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慰粗大紫黑鲤鱼乡 暴露校花奶子系列

【欢迎宿主来到系统空间,是否现在挑选下一个世界?】

“不挑了,你随意选择一个世界就好了。”

【好的宿主,随机挑选中……叮!下一个世界:死神少女!是否需要更改?】

“不用,先问一下,我体内的神力是怎么回事?可以改变系统空间吗?”

【初始世界的力量将会伴着您穿越后来的空间,您现在很弱,请努力修炼,至于系统空间,您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变动。】

“是吗……我怎么修炼?”

【《神通力大全》希望能帮助到您。】

系统空间的场景变成了炎台阳曾经住过的房间,干净整洁,家具空空如也,只有一张住人的床,炎台阳喜欢的风格,能够不用带任何东西简单的离开。

出现在手中的书本,封面上萌萌哒的字体印着“宿主的一百种修炼方法”让炎台阳的眼皮一跳。

说好的《神通力大全》呢?

————————————————

奈何桥的守护者,非生非死,无善无恶,能聆听世人召唤,得到了奈何桥基石的人,如果动了死亡的念头,奈何桥的守护者就会变成死神,听取人的愿望,收割人的生命,但是向死神许愿的人死后就会变成奈何桥的基石,永远只能看着其他人走过。

【欢迎宿主来到第二个世界,在这里,您将成为奈何桥上的守护者,本世界资料已经传输到宿主脑中,您要自己取一个名字吗?在这个世界的名字。】

“名字吗?就叫炎阳,骗子最忌讳的就是使用真名。”

上个世界让他有点累,没想到一装就是十几年,这次还是本性出演吧。

【更改世界宿主资料中……100%……更改成功。祝您玩的愉快!】

炎阳穿着一件纯白的短袖,宽松的牛仔裤,裤脚挽了几道,穿着白色的球鞋,阳光帅气的脸,和在现代穿越之前的样子一模一样。

炎阳看了看他穿来的场景,属于灵魂的世界,奈河的水是黑色的,随着朦朦胧胧的光亮波光粼粼,由灵魂基石组成的奈何桥,这里的奈何桥周围被一片片的雾包围,寂静无声。

虽然周围是寂静无声的,但是炎阳的脑海里总是浮现一些人的哀声怨气,正在努力的想要逃脱这一座奈何桥。

“这里的世界好无聊,我想要自由……”

——“这是你的选择,很遗憾你选择了不自由的路。”

“我后悔了……请死神放过我吧,我不要一直在这桥上。”

——“这个世界没有后悔药,只有老鼠药。”

“炎阳,和我们说说话吧,我都快忘记了我叫做什么了。”

——“你们的名字我从来就没有问过。”

“放我离开!放我离开!我不要做石头!”

——“现在你已经是了。”

“我还没有死!我还没有死!怎么睡一觉就到了这里,这不符合我们之间的约定!”

“你睡一觉被大火烧死了,不过睡得倒是挺死的。”

“放我离开!放我离开——”

“不就是死神吗!了不起吗?!”

“这里好恐怖啊……早知道就不要选择杀死妹妹了。”

……

似乎是炎阳的回答让他们得寸进尺,说话的声音更多了,交叠在一起,炎阳的大脑一股胀痛,炎阳不耐烦的揉了揉脑袋。

努力忽视了一直在脑海里闹着的声音,呼了口气,“你们的声音还真是难听,吵的我静不下心。”

炎阳扬起一个微笑,显得帅气的脸变得阳光起来,有活力的声音在奈河桥上响起,“这是你们自己做出的选择,不要忘了,当初是谁许下的愿望的?这是你们许下愿望的代价,下一次再吵,我让你们连说话都不能说了,真真正正的、安分的当一颗石头,永永远远。”

炎阳说完,脑海里的声音才全部安静了下来,不敢再说话,炎阳这才放松了下,有些苍白的脸上怪异的出现一个阳光的笑容,却让人更加的不寒而栗。

“这才对嘛,我的奈何桥快塌了,需要你们的支撑,不过别忘了,现在的你们就是不会动的石头,哈哈哈哈。”

而后炎阳感应到了在人间的基石的脉动,炎阳勾起嘴角的弧度形成的笑容,就像是夏日的太阳。

“……不知道是谁,动了死亡的念头了。”下一秒炎阳的身影消失在奈何桥上。

……

石雨高中的旧校区,操场上的一个大约十八左右的男生,穿着学校的制度,背着一个黑色的单肩包,心不在焉的看着面前的树木。

清俊的脸,迷茫的眼神,抿着的嘴巴,脸上隐隐带着慌张的情绪,像是在等着谁。

一个散着头发恰好披在两肩,穿着A字裙踩着高跟鞋的女人来到清俊男生的身后,轻声说着,“你约我来旧校区做什么?”

“不然呢?你要同学们都看见吗。”男生着面无表情,不去看身后的女人。

炎阳出现在两人的身旁,下意识的先打量了清俊一副好好学生模样的男生。

看着两人争执起来,了解了大概的经过,隐隐动了死亡念头的是清俊男生黄禾,和他争执的女人貌似是他的科任老师。

禁忌的师生恋。

两个人有了肉/体上的关系,女人怀孕了,瞒着黄禾生下了属于他们的孩子,在生下孩子后女人和她老公说这个孩子不是她老公的,后来她老公来到了学校闹。

炎阳好久没有遇到这么有趣的事情了,眼睛放光的看着两人,露出一个愉悦的笑容。

师生恋虽然在现代并不稀奇,可是生下了孩子的还真不多见。

……

黄禾:“我希望你和你老公和好,然后和他说,这是他的孩子,你只是产后忧郁,才说了这话。”

……

老师:“我不会让任何人知道这个秘密的。”

……

老师:“就算将来,你有了自己的家庭和事业,你也不能否定我们的这段感情啊。”

炎阳听了一会儿,女人离开了,只剩下站在树下的黄禾,气得踹了一下,忍不住拎起地上的树枝,批向树下的草丛,似乎那个就是江萍生出的孩子。

一想到刚刚出校长室,听到江萍老公说过的话,如果那个孩子验了DNA,查出他就是孩子的父亲,那么他的前途就全毁了。

就算是查不出来,孩子会随着时间流逝渐渐长大,会越来越像他,有可能也会和他长得一模一样,那时候,还有谁看不出来他和江萍的关系?

一想到这个,黄禾就感觉到恐慌,握紧了拳头,心里充满了对那个孩子的杀意,眼神对杀死那个江萍肚子里的孩子的狠厉和势在必得。

明明就只是一个卑劣的女人……

“这个孩子不应该存在,我不要他流着我的血,我要他永远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突然眼前草丛中的一个石头闪着亮光,吸引住了黄禾的视线,低下身子捡了起来,还能感觉到石头像是有生命一样心脏温热的脉动。

“这是……什么?”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