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湿淋淋 校园男女同学污的事情

虽然免不了被艾蕾娜一顿乱担心,但我去克鲁鲁那接受奖赏,顺便刺探情报一事还是平稳的落幕了。

只不过,这一次从克鲁鲁那刺探到的情报,却让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我天真善良的妹妹竟然像是仆人一样在被克鲁鲁那个女人驱使着!

这个消息让我如同五雷轰顶,现在的我真想好好的叱责一番我自己。我一开始看见诺雅的境况如此平稳,还不免放松了一些,可现在看来,我的妹妹绝对是在勉强着她自己!

没错!被克鲁鲁所奴役驱使换来了平稳的住所,可我竟然还对此事毫不知情!

无论是作为哥哥还是作为君王都太失职了!这样下去我根本无颜面对把诺雅托付给我的父母。所以……我牢牢的把这两个消息守在了心里,并且决定立刻计划排除掉诺雅身边的害虫!

首先就是克鲁鲁!这个竟然敢把恶魔们的公主当作仆人使唤的狂妄女人!杀了她也太便宜她了,我要彻底的给她洗脑,让她成为给诺雅**的奴隶!

几日之后,先前与克鲁鲁相见的房间内。

心中愤怒的我现在却无比的冷静,静静的等待着克鲁鲁的到来。

想要控制她就必须得接近她,为此,我忍受着这个女人嚣张又霸道的态度,希望她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能带我在大帝国内“参观参观”。

“喂,索娜尔,这么穿没问题吧?让他看不起的话我也太没面子了!”

“陛下,我觉得您现在完美无缺,简直就是女神下凡。”

说曹操曹操到。

克鲁鲁十分有气势的撞了进来,她的身后还跟着当初那个被我救下,却冲我一顿抱怨的女骑士索娜尔。

有两个人啊,啧,稍稍有些麻烦啊,看来克鲁鲁在狡猾的程度上,倒是不输给蕾米娅丝。

“哼……嘿?今天倒是挺准时,终于学乖了吗?”

一身华丽服装的克鲁鲁,就像是要为我炫耀一样展示着她的身体。发饰,以白色为主色调的衣裙倒也能承托出一点可爱的气氛,不消说也知道她这一身衣服的价值,是多少普通人一辈子也达不到的地步。

换做以前估计我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但现在我却不得不耐着性子好好打量一番。

第一自然是为了诺雅,第二……这女人对我的复国计划来说,也的确是个完美到无可挑剔的人类。

“我一直都很准时。那个……克鲁鲁,你今天打扮的很可爱。”

莉莉安妮说过,称赞女性新衣服是绅士的基本要求,这一点我倒是同意。

克鲁鲁的身体突然和僵硬的机械一样抖了起来:“是是是是……是吗?看来你偶尔也会说一点仆人会说的话呢。”

虽然懊恼,但我已经决定不去在意她对我像是对待物品和奴隶一样的态度了。

“咳咳!不,不对!”克鲁鲁咳嗽一声,“虽然前几天亚尔你说了很冒犯我的话,竟然让我带你参观什么的,不过我破例答应你这个无礼的要求也不是不行。索娜尔,我和你说的就是亚尔他了,你觉得他怎么样?”

女骑士索娜尔的视线立刻落在了我的身上。

啧,好可疑,这反应难道说女骑士盯上我了,而且还是在克鲁鲁的授意下?

我承认我之前救过索娜尔一次,她可能会怀疑我的能力。但那个完全不把我当人看的克鲁鲁竟然也拜托索娜尔“研究我”,这就有些奇怪了。

考虑到克鲁鲁那敏锐到有些诡异的直觉判断,她是打算先对我进行调查吗!?

索娜尔锐利的目光上下横扫了好一会。

“如果是他的话,我是最有发言权的,陛下。”

这个女骑士话说的好可疑!最有发言权的意思是,她已经在彻底调查我了吗?

怎么会……明明碍于自己计划救下她的时候,我自认为没有暴露太多!

“正巧骑士团最近因为……一些事情,高层人员正在重组,此时正是缺乏人才的时刻。考虑到他的身份,将他作为候补干部,让他先行学习,在结业后立即就任也不错。”

让我进骑士团!?

这算什么,最新潮的恶心play吗?我呆在那种满是骑士臭味的地方,用不着一天就会恶心死的!

“唔,不行,他是我看中的东西,为什么要给你天天占用?”

“陛下……那个,我的意思是让他在骑士团挂名,职务的话派遣为我以前对您的职务就行。”

很快,这两个女人又在自顾自的说着什么我难以理解的话。不过从这两个人类嚣张的态度来看,我好像已经没有了人权。

呼……再忍耐一会儿好了,为了控制她们,忍耐也是必须的一环。

终于,在单方面的冲着索娜尔说教了好一会儿后,克鲁鲁叉腰转向了我。

“不过索娜尔,你说的可不算数,因为卡斯他也在向我要这个人。所以……”

然后,这个霸道的女人伸手一指。

“亚尔,过来让我搭着手。”

喂,你把高贵的魔王当成什么了?扶手椅?

“接下来就由我亲自来带你领略一下我帝国的威严与繁盛。”

“很快你就会知道,你呆着的伊鲁席尔只不过是乡下偏僻之地而已,那个蕾米娅丝也就是个没什么能力的小国女王。”

“你肯定会乖乖变成我的东西的。”

——

人傻,有钱,漂亮,典型的富婆。

小火鸡,想少奋斗二十年吗?(钢丝球警告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