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好几个老头玩 速度越快越有快感

幽深的谷底,望不见天空,也没有所谓的白天与黑夜,与世隔绝。

四周黑漆漆的,被暮色笼罩,寂静的可怕,树林间飘荡着阴冷刺骨的气流,比山谷外围的阴风还要恐怖,带着一股死亡的气息,那是死人腐化后才能产生的严寒。

那片废墟却闪着幽远苍凉的荧光,淡淡的黄白色光芒虽然清冷,却刺破了重重黑暗,宛如一块硕大的瑰宝,又或是那清新出尘的神仙居,引诱着陷入迷途的旅人。

“呼……”

妖樱轻轻揉着冻的僵硬的脸颊,薄唇轻启,不断的呵着潺潺白气,她觉得心脏仿佛都要被这股阴寒的气流冰封。

妖樱怎么也没想到,在这山谷的最深处,没有丝毫光照的地方,竟然还隐藏着一座废弃的古城。

到底是什么原因,才会将一座城镇建立在山谷深处……别说日常出行不方便,就连那凛冽的严寒,也不是常人可以抵御的,而且山谷中还有那成片的怨灵……

不过,也有可能是先有城镇,这片山林是在城镇废弃之后才逐渐形成。

此刻,少女的目光已完全被散发着幽幽光泽的古城吸引。

那城墙已坍塌大半,荒凉而幽邃,剩余的那部分不知经过了多少载光阴,仍屹立不倒。不远处那醒目的足有脸盆大小的石块,和早已腐朽的近十米长的圆木,无不昭示着这里曾经历过多么惨烈的战争。

这里到底发生过什么……

祸乱?还是势力纷争?又是因何而起,到底是什么人,竟舍得将一座富丽堂皇的古城变成一片废墟。

“到底我要不要进去……”妖樱打量着那片废墟,心中踌躇不定。

此刻进入古城或是最好的选择,或许这片古城中还潜伏着未知的风险,但她自己还在被武士追杀,若犹豫不前,最终也会被那些武士寻到。

方才从斜坡滚落时,虽然因为“防护”的存在并没有受伤,但她肩膀的伤口却在震动中再次撕裂,发带也不知所踪,连脚上的木屐也遗失了。

和服只露出了侧边,还可以捂住,况且这里也只有她一人,但那宽阔的街道早已被无数的墨绿色的阴生植被占据,却让爱干净的她难以下足。

妖樱最终还是决定进去一探究竟。

她将滑落时掉出的勾玉项坠重新塞进胸口,在脚底覆盖上一层灵气,忍着心头的紧张与厌恶,伸出白皙光滑的玉足,逐步试探着踏上了那些奇形怪状的植物。

山谷深处本来就比较潮湿,少女踩着那些植被,虽有灵膜的阻隔,也能感受到脚底的湿润阴冷,像是有水流在蠕动,轻轻舔舐着她的脚心。

少女缓行莲步,走在古城的街道上。

这座古城充斥着一股浓郁的苍凉腐朽的气息,纵眼望去,竟没有一座完整的房屋,到处都是断壁残戈和破碎的瓦片,足有脸盆大小的石磨横倒在路中央,时不时还能看到一辆腐朽的牛车。

许多断裂的刀剑盔甲也失去了耀眼的光泽,被弃之如履的扔在两边,布满了灰绿色的锈迹,甚至有些树木从破败的土屋中长出,穿透了屋顶,树根将地面掀开,放肆的侵占着那些人类居住的痕迹。

妖樱找到了一柄插在墙上还算干净的长刀,伸出手臂想将其拔出,但她的指尖刚碰到刀柄,长刀就如烟尘般风化。

这座古城或许当初也是如同西大平的那般繁华,可如今已深埋在山谷之中,没有朝阳落日,春风不负,岁月如烟。

妖樱最感兴趣的还是那清冷的光芒,无论是墙壁还是瓦片,亦或是牛车,除了地面以外的一切事物,都散发着淡淡光泽。

“传说有一种叫‘星鸾’的草,能吞噬金属,在黝黑的夜里会发出明亮的光泽,可以给劳作一天的人们指引回家的道路,恐怕这座古城建造时用的材料,就包含那种植物。”妖樱观察着古城外围的用泥土和草根浇筑的城墙,口中喃喃。

这种“星鸾”草如今早已绝迹,物以稀为贵,如果真出现一颗那就成了无价之宝,甚至会有无数的势力抢夺。

而这座古城,竟将那珍贵的“星鸾”草用来修筑房屋……

好浪费……

如果自己能找到一颗,恐怕会珍藏起来,别人出再高的价格也不卖,这种植物只要远远观望着,恐怕也会有安神清心的奇效。

但她明白那只是奢望,这古城太荒凉了,又遭受了战争的摧残,哪怕真的有什么宝物,恐怕也都被抢夺或破坏了。

妖樱随便进去了几个房屋,房间内空荡荡的,除了残破的桌椅,一切摆饰都寻不见。

虽早已料定是这个结果,但少女还是有些失望。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