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我给小姨子舔阴的全过程 医冠禽兽宋医生

“血炎爆!!!”

冲天的紫色火柱协裹着丝丝血红色的电流,狠狠的砍向正前方,而对面一道恐怖漆黑的光柱也冲向夜音。

轰!

光柱在原地冲天而起,恐怖的冲击波席卷整个空间,哪怕是招式的使用者,夜音也被整个吹飞了出去,然后狠狠的撞在大桥上,不,准确的说应该是直接将桥给撞穿了,如果不是夜音在半路面前稳住身形,估计就直接掉海里去了。

“音酱!没事吧?”

看见夜音附着栏杆爬起来,伊莉雅与美游也飞了过来,关切的看着夜音。

“没事,不过有点棘手呢,没想到即便是削弱版的骑士王也这么强。”

随手丢掉已经变成黑炭的木刀,无奈的朝着伊莉雅摊了摊手,示意自己暂时没办法了。

没有好的武器夜音就没法爆发出全部的战斗力,至于村雨的话,任务没完成带不出来,暂时只能在圣杯战争中使用。

而且……

夜音看着远处方法被激光炮撕裂了的大地,以及卷起的无数尘土。

整个镜面界,似乎已经彻底损坏,大地粉碎,远处的湖面,也彻底决堤。

“音酱也没有办法击败她吗?”

刚才的战斗伊莉雅也看到了,但是就是这么强大的夜3音也没有办法解决对方,如果一开始是她们的话……

伊莉雅心里不经感觉到一阵绝望。

“准确的说我是因为没有好的武器,刚才你们也看到了,那把我附魔过的武器,我放个大招就没用了,如果有一把好一点,不,哪怕是一把普通的铁剑估计情况就不一样了。”

夜音这说的倒是实话,自己万物锻造的能力再强一点的话估计就是另外一种情况了。

“嘛,还有办法就是了。”

左手一招,美游手里Lancer的职介卡便飞到夜音的手里,光华一闪便化为一杆血红色的长枪。

挥动了几下长枪,夜音便兴奋的冲向断崖对面,开始和Saber对拼起来。

“果然呢,即使是保留了大部分战斗本能,终究只是野兽一般。”

又一次挑开Saber的长剑,两人拉开身形,不过Saber一拉开距离后便举起手中的长剑,很明显又要放大招了。

见状的夜音连忙冲上去长枪直指对方的心脏,而Saber也放弃了蓄力,一剑砍在长枪上将之往下劈开,而夜音也接着这一股力量以长枪为撑杆飞身越过Saber。

半空中夜音一枪挥出狠狠的敲在对方的脑袋,顿时Saber直接整个飞了出去,背后夜音刚一落地便身体前蹲做出助跑的动作。

“刺穿死棘之枪!!!”

红色的魔力充斥着长枪,感觉差不多后夜音猛的投掷出长枪,Saber也感应到了背后充斥着的魔力,反身快速蓄力挥出一道光柱,与夜音的长枪相撞。

两道光束相撞仅是一瞬,红色的光芒便破开那道漆黑的光柱,然后惯穿Saber的心脏将之定在了大桥上。

“伊莉雅姐姐,咱那边还有要忙的事情就先回去了。”

夜拿着Saber和Lancer的职阶卡递给伊莉雅后就打算离开了,因为她留下的分身告诉她Caster出现了,而且似乎还是打算1vs6。

“音酱不留下来玩几天吗?”

“不了,我那边有人好像比较膨胀,所以咱打算给它疏通一下筋骨,那么拜拜了伊莉雅姐姐。”

说完夜音便化为光粒消失了。

…………………聊天群……………

妖刃夜音:伊莉雅姐姐那边的事情终于解决了,收获了不少的积分呢。

萧炎:积分?什么积分?

妖刃夜音:似乎是击败了该世界的小boss,所以获得了不少的积分。

利姆露:那我击杀了这么多强大的魔兽为什么没有得到积分?

妖刃夜音:不晓得呢,不过有可能是因为我是过去给人帮忙的缘故吧,而且这两家伙也属于boss级别的了,至少在那个世界是。

伊莉雅:音酱走那么快是原世界出了什么事吗?

妖刃夜音:嗯,我这个世界的Caster不知道想干嘛,召唤了一头特别恶心的怪物,闹出了很大的动静,现在估计所有的英灵都过去了。

萧炎:那么音酱也要过去凑热闹吗?

妖刃夜音:对啊,顺便将几个英灵刷下去,毕竟圣杯战争进行了这么久了,一个英灵都没退场未免太没意思了点,虽然我干不过英雄王但是嘛,其他几个我还是很有把握的。

对了伊莉雅姐姐那张Archer的职阶卡过几天能借我用一下吗?

伊莉雅:音酱你要这张废卡干嘛啊?

妖刃夜音:并不是废卡,只是你不会用而已啦,那张卡的资料我已经解析完毕了,应该说这卡完全就是用来克制英雄王的。

伊莉雅:好啊,难得有能帮上音酱的地方,而且只是借用一下职阶卡,所以完全没问题。

妖刃夜音:好了,咱开个直播间,你们都进来吧。

…………………………

“嚯~,还真是大呢。”

夜音坐在大桥顶,看着远处缓缓升起的巨大海魔,忍不住感叹了一句,而这时夜音也看到远处天边闪烁的雷电。

“哟!来的真快呢。”

“小丫头你来的也不慢嘛,怎么刚好在这附近吗?”

“不然呢?刚想出来吃夜宵的说,结果看到这么恶心的东西,当时就没胃口了。”

夜音双手撑着两边,身下晃着两条雪白的长腿,血红色的瞳孔静静的看着坐在身边牛车上面的伊斯坎达尔,以及旁边的韦伯。

“不过没想到你没穿那套夜行衣,反而穿这样的衣服,……唔,怎么说呢,好好打扮一下还是蛮可爱的。”

伊斯坎达尔捏着下巴对着夜音上下扫视了一遍,然后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如果是夸奖的话,那我就欣然接受好了,话说你不下去帮忙吗?”

没有一丝感情的双瞳静静的看着远处的巨大海魔,夜音随意的对伊斯坎达尔说道。

“总感觉你这家伙话里有话。”

“是你想多了,咱可没打算动手,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无非就是看一下你们的战斗,俗称……看戏。”

随着夜音微笑地说出了最后两个字,伊斯坎达尔一脸黑线。

“你这丫头就没有愿望吗?”

看着一脸轻松的夜音,伊斯坎达尔稍微有点不信对方,所以直接问了出来。

“没,对于一条混吃等死的咸鱼来说愿望这种东西是多余的,活的自由自在才是我的生存之道,嘛,反正至少咱现在没有愿望就是了。”

夜音端着一个小碗在里面倒满了白酒,然后轻轻的小酌了一口,完全就是一副请开始你们的表演,我看着呢。

“你这家伙也真是够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