】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