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医生体检男jiji 淫水不要湿了嗯嗯啊啊好大

先是与各路人马的食戟,然后是狩猎红叶大会。前者让他在实地实习中的收获彻底与自身度过磨合期,而后者则是见识到了现役远月十杰的全员。

站在顶点的十人啊……

狩猎红叶大会其实就是高中部一年级的优秀学生们和远月十杰第一次面对面交流大会,幸平创真抓住这个机会向对方发出了食戟的邀请。

然而,在远月十杰看来,他不过是站在地面仰望天空的蚂蚁,被拒绝是理所当然的。

学园所拥有的权利和财力的其中一部分,十杰都有权掌握并运作,这就是十杰。

为了烹饪,尽可能消耗资金预算。能随心所欲的使用全霓虹厨师们都梦寐以求的食材、烹饪器具、设备,不管是最先端的还是最高级的器材,只要需要都会收入囊中。不管仅仅出版了一百部的几个世纪之前的稀有食谱,还是在拍卖会上拍卖价值超过两百万日元的古典烹饪书,都能简单的阅览到。尽情去做你想做的事,尽情去你想去的地方,只要为了钻研烹饪,就能赋予你一切权利。并且,席位越高的人,行使的权利就越大。

幸平创真重新认识到了这个学校到底有多乱来。

十杰中的第一席司瑛士在茶会中说了这样一番话。

‘烹饪界太过于宽广深邃,所以显得我们的人生十分短暂。就算倾其一生走到的驿站,也并非能将烹饪精通殆尽,但是……只要成为十杰,那么脚下的步伐就能越发大步,能更快的抵达一个又一个驿站。只有强者才会被赋予有限的权力和财富,这就是远月……并且,给与这些强者们权利和财力的就是我们十杰评议会。十杰和其他的厨师之间,拥有绝对性的实力之差,这就是事实。’

最后,在这次交流会结束时,第八席久我照纪与幸平创真约定,只要创真在料理上有一点能胜过他,就接受食戟的要求。

这一次,最适合两人的舞台便是远月学园学园祭,又被称为月响祭。

******

半个月后。

月响祭,高台区,薙切绘里奈主场。

“食客们都到齐了吧?”

“是!”听到薙切绘里奈的问话,一手端着托盘的新户绯沙子侧身看向对方。“话说回来,绘里奈小姐,今天也空出来了一张桌子啊,而且还是这么好的餐席……”

“是啊……这个是为了以防万一。”薙切绘里奈嘴角微微勾起,似乎想起了什么开心的回忆。

“嘎吱——。”就在这时,大门忽然被人从外由内推开。

“奇怪……?预约的食客们应该全都到齐了啊,我去看看是谁。”新户绯沙子放下手里的东西,往门外走去。

很快她就看到一个人影走了进来,于是新户绯沙子想要上前阻拦。

“这位客人,您事先预约了吗?本店是预约制……”

只一眼,她就忘记了言语。

“绯沙子……怎么了?如果没有预约的客人了,就准备关门吧。”

与此同时,薙切绘里奈正从拐角处探出了半个头。

下一秒,她的反应与新户绯沙子几乎如出一辙。眼神空洞,身体不受控制的僵立在原地。

“父……父亲。”

名贵的西服外是一件长款大衣,手上戴着黑色皮质手套,身形修长,五官清隽,短碎发被打理得一丝不苟。

“好久不见了啊……绘里奈。我心爱的女儿啊……”

“客人,本店是预约制的,您这样硬闯进来我们会很为难的!”一名服务员在看到这边发生的事情后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被薙切绘里奈称为父亲的男人眼中完全看不到其他人,他来的目的只是为了他的女儿。

“绘里奈,你的菜品并不是为了做给这种档次的人品尝的。你要仔细挑选你的食客才行,否则你的品位会被拉低。”

“你这家伙在说些什么啊!”

“真是无礼!快道歉!”

“你这小子,知道我们的身份,才故意这么说的吗?”

“怎么了喂!你倒是道歉啊!”

“喜多先生,那个……那个男人难道是……”

“嗯?”

“喂!他是……”

“啊,是啊……”

“是绘里奈大小姐的……”

“是啊,肯定没错,就是他!事到如今,为什么突然出现了?”

“那个人应该在几年前,就被逐出远月了啊!”

新户绯沙子想起小时候刚到薙切家时,父亲提醒自己不要在询问绘里奈小姐的生父。难道这个男人就是被抹消了存在痕迹的人吗……

“绘里奈小姐?您没事吧?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新户绯沙子回过神后连忙走到薙切绘里奈身旁,她紧紧握住对方的右手,似乎想要将自己所剩无几的勇气传递过去。

仅仅只是跟这个男人对视了一下,绘里奈小姐就变得如此胆怯。他至今为止到底在哪里?都干了些什么?为什么现在突然出现了?

“薙切蓟……哼,有什么好害怕的。”

之前在秋季选拔赛上担任评委的千俵姐姐站了出来。

“冒冒失失的闯入餐厅不说,再加上刚才的发言……难道你有品位风度吗?”

“说的漂亮!”千俵妹妹朝她姐姐比了个大拇指。

“你们就是速食咖喱界的佼佼者吧?”薙切蓟弯了弯眉眼,表情看似温和,实则带着一丝蔑视。“你们那些用来哄孩子的咖喱,不知道近来在全世界散播的是否顺利?”

“你说什么——!你有胆量再说一遍试试!你这混蛋!混账秃子!”

“姐姐,注意仪表!仪表!”

“我们可是远月学园的正规合作商,侮辱我们就等于侮辱了远月。”

薙切蓟不置可否的扫了一眼周围的所谓‘正规合作商’。

“所以我这趟回来,是为了让远月恢复原本应有的样貌的。你们这些自称对美食研究颇深的人当中……到底有几个人能真正挺起胸膛,敢说自己深知什么才是真正的美味?真正的美食跟颇为优雅的画作、雕刻、音乐相似。”

“所有一切一流的艺术,其真正的价值,只有具备品格和品位,受过正当教育的人们才能理解。跟其他大众或上流所决定的价值是截然不同的,因为这些价值大众根本无法理解,只能算纯粹凑热闹罢了。真正的美食就是这样的事物,是极少数的人们才能达成价值共识的存在。这才能被称之为菜品,除此之外的东西不是菜品,而是饲料而已。”

“像你们这种以为使用了高级食材就能成为美食的人,根本无法理解我所说的话吧?”

听完薙切蓟的这番话,千俵姐妹中的姐姐没忍住反驳道:“虽然你的高谈阔论受教颇深,但单凭嘴巴上说说也没办法改变什么啊,你现在根本没有丝毫能改变整个远月的权限!”

“是这样吗?”薙切蓟侧头看向薙切绘里奈。“血脉相承,并且受到的教育也是。好了,绘里奈……自我第一次传授你何为菜品开始已经过了十年了,我很想看看你的手艺到底磨炼到了何种程度。”

这场由薙切蓟引起的闹剧还在继续,餐厅内的气氛十分诡异。就在这时,门外又走进来了两个人。

幸平创真一边举着手里的胡椒饼,一边笑着朝薙切绘里奈打招呼。

“我说薙切,抱歉啊,我这么突然就闯了进来。我想品尝下你做的料理呢,不知道行不行啊?你看!作为谢礼,送给你一个胡椒饼吧。”

躲在门后的田所惠战战兢兢的看着大厅里的客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还有那个人……刚刚就是他在讲话吗?

“呐,可以拼桌吗?”

幸平创真走到唯一还有空位的薙切蓟那桌。“不行……吗?”

“绘里奈。”薙切蓟无视了一脸挑衅的幸平创真,目光转移到绘里奈身上。“朋友……还是挑一挑为好,真是扫兴。”

丢下这句话后,薙切蓟便起身离开了餐厅。当他刚刚走到门口时,外面忽然亮起了刺眼的光芒。视力恢复后,他看到数十辆私家车将门口的道路为了个严严实实。从车上走下的领头者,分外眼熟。

“本想着也该是时候前去探望您了,我这个做晚辈的理应主动点才行,没想到居然让您亲自来迎接,真是倍感荣幸啊!”

跟出来的幸平创真发现先前带他去第一席司瑛士那里吃饭的小林龙胆学姐竟然也在门外。

“奇怪?龙胆学姐?”

“哦——!幸平创真,原来你在这里啊!”

小林龙胆气喘吁吁地撑着膝盖大喘气。“我看到一群黑色的轿车向着这个方向行驶,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所以就跟过来看看!到底发现了什么事啊?”

“许久不见了,父亲。”薙切蓟上前一步迎向了薙切仙左卫门。

“马上离开!你没有资格再踏进这片领域。”薙切仙左卫门完全不领情,怒声喝到。“我跟你说过了,不允许你今后再自称是薙切家的人。”

“将绘里奈与生俱来的神之舌磨炼至炉火纯青的人是我,就算您把我逐出了家门,她身上流淌的血液和受到的教育是无法磨灭的。”

“我最大的失败就在于……那时候,把绘里奈交给了你去教育。”

“我们彼此都是失败者……如果我在,那么远月就不会落得现在如此的田地。”

“在远月学园,烹饪即是一切!只要拥有超凡的厨艺,无论是谁都能君临之巅峰!”

“真是无聊至极,要想要酿造出真正的美食决不能姑息一些低贱的学生,您这种教育理念简直是愚蠢至极!”

“能决定这些的并非我等……”薙切仙左卫门目露寒光,伸出五爪虚握。“能决定远月未来的是拥有天赋和实力的年轻的厨师们,任凭独自一人翻云吐雾是成就不了远月的。”

在薙切仙左卫门说完后,旁边立即有人应和。

薙切蓟自信地笑了笑,从西服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册子。

“远月十杰评议会——,根据席位的高低,在学员内拥有相应的抉择权,是远月最高的裁决机构。在过去,一些关于学员运营的重大事宜也由他们集体决议,他们被赋予了拥有和学园总帅甚至是高于总帅的权利!比如说,只要一半以上的十杰一致同意……那么这也就代表了整座学园的意识——。”

“嘭——咚!”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忽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青年,原本应该站在那里的薙切蓟被一脚踹向了半空。接下来,他们又看到这个青年连续打出数掌,原本如同高雅绅士的薙切蓟竟然连续在地面上翻滚,身体完全不受自己控制,想挣扎却只是徒劳。

青年手一伸,接住了从空中掉落下来的,写有远月十杰评议会几个大字的小册子。

“废话太多了。抱歉啊老爷子,大小姐,我本来还想看看他到底有什么目的,结果……在我担任大小姐私人保镖期间来我的地盘撒野,谁借你的胆子呢?中村蓟。”

薙切仙左卫门、薙切绘里奈:“尹枭——!”

田所惠:“尹君!QAQ你终于出现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